鼻咽癌

鼻咽癌
Lymphoepithelioma met to LN 6.jpg
淋巴结内的转移性鼻咽癌
类型 malignant tumor of nasopharynx[*], , nasopharyngeal disease[*], pharyngeal cancer[*], respiratory system cancer[*], nasopharyngeal neoplasm[*]
肇因 人类疱疹病毒感染[*]
分类和外部资源
医学专科 肿瘤学
ICD-11 2B6B.0
ICD-10 C11
ICD-9-CM 147
OMIM 161550
DiseasesDB 8814
eMedicine ped/1553
MeSH D009303
Orphanet 150

鼻咽癌NPC, Nasopharyngeal Carcinoma)是一种发生于鼻咽腔或上喉部的癌症。在世界的某些地区,例如东南亚非洲,患此病的人比其他地方多,过去认为是主要是膳食的影响,目前倾向为遗传基因为主要的影响因素。

病因

鼻咽癌在微观主要分为三类,角化性癌(keratinizing型),非角化性癌(non-keratinizing型)及未分化型。

鼻咽(nasopharynx)、口咽(oropharynx)、咽喉(laryngopharynx)的解剖图
鼻腔与鼻咽部(最后面)
鼻咽解剖图
正子电脑断层鼻咽癌图

家族因素

家族中若有人罹患鼻咽癌,则家族内其他人的罹病机率也增加,特别是一等亲的直系亲属。

生活及环境因素

  • 经常食用腌渍烟熏食物:鼻咽癌好发于华人爱斯基摩人,罹病机率远高于等民族,而中国东南沿海及台湾等地的居民罹病机率又高于中国北方,特别是广东地区,因此又有「广东癌」之称。即使是迁居海外的华侨,其罹病机率仍较当地人来得高。过去一般认为这和咸鱼的食用有密切联系,因为咸鱼含有致癌物亚硝胺。但这说法无法解释已移居海外且已无食用咸鱼习惯的移民及其后代仍有高罹病率, 且由外地移入广东而有食用咸鱼习惯者并无高罹病率, 因此现在普遍认为遗传基因为鼻咽癌主要的致病影响因子。[1]
  • 抽烟
  • 长期吸入刺激性物质,例如工业用的石绵
  • 工作场所不通风

EB病毒

研究显示鼻咽癌病人血清中的抗EB病毒抗体的种类及含量均高于一般人,而大部份中国南方的人均有EB病毒的接触史,虽然大部份人在一生中都不会发病,但有小部份人在接触特殊的外来环境,使体内的免疫系统与EB病毒产生特殊反应而发病。至于EB病毒导致鼻咽癌发病的基制仍待进一步研究。

其他

  • 男性罹病机率高出女性三倍。
  • 鼻窦炎病史者罹病机率也较一般人高。

症状

注意:下列症状并不一定能作为诊断罹患鼻咽癌的依据,下列症状也无法包括所有可能的罹病征兆。

  • 头颈部肿大
  • 单侧耳塞
  • 持续性耳鸣、听力障碍
  • 单侧鼻塞鼻涕增多
  • 头痛(单侧、两侧、偏头痛
  • 早晨起床后痰或鼻涕中带有血丝
  • 口鼻不明原因渗血
  • 鼻腔蓄脓
  • 眼球内斜、复视、视力模糊
  • 脸部知觉麻痹

检查方式

  • 抽血
  • 鼻咽内窥镜
    • 间接鼻咽镜检查须反复仔细寻找可疑之处,咽部反射敏感检查不能合作者,可表面麻醉后再检查;如仍不成功,可用软腭拉钩拉开软腭,或用细导尿管插入前鼻孔,其前端由口拉出,后端留于前鼻孔之外,将两端系紧、固定,软腭被拉向前,可充分显露鼻咽部,并可进行活检。
    • 鼻咽纤维镜或电子鼻咽纤维镜检查一种可弯曲的软性光导纤维镜。从鼻腔导入(表面麻醉后),能全面仔细地观察鼻咽部,可行照相、录影及活检,是检查鼻咽部最有效的方法。
  • 病理检查
    • 活检可采取经鼻腔径路或经口腔径路。活检如为阴性,对仍然可疑者需反复行之,并密切随诊。
    • 颈淋巴结摘除活检或颈淋巴结细胞学穿刺涂片检查若颈侧淋巴结肿大,且质硬者,应作颈淋巴结穿刺涂片检查。若鼻咽部无明显可疑病变,须考虑淋巴结摘除活检。
    • 鼻咽脱落细胞学诊断取材恰当,即时固定,染色和检查,可补充活检之不足。以下情况较适合本检查:治疗过程中定期检查以动态观察疗效;对于隐性癌者,可在多个部位分别取材送检;用于群体性普查。
    • 细针抽吸细胞学(FNA)检查FNA对转移性鼻咽癌的诊断是非常有价值的,如颈部淋巴结受累,用此方法可以对原发肿瘤进行评估。它具有安全、简便、结果快速、可靠等优点。
  • CT扫描

CT扫描有较高的解析度,不仅能显示鼻咽部表层结构的改变,还能显示鼻咽癌向周围结构及咽旁间隙浸润的情况,对颅底骨质及向颅内侵犯情况亦显示较清晰、准确。

  • 磁共振(MRI)检查

MRI对软组织的解析度比CT高。MRI检查可以确定肿瘤的部位、范围及对邻近结构的侵犯情况。对放疗后复发的鼻咽癌,MRI有独到的作用。它可以鉴别放疗后组织纤维化和复发的肿瘤。复发肿瘤呈不规则的块状,可同时伴有邻近骨或(和)软组织结构的侵犯以及淋巴结肿大。放疗后的纤维化呈局限性增厚的块状或局限性的不规则的斑片状结构,与邻近组织的分界不清。在T1加权像上,复发的肿瘤和纤维化组织多呈低信号;在T2加权像上,复发肿瘤为高信号,而纤维组织呈低信号。

治疗方式

  • 放射线治疗:鼻咽癌对放射线极为敏感,被公认为早期治疗最有效的方式。
  • 化学治疗:多用于已发生远端转移的晚期病患。
  • 外科手术:用于摘除经照射后仍未消除的颈部淋巴腺,属辅助性疗法。
  • 同时合并放射线治疗与化学治疗:在放射线治疗的同时进行化学治疗可以增加治疗成功率。部分病人在接受化学治疗后,使肿瘤缩小,再合并放射线治疗,也有较过去进步的成功率。

配合适当的治疗,非keratinizing型和未分化型鼻咽癌,五年存活率约65 %。至于keratinizing型鼻咽癌,治疗则较困难,这是由于癌细胞对放射线有较大抵抗性。

流行病学

截至2010年,鼻咽癌导致全球65,000人死亡,而1990年为45,000人。[2]

NPC在美国和大多数其他国家并不常见,在大多数人群中每10万人不到1例。[3]但是在中国南方地区非常普遍,[1] 特别是在广东,占中国所有癌症的18%。[4] 它有时被称为广东癌,因为它在该地区每10万人约25例,比世界其他地区高25倍。[4] 在台湾也很常见。[4] 虽然鼻咽癌主要见于亚洲的中年人,但非洲的大部分病例都出现在儿童身上。 这些流行地区鼻咽癌风险增加的原因尚不清楚。[5]

参考文献

  1. ^ 1.0 1.1 Fang W, Li X, Jiang Q; et al. Transcriptional patterns, biomarkers and pathways characterizing nasopharyngeal carcinoma of Southern China. J Transl Med. 2008, 6: 32. PMC 2443113可免费查阅. PMID 18570662. doi:10.1186/1479-5876-6-32. 
  2. ^ Lozano, R. Global and regional mortality from 235 causes of death for 20 age groups in 1990 and 2010: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0.. Lancet. Dec 15, 2012, 380 (9859): 2095–128. PMID 23245604. doi:10.1016/S0140-6736(12)61728-0. 
  3. ^ Initiative for Vaccine Research (IVR): Viral cancer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 October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7). 
  4. ^ 4.0 4.1 4.2 Chang ET, Adami H. The Enigmatic Epidemiology of Nasopharyngeal Carcinoma. Cancer Epidemiol Biomarkers Prev. 2006, 15 (10): 1765–1777. PMID 17035381. doi:10.1158/1055-9965.EPI-06-0353. 
  5. ^ Richard Cote; Saul Suster; Lawrence Weiss. Noel Weidner , 编. Modern Surgical Pathology (2 Volume Set). London: W B Saunders. 2002. ISBN 0-7216-7253-1. 

外部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