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语

马来语
Bahasa Melayu
بهاس ملايو
ꤷꥁꤼ ꤸꥍꤾꤿꥈ
母语国家和地区 马来西亚新加坡汶莱泰国南部、菲律宾南部、印尼某些区域、科科斯(基林)群岛, 加拿大一部
区域 东南亚
母语使用人数 2-3千万(日期不详)
语系
文字 拉丁字母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马来西亚马来西亚语
 新加坡
 汶莱
 印尼印尼语
管理机构 马来西亚国家语文出版局
汶莱教育和文化部
马来西亚马印汶语言理事会
印度尼西亚印尼-马来西亚语言委员会
语言代码
ISO 639-1 ms
ISO 639-2 may (B)
msa (T)
ISO 639-3 分别为:
msa – 马来语(一般)
zlm – 马来语(其他未辨识的个别方言)
zsm – 标准马来语
pmy – Papuan Malay
btj – Bacanese Malay
bve – Berau Malay
bvu – Bukit Malay
coa – Cocos Islands Malay
jax – Jambi Malay
meo – Kedah Malay
mqg – Kota Bangun Kutai Malay
xmm – Manado Malay
max – North Moluccan Malay
mfa – Pattani Malay
msi – Sabah Malay
vkt – Tenggarong Kutai Malay
Malay sphere.svg

马来语,在语言分类上属于南岛语系马来-玻里尼西亚语族,主要使用于马来西亚新加坡以及汶莱的部分地区等。马来语是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汶莱的国语以及官方语言。

在1945年以前,印尼苏门达腊以外的很多地方也使用马来语。但是在印尼独立以后,该国所使用的马来语被称为印尼语,并以之为国语

在马来西亚,大概有1,300万人是以马来语为母语,约占全国人口的55%。此外,在马来西亚还有1,000万人是以马来语作为他们的第二语言。至于在其他国家,印尼的苏门达腊也有1,000万的马来语使用人口,泰国有100万,新加坡则有40万人左右[1]

名称

根据马来、印尼、汶莱共同达成的默契,马来语是以廖内语(Bahasa Riau) 苏门达腊廖内省的口音当作标准腔的。这是因为长久以来,现属印尼的廖内省一直被视为马来语的诞生地。

在马来西亚,马来语被称为「Bahasa Melayu(马来语言)」或「Bahasa Malaysia(马来西亚语言)」。「马来西亚语言」是马来西亚政府在1967年的「国语法案(National Language Act)」中被使用的语汇。一直到1990年以前,「马来西亚语言」比较常被用来指涉马来语。但是在1990年以后,不论是官方人士或者是学院里面的学者,却都逐渐倾向于用「马来语言」 --- 这是马来语版的「马来西亚联邦宪法」中所使用的语汇 --- 来指涉马来语。

印尼在宣布独立以后,也使用某种形式的马来语当作其官方语言,但是却将其称之为「Bahasa Indonesia(印尼语言)」。至于在汶莱和新加坡,他们所使用的马来语则是被简单称为「Malay(马来语)」或者是「Bahasa Melayu(马来语言)」。

基本上,所谓「马来语言」和「印尼语言」的区别,是基于政治上的原因,而非语言学上的考虑。使用这两种语言的人基本上是可以互相沟通的,虽然有不少语汇不一定完全相同;但是,很多马来方言彼此之间反而无法完全互相沟通。比如说,对很多马来人而言,他们就很难理解吉兰丹语(Kelantanese)的发音。此外,印尼的爪哇马来语(Javanese Malay),则拥有很多特有的词汇,即使熟悉马来语的马来人也无法完全理解这些词汇的意思。

另外,根据闽南语读音,马来人以及马来语(Melayu)也有译作「巫来油」的[2]

「马来语」和「印尼语」的差别

马来语和印尼语之间的差别,可以类比为英式英语(British English)和美式英语(American English)之间的差别。使用这两种语言的人基本上是可以彼此沟通的,只是在书写系统拼音语汇上有一些差异。造成这种差别的主要原因是印尼语从爪哇语荷兰语借用了不少词汇。比如说,马来语的「邮局」是「pejabat pos」,但是印尼语的「邮局」则是「kantor pos」,这是借用荷兰语中的「办公室」(kantoor)而产生的词汇。

文字

在马来人皈依伊斯兰教前,曾用多种文字来书写马来语,最早使用的文字借自爪哇语,马来语存世的最早记录格度干武吉碑的石刻,就是用帕拉瓦文,一种借自爪哇语的文字写成。另外,马来语曾使用的文字包括仁崇字母卡维文拉让文

在20世纪以前,由于多数的马来人都信奉伊斯兰教,所以他们是使用一种叫做「爪夷文」的改良式阿拉伯字母书写系统来进行书写的。在西方殖民者到来后,另外一种叫做「Rumi」的罗马字母书写系统,则逐渐在日常生活中取代了「爪夷文」原本的地位。马来西亚和印尼在书写系统上的差别,其实正反映了当时统治两地的不同殖民政府──英国殖民政府和荷属东印度公司——在书写系统上的差别。

在印尼语中,英文字「moon」中的母音,是遵循荷兰语的习惯而写成「oe」。在日本占领印尼的时候,这个母音又被日本殖民政府改为「u」(因此,印尼第一任总统苏卡诺的名字,也从Soekarno被改为Sukarno)。同样,在1972年以前,英语「chin」中的子音,虽然在马来语中是用「ch」来表示,但是在印尼语中,则遵循荷兰语的习惯而书写成「tj」。所以,「孙子」在马来语中的写法是「chuchu」,但是在印尼语中的写法却是「tjoetjoe」。

这种情况一直到了1972年才有所改变。由于印尼「Ejaan Yang Disempurnakan(精确拼音;Perfected Spelling)」的公布,马来语和印尼语中书写系统的这些差异才有了缩小的迹象。比如说,在这之后,马来语的「ch」和印尼语的「tj」,都一律改成「c」,因此「孙子」就变成了「cucu」。此外,印尼语也不再使用「dj」,而是使用马来语中已经采用的「j」,因此,雅加达的拼法,就从「Djakarta」变成了「Jakarta」。原本在印尼语中被保留来发半母音的「j」(即英语「young」的第一个发音),也由马来语中的「y」所取代。

虽然马来语和印尼语在书写系统上已经几乎获得了统一,然而由于某些历史上的原因,这两种语言的某些词汇还是有差异。比如说,「」在马来语写作「wang」,但是在印尼语则写作「uang」。

音系

马来语一共有26个辅音。共有16个浊辅音,10个清辅音。

马来语辅音表
塞音 擦音 塞擦音 鼻音 边音 颤音 近音(半元音)
双唇 p[p] b[b] m[m] w[w]
唇齿 f[f] v[v]
舌尖 s[s] z/x[z]
舌叶 t[t] d[d] n[n] l[l] r[r] y[j]
舌面 sy[ʃ] c[tʃ] j[dʒ] ny[ɲ]
舌根 k/q[ʔ/q] g[ɢ] kh[x] gh[ɣ] ng[ŋ]
喉音 h[h]

词汇

马来语中的中文借词

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尼一带的马来人或印尼人与华人杂居,所以日用马来语都掺杂了许多汉语词汇:如kuih(闽南语「粿」;意为「糕点」),cukong(主公,指华人资本家),kicap(闽南语「豉汁」,指酱油),gue(闽南语的「我」,雅加达方言指「我」),tionghoa(中华,指当地华人事物),除此之外中国除了广泛称为China外,也能称为TiongKok(闽南语发音),头家也被称为tauke或taukeh(老板)等。

从马来语中借入英语的汉语词汇

由于葡萄牙人在东南亚的第一个据点是马六甲,所以许多汉语词汇也透过马来文词汇进入葡萄牙语,继而进入英语,如中国度量衡单位:

中文重量度量衡英文名列表
汉语名 马来语名 英文名 相对重量 公制重量
kandūri candareen 1/1600 斤 ~0.378g
mas mace 1/160 斤 ~3.78 g.
tahil tael 1/16 斤 ~37.8 g.
kati catty 1 斤 ~604.8 g.
pikul pikul 100 斤 ~60.48 kg.

中文里的马来语借词

新加坡、汶莱、马来西亚和印尼一带的华人因常与马来人接触,故其日用中文英文都掺杂了许多马来词汇。例如:

此外,由于欧洲人东南亚的首个据点为马六甲,所以许多欧陆词汇也透过马来文进入中文。例如:

巴刹马来语

巴刹马来语马来语Bahasa Pasar)是流通于马来西亚集贸市场(即所谓巴刹)的通用语(lingua franca),主要由马来语构成,并混有少许汉语方言英语淡米尔语成分,偶有音变或省略。这是一种非正式口语,一般出现在日常对谈或私人日记、简讯等场合,正式场合如演讲、学校作业考试、新闻报导、政府公文几乎不用。

例:

标准马来语:Di manakah kamu menemui mereka?(你在哪里看见他们?)

巴刹马来语:Kat ne kau jumpa diorang?

参见

脚注

  1. ^ Ethnologue: Languages of the World 2005;博文翻译有限公司nd
  2. ^ 新加坡文史达人 - 英治与日治时期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Template:Url-status=unfit。

参考文献

  • 博文翻译有限公司,nd,马来西亚语简介[online]。np:博文翻译有限公司。[参照于2005年2月8日]。全球资讯网网址:[1]
  • Ethnologue: Languages of the World. 2005. Malay: A Language of Malaysia (Peninsular) [online]. Dallas, Tex.: Ethnologue: Languages of the World, [cited 8 February 2005]. Available from World Wide Web: [2].
  • Malay_language.

相关书目

  • Chee, Tham S. 1990. Study of the Evolution of the Malay Language: Social Change and Cognitive Development. Singapore: Singapore University Press.
  • 森林里的陌生人
  • 梁治廷编,1965,马来语相对词小词典。新加坡:上海书局。
  • 刘明编译,1968,实用马来语会话。新加坡:星洲世界书局。
  • 武富正一,1946,马来语大辞典,缩刷版。东京都:旺文社。
  • 杨贵谊、陈妙华编,1988,马来语大词典,修订版。吉隆坡:The World Book Co. Sdn. Bhd。
  • 张耀星编着,1979,马来语会话。香港:中外出版社。
  • 左秀灵主编,1992,马来语:脱口说。台北:建宏。

外部连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