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学

语言学(英语:linguistics)是一门关于人类语言的科学研究,并涉及了对语言形式、语言含义和语境的分析。传统上语言学家通过观察声音与意义之间的交互作用来分析人类语言,并会探讨影响语言的社会、文化、历史和政治因素,通过分析这些因素的影响可以界定语言的意义和语境。语言学包含了几种分支领域。在语言结构(语法)研究与意义(语义语用)研究之间存在一个重要的主题划分。语法中包含了词法(单词的形成与组成),句法(决定单词如何组成短语或句子的规则)以及语音(声音系统与抽象声音单元的研究)。语音学是语言学的一个相关分支,它涉及到语音(phone)与非语音声音的实际属性,以及它们是如何发出与被接收到的。

与学习语言不同,语言学是研究所有人类「语文发展」有关的一门学术科目(通常只有根据语言,非文字)。传统上,语言学是文化人类学的分支学科,但是现在语言学已发展为独立学门。语言学研究句法词语等语言的描述,也研究语言的发展史。

语言学的狭隘定义为研究语言的科学方法,但是可以从各种方面对语言进行探究,并与其他几种智能学科有关联,这些学科也影响了对语言学的研究。例如,符号学是一个相关的领域,它涉及对一般标记与符号在语言中和语言外两者的研究。文艺理论家们研究语言在文学艺术中的研究。另外,语言学还从不同的领域中得到借鉴,像是心理学、言语-语言病理学、资讯学学电脑科学生物学人体解剖学神经学社会学人类学以及声学

语言学史

语言学的历史非常古老。人类最早的语言研究是从解释古代文献开始的,是为了研究哲学历史文学而研究语言的。中国汉朝时产生了训诂学。已知最早的语言描写波你尼在西元前五百年对梵语的分析[6]。在印度希腊,公元前4世纪到3世纪,就建立了语法学。语言学的历史 现代的语言学建立于18世纪初期,是随着历史比较语言学的出现的。

十九世纪的语言学

历史语言学

新语法学派

结构主义(一)结构符号论

结构主义(二)结构功能论

结构主义(三)描写结构论

结构主义(四)形式结构论

从结构主义到功能主义:「系统功能论」

附属与分支学科

传统的语言学称为语文学,以研究古代文献和书面语为主。在中国,传统上一直将音韵学训诂学文字学作为经学的一部分。现代语言学则以当代语言和口语为主。广义的语言学包括语文学

语言学其他的附属科目包括以下:

  • 语言学的发展——推断语言的起源;
  • 语言学历史——语言变化的研究;
  • 社会语言学——探究语言学变化与社会结构之间的关联;
  • 心理语言学——探究语言在思想中的表述与运作;
  • 神经语言学——探究语言在大脑中的表述;
  • 理论语言学——考察人类语言的共同规律和普遍特征;
  • 语言的掌握——研究儿童是如何掌握他们的第一语言,以及儿童与成人是怎样掌握和学习他们的第二与随后的语言的;
  • 话语分析——这涉及到文本与会话结构和语用,语用是指意义是怎样在综合语言能力,非语言知识与讲话上下文被传达的。

语言学的分支学科则包括:

历史语言学,亦称越时语言学,是一门研究语言变化的学科。历史语言学是语言学的一个重要分支。

研究对象

现代语言学的主要研究对象就是语言文字。语言学的工作就是研究:

研究方法

对语言的研究可以分为共时和历时两种:

  • 共时是指对某一历史时期的语言进行研究,例如对现代汉语的研究。
  • 历时是指对语言从一个时代到另一个时代的历史进行研究。

理论语言学

理论语言学用于考察人类语言的共同规律和普遍特征。从具体语言中找出普遍的系统的理论和规律。

语言理论

弗迪南·德·索绪尔提出一般语言学将语言研究为意义和形式的平衡系统。

人文语言学

人文语言学的基本原则是语言是人创造的发明。语言研究的符号学传统认为语言是一种符号系统,它产生于意义和形式的相互作用。[7]语言结构的组织被认为是计算性的。[8]语言学本质上被认为与社会和文化科学有关,因为不同的语言是由社会互动中的社区塑造的。[9]代表语言人文观的语言学流派包括结构语言学等。[10]

结构分析意味着解剖每一层:语音、形态、句法和话语,到最小的单位。这些被收集到清单中(例如音素、语素、词汇类、短语类型),以研究它们在结构和层的层次结构中的相互联系。[11]功能分析为结构分析增加了语义角色和每个单元的其他功能角色的分配。例如,名词短语可以作为句子的语法主语或宾语,或者作为语义代理或患者。[12]

功能语言学或功能语法是结构语言学的一个分支。在人文背景下,结构主义功能主义这两个术语与它们在其他人文科学中的含义有关。形式结构主义和功能结构主义之间的区别在于它们对为什么语言具有它们所具有的属性这一问题的回答。功能解释意味着语言是交流的工具,或者交流是语言的主要功能。因此,语言形式是根据它们的功能价值或用途来解释的。其他结构主义方法认为形式遵循双边和多层语言系统的内部机制。[13]

生物语言学

认知语言学生成语法等方法研究语言认知,以期揭示语言的生物学基础。在生成语法中,这些基础被认为来自先天的语法知识。因此,该方法的核心关注点之一是发现语言知识的哪些方面是遗传的。[14][15]

相反,认知语言学拒绝先天语法的概念,并研究人类思维如何从事件图式中创建语言结构[16]以及认知约束和偏见对人类语言的影响。[17]神经语言编程类似,语言是通过感官来接触的。[18][19][20]认知语言学家通过寻找与感觉运动图式相关的表达来研究知识的体现。[21]

一种密切相关的方法是进化语言学,[22]其中包括将语言单位作为文化复制器的研究。[23][24][25]可以研究语言如何复制和适应个人或语言社区的思想。[26][27]构造语法是将模因概念应用于句法研究的框架。[28][29][30][31]

生成方法和进化方法有时被称为形式主义和功能主义。[32]但是,术语的这种用法与人文学科不同。[33]

语言学学派

  • 自然主义学派
  • 新语法学派
  • 社会学学派
  • 唯美主义学派
  • 结构主义学派(Structuralism)
  • 格语法学派
  • 关系语法学派(Relation Grammar)
  • 形式主义学派(Formalism)
  • 认知-功能主义学派(Cognitive-Functionalism)
    • 功能语法学派(Functional Grammar)
    • 系统功能语法学派(Systemic functional linguistics)
    • 角色指涉语法学派(Role and Reference Grammar)
    • 认知语法学派(Cognitive Grammar)

语言学的功用

语言是人类特有的沟通方式,在生物或心理层面上反映人类高度演化的心智能力,在社会文化层面上反映人类文明进步。语言学就是要研究人类最核心本能的语言能力,透过对口语书面语甚至手语唇语进行分析和研究,进而了解人类语言的本质。

除了认识人类语言本质外,语言学研究还具有多种应用价值。在语言教育方面,借由对于语言本身的暸解,编成各种词典、文法书、教科书供人学习语言,也有助于改善应对语言学习过程中遭遇到的困难与错误的能力。在不同语言翻译方面,语言学理论对于笔译和口译有更多具体的指导,也有助于利用科技来进行机器翻译

跨领域学科

在语言学广大的范畴以内,有许多新兴的分枝学科,着重在更特定的语言分析及描述,常依学派、理论方法或其他外部关联进一步分类。语言学与演化生物学社会学心理学数学逻辑学资讯理论神经生理学电脑科学、通讯工程等学科互相渗透,形成了许多边缘学科:如社会语言学心理语言学应用语言学数理语言学神经语言学语言病理学实验语音学宇宙语言学等。

符号学

符号学是研究符号传意的人文科学,研究的符号可能是个别的,或是已组成一个符号系统,也会研究符号的意义如何产生.又如何了解。符号学家研究的符号不止是语文沟通用的符号,也延伸到文化中各种的符号。

翻译

翻译此一领域包括翻译书面的或口说的内容,可能是数位的,也可以是印刷好的。简单来说,翻译就是将内容由一种语言转换为另一种语言。有些译者受雇于公司或组织机构,例如旅行社或是国家的使馆,这些部份常需要处理两个语言不通的人之间的沟通。翻译也可以利用计算语言学来进行,例如Google翻译就是自动化的程式工具,可以在两种或多种语言之间进行字词甚至句子的转换。出版社也会需要翻译,将书籍由一种语言翻译为另一种语言,使更多的人可以成为读者。学术翻译会专注在一些特定领域的翻译,例如技术、科学、法律、经济学等。

生物语言学

生物语言学是研究动物的沟通系统,可能是天然的,也可能是由人教导的。生物语言学的研究者长久以来都想知道动物语言的可能性。

临床语言学

临床语言学是语言学理论在言语治疗上的应用。言语治疗师针对沟通障碍及吞咽障碍的人进行治疗并得适当的沟通。

计算语言学

计算语言学是以一种计算机可处理的方式处理语言学的议题,也就是在演算法的规格及计算复杂度有小心的考量,因此产生的语言学理论有一些理想的可计算特质以及其实现。计算语言学也研究电脑语言(包括机器语言,C语言,Java,以及广泛应用的C++,其中后三者为现代常用电脑语言;机器语言为0和1的二进位语言,直接为机器所理解与执行)及软体开发。

演化语言学

演化语言学是针对人类演化所产生语言的相关跨领域研究,也将演化理论用在不同语言的文化演化。演化语言学也研究世界各地不同的语言[34]

脚注

  1. ^ Crystal, David. Linguistics. Penguin Books. 1990. ISBN 9780140135312. 
  2. ^ Halliday, Michael A.K.; Jonathan Webster. On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 Continuum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Group. 2006: vii. ISBN 0-8264-8824-2. 
  3. ^ Martinet, Andre. Elements of General Linguistics. 1966 (英语). 
  4. ^ Jakobson, Roman, 1896-1982. Six lectures on sound and meaning 1st pbk. ed. Cambridge, Mass.: MIT Press. 1981. ISBN 0-262-60010-2. OCLC 10290031. 
  5. ^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atalog. [2020-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31) (英语). 
  6. ^ S.C. Vasu (Tr.). The Ashtadhyayi of Panini (2 Vols.). Vedic Books. 1996 [2014-03-30]. ISBN 978812080409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27). 
  7. ^ Nöth, Winfried. Handbook of Semiotics (PDF).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0 [2021-08-04]. ISBN 978-0-253-20959-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3-08). 
  8. ^ Hjelmslev, Louis. Prolegomena to a Theory of Languag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 1969 [First published 1943]. ISBN 0-299-02470-9. 
  9. ^ de Saussure, Ferdinand. Course in general linguistics (PDF). New York: Philosophy Library. 1959 [First published 1916] [2021-08-04]. ISBN 978-0-231-15727-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4-14). 
  10. ^ Austin, Patrik. Theory of language: a taxonomy. SN Social Sciences. 2021-03, 1 (3): 78. ISSN 2662-9283. doi:10.1007/s43545-021-00085-x (英语). 
  11. ^ Schäfer, Roland. Einführung in die grammatische Beschreibung des Deutschen (2nd ed.). Berlin: Language Science Press. 2016 [2021-08-04]. ISBN 978-1-537504-95-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28). 
  12. ^ Halliday & Matthiessen. 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 (3rd ed.) (PDF). London: Hodder. 2004 [2021-08-04]. ISBN 0-340-76167-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3-03). 
  13. ^ Daneš, František. On Prague school functionalism in linguistics. Dirven & Fried (编). Functionalism in Linguistics. John Benjamins. 1987: 3–38. ISBN 978-90-272-1524-6. 
  14. ^ Everaert, Martin B. H.; Huybregts, Marinus A. C.; Chomsky, Noam; Berwick, Robert C.; Bolhuis, Johan J. Structures, Not Strings: Linguistics as Part of the Cognitive Sciences.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2015-12, 19 (12): 729–743. ISSN 1879-307X. PMID 26564247. doi:10.1016/j.tics.2015.09.008. 
  15. ^ Chomsky, Noam. The Minimalist Program (2nd ed.). MIT Press. 2015. ISBN 978-0-262-52734-7. 
  16. ^ Arbib, Michael A. Language evolution – an emergentist perspective. MacWhinney & O'Grady (编). Handbook of Language Emergence. Wiley. 2015: 81–109. ISBN 978-1-118-34613-6. 
  17. ^ Tobin, Vera. Where do cognitive biases fit into cognitive linguistics? (PDF). Borkent (编). Language and the Creative Mind. Chicago University Press. 2014: 347–363. ISBN 978-90-272-8643-7. 
  18. ^ Guarddon Anelo, María del Carmen. Metaphors and 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terdisciplinary Social Sciences: Annual Review. 2010, 5 (7): 151–162. ISSN 1833-1882. doi:10.18848/1833-1882/CGP/v05i07/51812. 
  19. ^ Ibarretxe-Antuñano, Iraide. MIND-AS-BODY as a Cross-linguistic Conceptual Metaphor. Miscelánea. 2002, 25 (1): 93–119 [2020-07-15]. 
  20. ^ Gibbs, Raymond W.; Colston, Herbert L. The cognitive psychological reality of image schemas and their transformations. Cognitive Linguistics. 1995-01, 6 (4): 347–378. ISSN 0936-5907. doi:10.1515/cogl.1995.6.4.347 (英语). 
  21. ^ Luodonpää-Manni, Penttilä & Viimaranta. Introduction. Luodonpää-Manni & Viimaranta (编). Empirical Approaches to Cognitive Linguistics: Analyzing Real-Life Data.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7 [2020-06-30]. ISBN 978-1-4438-7325-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30). 
  22. ^ Pleyer & Winters. Integrating cognitive linguistics and language evolution research. Theoria et Historia Scientiarum. 2014, 11: 19–44 [2021-08-03]. doi:10.12775/ths-2014-0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9). 
  23. ^ Evans & Green. Cognitive Linguistics. An Introduction. Routledge. 2006. ISBN 0-7486-1831-7. 
  24. ^ Pleyer, Michael; Winters, James. Integrating Cognitive Linguistics and language evolution research. Theoria et Historia Scientiarum. 2015-01-30, 11: 19. ISSN 0867-4159. doi:10.12775/ths-2014-002. 
  25. ^ Croft, William. Evolutionary Linguistics. Annual Review of Anthropology. 2008-10-01, 37 (1): 219–234. ISSN 0084-6570. doi:10.1146/annurev.anthro.37.081407.085156 (英语). 
  26. ^ Cornish, Tamariz & Kirby. Complex adaptive systems and the origins of adaptive structure: what experiments can tell us (PDF). Language Learning. 2009, 59: 187–205 [2021-08-03]. doi:10.1111/j.1467-9922.2009.00540.x.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1-12). 
  27. ^ Sinnemäki & Di Garbo. Language Structures May Adapt to the Sociolinguistic Environment, but It Matters What and How You Count: A Typological Study of Verbal and Nominal Complexity.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2018, 9: 187–205. PMC 6102949可免费查阅. PMID 30154738. doi:10.3389/fpsyg.2018.01141. 
  28. ^ Dahl, Östen. Grammaticalization and the life cycles of constructions. RASK – Internationalt Tidsskrift for Sprog og Kommunikation. 2001, 14: 91–134. 
  29. ^ Kirby, Simon. Transitions: The Evolution of Linguistic Replicators. Binder, P.-M. (编). The Language Phenomenon. Berlin, Heidelberg: Springer Berlin Heidelberg. 2013: 121–138. ISBN 978-3-642-36085-5. doi:10.1007/978-3-642-36086-2_6. 
  30. ^ Zehentner, Eva. Competition in Language Change: the Rise of the English Dative Alternation. De Gruyter Mouton. 2019. ISBN 978-3-11-063385-6. 
  31. ^ MacWhinney, Brian. Introduction – language emergence. MacWhinney & O'Grady (编). Handbook of Language Emergence. Wiley. 2015: 1–31. ISBN 978-1-118-34613-6. 
  32. ^ Nettle, Daniel. Functionalism and Its Difficulties in Biology and Linguistics. Darnell, Michael (编). Studies in Language Companion Series 41.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1999: 445. ISBN 978-90-272-3044-7. doi:10.1075/slcs.41.21net (英语). 
  33. ^ Croft, William. Functional Approaches to Grammar.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the Social & Behavioral Sciences. Elsevier. 2015: 470–475. ISBN 978-0-08-097087-5. doi:10.1016/b978-0-08-097086-8.53009-8 (英语). 
  34. ^ Croft, William. Evolutionary Linguistics. Annual Review of Anthropology. 2008-10-01, 37 (1): 219–234. ISSN 0084-6570. doi:10.1146/annurev.anthro.37.081407.085156 (英语). 

参考资料

  • 岑麒祥 (1988):《语言学史概要》,北京大学出版社 (ISBN 7-301-00327-7/H-034)
  • 约瑟夫·史达林 着,李之三 等 译 (1964):《马克思主义和语言学问题》,北京: 人民出版社
  • George Leunard Trager & Henry Lee Smith Jr., Studies in Linguistics, Occasional Papers, 10. pp5-28. 1963
  • 冯志伟 (1999):《现代语言学流派》,陕西人民出版社 (ISBN 7-224-04762-7)
  • 云桂彬 (2000):《语言的结构》,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 (ISBN 7-81004-941-0)
  • 郭爱萍 等 编 (2004):《普通语言学》,中国社会出版社 (ISBN 7-5087-0197-6)
  • 葛本仪 等 编 (2003):《语言学概论》,修订版,山东大学出版社 (ISBN 7-5607-0150-7)
  • 叶蜚声、徐通锵 (1997):《语言学纲要》,第3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ISBN 7-301-00153-3)
  • 叶宝奎 (2002):《语言学概论》,修订版,厦门大学出版社 (ISBN 7-5615-0443-8)
  • 熊学亮 编 (2003):《语言学新解》,复旦大学出版社 (ISBN 7-309-03718-9)
  • 胡壮麟 (2001):《语言学教程》,修订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ISBN 7-301-05014-3)
  • 胡壮麟、李战子 编 (2004):《语言学简明教程》,北京大学出版社 (ISBN 7-301-07554-5)
  • 胡明扬 (2004):《语言和语言学》,修订版,语文出版社 (ISBN 7-80126-646-3)
  • 伍铁平 (2004):《普通语言学概要》,高等教育出版社 (ISBN 7-04-004058-1)
  • 徐通锵 (2001):《基础语言学教程》,北京大学出版社 (ISBN 7-301-04755-X)
  • 申小龙 (2003):《语言学纲要》,复旦大学出版社 (ISBN 7-309-03616-6)
  • 池昌海 等 编 (2004):《现代语言学导论》,浙江大学出版社 (ISBN 7-308-03810-6)
  • 梅德明 编 (2003):《现代语言学简明教程》,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ISBN 7-81080-498-7)
  • 岑运强 (2004):《语言学概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ISBN 7-300-06027-7)
  • 汪大昌 等 编 (2004):《普通语言学纲要》,北京大学出版社 (ISBN 7-301-07429-8)

外部连结

参见

其他术语与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