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拉雅语

西拉雅语
Siraya
母语国家和地区 台湾南东部
区域 台湾台南花莲县玉里镇、富里乡、台东县关山镇、池上乡
母语使用人数 复育中(日期不详)
语系
文字 新港文(约1624-1813年)
西拉雅语罗马字(2015-)(拉丁字母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承认少数语言 台湾台南市花莲县富里乡
管理机构 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
台南市政府民族事务委员会
富里乡公所民原课
语言代码
ISO 639-2 map
ISO 639-3 fos
ELP Siraya
濒危程度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濒危语言[1]
极度危险UNESCO
UNESCO AWLD CE CHT.png
汉人迁台之前的台湾南岛语言分布图(按 Blust, 1999)[2].东台湾"兰屿岛(深红色)表示为使用马来-玻里尼西亚语族巴丹语群达悟语的区域.

西拉雅语(西拉雅语:Siraya)是台湾平埔原住民族西拉雅族人所使用的语言,属于台湾南岛语,归类为东台湾南岛语族。昔日分布于台南一带的平原,以及花莲县玉里镇富里乡台东县关山镇池上乡等地。台湾部份地名可能源自西拉雅语,如麻豆

西拉雅语原被语言学家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死语,但因为新港文书及《福尔摩沙语辞汇集》等荷治时期著作,使得西拉雅语得以部份保存,而在族人与台南市原民会的努力下,西拉雅语亦逐渐复苏使用[4]。同时,西拉雅族人亦通过民间团体致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希望能将其语言活力状态修正为「复育中」。

历史

Sideia 一词首见 1646-1647 年间;1656 年 5 月 19 日出现 Zedeise language 用法、1657 年 10 月 5 日出现 Sydeyan tongue[5]

荷属东印度公司统治台湾期间(1624年-1662年),荷兰驻台传教士为了传教及协助推行殖民政务,以西拉雅语的方言新港语为根据,利用拉丁字母编订西拉雅语文字,以之做为学校的教学语言。并有各种字典、教义书,新港语的《马太福音》、费佛朗语的《费佛朗语词典》(Woord-boek der Favorlangsche taal、吉尔伯特斯·哈帕特(Gibertus Happrt)着)等书籍文件的出版。而西拉雅族等原住民与汉人订定有关土地方面的契约文书称为「番仔契」,或称新港文书,目前大多数的西拉雅语文书保存在荷兰国家图书馆

西拉雅语目前列为死语,该族群亦大部分与汉民族通婚同化,在外观上难以分辨。仅有少部分人还知道自己的血缘或是特征较明显(例如粗眉、肤色较深)。

投入西拉雅语复振工作的万益嘉、万淑娟夫妇认为,西拉雅语在句型结构及词汇方面近似于菲律宾比萨亚语,。[6][7] 不过,此点须由语言学者专家再进行研究考证,目前尚无定论。

近代发展

今日西拉雅后裔多以台语为母语。依民族语学院的记录在1908年仍有人在使用西拉雅语,及部分人粗通。[8] 在2002年开始,西拉雅文化协会邀请任教于澳洲墨尔本大学荷兰籍知名的南岛语语言学家阿德拉教授,协助西拉雅族进行语言复振。

自2000年起,西拉雅文化协会着手进行西拉雅语复育计划。万淑娟和菲律宾籍夫婿万益嘉于2001年起搜集荷治日治时期遗留之部落史料,以及新港文书等语料加以研究。耗时7年搜集3000多个语汇,2008年出版「西拉雅词汇初探」,并在台南县府支持下编成教材,进行校园推广。台南县政府西拉雅原住民事务委员会于2010年6月9日在新化镇口碑国小,举办首届小学生西拉雅文朗读比赛。[9][10]

2009年2月24日上午黄伟哲国会办公室在立法院举办「平埔族熟番认证公听会」。主要进行西拉雅族原住民认证公听会,会中有陈俊安讲演的〈熟番取得原住民的法律依据〉之专题报告等。[11]

语音系统

西拉雅语的音系之音位大都使用适当的Unicode符号来标示。在台湾南岛语书写系统的订定上,元辅音之音系表原则上都是先「发音部位」(横列)、后「发音方法」(纵列)、再考量「清浊音」,来订定其音系之音位架构。[12]

文法

在文法的分类上台湾南岛语并不同于一般的分析语或其它综合语里的动词、名词、形容词、介词和副词等之基本词类分类。比如台湾南岛语里普遍没有副词,而副词的概念一般以动词方式呈现、可称之为「副动词」,类之于俄语里的副动词。[13] 西拉雅语文法分类是将基础的文法之词类、词缀、字词结构及分类法,对比分析语等之词类分类法加以条析判别。

语言差异

根据前中研院史语所副所长李壬癸博士与日本语言学家土田兹研究,西拉雅语、大武垅语马卡道语等南部平埔语言至少有四种音韵演变的差异及一种构词上的差异[14][15]

  1. 西拉雅语和马卡道语的 r 对应大武垅语的 h 或消失,如西拉雅语的 turu(三)对应大武垅语的 tuhu,或西拉雅语的 rima(五)对应大武垅语的 hima
  2. 西拉雅语和大武垅语的 l 对应马卡道语的 n、l 或 r,如西拉雅语的 wali(牙齿)对应马卡道语的 wari
  3. 西拉雅语的 s 对应大武垅语的 r 或 d,如西拉雅语的 sa(和)对应大武垅语的 rada,或西拉雅语的 raos(西边)对应大武垅语的 raur
  4. 西拉雅语在元音之间的舌根音 k 和 g 在大武垅语已脱落,如西拉雅语的 ako-saij(没有)对应大武垅语的 au-saij,或西拉雅语的 dagogh(价钱)对应大武垅语的 daoh

构词上,西拉雅语表示「未来」的动词后缀为 -ali、-ili(新港社)或 -ati、-ili(卓猴社),而大武垅语是 -ah(湾里社、麻豆社),马卡道语则是与西拉雅语同源的 -ani(下淡水社)。

整理如下:

南部三种平埔语言的主要差异
西拉雅语 大武垅语 马卡道语 古南岛语
音韵演变(1) r Ø~h r < *l
音韵演变(2) l l n < *N
音韵演变(3) s r, d r, d < *D, *d
音韵演变(4) -k-
-g-
Ø
Ø
-k-

----

< *k
< *S
构词差异

(表「未来」词缀)

-ali -ah -ani

由各地语料上的差异规律,李壬癸发现麻豆社与湾里社有相同的音韵与构词变化,应同属大武垅语,而非西拉雅语;而荷兰时期最重要的「西拉雅语」语料《The Formulary of Christianity in Formosan Siraya Dialect》及《马太福音》也应有半数以上由大武垅语写成,而非西拉雅语。新港文书中采集自大武垅社及麻豆社的语料也应为大武垅语。

李壬癸推论南部平原西拉雅语、大武垅语及马卡道语约在 3 千多年前就开始分化,只是17 世纪荷兰人据台后,采用台南新港社西拉雅语作为通用语,造成各族群间语言逐渐同化。

西拉雅语文件

西拉雅语马太福音

古荷兰语和新港语(右)并列的马太福音,Daniel Gravius译、1650年左右.

以下列出西拉雅语马太福音第1至6节(如右图),每节所附之对照英文翻译为"荷兰语-西拉雅语"马太福音书页下缘所附记之"英语马太福音"。

  • Hagnau ka D'lligh--Matiktik ka na sasoulat ti--MATTHEUS--Naunamou ki lbægh ki soulat
  • Het H. Euangelium--na [de beſchrijvinge]--MATTHEI--Het eerſte Capittel
  1. 西拉雅语:Soulat ki kavouytan ti JEZUS CHRISTUS, ka na alak ti David, ka na alak ti Abraham.
    荷兰语:HET Boeck des Geſlachtes JESU CHRISTI des ſoons Davids / des ſoons Abrahams)
    英语:The book of the generation of Jesus Christ, the son of David, the son of Abraham.)
    汉语:亚伯拉罕的后裔、大卫的子孙、耶稣基督的家谱.)
  2. 西:Ti Abraham ta ni-pou-alak ti Iſaac-an. ti Iſaac ta ni-pou-alak ti Jakob-an. ti Jacob ta ni-pou-alak ti Juda-an, ki tæ'i-a-papar'ap-pa tyn-da.
    (荷:Abraham gewan Iſaac. ende Iſaac gewan Jacob. ende Jacob ghewan Judam / ende ſijne broeders.)
    (英:Abraham begat Isaac; and Isaac begat Jacob; and Jacob begat Judas and his brethren;)
    (汉:亚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雅各生犹大和他的弟兄.)
  3. 西:Ti Judas ta ni-pou-alak na Fares-an na Zara-an-appa p'ouh-koua ti Thamar-an. Ti Fares ta ni-pou-alak ti Eſrom-an. Ti Eſrom ta ni-pou-alak ti Aram-an.
    (荷:Ende Judas ghewan Phares ende Zara by Thamar. ende Phares ghewan Eſrom. ende Eſrom gewan Aram.)
    (英:and Judas begat Phares and Zara of Thamar; and Phares begat Esrom; and Esrom begat Aram;)
    (汉:犹大从他玛氏生法勒斯和谢拉.法勒斯生希斯仑.希斯仑生亚兰.)
  4. 西:Ti Aram ta ni-pou-alak ti Aminadab-an. Ti Aminadab ta ni-pou-alak ti Naaſſon-an. Ti Naaſſon ta ni-pou-alak ti Salmon-an.
    (荷:Ende Aram gewan Aminadab. ende Aminadab gewan Naſſon. ende Naſſon gewan Salmon.)
    (英:and Aram begat Aminadab; and Aminadab begat Naasson; and Naasson begat Salmon;)
    (汉:亚兰生亚米拿达.亚米拿达生拿顺.拿顺生撒门.)
  5. 西:Ti Salmon ta ni-pou-alak na Boös-an p'ouh-koua ti Rachab-an. Ti Boös ta ni-pou-alak na Obed-an p'ouh-koua ti Ruth-an. Ti Obed ta ni-pou-alak ti Jeſſe-an.
    (荷:Ende Salmon ghewan Boöz by Rachab. ende Boöz gewan Obed by Ruth. ende Obed ghewan Jeſſe.)
    (英:and Salmon begat Booz of Rachab; and Booz begat Obed of Ruth; and Obed begat Jesse;)
    (汉:撒门从喇合氏生波阿斯.波阿斯从路得氏生俄备得.俄备得生耶西.)
  6. 西:Ti Jeſſe ta ni-pou-alak ti David-an ka na Mei-ſaſou ka Si bavau. Ti David ka na Mei-ſaſou ta ni-pou-alak ti Salomon-an p'ouh-koua……)
    (荷:Ende Jeſſe ghewan David den koningh. ende David de koningh gewan Salomon by de ghene die Urias……)
    (英:and Jesse begat David the king; and David the king begat……)
    (汉:耶西生大卫王。大卫从乌利亚的妻子生所罗门.)

西拉雅语约翰福音

注释

  1. ^ UNESCO Atla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in danger, UNESCO
  2. ^ Blust, R. (1999). "Subgrouping, circularity and extinction: some issues in Austronesian comparative linguistics" in E. Zeitoun & P.J.K Li (Ed.) Selected papers from the Eigh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Austronesian Linguistics (pp. 31-94). Taipei: Academia Sinica.
  3. ^ 翁佳音等学者并不认为「麻豆」一词来自西拉雅语,主要为根据荷兰文献,麻豆一地原本就有西拉雅语地名「Toukapta」。见:翁佳音(2006),〈旧地名与古地图〉,《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档案馆》,2019 年 5 月 11 日取自:http://archives.ith.sinica.edu.tw/collections_con.php?no=20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4. ^ Zuckermann, Ghil'ad (诸葛漫) (2020), Revivalistics: From the Genesis of Israeli to Language Reclamation in Australia and Beyon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ISBN 9780199812790 / ISBN 9780199812776), pp. 199-200.
  5. ^ 李, 瑞源. 从单社到社群:十七世纪Sideia之形成. 台南市: 国立成功大学历史学系. 2015: 366. 
  6. ^ 万益嘉、万淑娟,"西拉雅词汇初探",西拉雅文化协会,台南,2008年. (西拉雅文)
  7. ^ Edgar L. Macapili 万益嘉,"Siraya Glossary Based on the Gospel of St. Matthew in Formosan (Sinkan Dialect) A Preliminary Survey By Edgar L. Macapili 万益嘉(西拉雅词汇初探~以新港语马太福音研究为例 )"[1][永久失效连结],2007台南地区平埔族群学术研讨会论文,2007年. (西拉雅文)
  8. ^ Ethnologue report for language code: fos,[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2010.
  9. ^ 曹婷婷/南县报导,"消失200年 平埔西拉雅语 部落小学扎根"存档副本. [2010年6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年6月15日). ,中国时报,2010-06-10.
  10. ^ 记者杨思瑞台南县9日电,"西拉雅文朗读赛 小学生秀母语"存档副本. [2010年6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3月5日). ,中央社,2010-06-09/19:19:04.
  11. ^ 西拉雅原住民事务委员会,〈平埔族熟番认证公听会〉,台北市立法院,2009年2月24日.
  12. ^ 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员会,"原住民族语言书写系统"[3]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台语字第0940163297号,原民教字第09400355912号公告,中华民国94年12月15日.
  13. ^ 张永利,"台湾南岛语言语法:语言类型与理论的启示(Kavalan)"[4]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语言学门热门前瞻研究,2010年12月/12卷1期,pp.112-127.
  14. ^ 李壬癸. 珍惜台湾南岛语言. 台湾本铺:前卫出版社. 2010: 139–182. ISBN 978-957-801-635-4. 
  15. ^ 李壬癸. 新港文书研究. 中央研究院语言学研究所. 2010: 1–12. ISBN 978-986-02-3342-1. 

参考文献

  • 石万寿,〈西拉雅平埔族萧垄社群的阿立祖信仰〉,《国际中国边疆学术会议论文集》,台北:政治大学,pp.1465-1499,1985年.
  • 翁佳音,〈头社的阿立祖祭典〉,《台湾风物》34:2,pp.98-104,1984年.
  • 石万寿,〈头社的阿日祖祭典〉,《民俗曲艺》8,pp.1-7,1981年.
  • 石万寿,〈西拉雅平埔族的阿立祖信仰〉,《成大历史学报》8,pp.143-181,1981年.
  • 骆维道,〈平埔族阿立祖祭典及其诗歌之研究〉,《东海民族音乐学报》1,pp.55-84,1973年.

参阅

外部连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