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习班

香港补习学校英皇教育荃湾分校

补习班,是特别的学习场所,性质上不属于正规教育体系。它们通常用来训练学生加强某特定科目,例如英文数学以应付某一特定考试。一些补习班是为大学重考的学生所设计,提供一整年的课程来帮助学生准备次年的考试,学生可能在补习班待18个小时(1天)来学习和准备重考。

学术上,补习教育又名影子教育。香港大学教育学院院长贝磊(Mark Bray)教授认为,课外补习只有当主流教育存在时才会存在,它的规模和形态因主流教育的变化而变化。几乎所有社会中,它受到的关注都比主流教育少,它的面貌远不如主流教育那样清晰可鉴。[1]而主流学校课程中,最能增加升学与就业机会的科目,如语文数学科学亦是补习界中最为盛行的课程。[1]

补习班通常为私立,在欧亚大陆一些地区,尤其是汉字文化圈地区非常盛行,事实上,补习班几乎自成一个教育系统,很多学生都会在课后参加补习班。以韩国为例,韩国家庭补习支出占本地生产总值比重从1990年1.2%,逐渐上升至1994年1.8%,以至1998年2.9%。[2]

争议

支持论点

  • 影子教育是尽责的父母支持自己子女教育的一种自然倾向,因为影子教育可以使学生得到进一步的提升、辅导、可以为考试做好准备;
  • 当政策规定父母的教育投资为非法时,其结果是灾难性的。在1960至70年代,坦尚尼亚禁止私立中学教育,由于公平的原因,政府公立学校的规模和品质停滞不前,结果是学生都公平进入到很差的公立学校。这就导致成千上万的父母把他们子女送到邻国寻求更好的教育机会。当新一届政府上台后,各种私立教育合法化,教育机会扩大了,到邻国寻求教育机会的比例下降,公立教育与私立教育的的品质也有所提高;
  • 东方国家的家长受到长久历史以来科举选贤制度的影响,出现『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想法。比西方人更尽一切方法令孩子得到更多教育。而多年来的高等学位短缺,做就了要竞争才能上大学的现象,促成补习班的需求;[3]
  • 教育是一种人权
  • 教育投资是人力资本的投资;
  • 家庭对教育的投资是社会资本的自然结果。而社会资本与社会福利紧密相关,社会能够赋予家庭投资私人教育应该是一件好事,而不是一个问题;
  • 补习能提供多元化教育,能帮助部份专注力较差劲的学生理解并喜欢学校课程。由于种种原因,一所学校不可能在所有科目上都有一流的老师,也不可能拥有全部超过平均水平的学生,而有效的补习能增强学生与他人竞争的信心。[4]

反对论点

补习班的存在,在部份国家是有争议的。学习方式方面,一些人认为,补习班只是不断强迫学生吸收大量资讯,而不给学生思考分析的机会。不过也有人认为,学生失去独立思考与分析机会是国家的升学制度与竞争环境所造就的,补习班的存在实属必要之恶。

教与学方面,补习可能产生恶性循环,使学生在学校的学习兴趣下降。因为他们已经提前学会了应付考试的知识与技巧,且厌倦了学校老师的教学风格,认为补习班的教学品质更高。[5]此现象反过来可能令教师备课及上课态度可能较散漫。[1]

不少学校老师认为补习班着重解题技巧,欠缺教授完整的观念与思考脉络,但不少学生不以为然,补习班因为有生存压力,授课老师对于观念的讲解绝不含糊,且由于补习班每周的课堂时间远少于学校的授课时数,使得补习班老师尽能力清楚、精要并深入浅出地说明观念。

教育均等问题方面,补习使教师面对更严重的学生学能差异,因为并不是所有学生都参加补习班,补习导致学生能力两极化,扩大学生之间的成绩差距,使教师难于选材授课[5]

私人补习

一般国家及地区普遍只对补习班进行监管,对于私人补习(即家教)则少有作出干预。然而在韩国,所有私人补习导师都要到当地的地区教育部门及税务部门登记,否则可被判处一年监禁及罚款。2008年2月19日,韩国国会教育委员会通过法案,把非法教育的罚款从1百万韩圆提高到5百万韩圆[6]

地区文化

中国大陆

由于中国大陆的中学生面临严选制的升学压力初级中学学生要参加普通高级中学统一招生考试,高等中学学生则需要参加普通高等院校统一招生考试以获得升学的机会,所以补课在中国大陆有一定的市场。根据2019年北京大学的一份抽样调查显示,国小生校外补习班参与率为25.3%,国中为27.8%,高中为18.1%[7]。不过中国政府于2021年7月正式施行「双减」政策,推出限制培训机构进行上市等资本化运作等监管政策,极大程度上限制机构的发展[8]

占坑班

此为国小升国中出现的补习班,虽为义务教育但有明星国中的存在而进此学校只能靠电脑抽签碰运气或择优拣选两条路[9],「择优拣选」成为一大巧门。许多占坑班为该名校国中老师甚至名校本身出资开设,两者有半公开的深度勾结关系,国小后两年就要报名上此补习班,先预上众多课程和加强复习国小课程,同时考试很密集,将来在超额选拔挤入明星国中的资料审查环节会看此补习班的成绩单,若没有花大钱上此占坑班的人会优先被刷掉没上班的人等于实质放弃上「明星国中」的机会只能任由教育部分发,但上了班的人也不保证会被拣选,多数人交钱进班后表现不在前列也是白上一场。[10]

自愿班

出现在国中升高中和升大学阶段,公立及私立学校经常性的针对校内学生开设课后补习班,时间一般为双休日或者国定假日,意在提高学校的升学率。很多学校将补习班设置为日常教学的一部分,意味着不参加补课可能就算旷课,从而教学进度安排也会排入,这导致即使补课班为「自愿」报名,实则不参加的学生就会在教学进度上严重滞后或间断。此自愿班多半要收费也成为老师第二收入来源,而基本全班都会报名,不报名者反而显得奇怪。[11]

二校班

教育主管部门的「禁补令」下达后校内自愿补习班转为地下,多数还是由校内老师执教,只是场所换到校外附近租的房子,学生下课后直接去补习班报到,甚至老师在课堂上和家长聊天软体群会直接明白告知自己开设的补习班是哪家,要学生课后接着上课,校外周围密集的补习班形同第二学校且老师多是校内老师。学校半公开组织学生补课的情况已经引起了一些地方政府的重视,比如江苏省教育厅颁布了「五严」规定禁止学校补课并接受群众举报以期减轻学生压力并推进素质教育[12]但没有重罚罚则导致无人遵守,只有补习班执照吊销之类行政罚,但重新换招牌开业即可。

预交费班

此类补习班严格来说算是一种新兴诈骗手法,依附于补习文化而产生,通常会要求家长一次预交两三年甚至国小有预交五年份的补习费,而非每月收,理由是每年会涨价预交能省钱等理由或是优惠打折活动引诱,该班也确实会正规教学一段时间甚至一年多,目的是等预交费累积几百万上千万后突然消失卷款,家长可能瞬间损失三五万甚至十万人民币以上。[13]但也有正规经营的预交费班,所以真假难辨风险高,但这种补习班由于资金丰沛通常装潢和教学器材都看起来较好,很多家长难以在风险和机会间抉择。

台湾

补习相关法规

中央(教育部): 短期补习班设立及管理准则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考公务员的补习班于台北国际书展(2013)招揽生意

在校老师兼职补习

台湾的公立学校教师,虽然依规定不能课外兼职;但事实上,部分老师仍于课外自行开设家教班,或在大型补习班兼职补习。如有此种现象,经调查属实,教育局会派员抓违法之教师,被抓到的教师将不能再担任学校教职。在作家苦苓的著作,以及作家侯文咏的小说《危险心灵》中,都曾描述过这种教师校外补习的现象。国小生是为了个人学业成绩;国中生是为了国中教育会考高中职生是为了大学学测指考统测大学生是为了升研究所。2005年时,因教育部有意想回到以国小国中的体制,施行学校分发的智力检测,造成家长与学生的慌乱,学校老师在外兼课的指数创下新高。《危险心灵》一书中即说到中学生谢政杰不满台湾的升学体制,而纷纷与导师詹老师的教育方法提出异议,加上老师在外补习的行迹败露,引发学校的一连串危机,当今大台北的中等教育体制考试纷纷独立于全台基本学力测验(基测),自行独立为北北基联测(2011年),宜兰高中武陵高中等校之校长均反对。

而台湾方面除了国中升高中职、高中职升大学与四技二专、大学与四技二专升研究所的补习班盛行以外,还有国家考试、公费留考、专业证照、外语检定等类型之补教业者出现在台湾街头。[14]2013年7月5日,全台合计18940家补习班[15]

校内加强班

台湾的国民中学为了升学率,多由校长及教务主任主导在合法范围内开设加强班,但部分学校有强迫学生缴费参加亦引起外界对其合法性之质疑。在某些私立学校中,学校会开设精熟班。

合法的宣传手法

  • 在台湾,补习班合法的宣传方法只有以下两种:
  1. 在自己的营业地点设置招牌广告单。
  2. 花钱刊登公车车身广告、公车站牌广告、捷运列车车厢内广告、房屋外墙广告、报纸广告、电视广告、广播电台广告、电话广告、印刷品广告。

社会补习班

许多学生因为无法跟上进度,或是想要超前学校进度而进入补习班。

高中升大学主流的补习班,都是每班上百人的,并且以补教名师来打广告。但也有少数小型补习班以小班制来宣传。

时间上每堂课大约2-4小时, 周间时主要为放学后开始。另外,假期时间补习班也会开设教科书普遍没教的短期课程(如过去的课纲及高三大学的知识内容)。

自2006年起有业者将实体补习班转型为线上(行动)补习,上网就能观看补习课程,主打行动学习,至今已广为被大众接受,举凡国高中升学、大学转学、研究所(硕士在职专班)、国家考试、专业证照、外语检定等皆提供线上课程。

争议

  • 有些补习班会向不法人士收购高普考、特考与各种入学考试的上榜名单(包括其姓名身份证字号、毕业学校、电话号码等),把名单上的人冒充是自己的学员,以虚张声势。这种手法被认为是一种不实广告。
  • 有些补习班会向不法人士收购各级学校各种考试的试题,然而这些试题通常是不被允许外流出去的。这也是钻法律漏洞的恶性竞争行为。
  • 2003年度四技二专统一入学测验台中某家补习班安插在考场中的一位职业学生「抢试题」(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等到开始考试之后,手拿着试题纸,跑出考场,再把试题纸拿给补习班解题)的行为。时任中华民国教育部部长黄荣村得知此事之后勃然大怒,并表示:补习班的招生手法已越来越离谱,一定要依法严办。
  • 2010年度四技二专统一入学测验,台中北一补习班负责人李庆云贿赂统测中心电脑人员董尚德,窜改自家补习班学生之成绩,使其成为当年的榜首。高雄地检署已将二人收押,并约谈九名涉嫌舞弊的学生,已有五名学生坦承作弊。[16]
  • 近年来,由于经营补习班所得的利润丰厚,暴力黑社会势力有介入补教界的迹象,例如:云林县斗六市「力行升大学补习班」遭暴力毁损案

香港

 日本

北九州预备校的鹿儿岛分校

日本的补习班,称为「学习塾」(学习塾)或「预备校」(予备校)。

 南韩

相关条目

参考资料

  1. ^ 1.0 1.1 1.2 Bray, M. (1999). The shadow education system: Private tutoring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planners. Paris, IIEP, UNESCO.
  2. ^ Kim, T. (2005). Shadow education: School quality and demand for private tutoring in Korea, Discussion Paper.
  3. ^ https://www.tutor5stars.hk/blogger.php?blog=0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香港家长对补习需求的原因
  4. ^ 彭湃(2008)︰影子教育︰国外关于课外补习的研究与启示,《比较教育期刊》,216,61-65。
  5. ^ 5.0 5.1 Ho, S. C. E. (2009). Understanding shadow education of East Asian societies from 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Hong Kong: Hong Kong Institute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6. ^ Illegal Tutors Face 1-Year Jail Term. [2008-0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2-28). 
  7. ^ 我国中小学生校外培训参与和支出的城乡差异. [2022-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2). 
  8. ^ 中国教育减负新政冲击波 培训机构股价暴跌千亿投资被困. BBC中文网. 2021-07-25 [2021-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02). 
  9. ^ 搜狐-占坑班. [2019-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4). 
  10. ^ 占坑学问大. [2019-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4). 
  11. ^ 补习班乱象. [2019-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5). 
  12. ^ 江苏省教育厅. 江苏省教育厅“五严”规定. [2012-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4). 
  13. ^ 央视官方频道-补习预收费骗局. [2019-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3). 
  14. ^ 台湾不缺补习班,只缺自尊心 @ 王大师论坛 :: 痞客邦 PIXNET ::. archive.is. 2017-03-14 [2017-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14). 
  15. ^ 台湾补习班招生对象统计 http://bsb.edu.tw/afterschool/register/recruiter_city_statistic.jsp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拜访日:2012-01-31)
  16. ^ 四技二专统测爆舞弊 补教勾结职员造假榜首,2010年8月26日,联合报,记者蔡政谚. [2010年8月2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年8月28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