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与韩国关系史

Republic of China South Korea Locator.svg

台湾与韩国关系史台韩关系史)是指台湾信史以来,与朝鲜半岛双方在历史上的不同阶段的关系,以及当前台湾与大韩民国的各项交流。随着中华民国政府迁往台湾,实际上已并入到其国家外交关系中。

郑氏时期

1667年5月,发生丁未漂人事件,四艘台湾商船前往日本国长崎港进行贸易途中遭遇暴风雨,漂流至朝鲜统治下的济州岛[1]这批漂流人表明自己乃东宁王国延平嗣王郑经的旅日商旅[2],并自称「大明福建省官商人」,以林寅观、曾胜以及陈得为主官[3]。有95名明郑时期的台湾男女官商,被押至汉城软禁,然而最终全数由朝鲜押送至大清国处死。

1670年(显宗大王十一年),再度有自称来自「大樊国」的台湾人漂至朝鲜,最终这批漂汉人平安离开朝鲜并前往日本长崎

日治时期

1894年,朝鲜半岛发生东学党事件,引发清国日本因为朝鲜半岛问题爆发甲午战争,清军战败。隔年(1895年)4月,签署《马关条约》,清政府将台湾割让给日本。在1905年的临时台湾户口调查中,朝鲜人有18人。显示此时已有在台朝鲜人的出现。

1910年,日韩并合。台湾与朝鲜半岛同为日本统治。在1915年(大正四年)的户口调查中,在台朝鲜人有6人。1920年的国势调查中,种族为朝鲜人已提升到69人。到了1940年(昭和十五年)日治时期最后一次的国势调查中,在台湾的种族为朝鲜人者已达到2,422人,较1935年(昭和十年)的1,479人大幅增长。

在日本统治之下,台湾人与朝鲜人也曾彼此交流。1919年3月1日,朝鲜发生三一运动,朝鲜人运动也刺激到在日的台湾学生。由于日本统治朝鲜晚于台湾,但在政治、经济、财政的待遇上,朝鲜却优于台湾:朝鲜人有被认为总督府的局长暨地方之行政长官或推、检事,台湾人最高只到郡守、司法反而没有、朝鲜有朝鲜人发行的朝鲜语新闻,台湾唯一的日刊新闻《台湾新民报》却直到1932年才准获发刊。[4]:77-78所以台人常引朝鲜为例,攻击日人统治之不公平。[4]:77而台湾在日学生与朝鲜学生的接触,据警察沿革志载:《亚细亚公论》总编辑柳寿泉与蔡培火林呈禄有交谊,使其对《亚细亚公论》频频投稿,蔡培火更被聘为该社理事。此外蔡培火常在朝鲜人郑泰玉所主持的《青年朝鲜》杂志发表意见。[4]:79-80然而当时朝鲜人在东京并不受欢迎,因为他们又穷又凶。除去民族、政治因素外,作为一个市民,也是会让日人敬而远之的,更出现了「不逞鲜人」的名词,受到警察人员注意。无论日人、台人,凡和朝鲜人交往,无疑会受到警察的监视。因此东京的台湾学生和朝鲜人来往的,仅限于少数的有心人而已。[4]:80

台湾人与朝鲜人也影响到文坛,如本名吕石堆作家吕赫若的名自字由来则是取自朝鲜的张赫宙及中国的郭沫若。此时期前往朝鲜求学者,较知名者有彰化人詹石藏[a],就读朝鲜京城医学专门学校 (경성의학전문학교)。

当时有朝鲜人来到台湾各地开设酒楼,以朝鲜女性陪侍,被称为朝鲜楼(조선루),在九份、北港、冈山、基隆田寮町、台北入船町、台北有明町、新竹南门街、台中初音町、彰化西门街、嘉义西门町、台南新町、高雄荣町马公街皆有出现[5][6][7]

1928年(昭和三年)5月8日时,韩国独立运动者及历史学家申采浩为筹措韩国独立运动的资金,在基隆邮便局领取汇款时被捕[8][9],后被判刑关押在旅顺监狱,并因脑溢血病死于狱中。当时协助他的苗栗头份人林炳文也同样被捕,死于狱中[10]

同年5月14日,发生台中不敬事件。以大日本帝国陆军检阅使身分来台湾访问的久迩宫邦彦王巡视台中州时,在台中州立图书馆(现在合作金库银行台中分行)前的行道树下,被在台朝鲜人朝鲜独立运动赵明河以短刀行刺,未遂。最后赵明河被判处死刑。

1934年(昭和九年)11月27日,来自全罗南道华严寺,身高七尺八寸五分的「东洋一巨人」金富贵(김부귀)在环游世界途中搭乘朝日丸来台[11],游历台北、雾峰林家、员林、斗六、宜兰、台湾总督府医学校等地,在台湾造成轰动[12][13]

1935年(昭和十年)1月17日,朝鲜李王垠以日本皇族身分于台湾基隆上岸,开始视察台湾行程[14]:238, 曾宿泊于台南御泊所高雄御泊所台北御泊所等地。2月1日于基隆出港离开台湾[15]

1935年10月至11月,日本当局在台湾举办始政四十周年记念台湾博览会,朝鲜半岛亦在此设馆展出。当时黄海道参与官张锡元来台参观。

1936年(昭和十一年)6月底到7月中,现代舞蹈家崔承喜台湾文艺联盟邀请,率领舞蹈团在台北、基隆、台中、台南、高雄、嘉义等主要城市巡回公演[16],并曾接受张深切的专访,共同表达了殖民地人民的悲哀[17]

1944年(昭和十九年)8月19日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开往马尼拉的日军运输舰玉津丸于巴士海峡被美军棘白鲳号潜艇击沉,近五千名乘船部队与船员(含韩国人)死亡,后来这些死者被祭祀于屏东潮音寺[18]

战后时期(1945年迄今)

冷战时期

1947年二二八事件中,有部分留在台湾的韩国人受到牵连而受难[19]

1948年8月15日,大韩民国成立。1949年1月1日,尚未来台的中华民国政府承认大韩民国。

1949年12月,中华民国政府播迁来台。1950年6月25日,北韩领导人金日成率军入侵南韩,韩战爆发。使原本于1949年8月已发出《对华白皮书》严词批蒋中正,表示中华民国在国共内战的失败,是国民政府本身的领导问题,与美国无关、放弃中华民国政权的美国政府,决定派遣第七舰队协防台湾海峡。被称为「西安事变救了共产党,韩战救了国民党」。[20]

1954年1月23日,14,209名参与韩战被俘的中国解放军士兵投奔台湾,是谓「反共义士」。[21]:76蒋中正总统致电美国总统艾森豪申致谢意,并发表声明:志愿遣俘成功,证明民主国家获得主动;中国大陆同胞倘获机会,亦必将为自由奋斗[21]:76。之后中华民国将该日订为「一二三自由日」。

1960年举行的1960年大韩民国总统选举中,爆发韩国总统李承晚为了连任的作票事件,导致学生运动抗议,引发群众推翻李承晚政权。由于受到做票事件引发的群众事件影响,使台湾执政的国民党政府受到反共联盟的主导美国警告,最终国民党做出让步,在1964年举行的县市长选举中允许党外候选人自派监票员。[22]:24当时参选台北市长高玉树自言自己会愿意再度参选,是因为选务当局允许候选人自派监票员之故。[22]:24

1961年,台湾第一所韩国人学校,高雄韩国学校(까오숑한국국제학교)设立。1962年2月1日,台北韩国学校(타이뻬이한국학교)设立。

1963年1月29日,韩国外长崔德新抵台访问;2月4日,发表联合公报。

1964年8月,总统府秘书长张群啣命访问韩国,获总统朴正熙赠以一等树交勋章,并获韩国国立汉城大学颁赠名誉法学博士[21]:108。10月,韩国总理丁一权访问台湾,谒见蒋介石商讨中韩有关问题[21]:108。10月11日,韩国驻中华民国大使金信与外交部长沈昌焕签署《中韩友好条约》,在台访问的总理丁一权、总统府秘书长张群均到场观礼[23]。12月,行政院长严家淦亦访问韩国[21]:109。1965年12月,互换友好条约批准书[23]:205

外部图片连结
image icon 朴正熙伉俪来台访问,与蒋介石在松山机场的合影
image icon 欢迎朴正熙伉俪来访的牌坊

1966年2月15日,韩国总统朴正熙与夫人陆英修抵台访问,与蒋中正会晤[24][25],举行会谈[21]:112。4月,国防部长蒋经国应邀访问韩国,谒见朴正熙总统,就亚洲问题交换意见[21]:112,被朴授予一级修交勋章[26]:521;并视察三八线。10月,曾在上海制造虹口公园爆炸案尹奉吉之胞弟尹南仪与儿子尹淙应蒋介石总统之邀来台访问,并参加当年度之双十国庆典礼[27]

城市交流方面,两国第二大城市暨最大港口高雄釜山于1966年6月30日成为姊妹城市。1968年,两国最大城市暨首都台北汉城(今首尔)成为姊妹城市,两国西南部大城台南光州亦缔结姊妹市关系,两市并各自设立「光州路」和「台南路」(现台南大路)以兹纪念[28]。而当时韩国也常以「自由中国」称呼中华民国。[29]

1980年代,由于台湾与南韩在仍属独裁威权体制,因此与独裁政权斗争的人士也曾彼此联系。如WUFI主席张灿鍙及与反对派领袖金泳三金大中透过美国「政策发展国际中心」认识。[30]1986年,海外台独方面推动在菲律宾设置电台,企图透过第三地电台设立打破岛内国民党政权对媒体的垄断,南韩的金大中组织也决定参与,[31]惟最终艾奎诺政权因政局不稳,怕影响与国民党政府的经济合作而冻结该计划。1986年6月,陈唐山以「台湾人基金会」董事长身分赴韩国访问,与反对派领袖金大中等人讨论由台、韩、菲筹组「自由亚洲同盟」。WUFI主席张灿鍙亦与金大中进一步务谈。[32]

1987年,张灿鍙与多位美国国会议员外交助理参与护送流亡美国的南韩学生运动领袖李信范返韩,最终南韩全斗焕政府一改强硬态度,恢复李信范民权。[33]:503张灿鍙亦趁访韩机会,再度拜会金大中与另一反对派人士金泳三,交换斗争经验,并参加在动员群众示威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民主宪法促进会」。[33]:504-517

台、韩民主化后

1992年8月23日,韩国总统卢泰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宣布与中华民国政府断绝自1949年建立的外交关系,韩国政府除了要求中华民国驻韩国大使馆人员于24小时内离境,原属中华民国的大使馆等资产(国产)和土地均被韩国政府接收并转交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新的中国驻韩国大使馆,还要求旅韩汉城侨团、停止悬挂中华民国国旗等。[34][35][36]

2001年7月,韩国卸任总统金泳三访问台湾,获时任总统陈水扁接见[37],并于立法委员餐叙时表示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是「一国两制」的,这根本行不通。[38]

2002年12月,台湾与韩国间开航定期包机,有限度的恢复通航[39]。2004年中,中华民国政府与韩国政府达成协议,恢复台韩定期航线[40],并在2005年3月1日正式执行,正式结束台韩断交后长达13年的断航状态[39]。2005年初,中华民国政府在釜山增设领事馆级的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41]

注解

  1. ^ 彰化北斗人,战后曾任彰化县议员。

参考来源

  1. ^ 《丁未传信录·漂人问答》:「因我延平藩领四船,前来日本贸易。五月初十日来,将见日本山,三船俱倒日本港,而仆一船遇风桅折,漂至济州,阁破于五月廿三夜也。」
  2. ^ 《丁未传信录·林寅观等投书》:「延平王世藩,以军需浩繁,悠资外运,……寅观等乃奉我世藩,委督四船,装诸色货物,于五月初开驾前来日本长歧贸易……」
  3. ^ 《朝鲜王朝实录·显宗大王实录》,卷14,显宗八年六月甲午:「书以大明福建省官商人。以商贩事向日本,洋中遇风致败,以至于此云。其中,林寅观、曾胜、陈得三人稍优者也。」
  4. ^ 4.0 4.1 4.2 4.3 蔡培火陈逢源林柏寿吴三连叶荣钟等人着. 《台湾民族运动史》. 自立晚报社. 1971年出版,1982年2月再版. 
  5. ^ 云林国家文化记忆库. data.yunlin-memory.cool. [2021-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1). 
  6. ^ 高雄市冈山区 - GODATA. www.godata.tw. [2021-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1). 
  7. ^ 陈姃湲. 在殖民地台湾社会夹缝中的朝鲜人娼妓业 (PDF). 台湾史研究 (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 2010-09, 17 (3): 107-149 [2021-08-1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3-10-04). 
  8. ^ 邱士杰QIU, Shijie. 也是一段城南旧事──林海音与她的抗日「屘叔」林炳文(邱士杰). 时间上漫不可信的变迁. 2014-02-22 [2021-09-05] (中文(台湾)). 
  9. ^ 殖民地的忧郁:太阳旗下的朝鲜与台湾. 故事 StoryStudio. 2019-04-25 [2021-09-05] (中文(台湾)). 
  10. ^ 南韩学者访台寻史 拼凑客人助韩独立故事. 蕃新闻. [2021-09-05] (中文(台湾)). 
  11. ^ 巨人金富贵氏来台 身长七尺八寸五分 占世界第三位. 台湾日日新报 (台湾日日新报社). 1934-11-29. 
  12. ^ 陈柔缙. 世界的巨人 东洋第一位金富贵. paper.udn.com. 名人堂电子报. [2021-09-05]. 
  13. ^ 한국사데이터베이스. db.history.go.kr. [2021-09-05]. 
  14. ^ 绪方武岁 (编). 《台湾大年表》. 台北市: 绪方武岁/台北印刷株式会社. 1938. 
  15. ^ 李王垠殿下には十七日来台游ばさる 岛内各地方に御成と御决定 きのふ御旅行御日程发表さる. 台湾日日新报 (台湾日日新报社). 1935-01-10. 
  16. ^ 林巧棠:日本时代的Jolin在台湾开演唱会?台湾文艺联盟与朝鲜舞蹈家崔承喜. 科技、人文、友善体验. [2021-09-05]. 
  17. ^ 张深切与崔承喜的访谈,台湾心韩国情,朱立熙
  18. ^ 自由时报电子报. 自由广场》台湾多少潮音寺 - 自由评论网. 自由时报电子报. 2019-11-08 [2021-09-05]. 
  19. ^ 天江喜久. 朴顺宗:二二八事件中朝鲜人/韩侨的受难者 (PDF). 台湾风物. 2014-09, 64 (3). 
  20. ^ 郭廷以,《近代中国史纲》,台北:晓园出版社。1994年初版。页903
  21. ^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陈布雷等编着. 《蒋介石先生年表》. 台北: 传记文学出版社. 1978-06-01. 
  22. ^ 22.0 22.1 黄富三. 《台北市历届市长议长口述历史》. 台北市政府文献委员会. 2001年12月. 
  23. ^ 23.0 23.1 金信. 《翱翔在祖国的天空:金信回忆录》. 新北市: 蓝海创意文化. 2015. 
  24. ^ 〈韩国李承晚大统领访台暨拟订太平洋同盟〉 (PDF). 《外交部亚东太平洋司档案》,中华民国外交部. 2015-09-23.  |year=|date=不匹配 (帮助)
  25. ^ 民国55年韩国大统领朴正熙访华实况演讲. 国家图书馆 (中华民国). 1966-02-15 [2019-07-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26. ^ 王成斌等主编 (编). 《民国高级将领列传》(4).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1998. 
  27. ^ 「尹奉吉の业绩は长く辉くだろう」蒋介石の献诗を公开. 中央日报. 
  28. ^ 许丕英. 光州建「台南路」路碑金兰交谊更见坚实. 中国时报. 1992-03-28: 第14版. 
  29. ^ 1975年4月7日《东亚日报》,东亚日报
  30. ^ 陈佳宏,《台湾独立运动史》,台北:玉山社。页286
  31. ^ 〈电台计划备忘录〉,收于张灿鍙,《台湾独立三十年:张灿鍙选集》,台北:前卫,1995年。页60-61
  32. ^ 〈台、韩、菲、美四方合作计划〉,收于张灿鍙,《台湾独立三十年:张灿鍙选集》,台北:前卫。页509-512
  33. ^ 33.0 33.1 张灿鍙. 〈打开监狱,让「南山」不再是迫害的象征〉,收于《台湾独立三十年:张灿鍙选集》. 台北: 前卫出版社. 
  34. ^ 中华民国外交部 《1992年外交公报》。
  35. ^ 中韩断交的前与后. 
  36. ^ 公众外交协调会. 关于南韩政府不断要求我旅韩满城侨团、侨校停挂我国国旗事. 中华民国外交部. 1993年2月1日. 
  37. ^ 大纪元时报. 陈总统会晤金泳三 提出复航三原则. 大纪元时报. 2001-07-26 [2019-07-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4). 
  38. ^ 大纪元时报. 金泳三:全世界都没有一国两制国家 只有中共在讲. 大纪元时报. 2001-07-27 [2019-07-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4). 
  39. ^ 39.0 39.1 罗文明. 中韩今正式复航. 中时电子报 (台湾商会联合资讯网). 2005-03-01 [2019-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08). 
  40. ^ 何旻烨. 停飞12年台韩下月复航. 台湾《苹果日报》. 2004-09-02 [2019-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08). 
  41. ^ 我恢复设立驻韩国台北代表部釜山办事处. 公众外交协调会. 中华民国外交部. 2005-01-31 [2019-03-08].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