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沙关系

沙乌地阿拉伯—美国关系
双方在世界的位置

沙乌地阿拉伯

美国
外交代表机构
沙乌地阿拉伯驻美国大使馆 美国驻沙乌地阿拉伯大使馆
外交代表
无资料 临时代办 Christopher Henzel

美沙关系沙美关系(阿拉伯语:العلاقات الأمريكية السعودية‎、英语:Saudi Arabia–United States relations)是指沙乌地阿拉伯和美国之间的双边关系,始于1933年,当时两国建立了全面的外交关系,并在1951年的《相互防务援助协定》中正式确立。尽管两国之间存在分歧,沙特是极端保守的伊斯兰绝对君主制而美国是世俗的宪政共和国,但两国一直是盟友。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希、巴拉克·欧巴马和唐纳·川普与沙特王室的高级成员有着密切而牢固的关系。

自1945年现代美沙关系开始以来,美国一直愿意忽视沙特王国的许多更具争议的方面,只要它能维持石油生产并支持美国的国家安全政策。[2]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这两个国家一直联合起来反对共产主义,支持稳定的油价、油田和波斯湾石油运输的稳定,以及沙特投资的西方国家经济的稳定。特别是在阿富汗战争和海湾战争中,这两个国家是反对苏联的盟友。但是两国在对以色列的态度上一直存在分歧,甚至导致了1973年的石油禁运。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时期两国也存在分歧。911事件之后更加恶化了两国关系。尤其是到了欧巴马政府时期,两国关系更加的恶化。[3][4][5]然而,2017年5月,美国总统唐纳·川普访问沙乌地阿拉伯,这是他成为美国总统后的首次海外之行,加强了两国关系。[6][7][8][9]

尽管两国关系密切,但最近几年的民意调查显示,美国人和沙特人之间存在负面情绪,尤其是美国人对这个沙漠王国的感觉。佐格比国际和BBC对沙特人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2002年,51%的沙特人对美国人怀有敌意;[10]在2005到2006年,沙特民众对美国的看法分歧很大,38%的人认为美国的影响是积极的,38%的人认为美国的影响是消极的。[8]截至2012年,在美国留学的外国学生中,沙乌地阿拉伯学生占第四,占所有在美国接受高等教育的外国人的3.5%。[11]2013年12月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57%的美国人对沙乌地阿拉伯持负面看法,27%持正面看法。[9]

国家资料

国旗 沙乌地阿拉伯 美国
国家  沙乌地阿拉伯  美国
人口 33,000,000 320,760,000
面积 2,250,000 km2 (870,000 sq mi) 9,826,630 km2 (3,794,066 sq mi)
人口密度 12.3/km2 (31/sq mi) 31/km2 (80/sq mi)
首都 利雅德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最大城市 利雅德 – 5,254,560 (6,800,000 Metro) 纽约 – 8,336,697 (19,831,858 Metro)
政府 单一制伊斯兰君主专制 联邦主义总统制共和制
开国时间 1932年沙乌地阿拉伯统一 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
开国者 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 乔治·华盛顿美国国父
当前国家元首 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 乔·拜登
官方语言 阿拉伯语 英语
主要宗教 97% 伊斯兰教(多数为逊尼派)3% 其他 70% 基督教, 23% 无宗教, 2% 犹太教, 1% 伊斯兰教, 1% 佛教
人民组成 90% 阿拉伯贝都因人
10% 亚非混血非裔阿拉伯人
74% 白人
14.8% 西班牙/拉丁裔(包括各种族)
13.4% 黑人
6.5% 其他
4.4% 亚裔美国人
2.0% 混血儿
0.68% 美洲原住民
0.14% 太平洋原住民
GDP(名义) 6890.04亿美元($21,100 平均每人[12] 17.841兆美元($54,440 平均每人[13]
国防支出 $567亿 $5507亿(2013年)[14]
使用货币 沙乌地阿拉伯里亚尔 (symbol: SR, ISO 4217 code: SAR) 美元 (symbol: $, ISO 4217 code: USD)

历史

在1945年雅尔达会议之后,伊本·沙乌地国王在船上与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进行了交谈。

早期历史(承认)

尽管1901年沙乌地阿拉伯的创始人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与英国人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因为英国曾经帮助沙乌地阿拉伯从鄂图曼土耳其独立,但沙乌地阿拉伯最终与美国建立了更紧密的联系。在1928年9月28日统一了他的国家之后,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开始为沙乌地阿拉伯赢得国际认可。英国是第一个承认沙乌地阿拉伯为独立国家的国家,因为英国多年来一直向沙乌地阿拉伯提供保护。沙乌地阿拉伯还希望得到美国的认可,但是当时美国对沙乌地阿拉伯没有兴趣。1931年5月,美国才通过全面的外交承认正式承认沙乌地阿拉伯。[15][16]与此同时,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向美国公司加利福尼亚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 of California)授予特许权,允许他们在该国东部省份哈萨(Has-Hasa)勘探石油。该公司向沙乌地阿拉伯政府提供了35,000英镑,还支付了各种租金和特许权使用费。

1931年11月,两国签署了一项条约,其中包括最惠国待遇。 然而,这种关系是脆弱的,甚至美国在沙乌地阿拉伯没有设立大使馆。当时,沙乌地阿拉伯事务由美国代表团在埃及开罗处理,直到1943美国才派驻大使到沙乌地阿拉伯。

沙乌地阿拉伯与美利坚合众国之间的关系于1933年得以加强,源于加利福尼亚标准石油公司获得特许石油开采权。 该公司的子公司,即加利福尼亚阿拉伯标准石油公司,也就是后来的ARAMCO在1938年勘探取得了丰硕成果,两国之间的关系在未来十年得到加强。 1945年,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在USS墨菲号上会见了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正式巩固了两国之间的友谊。

ARAMCO基金会

长期以来,美国和沙乌地阿拉伯的贸易关系一直围绕着两个核心概念:安全和石油。在接下来的20年里,也就是五六十年代,两国关系显著加强。1950年,沙特阿美公司和沙乌地阿拉伯达成协议,对在沙特发现的石油进行50/50的利润分配。1951年,《共同防御援助协定》付诸实施,允许美国对沙乌地阿拉伯的武器贸易,以及美国集中在沙乌地阿拉伯的军事训练任务。[17]这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在贸易方面,继续被证明是高价值的,直到1973年,国王费萨尔得出结论,沙乌地阿拉伯将参加石油禁运,这是沙乌地阿拉伯和美国之间的第一个分歧。1974年,美国和沙乌地阿拉伯之间的石油禁运被解除,这使得美国和沙乌地阿拉伯得以签署军事合同,美国因此在1975财政年度收入了20亿美元。[18]

在美国石油勘探者承诺沙乌地阿拉伯可能有很好的机会发现石油之后,沙乌地阿拉伯国王接受了美国的勘探提议,因为他希望他的土地上可以有宝贵的资源来支持国家的经济。1933年5月,加州阿拉伯标准石油公司,即后来的沙特阿美公司,开始在该国进行大面积的勘探。虽然当时进口石油对美国来说不是很重要,但华盛顿似乎对沙特石油很渴望,因为他们在沙乌地阿拉伯寻找石油的信心大大增加,这导致了与沙乌地阿拉伯的关系更加牢固。

CASOC在达兰附近发现了石油,但接下来几年的产量仍然很低——1941年至1945年间只有4250万桶,而不足同期美国产出的1%。该公司后来改名为阿拉伯-美国石油公司(Aramco)。

第二次世界大战

二战以后

美国因支持以色列建国,更与亲美的伊朗巴勒维政权为亲密盟友关系,所以双方关系冷淡,虽然沙乌地阿拉伯反共,但是与苏联维持不小的军售与政治关系,因为沙国对伊朗强大与以色列的出现感到非常忌惮与敌意,一直到1962年待美沙双方关系才有所升温与改善,当时伊朗与沙乌地阿拉伯被美国称为中东和平的双柱,缺一不可,但是到了1979年代,伊朗巴勒维政权被伊斯兰革命推翻,美伊断交,沙伊双柱也因此崩溃,双方转为对抗关系至今。

绍德国王上台(1953年)

绍德国王与约翰·甘迺迪,1962年

冷战和苏联解体

1962年叶门革命期间,埃及从叶门的基地攻击沙乌地阿拉伯,促使绍德寻求美国支持。约翰·甘迺迪总统即时回应沙特的请求,于1963年7月派出美军战机到战区,阻止威胁美国利益的攻击。[19]战争结束之时,美沙关系再次变得良好。[20]

石油禁运和能源危机

政府采购

波斯湾战争

伊拉克于1990年8月入侵科威特,促使美国与沙乌地阿拉伯大幅加强双方安全关系。在法赫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国王在获得美国保证捍卫沙国安全,绝不抛弃沙国与保护伊斯兰圣地的完好(麦加与麦地那)的承诺后,他同意让美国在沙乌地阿拉伯部署大量兵力,双方也缔结了军事与经济的联盟合作条约,保护沙乌地阿拉伯免受伊拉克军南侵。[21]最终伊拉克军在波斯湾战争大败。

南方观察行动

自从海湾战争以来,美国在沙乌地阿拉伯驻军5000人,2003年伊拉克冲突期间,这一数字上升到1万人。[22]南方观察行动执行了1991年之后在伊拉克南部设立的禁飞区,该国通过波斯湾航道出口的石油受到驻扎在巴林的美国第五舰队的保护。美国军队继续驻扎在沙乌地阿拉伯,是由于911恐怖袭击[22] 和霍巴尔塔爆炸案。[23]2003年,美国从沙乌地阿拉伯撤出了大部分军队,不过仍有一支部队留在那里。

裂痕

2018年10月,贾迈勒·卡舒吉一案[24]让美国陷入了困境,因为川普和他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与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有着强烈的个人和官方关系。在一次采访中,川普发誓要彻查此案,如果沙特王国被发现参与了这名记者的失踪或暗杀,将会受到「严厉惩罚」。[25]沙特外交部回应称,如果沙特「收到任何行动,它将以更大的行动回应」,称这个石油资源丰富的王国「在全球经济中具有重要影响」。[26]沙特国有新闻频道阿拉伯电视台总经理Turki Aldakhil表示,两国间的冲突将对世界经济产生直接影响。「如果美国对沙特实施制裁,我们将面临一场撼动整个世界的经济灾难,」Aldakhil说。[27]

在数周的否认之后,沙乌地阿拉伯接受了卡舒吉在伊斯坦堡沙特领事馆的「斗殴」中死亡的事实。朱拜尔说,这名记者之死是一场「谋杀」,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但他否认知道尸体的下落。[28]在此案之后,美国承诺撤销对卡舒吉之死负责的沙特公民的签证。[29]

2017年3月,美国总统唐纳·川普和沙乌地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白宫。

2018年11月,川普为沙乌地阿拉伯辩护,尽管该国参与了卡舒吉被杀事件。中东问题专家认为,美国国会仍可能对一些沙特官员和王储实施制裁。然而,即使没有实施制裁,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也不可能访问华盛顿,或与川普政府建立直接关系。[30]

然而,2018年11月,川普提名会说阿拉伯语的退役美国陆军将军约翰·阿比扎伊德担任美国驻沙特大使后,美国和沙特的关系再度加强。[31]沙乌地阿拉伯也带来了新的面孔,任命了他们的第一位女性大使,Reema bint Bandar Al Saud公主,来帮助平息卡舒吉死亡后的关系。[32]

2018年12月12日,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通过一项决议,暂停向沙乌地阿拉伯出售与叶门冲突有关的武器,并对阻碍人道主义救援进入叶门的人员实施制裁。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说:「这发出了一个全球信息,即仅仅因为你是美国的盟友,你就不可能不受惩罚地杀人。」与沙乌地阿拉伯的关系并不适合美国。这与其说是一种资产,不如说是一种负担。」[33]

2019年4月8日,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宣布,与哈苏吉谋杀案有关的16名沙特公民被禁止进入美国,其中包括与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关系密切的助手沙特·阿尔卡塔尼。[34][35]

争议

第一次冲突

911事件

2001年9月11日美国本土发生了一系列自杀式飞机恐怖袭击事件,盖达组织承认其发动此次袭击,当天早晨,19名盖达组织恐怖分子劫持4架民航客机,世贸现场中,包含劫机者在内,总共有2,749人在这次袭击中死亡或失踪。绝大多数的伤亡者为平民,其中有87个不同国家的公民。另外根据验尸官确认,至少有1人因暴露于世贸中心倒塌时的烟尘中引发呼吸系统疾病死亡,五角大厦因特殊防御式建筑仅有外围毁损,未造成主建筑毁坏与人员伤亡,但是此次事件引起美国全国公愤,这是自1812年美英两国发生战争(又称第二次美国独立战争)和1941年日本袭击珍珠港以来,第三次美国国土遭受敌人攻击,因此,华盛顿当局从2002年12月至2016年7月,911事件调查报告书中有28页一直处于美国政府保密之下,目前美国国会议员可以在经过批准和严格监视下阅读这28页报告,这28页报告被普遍认为是有关某国政府直接涉及911事件的资料。根据联邦调查局和中情局泄露出来的文件显示,这个国家极可能是沙乌地阿拉伯。总统欧巴马在2009年承诺公开这28页报告,给予受难者家属一个交代,2016年7月16日,美国国会公布该28页报告的大部分内容,尽管如此,报告中还有174处文字被保密而涂黑至无法阅读,根据被公布的部分,尽管其内容仅是调查员怀疑沙国皇室驻美大使的一些可疑电话,却委婉的从侧面证实之前外界依据泄露文件做出的猜测。 其后,部分911受难家属要求美国法院判决沙国负起恐攻责任,沙乌地阿拉伯官方则扬言表示,如果欧巴马政府敢让美国法院判决自己的盟友与敌人有瓜葛,甚至有罪,那么我们只好抛售持有2500万美金的美国债券与降低美沙关系以示报复!

拐卖儿童

美国儿童被国际绑架到沙乌地阿拉伯的事件引发了持续不断的批评,并导致2002年美国国会举行的听证会,在沙乌地阿拉伯被绑架儿童的父母发表了与绑架儿童有关的慷慨激昂的证词。总部位于华盛顿的Insight在同一时期发表了一系列关于国际绑架的文章,多次提到了沙乌地阿拉伯。[36][37][38][39]

资助恐怖主义的指控

关于人权的争议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

军事关系

2010年美国对沙军售

2010年10月20日,美国国务院通知国会有意在美国历史上进行最大规模的军售,沙乌地阿拉伯王国估计购买了价值605亿美元的军备,该方案代表了沙特武装部队进攻能力的显著提高。[40]

美国希望指出,武器转让将增加与美国军队的「互操作性」。 在1990- 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由美国训练的沙特军队以及按照美国规格建造的军事设施,使美国武装部队能够在舒适和熟悉的战斗环境中部署。 随着美国先进的军事基础设施即将建成,这项新协议使得这方面的能力有显著的的提升。[41]

2017年千亿美元军售

2017年川普首次出访选择了利雅得,期间美国与沙特签订了包括持续10年的军售协议,其中的1100亿美元军售协议立即生效,而最终额度将高达3500亿美元,这也是美国历史上数额最大的单笔军火交易。据《华盛顿邮报》此前的报导,沙特此次购买的美制武器包括海岸警卫队舰只、装甲车、飞弹、弹头、各类弹药等。白宫方面表示,面对来自伊朗的威胁,这笔军火交易长期内将为沙特以及其他波斯湾地区国家提供安全支持。[42]卡舒吉案发生后,川普不顾美国国会的阻挠继续进行对沙乌地阿拉伯的武器出口。[43]

经贸关系

沙乌地阿拉伯被列为世界第27大出口经济体。历史证明,沙乌地阿拉伯是一个成功的贸易港,数据显示,2016年的贸易顺差接近320亿美元。[44]

能源和石油

自20世纪初以来,沙乌地阿拉伯一直是美国诱人的贸易伙伴。两国间最大的商品交易是石油。众所周知,这种紧密的关系要归功于美国在整个后现代时期对石油的需求。自2012年以来,美国每天进口大约1万桶石油(其中包括美国原油和产品进口总量)。[45]由于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中东地区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沙乌地阿拉伯一直需要武器、军队训练和军队支援。2016年后,美国继续与沙乌地阿拉伯进行贸易,主要是与石油相关的商品。沙乌地阿拉伯最大的出口产品是原油(961亿美元),精炼石油(130亿美元),乙烯聚合物(101亿美元),丙烯聚合物(49.3亿美元)和醚(36亿美元),采用1992年修订的HS(协调制度)分类。[44]进口最多的是汽车(118亿美元)、飞机、直升机和/或宇宙飞船(34.8亿美元)、包装药物(33.4亿美元)、广播设备(32.7亿美元)和飞机零部件(21.8亿美元)。[46]

外交访问

参考资料

  1. ^ Henderson, Simon. The Long Divorce; How the U.S.-Saudi relationship grew cold under Barack Obama's watch.. April 19, 2016. Foreign Policy. [25 April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24). 
  2. ^ Keating, Joshua. The Fight for Survival Behind Saudi Arabia's Purge. 6 November 2017 [1 February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2) –透过Slate. 
  3. ^ Gardner, Frank. How strained are US-Saudi relations?. BBC News. 20 April 2016 [2020-03-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7). 
  4. ^ The bizarre alliance between the US and Saudi Arabia is finally fraying. www.newstatesman.com. [2020-03-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4) (英语). 
  5. ^ The U.S. Might Be Better Off Cutting Ties With Saudi Arabia. Time. [2020-03-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20) (英语). 
  6. ^ Sokоlsky, Perry Cammack, Richard. The New Normal in U.S.-Saudi Relations. The National Interest. [2020-03-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7) (英语). 
  7. ^ Middle East Policy Council. www.mepc.org. [2020-03-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7) (英语). 
  8. ^ 8.0 8.1 BBC World Service Poll 网际网路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7-01-18. GlobeScan
  9. ^ 9.0 9.1 Stokes, Bruce. Which countries Americans like … and don't. December 30, 2013. pewresearch.org. [16 April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5). 
  10. ^ Cordesman, Anthony H. Saudi Arabia Enters The 21st Century: IV. Opposition and Islamic Extremism Final Review (PDF). CSIS. December 31, 2002: 11–12 [26 November 201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4). 
  11. ^ TOP 25 PLACES OF ORIGIN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12. ^ 存档副本. [2017-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16). 
  13. ^ 存档副本. [2017-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6). 
  14. ^ 存档副本 (PDF). [2011-09-1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1-08-08). 
  15. ^ Grayson, Benson Lee. Saudi-American relations.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1982. 
  16. ^ Chronology. PBS. [11 August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7). 
  17. ^ Chughtai, Alia. US-Saudi Relations: A Timeline. www.aljazeera.com. May 18, 2017 [December 4,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4). 
  18. ^ Alhajji, Anas. The Oil Weapon: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Oil & Gas Journal. [2018-1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19). 
  19. ^ Pollack, Josh. SAUDI ARABIA AND THE UNITED STATES, 1931-2002 (PDF). Middle East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September 2002, 6 (2) [23 October 201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3-08). 
  20. ^ Hart, Parker T. Saudi Arabia and the United States: Birth of a Security Partnership.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8 [23 October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7). 
  21. ^ Rashid, Nasser Ibrahim. Saudi Arabia and the Gulf War. Intl Inst of Technology Inc. 1992. 
  22. ^ 22.0 22.1 US pulls out of Saudi Arabia. BBC News. April 29, 2003 [29 November 2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5). 
  23. ^ Plotz, David (2001) What Does Osama Bin Laden Want?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Slate
  24. ^ Jamal Khashoggi: Who is missing Saudi Journalist?. BBC News. [9 October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5). 
  25. ^ Trump vows 'severe punishment' if journalist Jamal Khashoggi was killed by Saudis. CNN. [14 October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2). 
  26. ^ Saudi Arabia and U.S. Clash Over Khashoggi Case. The New York Times. [14 October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6). 
  27. ^ Saudi Arabian King calls Turkish President over journalist Khashoggi's disappearance. CNN. [14 October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30). 
  28. ^ Surveillance footage shows Saudi 'body double' in Khashoggi's clothes after he was killed, Turkish source says. CNN. [23 October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5). 
  29. ^ Khashoggi murder: Crown prince vows to punish 'culprits'. BBC News. [24 October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7). 
  30. ^ Middle East expert says there's 'unprecedented disruption' in US-Saudi relationship. The Hill. [22 November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7). 
  31. ^ Trump rebuilds relations with Saudi Arabia by nominating top general as envoy. Washington Examiner. 2018-11-15 [2018-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15) (英语). 
  32. ^ Genin, Aaron. A GLOBAL, SAUDI SOFT POWER OFFENSIVE: A SAUDI PRINCESS AND DOLLAR DIPLOMACY. The California Review. 2019-04-01 [2019-04-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6) (美国英语). 
  33. ^ Menendez and Graham announce resolution on Saudi Arabia in wake of Khashoggi killing. Fox News. [13 December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3). 
  34. ^ U.S. bans 16 Saudi individuals from U.S. for role in Khashoggi's murder. NBC News. [9 April 2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05). 
  35. ^ Pompeo Bars 16 Saudis From U.S. in Response to Khashoggi Killing. The New York Times. [8 April 2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1). 
  36. ^ Maier, Timothy. Kids Held Hostage in Saudi Arabia (PDF). Insight. 2002-06-24 [2010-08-3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1-05-24). 
  37. ^ Maier, Timothy. Stolen Kids become Pawns in Terror War (PDF). Insight. 2001-11-27 [2010-08-3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1-05-24). 
  38. ^ Maier, Timothy. All Talk, No Action on Stolen Children (PDF). Insight. 2001-06-18 [2010-08-3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1-06-01). 
  39. ^ Maier, Timothy. A Double Standard for Our Children (PDF). Insight. 2000-10-07 [2010-08-3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1-05-24). 
  40. ^ Arms for the King and His Family: The U.S. Arms Sale to Saudi Arabia. Jerusalem Center For Public Affairs. [24 April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2-05). 
  41. ^ US-Saudi Security Cooperation, Impact of Arms Sales – Cordesman. [24 April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9). 
  42. ^ 特朗普访问沙特受礼遇 美沙签署1100亿美元军售协议. 中国之声. [2021-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8). 
  43. ^ 特朗普否认将停止对沙特军售 称放弃军售是惩罚自己. 参考消息. [2021-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2). 
  44. ^ 44.0 44.1 Division, US Census Bureau Foreign Trade. Foreign Trade: Data. www.census.gov. [2018-1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19) (美国英语). 
  45. ^ U.S. Total Crude Oil and Products Imports. www.eia.gov. [2018-1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8). 
  46. ^ OEC - Saudi Arabia (SAU) Exports, Imports, and Trade Partners. atlas.media.mit.edu. [2018-1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9) (英语). 

外部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