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华间谍活动

习近平川普会晤照片,据信,在习近平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后,美国的间谍活动愈演愈烈。

据报导,美国联邦政府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都经营着间谍和情报活动,其主要执行结构为中央情报局

在中华民国的活动

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曾经怀疑美国密谋对他的政变。 1950-1965年,蒋介石委任蒋经国被任命为总统府机要室资料组主任[2],统领情报机构。蒋还把一些美国人的朋友视为他的敌人。 1953年,台湾省省主席吴国桢因与蒋家人产生嫌隙,逃往美国。 在苏联接受教育的蒋经国,不顾在美国维吉尼亚军事学院接受教育的孙立人的反对,对中华民国国军、社会监控、国民党活动进行苏式改组。 [3]

1955年8月,蒋家怀疑孙立人将军与中情局策划对蒋家和国民党政变,因此精心策划逮捕孙立人将军,据称中央情报局希望帮助孙控制台湾并宣布其独立。 [2] [4]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活动

20世纪

1951年

为了在韩战中开辟第二条战线,中央情报局官员策划了第二方案。中央情报局情报人员担心毛泽东会参与战争,并认为中国大陆还有大量国民党游击队可以合作,并希望以马步芳为首的回民骑兵会愿意在中国西部发动叛乱。然而事与愿违,这两项计划都被认为不切实际,此后美国希望中国大陆能够存在第三股力量,并决心投入资源扶植第三股势力。为了抵制北京对韩战的干涉,中央情报局投资超过1亿美元购买武器以支持他们所期望的第三势力游击队。然而中情局的线人几乎无法在中国大陆寻找到任何反对毛泽东政权并愿意参与这项计划的人,唯一愿意参与这项计划的是滞留冲绳的一群难民,但事后证明他们其实更关心达成自己的目的而不是真心愿意协助中情局。[5]

最终,中央情报局解密了其记录并承认了第三势力计划的失败。 文件详列了失败的策反,并附相关研究。根据文件,中央情报局开始向中国派遣小型游击队,第一支第三势力游击队部署于1952年4月,然而游击队的四名成员就了无音讯。第二支游击队由五名华裔特工组成,于1952年7月中旬部署于吉林,小队最终报告了与当地反叛领导人的接触,然而在中央情报局不知情的情况下队员全部落入了中共设下的陷阱。中央情报局最终派出一个救援队,但其飞机被击落,其被分配执行任务的主要特工Jack Downey and Dick Fecteau被捕,两人随后被判入狱,北京后来吹大肆宣传中情局的叛乱失败。至此,中央情报局已经向中国投放了212名特工,101人被杀,111人被捕。 [6] [7] [8] 麦可·D·科 (Michael D. Coe) 曾被中央情报局招募并在第三势力行动期间在该机构内工作,他表示中央情报局「已经被国民党卖了一箩筐——国民党称中国国内有着巨大的抵抗势力——我们简直对牛弹琴,整个行动都是浪费时间」。 [9]

1959年

中央情报局向藏区「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提供了包括武器和弹药在内的物资援助,并在赫尔营对四水六岗和其他西藏游击队的成员进行了培训。西藏游击队在接受中情局培训后,开始尼泊尔上木斯塘开展活动。中情局在中国境内空投了一个小分队,但他们的任务没有取得多大成功。 [10]

1989年

中央情报局(连同英国军情六处)协助了黄雀行动,在天安门广场抗议失败后将逃犯运出中国。该计划一直持续到1997年。 [11]

21世纪

2010年

根据《纽约时报》的一项调查,2010-2012年,中国政府至少处死或监禁18-20名中情局特工;外交政策中的一篇文章引用了更高的数字,认为受处决线人至少有30人[12][13]。 为调查情报活动失败的原因,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展开联合反情报行动 [14],行动认为关于间谍网络被拆除的原因可能有三种情形:1. 中情局有内奸,2. 特工「技能粗糙」,3.中国情报人员侵入了中央情报局用来与其外国消息来源沟通的秘密系统。

另据报导,关于起因的争论仍在发酵,《外交政策》援引的一位前美国情报官员表示,调查人员得出结论,这是由「事件的汇合和组合」引起的[12]。2018 年1月,一名名叫Jerry Chun Shing Lee的前中央情报局官员因涉嫌协助破话情报网[14]而被捕并最终认罪[15] [16] 而外交政策文章称,尽管内奸被捕,但未能阻止中国情报机构渗透中央情报局通讯系统。

2018年

亚洲时报报导,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总经理孙波因腐败和向中央情报局提供机密信息而受到调查,其中包括辽宁号航母的技术规格,孙波后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17]

2020 年,一项调查报告称,中情局此前已深深打入中共内部,中情局的情报人员和线人甚至可以通过贿赂来提升职阶,并最终试图控制中共中央。2010年以后中共发觉了自身受到渗透,中国政府系统地破解了美国在该国的间谍活动。 [1]2020年12月发表在《外交政策》上的一篇文章表明,中共内部数十年的腐败给了国外情报机构,尤其是中央情报局,大量可乘之机。中共以反腐败之名义的清洗行动至少部分是出于反间谍考量。 [18]

参见

参考资料

  1. ^ 1.0 1.1 Dorfman, Zach. The discovery of U.S. spy networks in China fueled a decadelong global war over data between Beijing and Washington.. foreignpolicy.com. Foreign Policy. 21 December 2020 [25 January 2021]. The CIA, they had discovered, had systematically penetrated their government over the course of years, with U.S. assets embedded in the military, the CCP, the intelligence apparatus, and elsewhere. 
  2. ^ 2.0 2.1 Peter R. Moody. Opposition and dissent in contemporary China. Hoover Press. 1977: 302 [2010-11-30]. ISBN 978-0-8179-6771-0.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Peter R. Moody 1977 302」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3. ^ Jay Taylor. The Generalissimo's son: Chiang Ching-kuo and the revolutions in China and Taiwa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195 [2010-06-28]. ISBN 978-0-674-00287-6. 
  4. ^ Nançy Bernkopf Tucker. Patterns in the dust: Chinese-American relations and the recognition controversy, 1949-1950.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83: 181 [2010-06-28]. ISBN 978-0-231-05362-4. 
  5. ^ Tim Weiner, 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 (New York: Anchor Books, 2007), 66-68.
  6. ^ "Two CIA Prisoners in China, 1952–73", Apr 05, 2007, CIA
  7. ^ "Extraordinary Fidelity", Apr 05, 2007, CIA
  8. ^ "Extraordinary Fidelity" , Jun 05, 2013, (transcript), CIA
  9. ^ Tim Weiner, 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 (New York: Anchor Books, 2007), 66-68, 645.
  10. ^ Cowan, Sam. The curious case of the Mustang incident. the Record. January 17, 2016 [2017-02-19]. 
  11. ^ Anderlini, Jamil. Tiananmen Square: the long shadow. Financial Times. 1 June 2014 [2 June 2014]. The extraction missions, aided by MI6, the UK’s Secret Intelligence Service, and the CIA, according to many accounts, had scrambler devices, infrared signallers, night-vision goggles and weapons. 
  12. ^ 12.0 12.1 DORFMAN, ZACH. Botched CIA Communications System Helped Blow Cover of Chinese Agents. Foreign Policy. 15 August 2018 [16 August 2018]. 
  13. ^ Mazzetti, Mark; Goldman, Adam; Schmidt, Michael S.; Apuzzo, Matthew. Killing C.I.A. Informants, China Crippled U.S. Spying Operations. The New York Times. May 20, 2017 [May 20,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May 20, 2017). 
  14. ^ 14.0 14.1 Goldman, Adam. Ex-C.I.A. Officer Suspected of Compromising Chinese Informants Is Arrested. The New York Times. January 16, 2018 [January 16, 2018]. 
  15. ^ Hannon, Elliot. Former CIA Agent Pleads Guilty to Spying for China. Slate. May 1, 2019. 
  16. ^ Former CIA Officer Pleads Guilty to Conspiracy to Commit Espionage. www.justice.gov. 2019-05-01 [2019-05-07] (英语). 
  17. ^ Strong, Matthew. China shipyard manager might have leaked Liaoning secrets to CIA. Taiwan News. June 22, 2018. While initial suspicion focused on graft and corruption, later reports suggested that Sun might have handed over key details of the Liaoning project to CIA agents. 
  18. ^ Dorfman, Zach. China Used Stolen Data to Expose CIA Operatives in Africa and Europe. Foreign Policy. December 21, 2020 [December 22,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