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特语

粟特语
Sogdian
Sogdian text Manichaean letter.jpg
粟特文摩尼教书信,书写于9至13世纪
区域 粟特
年代 100 BCE – 1000 CE[1]
演变为现代的雅格诺比语
语系
文字 粟特字母
叙利亚字母
摩尼字母
语言代码
ISO 639-2 sog
ISO 639-3 sog
Glottolog sogd1245[2]

粟特语粟特字母/ swγδyʼw英语Sogdian)是东伊朗语支的一种语言,曾通行于中亚粟特地区,即今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粟特语和巴克特里亚语塞语中古波斯语安息语一样被视为中古伊朗语中最重要的语言。粟特语有大量存世文献。粟特语一般被分类在伊朗语支东伊朗亚语支下,但这种分类反映的是语言联盟关系而非语言亲缘关系。目前并无明显证据证明粟特语的早期形式(上古粟特语)的存在,然而古波斯语铭文中提及了粟特地区,表明在此地区直到阿契美尼德王朝时代仍然存在另一种不同的、可以辨析的粟特语。

于阗语类似,粟特语较之中古波斯语语法和词法更为保守。 现代东伊朗亚语支的雅格诺比语是粟特语在粟特之南Ustrashana地区方言的后裔。

历史

唐代,粟特语是丝绸之路上广袤中亚地区的通用语[3]并从丝绸之路沿线语言引入了大量借词(例如tym("旅店"),借自中古汉语 /tem/),从而积累了丰富的词汇。

粟特语因其经济和政治重要性,在八世纪早期伊斯兰征服粟特之后数个世纪得以继续使用。八世纪通行于Ustrashana(首都为Bunjikat,在今天塔吉克斯坦伊斯塔拉夫尚附近)的一种粟特语方言演变为现代的雅格诺比语,由雅格诺比人使用至今。

文字

除一件未发表的婆罗米文粟特语文书外,曾用来书写粟特语的文字共有三种,即 摩尼文叙利亚文粟特文。这三种文字都衍生自阿拉米文

摩尼文用来书写摩尼教粟特语文献,出自吐鲁番,现藏柏林

叙利亚文用来书写景教粟特语文献,全部出自葡萄沟(bulayiq),内容包括圣经、赞美诗,现藏于柏林。区分元音

粟特文粟特语文献数量最大,既包括宗教文献也包括世俗文献,其中于敦煌发现的佛教文献占大多数。

词法

名词

轻词根

阳性a词根 中性a词根 阴性ā词根 阳性u词根 阴性ū词根 阳性ya词根 阴性yā词根 复数
-i -u -a, -e -a -a -i -yā -ta, -īšt, -(y)a
-u -u -a -i, -u -iya -yā -te, -īšt(e), -(y)a
-u -u -u, -a -u -u -(iy)ī -yā(yī) -tya, -īštī, -ān(u)
属-与 -yē -ya -(uy)ī -uya -(iy)ī -yā(yī) -tya, -īštī, -ān(u)
方位 -ya -ya -ya -(uy)ī -uya -(iy)ī -yā(yī) -tya, -īštī, -ān(u)
工具-离 -a -a -ya -(uy)ī -uya -(iy)ī -yā(yī) -tya, -īštī, -ān(u)

重词根

-∅ -∅ -t
-∅, -a -e -te
-tī, -ān
属-与 -tī, -ān
方位 -tī, -ān
工具-离 -tī, -ān

小词根

阳性aka词根 中性aka词根 阴性ākā词根 阳性复数 阴性复数
(-ō), -ē -ēt -ēt, -āt
(-ā), -ē (-ō), -ē (-āte), -ēte -ēte, -āte
(-ō), -ē (-ō), -ē -ētī, -ān -ētī, -ātī
属-与 -ētī, -ān -ētī, -ātī
方位 -ētī, -ān -ētī, -ātī
工具-离 (-ā), -ē (-ā), -ē -ētī, -ān -ētī, -ātī

动词

现在时陈述语气

人称 轻词根 重词根
1单 -ām -am
2单 -ē, (-∅) -∅, -ē
3单 -ti -t
1复 -ēm(an) -ēm(an)
2复 -θa, -ta -θ(a), -t(a)
3复 -and -and

未完成时陈述语气

人称 轻词根 重词根
1单 -u -∅, -u
2单 -i -∅, -i
3单 -a -∅
1复 -ēm(u), -ēm(an) -ēm(u), -ēm(an)
2复 -θa, -ta -θ(a), -t(a)
3复 -and -and

注释

  1. ^ Sogdian. The LINGUIST List. Multitree: A digital library of language relationships. [30 March 2013]. 
  2.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Sogdian.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3. ^ Weinberger, E., "China's Golden Age", 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55:17. Retrieved on 2008-10-19.

外部连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