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谱

简谱(英语:numbered musical notation)为记谱法之一,主要以数字作表达,亦称为数字谱。其起源于18世纪法国,后经德国人改良,遂成今日之貌。

另外,在德文里,其名为「Ziffernsystem」,意若「数字系统」(number system)。

历史

1665年巴黎方济会修士Jean-Jacques Souhaitty的著作《学习素质和音乐的新方法》提出把阿拉伯数字1至7代入唱名「do」、「re」、「mi」、「fa」、「sol」、「la」、「ti」,并加点表明高音和低音。

17世纪,法国天主教神父Jean-Jacques Souhaitty,在指导信众唱赞美诗时,感受到五线谱教学的困难,就想要创造一种更便捷的办法。于是乎他以阿拉伯数字1234567来代替Do Re Mi Fa So La Ti,并在1665年和1679年,分别发表了「学习音乐的新方法」及「用数字谱唱教会歌曲的实验」两篇论文,只可惜当时未受到音乐家的重视,反倒是引起卫道人士的非议,新方法于是胎死腹中。

18世纪中叶,瑞士裔法国思想家哲学家、政治理论家卢梭曾编写100多首歌曲,独幕歌剧《乡村的算命师》,获得国王青睐,演出400多场。他主张「音乐是语言的升华」、「人工堆砌的,都是违背自然。」「旋律是音乐的主角,和声是衬托的配角。」他还协助朋友编辑音乐辞典,于1767年出版。当时的精致音乐仍是贵族们的休闲享受,卢梭崇尚「全民音乐」,于1742年在法国科学院发表并讲解此一发明,并且大力呼吁使用数字简谱,但他的「业余身分」遭到音乐学院保守教授们的讽刺。

多年之后,简谱在数学老师Pierre Galin(1786年─1821年)和Aimé Paris(1798年─1866年)的整理之下,渐渐受到重视。到了19世纪,音乐教育家E. J Cheve(1804─1864)再加以改进,得到法国政府教育机构的正式认可,称为Galin-Paris-Cheve记谱法,简称Cheve记谱法,俗称「数字简谱」或「简谱」。这时简谱记谱法则已经完备,成为当时正统的音乐工具。

系统

音符

音符用数字1至7表示。这7个数字就等于大调自然音阶。如果是C大调,加上音名,就会是这样:

音阶
C
D
E
F
G
A
B
唱名
do
re
mi
fa
sol
la
Si
数字
1
2
3
4
5
6
7

八度

如果是高一个八度,就会在数字上方加上一点。如果是低一个八度,就会数字下方加上一点。在中间的那一个八度就什么也不用加。如果要再高一个八度,就在上方垂直加上两点(如:);要再低一个八度,就在下方垂直加上两点(如:),如此类推。见下表所示:

自然大调
自然小调
...
...

音长

通常只有数字的是四分音符。数字下加一条横线,就可令四分音符的长度减半,即成为八分音符;两条横线可令八分音符的长度减半,即成为十六分音符,以此类推;简单来说,下加横线数目与五线谱的符尾数目相对应。数字后方的横线延长音符,每加一条横线延长一个四分音符的长度。

正如五线谱的附点一样,数字后方加一点会将音符长度增加一半。如果低八度的下加点与音长的下加线同时使用,则点在线的下面。

休止符

休止符用「0」来表示。比四分休止符长,就只需在每一个四分休止符再多加一个「0」,不需在后方加上横线。若整个小节均是休止状态的话,就在每个四分音符加一个「0」或是写成「| > 0 < |」,就像是3拍4可以写成「| 0 0 0 |」或「| > 0 < |」,而4拍4可以写成「| 0 0 0 0 |」或「| > 0 < |」。

无音高音符

就像敲击乐的乐器那样是没有音高的,这时,简谱就需要用「X」或「x」表达。例如啦啦队开心就拍手时,简谱上就需如此表达:

4/4                             > >
| X  X  X X X  | X X X X 0 X X ||

小节线

正如五线谱一样,小节与小节之间以小节线分隔,乐曲终止以一粗一细的直线表示(但是一般不分粗细);重复乐段以纵线后两点表示开始,纵线前两点表示终止。

拍号

拍号的表达方式为:「2/4」、「3/4」、「4/4」、「6/8」等等。拍号一般都是置于调号的后方。

变调与调号

表示调号有两种方法:可以直接写「C调」,「C小调」或「Key: C」,「Key: Cm」。亦可写清楚主音代表哪一个音,例如「1 = C」,就是C大调(大调以1为主音)。「6 = C」就是C小调(小调以6为主音)。「2 = D」就是D多利安调(多利安调以2为主音)。

五线谱有变音记号,简谱同样有变音记号。在简谱中,若需表达升降音,就把符号加在数字1至7的前方,让该音升高或降低。若要把变音记号加在调号跟和弦CDEFGAB七个字母,就须加在它们的后方。

在五线谱中,C小调曲调表达为B,E,A三个音各降低半音。在表达和声C小调的导音时,会把一个还原号放在B♭的音符前面。而在简谱中用「6 = C」记谱方式表达C小调时,这个导音写作♯5,因为5本身不能被还原,这与五线谱中B已被降半音而需还原的情况不同。

大调 小调 小调 大调
C Am Cm Eb
Db Bbm C#m E
D Bm Dm F
Eb Cm D#m F#
E C#m Em G
F Dm Fm Ab
F# D#m F#m A
G Em Gm Bb
Ab Fm G#m B
A F#m Am C
Bb Gm Bbm Db
B G#m Bm D

延音线、圆滑线与其他音乐符号

简谱圆滑线连结线都是跟五线谱相同,为圆弧线。若线太长,允许换为平头线,以保持行高平整,但一定得置在数字上方。

表达跳音(staccato)有时很容易会跟高八度的那一点混淆,因此在表达跳音时把那一点写得粗点及低点,甚至使用大断奏的写法。一种避免混淆的方法是用「×」代替跳音点。

使用情况

中国大陆

在中国大陆很多人知晓简谱。有些乐谱出版物甚至同时使用五线谱和简谱。

简谱从欧洲传到日本,透过留学生李叔同等在1904年引入中国[2],连保守的音乐家都欣然接受,渐渐放弃工尺谱或口传,英商百代唱片公司出版的「时代曲」歌单,也以简谱印制。

香港

香港的中小学音乐教育中几乎不会教授简谱,但会大量地教授并使用五线谱,音乐教科书中的曲子也使用五线谱写成。

台湾

日治时代,台湾公学校「唱歌」教材(音乐课程的前身)有五线谱,也有简谱,流行歌坛则受日本影响,全部以简谱建立「全民音乐」的基础,培养大量喜欢音乐的群众。

1945年后,台湾学校的音乐教育一直排斥数字简谱,在教育部颁布的课程标准中,明示「不得使用简谱」,直到1991年,开放民间出版社编印的「审定本」时,才于国小6年级音乐课本介绍卢梭和简谱。有学者认为当许多人无法理解、使用五线谱而放弃享受音乐的权利时,简谱绝对能帮助开辟更多的音乐人口,达到「全民音乐」的最高目标[3]

例子

下方是用五线谱和简谱表达同一支歌曲的分别:

奇异恩典》的简谱

电脑简谱排版软体

由于简谱在中国使用较为广泛,市面上存在的大部分简谱编辑排版软体都是中文界面的软体,它们大多提供「所见即所得」的操作界面[4][5][6][7]。这些软体大都只支援简谱排版,不能进行五线谱和简谱的混合排版,但Sibelius中有一个插件可以实现简谱与五线谱的混合排版[8]。线上网页编辑软体有「简单有谱」[9]。在GNU LilyPond中,也可以通过一些技术性的手段,排版出简谱样式的乐谱[10][11][12]

参考文献

引用

  1. ^ 音乐和简谱知识 - 南明离火
  2. ^ 无影-音乐讨论I ——从女子12乐坊谈起、新民乐、音乐分析(目录:P76)
  3. ^ 台湾音乐教育学会(刘美莲) - 音乐简谱不是毒蛇猛兽
  4. ^ JP-Word简谱编辑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提供功能稍有限制的免费版,但完整的版是商业软体。
  5. ^ 美得理简谱 网际网路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3-14.
  6. ^ 作曲大师. [2016-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10). 
  7. ^ 谱谱风简谱软体(QuickMake)
  8. ^ Sibelius简谱插件. [2016-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04). 
  9. ^ 简单有谱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免费使用。
  10. ^ LilyPond documentation: Ez_numbers_engraver. [2016-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15). 
  11. ^ lilypond-user discussion archives: jianpu-ly. [2016-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07). 
  12. ^ lilypond-user discussion archives: numbered notation using \markup and TeX. [2016-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17). 

来源

书籍
  • 《简谱知识》,教莉 编写,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1996 ISBN 7-5440-0872-X
  • 《简谱入门》,黄虎威 着,北京:乐华出版社,1997 ISBN 7-80129-008-9
  • 《简谱乐理知识》(修订本),李重光 编着,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81 ISBN 7-103-00347-5
  • 《简谱视唱》,赵方幸 编着,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82 ISBN 7-103-00343-2
  • 《五线谱·简谱对照速成》,黄洋波 编着,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1992 ISBN 7-5404-0924-X
  • 《最新排行》,卓锦汉、卓锦炎 编着,台湾:卓着出版社
网页

参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