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网路服务

社交网路软体的崛起
依附于社交网路的应用软体成长趋势。(此为根据美国专利及商标局统计的应用软体专利。[1]

多数社群网路会提供多种让使用者互动起来的方式 ,可以为聊天寄信影音档案分享部落格新闻群组等。

社群网路为资讯的交流与分享提供了新的途径。作为社群网路的网站一般会拥有数以百万的登记使用者,使用该服务已成为了使用者们每天的生活。社群网路服务网站当前在世界上有许多,知名的包括FacebookWhatsAppMessengerInstagramiMessageSkypeViberVKontakte、 Pause social、 TelegramTwitterRedditSnapchatPinterestLine等。在中国大陆地区,社群网路服务为主的流行网站有微信抖音QQQQ空间新浪微博百度贴吧快手知乎等。

约2019年间各国家及地区最流行的社群媒体
  没有数据

在早期的网际网路上,有许多提供使用者间互动交谈的服务,例如:BBS新闻群组等。早期社群网路的服务网站呈现为线上社群的形式。使用者多通过聊天室进行交流。

随着部落格等新的网上交际工具的出现使用者可以通过网站上建立的个人首页来分享喜爱的资讯

2002年至2004年间,世界上三大最受欢迎的社群网路服务类网站是FriendsterMySpaceBebo

在2005年之际MySpace成为了世上最巨大的社群网路服务类网站。传闻当时其页面浏览量超越了作为著名搜寻引擎的Google

2006年第三方被允许开发基于Facebook网站API的应用,使得Facebook随后一跃成为全球使用者量增长最快的网站。有更多的网站随后加入自己或是第三方开发者的API

但「朋友的朋友」,只是社交拓展的一种方式,而并非社交拓展的全部。因此,一般所谓的SNS,则其含义还远不止「朋友的朋友」这个层面。比如根据相同话题进行凝聚(如贴吧)、根据爱好进行凝聚(如Fexion网)、根据学习经历进行凝聚(如脸书,人人网)、根据工作经历进行凝聚(如尚班族、大街网)、根据周末出游的相同地点进行凝聚、根据中国农民应用网路的方式凝聚(如农享网)等,都被纳入「SNS」的范畴。

社群服务类网站最早出现商业盈利目的是在2005年3月雅虎对雅虎360°的推出。在2005年6月新闻集团成功收购MySpace。随后在2005年12月,英国ITV购得Friends Reunited。此后在世界的各地涌现出各种不同语言的社群网路服务类网站。

基本功能

恋爱网站的认证实体卡,在现实交友中使用
  • 纪录个人资料
  • 私讯功能
  • 使用者相互连结的功能
  • 使用者检索的功能
  • 日记(部落格)的功能
  • 社区的功能(包括公开的社区(open group)、不公开的社区(not open group)、秘密社区(closed group)等。)

进阶功能

  • 提供地点打卡的功能。
  • 可以针对某一议题设立可讨论的专页,惟其权限只限于开设版面的创版人与其所允许的管理员。

商业模式

社群网路服务的商业模式,大体上可以区分为「广告收入模式」、「向使用者收费的模式」、「第三方网站诱导模式」、「游戏模式」。

广告收入模式

这是透过网际网路广告所取得收益的模型。透过使用者的登入习惯、发言内容、发言频率,加上海量资料的挖掘,以决定对哪些使用者投放广告。这其中的佼佼者,以开心网人人网FacebookmixiMySpace为主。

向使用者收费的模式

使用此类模式的网站是直接向使用者收取利用网站的服务费,主要的有寻找职缺的美国LinkedIn、台湾的爱情公寓网站。

第三方网站诱导模式

  1. 餐厅找上facebook协助当地餐厅进行推广或促销,为了提高能见度,餐厅会设法透过facebook的服务给消费者一些优惠,或直接付facebook广告费。
  2. 政治人物网站找上facebook协助政客进行网路宣传战,为了提高能见度以达胜选之目的,政客们会支付facebook广告费。
  3. 其他。

游戏模式

各国研发游戏的设计厂商在一些社群网路构筑平台,内建购买机制,除了为自己构建收入外,也提供社群网站营利之来源。

优势

  • 通过社群服务网站我们与朋友保持了更加直接的联络,建立大交际圈,其提供的寻找使用者的工具帮助使用者寻到失去了联络的朋友们。
  • 网站中通常有很多志趣相同并互相熟悉的使用者群组。相对于网路上其他广告而言商家在社群服务网站上针对特定使用者群组打广告更有针对性。

劣势

  • 个人资讯安全与隐私保障措施还需要改善。
  • 可能遭到政府监控。
  • 可能成为犯罪或勒索目标达成目的

数位排毒

在网路年代,网友三不五时检视社群媒体,受别人的大量刺激而引发担忧或焦虑等不良精神状况,这种状况也被称为FoMO,即错失恐惧症。同时,也有人开始反思社群媒体生态,放下手机或不开启手机,推崇JOMO(Joy of Missing Out)即错失的快乐,幸免这虚伪的世界。[3][4]

参考文献

  1. ^ Don’t Steal My Avatar! Challenges of Social Networking Patents. IPWatchdog.com | Patents & Patent Law. 2011-01-23 [2019-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0) (美国英语). 
  2. ^ boyd, danah; Ellison, Nicole. Social Network Sites: Definition, History, and Scholarship. Journal of 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 2008, 13: 210–230. 
  3. ^ 星期日档案 数位排毒 2017 11 12
  4. ^ 社交「戒毒」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苹果日报,2017年11月15日。

参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