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美关系

泰美关系
双方在世界的位置

泰国

美国
外交代表机构
泰国驻美国大使馆 美国驻泰国大使馆
外交代表
大使 马纳斯维·斯里索达波尔 代办 麦可·希思

泰美关系,是指历史上的泰国美国(包括现在泰王国美利坚合众国)之间的双边关系。两国自1833年起建立外交关系,美国亦曾在1961年至1976年间在泰国驻军

历史

二战前

塞普龙尼斯·博伊德,第三个美国派驻暹罗的常驻公使/总领事。

美国和泰国的交往可追溯至1818年,首位美国人抵达暹罗[1]。三年后,首艘美国船只抵达曼谷[2]。首批前赴暹罗的美国人大部份是商人或传教士[1]。这批美国人对泰国构成深远影响,如泰国进行的首项手术由旅居暹罗的美国传教士完成[1],而泰国首间新教教堂亦是由美国传教士于1837年7月1日成立[2]。首两位移民美国的暹罗人是一对居于夜功府连体婴昌·邦克和恩·邦克兄弟,他们于1828年移居美国[3]。当时亦有一位暹罗人参与南北战争,并以美国公民的身份返回暹罗[1]

1833年3月18日,暹罗国王拉玛三世接见美国使者埃德蒙·罗勃兹。两日之后,美国和暹罗在曼谷签订《暹美友好通商条约》,两国建立外交关系。1856年5月,史蒂芬·马顿牧师获任命为美国首任驻暹罗领事。暹罗于1881年委任驻英专员布里斯当王子兼任驻美专员,其后在1884年建立驻美大使馆。[2]

1903年,暹罗委任美国人爱德华·亨利·斯特罗贝尔担任总顾问。1920年12月16日,美国与暹罗签订《礼宾条约》,废除美国在暹罗的治外法权。1927年12月5日,后来成为泰国国王的蒲美蓬·阿杜德在美国麻萨诸塞剑桥出生。1931年,暹罗国王拉玛七世成为首位访美的泰国国家元首。1937年11月13日,暹罗与美国在曼谷签订《友好、通商及航行条约》。[2]

1942年至1945年间,暹罗更名为泰国,并加入轴心国,与身为同盟国的美国宣战[2]。不过当时为泰王拉玛八世担任摄政的比里·帕侬荣却在美国战略情报局的协助下秘密组建抵抗日本人的自由泰人运动,并获得泰国民众的广泛支持;另外当时的泰国驻美大使社尼·巴莫也拒绝正式通知华府泰国已对美国宣战[4]:168,美国政府亦对向泰国宣战表示抗拒[2]。1945年8月21日,美国主张不将泰国当作敌军处置[2]

二战后

泰国在战后向美国赋予最惠国待遇[4]:169。1947年4月10日,美国国务院资深外交官、历经驻济南驻张家口领事等多项海外经验的司丹敦[5]Edwin F. Stanton)获任命为首任美国驻泰国大使[2]。1948年4月6日銮披汶·颂堪发动政变,成为泰国总理后25年内,泰国一直奉行亲美的外交政策,因为当时泰国当局忧虑北越(1954年后)和随后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泰国从事颠覆活动,达成支配东南亚的目标,而美国的围堵政策则迎合泰国的忧虑,此后泰国便一直借助美国的军事和经济援助打击国内异己。当时身为美国在东南亚最亲密的盟友,积极配合美国东南亚战略的泰国还参加了由美国主导成立,旨在围堵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北越的东南亚条约组织,并和美国签订安保条约[4]:237-238。披汶本人也在1955年5月成为首位访美的泰国政府首脑[2]

在1957年借着发动政变上台的沙立·他那叻和在1963年接替任内逝世的沙立的他侬·吉滴卡宗担任泰国总理期间,泰美关系更形亲密。当时美国向泰国提供了总值10亿美元的经济和军事援助金;而且泰国和美国也在1962年缔结《腊斯克-他纳协议》(以时任美国国务卿迪安·鲁斯克和时任泰国外长他纳·科曼命名),准许美国在泰国受到威胁时单方面援助泰国,并于1964年制定军事应急计划。越南战争期间,泰国曾以种种方式支援美国的对越军事行动,包括准许美国在泰国建设大型军事基地,供轰炸越南的轰炸机使用,以及派兵参与越战和寮国内战[4]:239。另外,泰国也在1966年10月27日至30日迎来首位到泰国展开国事访问美国总统林登·詹森第一夫人小瓢虫·约翰逊[2]

1968年,詹森总统宣布美国会寻求以谈判方式与北越言和,这令曼谷政府内部对泰美关系的前途产生分歧。当中他侬等人认为泰国应该维持和美国的亲密关系,并与大韩民国越南共和国菲律宾缔结更强大的反共军事同盟;而塔纳则认为美国即将撤出东南亚,并呼吁阁僚想想其他的办法。美国在1971年宣布理察·尼克森总统将在1972年访华时,泰国对这项决定和美国对华政策的转变懵然不知;泰国国内更有批评者极力批评美国在不征询泰国等重要盟友的意见,便作出这么重大的政策转变。1973年以他侬为首的军政府被泰王解散后,泰美关系变得更不明朗,当时泰国国内有意见认为外国持续在泰国驻军会损害泰国的主权,不过也有意见认为虽然美国在当时的国际形势能够给予泰国的东西不多,不过泰美同盟关系也不应该因而断绝。当中,泰国国内的民族主义思潮令抱持第一种意见的人士更有优势,而随后美国任命前中情局官员为新任驻泰大使和中情局特务假扮泰共游击队向泰国总理致信的事件则令泰国的反美情绪更为高涨。最终,泰国政府先要求美国不干涉泰国内政,继而上台的克立·巴莫社尼·巴莫政府也顺应国民要求,要求美国在1976年前撤出泰国,并拒绝美国把一部分军力留在泰国的请求。美军最终亦如期撤离。[4]:239-240, 242

他信·西那瓦在任泰国总理期间曾与美国展开自由贸易协定谈判[4]:249。他的妹妹英禄也曾经在担任总理期间于2012年11月18日至19日与到访的美国总统巴拉克·欧巴马会面[2]。欧巴马向英禄表示,泰国是美国在亚洲最早的朋友,美国对这段友谊非常自豪,并特别对英禄的优秀领导表示高兴,认为她促进泰国继续走向民主、自由和和平的道路[6]。2014年4月8日至9日泰国示威期间,美国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访问泰国,会见泰国看守总理英禄·西那瓦和泰国民主党领袖阿披实·威差奇瓦。拉塞尔交出国务卿约翰·凯瑞呼吁双边和平和民主解决政治问题的私人信件[2]。同年5月22日,泰军发动政变,接管政府权力,中止宪法,美国国务卿约翰·凯瑞对此表示失望,并表示美国官员正在「根据美国法律检讨美国的军事参与及其他(对泰)援助和承诺」[7]。政变之后,美国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与泰国政府官员、民间代表和前总理英禄会面,并表示美国不会对问题「视而不见」,认为泰国没有设法废除戒严令已在国际友人和伙伴中间失去信誉[8]。对此泰国政府表示不满,泰国总理巴育·占奥差认为美国不了解泰国的办事方式,泰国外交部副部长多恩更指拉塞尔的言论「伤透泰国人的心」,并警告美国切勿干预泰国内政[8]

经贸关系

1894年,美国标准石油在泰国曼谷设立办事处[2]。2015年,美国是泰国第四大投资国,直接投资额达138.47亿美元[11]。1956年,泰国美国商会建立[2]

根据经济复杂性研究中心网站上的数据,自1995年至2012年,泰国出口至美国本土的商品主要以机械为主,另有食品纺织品等出口[9]。1995年,泰国对美国本土的出口额约为100亿美元,至2012年泰国对美国本土的出口额达200亿美元,是1995年的2倍[9]。美国本土出口至泰国的商品主要以机械为主,另有化工产品、贵金属等出口[10]。1995年,美国本土对的泰国出口额约为70亿美元,至2012年美国本土对泰国的出口额达100亿美元[10]

文化关系

1950年7月1日,美国和泰国签订《教育及文化协议》[2]。1961年,AFS国际文化交流方案开始美国与泰国高中生的交流[2]。2007年7月5日,泰国艺术家参加在美国举行的史密森尼民俗节[2]。2008年7月6日至10日,美国副助理国务卿阿丽娜·L·罗曼诺夫斯基访问泰国,回顾泰美两国专业、青年及体育交流[2]

2008年1月,美国联邦执法机构破获从泰国走私古文物至美国的犯罪集团,查获超过一万件从泰国非法走私到美国的古文物,其中许多来自班清考古遗址[12]。此案件经过数年的侦办,两人遭定罪,并促成一家私人艺术画廊与两家博物馆,将班清文物为主的九百多件古文物归还泰国。曼谷邮报称「在泰国和美国当局的艰苦努力下,从考古遗址掠夺的古文物已被归还」,泰国政府欢迎这些文物归国[13]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于2015年的统计,泰语是美国第27大家用语言,共有152,649名美国人视泰语为其母语[14]

军事关系

1965年越战期间的美国驻泰空军机队。
2013年泰美两国海军进行海上战备训练合作(CARAT)。

1950年10月17日,泰国和美国签订军事援助协议[2]。3年后,美国驻泰军事顾问团成立[2]。1964年,美国正式在泰国驻军[2]

越南战争爆发后,泰国军队驻越美军领导下入越作战,而美军也视泰国为邻近越南的战略要地,而于该国部署大量航空部队,越战期间约有750架美军飞机和5万名官兵驻于泰国,境内美军建立的主要空军基地共达7座[15],美军对北越实施的空袭更有80%由泰国的军用机场发动[16]。美军驻泰直至1976年,才应时任泰国总理克立·巴莫的要求而撤出[2]

1982年,美国和泰国首次举行名为「金色眼镜蛇」的年度军事演习[2],是东南亚规模最大的联合军事演习[17]。1997年,时任美国总统比尔·柯林顿派出550人的工作组前往泰国乌打抛海军航空基地[2]

2014年泰军发动政变之后,美国取消350万美元对泰军事援助,并取消一系列双方军事高层互访。虽然「金色眼镜蛇」年度军事演习仍有进行,但美国要求低调处理,并缩减各国参与人数[18]

2017年2月14日至24日,美国与泰国主导第36届为期11天的金色眼镜蛇演习,美军投入3,700名官兵,包含马来西亚在内的观察员在内共有29个国家参与演习,主要加强东南亚国家在抢滩登陆作战能力,另外也进行人道主义救援与救灾能力训练。[19]

2018年2月13日至23日,为期11天的金色眼镜蛇第37届演习以救灾和维护区域安全为主题,包括观察员共有30多个参加国家,共1万2千多名官兵,其中美军投入6,800名官兵。[17][20][21]

参见

参考资料

  1. ^ 1.0 1.1 1.2 1.3 Horn, Robert; Denis Gray, Nicholas Grossman, Jim Algie, Jeff Hodson, Wesley Hsu. Americans in Thailand. Didier Millet,Csi. 2015. ISBN 9789814385848.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A Timeline of Key Events in U.S.-Thai Relations. Embassy of the United States, Bangkok, Thailand. 2015-07-16 [2015-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4-19). 
  3. ^ History of Relations. Royal Thai Embassy, Washington D.C. [2015-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1). 
  4. ^ 4.0 4.1 4.2 4.3 4.4 4.5 D. R. SarDesai. Southeast Asia: Past and Present. Boulder, CO: Westview Press. 2010. ISBN 978-0-8133-4434-8. 
  5. ^ 中华民国外交部, 中华民国外交部礼宾司 , 编, 美国公使照会为调派头等参赞秀斯往德供职改派司丹敦为二等参赞事, 美国驻华外交人员动态(二) (国史馆), 1930-05-28: 31 [2021-04-03], 典藏号020-100400-015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3) 
  6. ^ Compton, Matt. President Obama's First Stop in Asia Is in Thailand. 2012-11-18 [2015-07-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04). 
  7. ^ 美媒:泰国政变美国有责 稍加不慎升格内战. 海外网. 2014-05-24 [2015-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23). 
  8. ^ 8.0 8.1 泰国政府不满美国官员言论 警告其勿干涉泰国内政.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线上. 2015-01-29 [2015-07-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3). 
  9. ^ 9.0 9.1 9.2 Alexander Simoes. 产品泰国出口到美国 (1995 -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7-29]. 
  10. ^ 10.0 10.1 10.2 Alexander Simoes. 产品美国出口到泰国 (1995 -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7-29]. 
  11. ^ BUREAU OF ECONOMIC AND BUSINESS AFFAIRS. 2015 Investment Climate Statement - Thailand. 2015-05 [2015-07-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08). 
  12. ^ Police raid US museums for smuggled antiquities. The Guardian. 2008-01-25 [2022-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08). 
  13. ^ Na Thalang, Jeerawat. Ancient artefacts back where they belong. Bangkok Post (Spectrum). 2014-10-26 [2022-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3). 
  14. ^ Table 1. Detailed Languages Spoken at Home and Ability to Speak English for the Population 5 Years and Over for United States: 2009-2013, U.S. Census Bureau, [2015-1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7) 
  15. ^ Min Zhou,James V. Gatewood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Contemporary Asian America: A Multidisciplinary Reader. 2007: p. 144. 
  16. ^ RUBY O. WOODS-ROBINSON, M.S.L.S. Nancy J. Dickson, MSGT, USAF. Retired. Armed Forces Retirement Home. [2015-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05). 
  17. ^ 17.0 17.1 曼谷特约记者 江枫. 亚太地区受重视 金眼镜军演扩大.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18-02-18 [2018-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2) (中文(台湾)). 
  18. ^ 马勇幼. “美式民主”在泰国遭抵制. 光明日报. 2015-01-31: 05 [2015-07-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8). 
  19. ^ 邱仁杰. 军演展实力. 中国报,马来西亚中文报. 2017-02-18 [2018-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8) (中文(台湾)). 
  20. ^ 丘其崇. 东南亚大规模军演将登场 中国也参演. 中央广播电台. 2018-02-02 [2018-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8) (中文(台湾)). 
  21. ^ 泰金眼镜蛇联合军演 美6800军人阵容强大. 中国报,马来西亚中文报. 2018-02-14 [2018-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8) (中文(台湾)). 

外部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