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官话

早期官话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国
语系
早期形式
文字 汉字
语言代码
ISO 639-3

早期官话,又称近代官话,是官话历史发展的一个阶段。早期官话与同期的粤客赣方言等都是从中古汉语支出的主要分支。早期官话的起点一般定于北宋或宋末元初(详见宋代汴洛音元代音系),包括了明清官话(详见明初官话音系明清音系),早期官话的研究依据为官话白话文文献。

「近代汉语」的辨名

自北宋起,由上古汉语支出或中古汉语通语支出的多支方言(包括:早期官话、粤客赣方言等)已明确地互相平行发展,但由于文献严重不足,难以还原、构拟体系。该等方言的还原依据,大多是排查文人「以乡音入韵」或者对方言的零星记载,如《朱子语类》中对闽语的评论等。因此,所谓「近代汉语」,学者有足够材料研究的,只能是早期官话(或称近代官话),由此出现了「近代汉语=早期官话」的混用现象,但正确而言,近代汉语作为汉语语支历史分期,是包含了近代晋语、近代湘语、近代吴语、近代粤语、近代官话等的集合,并描述以上诸方言的总现像和总趋势。

研究早期官话的资料来源

语音:

语法和词汇:

语音

早期官话的语音称作近代音近古音。近代音往往特指以北方中原话为基础的共同语的语音系统,因此又叫北音

早期官话的语音相比中古汉语发生了重大变化,改变了语音系统的格局,重要的音变有全浊音和入声的消失。

元代时,近代音的基础已经形成。元代以后,近代音虽有所发展,但没有发生大的变化。因此,《中原音韵》所包含的音系大体上反映了近代音的面貌。

声母

根据对《皇极经世书》声音图的分析,宋初汴洛音中的浊塞音和浊擦音已经清化。浊擦音直接变成对应的清擦音;浊塞音根据声调的不同,平声变成送气清音,仄声(只包括去声和入声,因为上声的全浊字已经变成去声)变成不送气清音[a]中古汉语三组对立的格局被打破了,变成送气和不送气的对立。中古知组(ȶȶʰ等)并入章组(ʨʨʰ等)。同时中古汉语的微母从鼻音m(可能经过短暂的ɱ阶段)变成擦音v[b]

到了明朝声母进一步化简,合并了的知组和章组又并入庄组(tʂʰ等),至此只剩下两组咝声的对立。大约到了明清之际,中古疑母ŋ脱落,微母又从v变成元音性质的w。同时在iy前的软腭音kx腭化为硬腭音ʨʨʰɕ,由此产生了尖团音的对立。

到了清朝,由于北京话里的齿龈音也发生腭化,导致尖音并入团音,最终形成了现代普通话的声母格局。但是在一些官话方言里,至今保持着尖团音的对立。

元代音系声母表
双唇 唇齿 舌尖前 舌尖中 舌尖后 舌面前 舌根
塞音 不送气 p
t
k
送气


鼻音 m
n
边音 l
闪音 ɽ
ɾ
塞擦音 不送气 ʦ

ʨ
送气 ʦʰ
tʂʰ
齿
ʨʰ
穿
擦音 清音 f
s
ʂ
ɕ
x
浊音 v
半元音 w
j

零声母/∅/在语音上可能是浊喉音。它和/ŋ/几乎互补,现代方言中大都合流为零声母、[ŋ]、[ɣ]或[n]。[2]:42, 238 微母/ʋ/也在标准语中和/w/开头的音节混合。[3]:38

齿音和卷舌咝音间的对立在北方官话中仍然保持,西南官话和江淮官话则合流。


韵母

早期官话继承了中古汉语的介音系统,有i和u介音,同时派生出介音y,此音大多来自中古合口三四等字。因此从中古两呼四等的格局变成四呼的格局。因为声母和韵母的相互作用,有些字的介音发生了变化,典型的如唇齿音和卷舌音声母的字由有介音变成无介音,韵腹为o的字衍生出介音u,开口二等牙喉音字和三四等合流带介音i等。

在韵尾方面,中古汉语的塞音韵尾-t、-k从宋代就开始消失,《皇极经世书》里已经把这些字和元音结尾的阴声字相配,说明当时-t、-k已经弱化成喉塞音ʔ,但还保持着-p韵尾。

到了元代的《中原音韵》就取消了入声的类别,把所有中古以-p、-t、-k结尾的字全部归入阴声韵里。塞音韵尾至此完全消失,中古塞音和鼻音韵尾相配的格局完全改变了,变成只有元音和鼻音韵尾。但是,表现为喉塞音的入声仍然存在于一些现代官话方言如江淮官话里,也存在于一些非官话方言如晋语吴语里;完整的-p、-t、-k韵尾也仍然存在于粤语客家话赣语闽语等南方方言里。

到了明代,中古的鼻音韵尾-m也合并到-n里,形成官话-i、-u、-n、-ŋ四个韵尾的格局,持续至今。

元代音系韵母表
阴声 阳声
u u
鱼模

东钟
ɔ ɔ
歌戈
ɔn
桓欢
a a
家麻
au
萧豪
ai
皆来

江阳
an
寒山
am
监咸
æ æ
车遮
æn
先天
æm
廉纤
ə əu
尤侯
əŋ
庚青
ən
真文
i
i
齐微
im
侵寻
ʅ , ɿ ʅ , ɿ
支思
早期官话与晚期中古汉语(韵图)阳声韵对应关系
开口 合口
一等 二等 三等 四等 一等 二等 三等 四等
[2]:127–128     -əm、-im[c]
[2]:127 -am -jam[d] -jɛm
[2]:126–127 -ən     -in -un -yn
[2]:125–126 -an -jan[e] -jɛn -wɔn -wan -ɥɛn
[2]:122–125 -uŋ -juŋ
[2]:117–118 -əŋ -iŋ -wəŋ -yŋ
[2]:118–120 -əŋ -iŋ -wəŋ -yŋ
[2]:113–116 -aŋ -jaŋ -waŋ -waŋ
[2]:121–122 -aŋ -jaŋ[f]

曾梗合流是官话区的特征之一。[4]:198, 201–202 宕江合流已经见于邵雍11世纪的《声音唱和图》。[5]:127

《中原音韵》和《蒙古字韵》的韵母体系[6]:50[7]:143–144[8]}:8–9
《中原音韵》
韵辙
四呼排列的声母 《蒙古字韵》
韵类
开口 齐齿 合口 撮口
- -j- -w- -ɥ-
5 鱼模 -u -y 5
12 哥戈 -jɔ[g] -wɔ 14
14 车遮 -jɛ[h] -ɥɛ[h] 15
13 家痲 -a -ja -wa
3 支思 -z̩, -r̩[i] 4
4 齐微 -i -uj
-əj 6
6 皆来 -aj -jaj -waj
16 尤侯 -əw -iw 11
11 萧豪[j] -jɛw -wɔw[g] 10
-aw -jaw -waw
17 侵寻 -əm -im 13
19 廉纤 -jɛm 12
18 监咸 -am -jam
7 真文 -ən -in -un -yn 7
10 先天 -jɛn -ɥɛn 9
9 桓欢 -wɔn 8
8 寒山 -an -jan -wan
1 东钟 -uŋ -juŋ 1
15 庚青 -əŋ -iŋ -wəŋ -yŋ 2
2 江阳 -aŋ -jaŋ -waŋ 3

唇音声母后的中古-m韵尾在早期官话之前就已经语音异化为-n。[2]:127–128 剩下的-m韵尾在17世纪早期之前与-n合流,利玛窦金尼阁记录的晚明官话中已经没有分别。[11]:539通梗合流也发生于此时。[12]:306–308然而,其他的中元音和开元音还能区分,如-jɛw/-jaw、-jɛn/-jan和-wɔn/-wan对立。例如,「官」和「关」在普通话中同音,都读guān,在当时则分别是[kwɔn]和[kwan]。到马若瑟1730年的语法书中,这对立也消失了。[11]:538–540吴语赣语,以及邻近的某些江淮官话中仍然区分,例如扬州话中它们分别读作[kuõ]和[kuɛ̃]。[4]:195–197


声调

中古后期,汉语的声调产生了不同程度的裂变,官话的裂变程度较小,只有中古平声根据声母的清浊分成阴阳两调,声母原来是浊辅音的变成阳平调,声母是清辅音的变成阴平调。但是现代官话方言也有平声也不分裂的,也有去声也分裂成两调的。 截止到晚唐时,中古四声据声母的清浊分化为阴阳两调,形成「四声八调」的格局。随即发生的全浊清化波及老湘语和吴语以外的所有方言,这一区分便从音位变体变为音位。

在《中原音韵》里,入声没有自成一调,而是分成四部分归入其他四调。但在《西字奇迹》和《西儒耳目资》的拉丁字母拼写中,有五种声调符号,入声单独用一种符号标写。这表明在有些方言里,入声的塞音韵尾脱落之后,仍然作为一种独立的声调存在,就像现代一些湘语方言一样。现代普通话正如《中原音韵》,入声派入其他声调,一共有四个声调,但具体一个字归入何调,也和《中原音韵》有出入。同时也有一些官话方言把入声并入某一个声调,如西南官话把入声并入阳平。

语法

词汇

这一时期繁盛的白话文学也展现出典型的官话词汇与语法特征,其中有些,如第三人称代词「他」,广泛的使用可以追溯回唐朝。[6]:111–132

书写系统

文学作品

早期官话的文学作品非常丰富,有很多用口语或接近口语书写的韵文和散文。韵文有元曲南戏戏本等;散文有宋评话、明清小说等。

杂剧

南戏

评话

小说

此四作合称为四大名著

参见

相关条目

注释

  1. ^ 李荣认为此时全浊音根据声调分成送气和不送气两类,但仍然是浊音,没有辨字的对立,见《切韵音系》。
  2. ^ 同理,由于李荣认为此时奉母还是浊音 v,所以认为微母应为鼻音 ɱ
  3. ^ -əm只出现在卷舌声母后。[2]:253
  4. ^ -jam只出现在中古牙喉音声母后。[2]:127
  5. ^ -jan只出现在中古牙喉音声母后。[2]:125
  6. ^ -jaŋ只出现在中古牙喉音声母后。[2]:121–122
  7. ^ 7.0 7.1 这个韵母只在《中原音韵》中出现。[7]:143–144
  8. ^ 8.0 8.1 卷舌声母后腭化会消失(庄三化二),因此-jɛ和-ɥɛ在卷舌声母后变成-ɛ和-wɛ。[8]:9
  9. ^ 齿咝音后是z̩,卷舌咝音后是r̩[9]:237
  10. ^ 这一辙中的两个元音对立可能反应周德清的口音,这种对立已经不能在押韵实践中观察到了。[3]:65[10]:942

参考文献

参考书籍

  • Coblin, W. South, A brief history of Mandarin,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2000a, 120 (4): 537–552, JSTOR 606615, doi:10.2307/606615. 
  • ———, A diachronic study of Míng Guānhuá phonology, Monumenta Serica, 2000b, 48: 267–335, JSTOR 40727264, S2CID 192485681, doi:10.1080/02549948.2000.11731346. 
  • ———, A Handbook of 'Phags-pa Chinese, ABC Dictionary Series,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2006, ISBN 978-0-8248-3000-7. 
  • Hsueh, F.S., Phonology of Old Mandarin, Mouton De Gruyter, 1975, ISBN 978-90-279-3391-1. 
  • Kaske, Elisabeth, The Politics of Language in Chinese Education, 1895–1919, BRILL, 2008, ISBN 978-90-04-16367-6. 
  • Norman, Jerry, Chines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8, ISBN 978-0-521-29653-3. 
  • ———. Vocalism in Chinese dialect classification. Simmons, Richard VanNess (编). Issues in Chinese Dialect Description and Classification. 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 monograph series. 1999: 193–203. JSTOR 23825680.  |journal=被忽略 (帮助); |number=被忽略 (帮助)
  • Pulleyblank, Edwin G., Late Middle Chinese, Part II (PDF), Asia Major, 1971, 16: 121–166 [2021-08-2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12-18). 
  • ———, The nature of the Middle Chinese tones and their development to Early Mandarin, 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 1978, 6 (2): 173–203, JSTOR 23752830. 
  • ———, Middle Chinese: a study in historical phonology, Vancouver: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Press, 1984, ISBN 978-0-7748-0192-8. 
  • ———, A lexicon of reconstructed pronunciation in Early Middle Chinese, Late Middle Chinese and Early Mandarin, Vancouver: UBC Press, 1991, ISBN 978-0-7748-0366-3. 
  • ———, Chinese traditional phonology, Asia Major, 1999, 12 (2): 101–137, JSTOR 41645549. 
  • Stimson, Hugh M., Phonology of Old Mandarin by F.S. Hsueh, Language, 1977, 53 (4): 940–944, JSTOR 412925, doi:10.2307/4129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