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贸易战

2019年日韩贸易战
日韩关系日韩问题的一部分
Japan South Korea Locator.PNG
日期 2019年7月1日—至今(2年10个月3周又4天)
地点
状态 进行中
争端方

 南韩

 日本

指挥官与领导者

 南韩

  • 文在寅
    (总统)
  • 金富谦
    (国务总理)
  • 金铉宗
    (国家安保室第二次长)
  • 郑义溶
    (外交部长)
  • 成允模
    (产业通商资源部长)

 日本

2019年日韩贸易战(日语:2019年日韩経済戦争にっかんけいざいせんそう韩语:2019년 한일무역분쟁2019年日韩贸易纷争)指的是2019年7月起日本国大韩民国之间在出口管制方面的一系列争端。

进程

日本宣布管制令

根据日本政府向日本媒体透漏的消息,本次贸易战争议源自于日本对去年以来韩国提出征用工诉讼的争执引起。「征用工诉讼」指的是韩国自1952年起日韩关系推动正常化期间,要求日本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其在朝鲜殖民地强征的1,032,684名劳工做出赔偿,金额为3.64亿美金[1]。经过长达13年的多次谈判后,双方商定日本提供3亿美金无偿援助、2亿美金有偿援助和3亿美金商业贷款,以此条例一次解决受害者的索赔问题,而韩国政府方面则放弃索赔权,双方也因此于1965年签署《日韩请求权协定[1][2]

然而2012年,大韩民国大法院首次裁定「个人索赔权并未消失」,因为《日韩请求权协定》中具有疏漏,内容没有涉及对二战被日本征用的劳工进行精神损失赔偿的问题,因此有些案子应该再次提审。2018年10月30日,韩国最高法院判决日本必须为被强制劳动的征用工个人做出赔偿,并因此向新日铁住金三菱重工等曾实施征用工制度的企业求偿,同时,由诉讼律师团向法院申请扣押冻结这些企业在韩资产。之后其他诉讼继续进行,至2019年6月,陆续有其他日本企业又被韩国法院判决赔偿[2],引发日本政府不满。

日本起初主张这些判决应因《日韩请求权协定》而无效。其外务省后来也提出折衷方案,日本建议韩方可以基于该协定向第三国要求仲裁的做法较佳,但韩国不接受日本的提案,并表示希望可以让两国企业自行拨出一笔资金作为支付原告的赔偿金财源的方案,对此回应日本方面闻讯后,即以「超出忍耐极限」、「岂有此理」等措词严正拒绝[2]。2019年3月,日本副总理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透露将不排除各种对韩国的经济制裁手段[3]。在2019年6月28至29日的二十国集团大阪峰会上,大韩民国总统文在寅与身为主办国的日本政府领导人——内阁总理大臣安倍晋三之间的互动也被外界评论冷淡,两人仅有一次为时8秒钟的握手,其他一次正式的会谈或非正式接触都未有[2]

2019年7月1日,日本政府经济产业省宣布将对韩国实施严格的半导体出口限制,控管用于制造手机萤幕、OLED面板聚醯亚胺(Fluorine Polyimide)、用于半导体制造的光阻剂及高纯度氟化氢等三种化学原料的采购合约,将现行的简化程序(只要通过审查三年内同一企业免审查)改为每次出口都要大约90天的审查,自7月4日开始实施[3][4]。2019年8月2日,日本内阁更趋强硬,会议中通过相关法案的修订,决定将韩国剔除出贸易优惠白名单,相关修订案将于8月7日正式公布,并于8月28日起正式实施[5]。日本经济产业省将可以要求对几乎全部对韩出口除食品和木材以外类别商品进行个别审查[6]。韩国政府随即宣布把日本移出韩国的出口「白名单」[7]

2019年12月20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部分放宽对韩国三种半导体材料的出口管制[8]

韩国回应

韩民间反日货活动
店面反日货贴纸
店面反日货贴纸
反日货宣传广告
反日货宣传广告
首尔地铁上张贴的反日货贴纸

在确认管制消息属实后,大韩民国外交部第一次长赵世暎发表声明,对于日本表示深刻遗憾,并要求其撤回限制[3]。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部长成允模则表示,将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诉讼。对此,安倍晋三向《读卖新闻》表示,所有措施都没有违反世界贸易组织与国际贸易的法规,限制措施是「重新检视日韩双方的信赖关系。[3]」7月4日,文在寅宣布:「政府正抱着莫大的决心要求日本取消不正当的出口限制措施,并制定应对方案。希望(日本)不要继续自寻死路[9]」,此外并宣称「面对前所未有的紧急情况,政府和企业应建立可以随时保持沟通合作的民官紧急应对机制,同时制定短期应对方案和根本性应对方案[9]

日本方面称这些原料仅能出口给「值得信赖的贸易伙伴」,这次实施的管制措施,是着眼于「安全保障」,更暗示这些材料可能有从韩国非法转运至北朝鲜、转作军事用途的风险,强调管制有其必要,不会考虑撤销。7月7日,安倍于媒体访问上表示「韩国在这方面无法让人信任。[3]」文在寅对此则表示:「在毫无根据的情况下,将此事与制裁北韩挂勾,对日韩两国的友谊和安全合作关系并无助益。」[10]7月8日,文在寅宣布如果日本的贸易限制措施致使韩国企业蒙受实际损失,韩国政府也将不得不采取必要的应对措施[11]

7月10日,总统文在寅约见三星SK海力士现代汽车和乐天集团等约30家韩国主要企业经营者商议,宣布与日本的贸易战对抗可能走上持久战,而当前形势「前所未有的紧急情况」[12]。同日,韩国国家安保室次长金铉宗飞抵美国,并表示将会见白宫国会官员,讨论包括日本出口限制在内的问题[13]

7月10日,朝鲜媒体《劳动新闻》也在当天的社论中发表朝方立场,批评日本对韩限制出口半导体,指称「日本对过去的罪恶没有丝毫的反省,却越来越嚣张和猖狂」,并称日本的出口限制意为对韩进行经济施压、逃避赔偿责任,指责「日本拒绝对过去的罪恶进行道歉和赔偿,践踏我们民族的利益,我们决不能坐视日本厚颜无耻的妄动。[14]

韩国公众愤怒的触发点在7月14日双方贸易代表谈判,为韩国派人赴日商谈但日本却将谈判地点安排在经济产业省一处办公室的仓库[15],且场地未做任何打扫,满地垃圾一旁堆放大量桌椅,且全程容许记者拍摄,挑衅画面传回韩国后群情激愤,多数韩人认为此事已超越贸易问题,而是日本在公然进行无声谩骂,认为自己二战一切行为并无过错,[16]日本在国际事务上一向精细且至少重礼节表象,此事明显为蓄意。[17][18]

8月4日,韩国公正交易委员会宣布对三菱电机等4家日本企业合计处以92亿韩元罚款,原因是4家日企向韩国汽车厂商供应零部件时存在投标串通行为[19]。韩官方说法表示此事件已经调查三年多与近日事态无明显关联。

8月22日,韩国决定不再续签《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

9月6日,韩国首尔与釜山市议会各自将284家日本企业列为战犯企业,且规定市政机构今后有义务尽量避免购买战犯企业的产品,已经购买的产品可以贴上「战犯企业制品」标签。釜山市议会同时允许沿道路设置历史事件纪念物[20]

9月11日, 韩国常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向日本常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和世界贸易组织秘书处提交磋商申请书,质疑日本对韩出口限制的做法[21]。11月22日,日本宣布就出口管制与韩国进行对话,并就限制对韩出口的品目进行覆审。韩国随即宣布暂停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以及在出口管制对话期间暂停向世贸组织申诉[22]。2020年6月初,韩方宣布重新寻求世贸组织作出裁定。7月29日,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机构同意设立专家组调查日韩贸易战[23]

影响

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及韩国外交部部长康京和曼谷举行三方会谈,但事实上是迈克·蓬佩奥河野太郎康京和共同拍照,因为后两人互不理睬

日本为这三种限令原料的主要输出国,氟化聚醯亚胺与氟化氢约占全球9成的产量,光阻剂也占有7成,且这类原料难以大量储存,如氟化氢具有腐蚀性与剧毒、光阻剂则保存期限短,品质很快就会劣化[24]。外界推测,目前最可能受到冲击的是韩国三星、SK海力士与LG等企业[3],而韩国半导体与显示技术协会(The Korean Society of Semiconductor & Display Technology)会长朴在勤推测韩国可能采取的反制措施为限制OLED面板或半导体出口,可能将影响Sony夏普等日本企业的电子产品生产[24]

根据韩国经济研究院试算,日本的管制措施将造成韩国GDP减少2.2%,而日本将减少0.04%,若韩国同样实施对抗措施则将使其GDP减幅扩大至3.1%,而日本则为1.8%[12]。而根据韩国中小企业中央会于9日针对管制措施有所冲击的269家中小企业进行调查,有59%表示恐难撑过六个月,只有两成企业反映能撑过一年[12]。7月8日,韩国综合股指大跌2.2%,这是5月31日以来的最低值[11]

此外由于日本方面提出的限令引发了韩国民间剧烈反弹。韩国人呼吁抵制日货和2020年东京奥运[11][1];因赴日韩国旅客大幅减少,多家韩国航空公司暂停部份赴日航班;韩日城市交流暂停[25];大量民间活动成波浪式发动,韩国小姐拒绝前往日本东京参加2019年国际小姐比赛;韩国江陵市取消邀请日本队参加冰壶比赛;JTBC首尔马拉松赛将日本运动品牌美津浓移除赞助公司名单[26]。同时民间多家大卖场下架日本商品,快递业送货员自发启动拒绝配送日本网站商品,2019年8月初有群众在光化门前砸烂自己的日本车称「开着这车在朋友圈遭受异样眼光,极度丢脸」,同时期统计日本车在韩销量大跌四成[27]。根据日本财务省于2019年12月26日公布的统计资料,啤酒清酒酱油泡面等民生商品2019年7月之后对韩国的出口金额大幅衰退[28]

同时民间企业动向值得关注,森田化学工业社长森田康夫于8月8日接受日经新闻采访,该公司是高纯度氟化氢和诸多化学材料巨头,其访问中透漏部分韩国厂商开始向中国采购氟化氢用于半导体且证明为可用,并非不能用,但其纯度还是比森田化学稍差不排除有时可能导致机台当机的风险,所以韩方基本还在测试阶段只预计在日货断绝时切换采用。访问末段表示2019年内将在浙江省的工厂启动高纯度氟化氢生产[29],并暗示此为中日企业合资公司并非纯日资公司,并不完全受日本法律管制。森田康夫并直言「今后日韩真实发生问题时,可能从中国向韩国供货」绕开日本管制。同篇报导并接露光刻胶巨头日本东京应化工业已经决定在韩国设厂,直接在当地生产便不受管制,[30]另一间光刻胶厂商日本材料公司「JSR」8月表示将透过比利时合资的子公司供货,绕开政府管制[31]。2020年1月2日,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表示随着国内建立生产设施,已有能力自行量产高纯度氟化氢[32]

参考文献

  1. ^ 1.0 1.1 1.2 徐立凡. 打出了真火:日韩贸易战为何走向失控. 新浪新闻中心. 2019-07-11 [2019-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5) (中文). 
  2. ^ 2.0 2.1 2.2 2.3 高梓根. 日韩关系恶劣 G20文在寅与安倍晋三 握手8秒以外就没了. 台湾英文新闻. 2019-06-29 [2019-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5) (中文). 
  3. ^ 3.0 3.1 3.2 3.3 3.4 3.5 日韩贸易战?日本反击「南韩征用工」的半导体限令. 转角国际 udn Global. 2019-07-02 [2019-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3) (中文). 
  4. ^ 日韩贸易战 看见台湾机会. 经济日报. 2019-07-07 [2019-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1) (中文). 
  5. ^ 日韩贸易战升级!刚刚日本正式决定将韩国“踢出”贸易优惠白名单 - 21财经. 21jingji.com. [2019-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0) (中文). 
  6. ^ 日本决定将韩国剔除出“白名单国家”. [2019-08-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7). 
  7. ^ 互相将对方移出“白名单” 韩日贸易摩擦升级. 环球网. [2019-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中文). 
  8. ^ 日本放宽部分半导体材料对韩出口管制. [2019-1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5). 
  9. ^ 9.0 9.1 姜兑和. 文在寅:日本政府不要自寻死路. 韩国中央日报. 2019-07-17 [2019-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中文). 
  10. ^ 日韩贸易战如火如荼 文在寅喊话「不要走上绝路」再度遭日方打脸:完全不考虑撤回管制-风传媒. www.storm.mg. 2019-07-10 [2019-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中文). 
  11. ^ 11.0 11.1 11.2 刘晨. 日本制裁点燃韩国民众怒火,文在寅:希望日方能反躬自问. 环球时报. [2019-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中文). 
  12. ^ 12.0 12.1 12.2 蔡佩芳. 文在寅:日韩贸易战形势 前所未有的紧急. 联合报. 2019-07-11 [2019-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5) (中文). 
  13. ^ 凌郁涵. 〈日韩贸易战〉日收紧关键原料出口限制 南韩已一状告上美国政府. Anue巨亨. 2019-07-11 [2019-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5) (中文). 
  14. ^ 尚国强. 【日韩贸易战】北韩罕见加入战局批日「厚颜无耻」 文在寅急召会议因应. tw.news.yahoo.com. [2019-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5) (中文). 
  15. ^ 输出管理事务的说明会、ヤバイ!部屋の狭さや机の小さいのに惊き!ホワイトボード?. [2019-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6). 
  16. ^ sbs-기본조차 무시한 실무회의. [2019-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17. ^ 日本安排仓库谈判. [2019-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0). 
  18. ^ 东森-仓库谈判. [2019-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5). 
  19. ^ 韩国以“串标”为由处罚4家日企. 日经中文网. 2019-08-05 [2019-08-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5) (中文). 
  20. ^ 韩地方议会批准“战犯企业”条例 抵制日本产品. [2019-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8). 
  21. ^ 韩针对日本限贸启动世贸争端解决程序. [2019-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5). 
  22. ^ 详讯:韩青瓦台决定停止韩日军情协定终止通知效力. [2021-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5). 
  23. ^ 世贸组织:同意韩国请求,将设专家组调查日韩出口管制争端. [2020-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5). 
  24. ^ 24.0 24.1 陈建钧. 日韩贸易战开打!面对半导体关键材料断炊,韩大厂见招拆招. 数位时代. 2019-07-09 [2019-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5) (中文). 
  25. ^ 日韩贸易战:地方航线停飞 釜山暂停对日行政交流. chinanews.com. [2019-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0) (中文). 
  26. ^ 日韩贸战关系恶化 南韩拟发旅警 佳丽拒赴日选美. [2019-08-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27. ^ 央视官方频道-日韩民间死战. [2019-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28. ^ 韩人拒喝,日本对南韩啤酒出口掉 99%、氟化氢暴减 99.9%. 科技新报. 2019-12-26 [2020-0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5). 
  29. ^ 日经新闻-专访森田康夫. [2019-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4). 
  30. ^ 日经新闻-日本森田化学在中国生产高纯度氟化氢. [2019-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8). 
  31. ^ 危机解除?日媒称三星电子在比利时找到替代货源. finance.sina.com.cn. 2019-08-11 [2019-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8) (中文). 
  32. ^ 韩国 フッ化水素の国内での大量生产と供给の安定性确保を発表. NHK. 2020-01-03 [2020-0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03) (日语). 

参见

外部连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