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再教育营

新疆再教育营
قايتا تەربىيەلەش لاگېرى
Xinjiang Re-education Camp Lop County.jpg
中国新疆洛浦县的再教育营内,参加者听自治区司法厅「去极端化」宣讲团的宣讲(2017年4月)
位置  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营运者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
类型 再教育营、教化中心
建造
启用 自2014年[3]
翻修 2019年12月9日(声称终止强制教育培训)[1]
扩建 自2017年[2]
活跃年代 2014年至2019年(有争议)

新疆再教育营维吾尔语قايتا تەربىيەلەش لاگېرى‎),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境内设置的多个特殊机构的一个称呼,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称这些机构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维吾尔语كەسپىي ماھارەت مائارىپ ۋە تەربىيىلەش مەركىزى‎)(英语: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Centers),简称教培中心。新疆民间称其为「转化所」、「学习班」,中国大陆媒体有时也称其为「去极端化培训班」或「教育转化培训中心」,中国大陆以外的部分媒体和组织则经常将之指称为「集中营」(Concentration camps)或「拘留营」(Internment camps)。

2013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组立「国家反恐怖工作领导小组」。201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首先在新疆发起「反恐人民战争[18][19],随后公安部开展为期一年的「专项行动」。[20]2016年陈全国调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不久后受同时期恐怖组织威胁的影响[21],2017年起营地规模化并迅速扩大,并在不断强化治疆政策的路线下,随之建设达到高潮[22][23]。这些中心通常由学校或其他政府设施改建而成,也有部分为专门修建。根据中国政府官方的说法,这些机构是「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各民族学员中主要是收留受极端思想影响且尚不构成犯罪的人员进行全时间教授,包括参与活动但并未造成实际危害后果的、自愿接受培训的、刑满释放前经评估仍具有社会危险性的中国穆斯林偏差人员,内容为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以及去极端化,以便重归正常社会生活[4][5]

法律背景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办法》第七章

2016年7月29日,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办法》通过实施。《办法》第7章「教育管理」涉及了培训中心的相关规定,为后来陆续设立培训中心埋下伏笔[24]

兴建历史

初期建设

2012年11月的中共十八届一中全会上,习近平当选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代最高领导人。2014年3月1日,云南发生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袭击事件,中国官方报导该事件是由新疆维吾尔族分裂势力组织策划的,但也有争议[25][26]。同年4月27日至30日,习近平前往新疆考察[27],在习近平视察新疆最后一天,发生了乌鲁木齐火车南站暴力恐怖袭击案件;5月22日,发生乌鲁木齐公园北街早市暴力恐怖袭击案;7月28日,再度发生莎车县暴恐袭击案

2014年5月28日至29日,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发表讲话,会议提出新疆是反分裂、反恐怖、反渗透的前沿阵地和主战场[28][29],改变治理新疆的政策。此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和政府提出推进「伊斯兰教中国化」和「宗教中国化」[30][31][32][33][34],开始限制各种宗教关系[35][36][37][38]。2014年7月,中共新疆党委统战部、组织部下发文件明确要求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国家公职人员不信教、不封斋等;也禁止党员干部、国家工作人员参与封斋、进清真寺做礼拜等穆斯林宗教活动等[39][40],因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均信奉无神论。2014年到2016年底期间培训体制尙不存在,但外部受到全球恐攻案激增恐怖主义互相激化的影响,各地方政府被要求加强思想工作,故各种防范任务渐渐成为了所谓的培训课程的前身,与此同时也渐渐采取集中培训重点或者敏感人士的模式,仍然十分局限于某些宗教份子和重点人员,并从边缘县市兴起「教育转化培训」开始,不断在全疆各地新建小型的培训基地,部份人员因此至毕业前都将被长期居留,据一些报导指出因为增加隔离培训,各地主持祷告仪式的阿訇和其他类型的宗教人士存在缺少的情形[41]。有些地方政府还专门报导培训状况,并公开宣布成功率。

欧洲文化与神学学院(European School of Culture and Theology)讲师阿德里安·曾兹(Adrian Zenz)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谈到乌鲁木齐市一家党校学术研究报告称,对近600人进入「再教育」前后进行对比,很多人接受「再教育」后表示已经意识到自己违反了法律,如果看到周围的熟人这样做就会批评他们或者上报[42]。但是逐渐地各地地方政府不再透明,开始减少或回避此类分析报告和案例,后来新疆各级政府里寻求建立专门的营区,对要新建或扩建的「再教育营」的工程项目开始进入大规模公开招标[42][43]

规模扩建

涉及到新疆再教育项目的工程采购招标数量自2017年3月份后开始激增[44]

2016年8月,原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调任新疆一把手后,终于具体的把「再教育营」纳入新疆政策[45]。这期间培训制度刚刚设立,起初政策还未有太大动静,后来新疆被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点名为圣战对象,承包案随即规模化的迅速扩大,有研究称认为那时起,新疆当局就利用这个机会以反恐的名义,大量修建或扩建再教育基地,投入几十万甚至百万人到「再教育营」里进行封闭式教育改造[46][47]。与此同时陈全国进行一系列维稳行动。新疆当局引进最新科技[48]、打造全面覆盖的网络监控系统,扩大强化安防监控[49]。新疆当局先后增加招募3万多名警察,设立遍布新疆全境的7,300个安全检查站[50]。新疆各县市当地政府在大街小巷设立了成千上万个「便民警务站」,中国媒体报导称乌鲁木齐市就要建设949个「便民警务站」[51],中国消防网报导仅在和田地区就有配备6,780位警察或协警的1,130个「便民警务站」[52],新疆当局在2016-2017年间为这些警务站招聘了9万名协警[53][54][55],2017年新疆被拘捕人数猛增[56],2017年遭刑拘人超2016年的7倍[57],虽然新疆人口只占全国总人口的1.5%,但2017年在新疆遭刑拘的人数占全国总刑拘人数的21%[58]

此外,公安机关审查居民出国的权力大增,出国旅行受限[59][60][61][62],新疆政府从2016年10月开始收回居民护照集中保管[63][64][65][66]。海外留学生被召回新疆,埃及当局甚至在2017年7月对滞留未归的学生进行搜捕[67][68]。有媒体指出有人仅因留学或出国而被关入「再教育营」[69][70]或被判刑[71][72][73][74],有媒体称有维吾尔人的护照被没收,阻止他们到海外旅行;在穆斯林国家学习的人被要求回国,回国后受到讯问或拘留;持有哈萨克签证的中国公民回国后也被拘留和盘查。境内其他地区的人如果要去新疆首府乌鲁木齐都必须向公安局申请并可能被拒绝[75]。 陈全国还开展了一系列意识形态运动[76]。2017年,中共对新疆的共产党员展开了逾1.2万起调查。其中莎车县委书记王勇智因做出释放7,000多名「再教育营」人员以及一系列与政府行为不一致的行为[45],被以「严重违背党中央治疆方略」等罪名双开[77]

2019年3月18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白皮书认为,新疆地区深受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的叠加影响,恐怖袭击事件频繁发生,强调政府实施的稳定举措有利于全球反恐工作[4][78]

「结业」

2019年7月30日,新疆自治区党委副书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在北京的记者会上表示,90%以上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学员结业后可以回归社会并实现就业[79]。此后数月内,中国官方发布了一系列白皮书以及纪录片:

  • 8月16日,中国政府发表《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白皮书,称这五年的新疆教育培训工作「有效遏制了恐怖活动多发频发势头,最大限度保障了各族人民的生命权、健康权、发展权等基本权利,取得了反恐、去极端化斗争重要阶段性胜利」[80]
  • 9月17日,国务院新闻办发布《新疆的劳动就业保障》白皮书,这些包含一般的求职协助,但其中也提及「就业技能培训」的相关内容。而根据所发表的统计,由2014年至2019年,年均有接近130万人次的城乡劳动者参与了该项计划,其中来自南疆地区的参与数字就有45万左右[81][82]
  • 12月初,中国环球电视网纪录片《中国新疆,反恐前沿》指出,据不完全统计,1990年至2016年底,新疆发生数十起暴力袭击事件,数百名公安干警殉职;而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启动后,2017年至今未发生一起袭击事件,说明其「效果显著」[83][84]

2019年12月9日,雪克来提·扎克尔在中国国务院新闻办举办的记者会上表示,目前参加「三学一去」(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和去极端化)的教培学员已全部结业[1]。而培训课程仍会提供,下一步将本着尊重意愿、自主选择、分类培训、来去自由的原则,对有意愿、有需求的村干部、农村党员、农牧民、初高中未就业毕业生等进行日常性、常态化、开放式的教育培训;重点培训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等[85]

后续

2019年11月16日,《纽约时报》公布了所获得的403页的中国政府内部文件,并称是数十年来从中国共产党内部泄露出来的最大一批文件,该文件显示在2014年的内部讲话中,习近平要求全面开展「反恐怖、反渗透、反分裂」的斗争,使用「专政机关」、「毫不留情」[86][87]。另有消息称在过去三年中,有100万名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人被关进了拘禁营和监狱[86][87]

2019年11月23日,国际调查记者同盟与全球17个合作媒体公布了24页的《中国电文》,是外泄的2017年以来中国政府的机密文件,详细介绍了新疆再教育营的运作手册[88][89][90]。2020年2月17日,《墨玉名单》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媒体曝光,一份137页的文件描述了再教育营部分关押人员及家庭的详细情况[91][92][93]

2020年9月,有媒体报导称「再教育营」仍在低调的运作,并认为可能还保留有部分营地,而部分毕业学员的情况未明[17][94][95]。2020年9月,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利用卫星成像技术发现,中国新疆地区存在的约380余个可疑拘留设施中,澳洲的研究人员观察到,虽然确实有如官方所述,多数初级培训学校已被废止或移交的迹象,但并怀疑约60个高级别教育中心从2019年7月起已小规模扩建、之中14个保安程度较高的在结业后还在运作,指出有些人已被判刑,故不能简单视为「学员」,这些设施可能是改建给司法机构[94][95][96]

2021年11月份,一名疑似已经离开中国大陆的网友在YouTube上提供了他在往年拍摄的营区广受各国关注爆火,德国之声报导,今年中方开始允许外国媒体采访,首先前往的美联社表示气氛明显较疫情前缓和,并拍摄到许多设施已经结业移交,而该场所正好也出现在当时该网友的画面中,研究人员比对表示在安保降低的同时,另一些设施门牌却开始变成看守所,可能是提供具有法源的正式关押,并指出他所去的都是新疆较大的几处教育中心,但是认为不算是看到全貌[97][98]

2022年5月24日,在米歇尔·巴切莱特到访中国之日,BBC出版了一批名叫「新疆公安文件」的档案,该文件据称是由黑客入侵中国警察的电脑系统后获得并转交给郑国恩[99]。这些文件来自喀什地区疏附县公安局伊犁地区土克县公安局的电脑,其中有2000年到2018年期间的数千个电脑文件、2万多个被逮捕的维吾尔人的姓名,452个登记册、指示、简报和警察工作报告。此外这些文件还提到陈全国2017年一次内部讲话时下令守卫开枪射杀试图逃跑的所有人,并要求新疆官员严加控制宗教信仰者。2018年疏附县当地职业培训中心有一个「上课时杜绝扰乱和逃跑的指示」,提到如果学生不听指挥的话,武警可以鸣枪示警。如果学生试图逃跑或夺取武警们的武器的话,他们就会被杀死[100][101]。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则在2018年一场内部讲话中提到是习近平直接下令扩大拘留设施的容量。据称,BBC在内的多家媒体已经对其进行了长达数月的调查和鉴定,以验证其真实性。[99][102][103][104][105][106]此外,美联社于5月16日公布了一份其自称经过其核实的名单[107],其中包含中国新疆南部疏附县监狱的1万多名维吾尔人姓名,罪名主要是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或中国政府经常用来定罪异议分子的「寻衅滋事」,而非谋杀窃盗等刑事罪。刑期介于2年至25年,平均为9年,大都在2017年被逮捕,多数人仍在狱中。有媒体表示,该县的人口大约为26.7万人,这意味着25人中就有1人入狱,是已知的全球最高监禁率。[108][109]德国外交部长安娜琳娜·贝伯克于5月24日与中国外长王毅视讯通话时呼吁中方澄清新疆人权的真相。中国外交部表示这批外流文件是抹黑新疆的反中势力拼凑出的材料,并指控媒体在散播谎话、谣言。[99][110]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书面回复未正面回应档案内的具体细节,仅重申当局采取的行动是为了「打击恐怖分子」,并主张新疆地区经济蓬勃发展,十分「和谐稳定」。[111]

2022年5月底,米歇尔·巴切莱特到访中国并且来到了喀什监狱和喀什实验学校以及一个前职业教育和培训中心。她认为中国政府缺乏对职业教育和培训中心运作的独立司法监督,执法官员依赖15项指标来确定暴力极端主义倾向。她表示在她访问期间中国政府向她保证职业教育和培训中心已经拆除。 [112]

再教育营内部情况

场地设施

再教育基地的数量没有准确的数据,大部分城市里的「再教育营」为职业学校、党校、普通学校或其他官方场所改建而成,而城乡教育营则大多为新建[113]。 在受训期间,学习营地不能自由出入,大门有武装看守,部分并配有疑似高墙、铁网和瞭望塔等设施在其周围[114][115][116][117]

2018年4月,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报导称仅在喀什地区叶城县就至少有8个「再教育营」[118]。2018年5月,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曾发布73个不同「再教育营」的招标统计资料[119]

此外,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学者章闻韶使用政府招标信息和配合谷歌地球影像记录「再教育营」的地点[120][121][122][123]。 截至2019年5月,章闻韶已在其博客上纪录了66个地点[124]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国际网络政策中心(ICPC)也有一个集中营的资料库,存有人数、地点、照片、数量等信息[125][126]。ICPC曾和路透社合作推出过专题报导[127]。2020年9月,该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利用卫星成像技术发现,中国新疆地区存在约380余个可疑营地,至少61个从2019年7月起已扩建、其中14个还在扩建[94][95][96]

培训内容

2019年8月16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白皮书,披露「再教育营」教育培训内容如下[128]

  • 开展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普通话规范汉字培训
  • 开设法律知识课程
  • 开展职业技能培训
  • 去极端化教育

2021年2月10日,在北京召开的第四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上,和田地区墨玉县教培中心结业学员希尔艾力·艾麦尔江称,教培中心开设有畜牧养殖、美容美发、计算机技术、缝纫技术、商业营销、服装设计、食品加工、酒店管理等专业。[129]

营中人员

「再教育营」中接受再教育的人员数量没有准确的数据,但多家媒体、长期研究新疆问题的研究人士以及其他组织机构估计再教育营的人数已达到100万甚至更高。

  • 2018年5月4日,美国纽奥良洛约拉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莱恩·图姆(Rian Thum)在美国华盛顿的一场讨论会上说:「以我们能获得的最好的数据来看,维吾尔群体中的5%到10%因为他们的民族身份而成为了这些再教育营的目标,这意味着人数在50万到100万之间 [130]
  • 2018年8月10日,美国籍 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 委员盖伊‧麦克杜格尔(Gay McDougall)称有「可靠情报」,证明中国在新疆的「反极端主义中心(counter-extremism centres)」秘密囚禁100万维吾尔族人,另有200万人被强迫进入「再教育营(re-education camps)」接受政治及文化的教化[131][132]
  • 2019年,美国国务院发表的《2019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提道,美国政府估计新疆再教育营中关押了超过100万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回族和其他穆斯林族群的成员,以及一些维吾尔族的基督徒[133]
  • 2019年,德国人类学学者阿德里安·曾兹估计,再教育营中的人数可能高达150万[134][135]
  • 2020年9月,国务院新闻办发布《新疆的劳动就业保障》白皮书,其中提及「就业技能培训」的相关内容。根据所发表的统计,由2014年至2019年,全疆年均128.8万人次的城乡劳动者参与了该项计划,其中来自南疆地区的参与数字为年均45.14万人次,南疆被称为受「极端思想」影响导致贫困比较严重的地区。[136][137]

2019年3月1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白皮书介绍进入再教育营的学员有三方面人员:一是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情节轻微,尚不构成犯罪的人员。二是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尚未造成实际危害后果,依法可以免除刑罚的人员。三是因暴力恐怖、极端主义犯罪被定罪处刑,刑满释放前经评估仍有社会危险性,法院依法决定在刑满释放后进行安置教育的人员[4]

但有学者和媒体指出,多数人员被关押入再教育营的原因是宗教信仰、身份认同,此外还包括与海外亲戚电话联系或有海外关系、赞赏他国政治、妇女超生、给汽车加过多的汽油、拒绝在公共场合吸烟(不吸烟被认为是宗教虔诚的表现)等等[138][139][140]。部分人员甚至不知道自己被关押的原因[141]。许多维吾尔族知识分子、哈萨克族人士和其他一些知名人士等亦遭到关押:

  • 2018年4月,据报导,维吾尔族足球运动员叶尔凡·叶孜木江返新疆塔城探望父母期间被中国政府逮捕送入再教育营[142] 。2019年2月,失踪将近1年的叶尔凡回归球场[143]
  • 2018年5月21日,哈萨克警方逮捕一位2018年4月非法越境的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昭苏县哈萨克女子萨热古丽·萨吾提巴依。2018年7月,她在哈萨克的法庭上称自己原本是一名幼儿园教师,后来被转到在山区的一个政治营中当过管教员,还称自己工作的营里关押着2,500名左右的哈萨克人,她还称自己还知道另外两处的「再教育营」[144][145][146] 。2018年8月1日,阿拉木图州扎尔肯特 市法院以非法越境罪判她六个月监禁,缓期半年执行,并决定不遣返她回中国[147][148]
  • 2018年9月13日,据自由亚洲电台 报导,中国作家协会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原新疆师范大学校长阿扎提·苏里坦新疆大学教授、全国青联第十届委员会委员热依拉·达吾提 ,还有该学校的阿卜杜克里木·热合曼、阿尔斯兰·阿卜杜拉、盖热提·鄂图曼等共计5名大学教授被送「再教育营」[149][150]
  • 2019年1月,《纽约时报》报导,根据新疆流亡者汇集的一份名单,100多名遭中国官方拘留的维族学者,包括诗人和作家、大学校长,以及人类学和维吾尔历史在内的各学科教授,这些失踪学者中最知名的是研究伊斯兰圣地、民歌和民间传说的新疆大学人类学家热依拉·达吾提 ,2017年底被拘留后,一直杳无音信[151]
  • 2019年6月,《维吾尔人权项目》统计显示,至少有386位维吾尔知识分子被拘押、失踪[152][153];其中,譬如作家努尔穆罕默德·土赫提被报导已经死亡,家属指控父亲年纪大却无法亲自照顾他,并患有糖尿病和心脏病等慢性史,质疑中心环境不佳[154]

营中待遇

2019年初,新华社曾实地拍摄,公布了新疆教育中心前后过程的纪录片,并邀请诸多伊斯兰国家大使参访的过程记录影音[155][156]。2019年3月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白皮书,介绍职业技能培训中心是依法设立的教育培训机构[4]。培训中心通过与学员签订培养协议,配备了教师、技师、辅导员、医生和后勤服务管理人员,设置了以学习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和去极端化为主要内容的教学课程,在学员考核达标后颁发结业证书[4]。对此有媒体指出,北京方面邀请外界的参访,是经过预先彩排的,只参观指定的营地,并采用了精心挑选的场景和「读稿式」的采访[157][158]

此外,有媒体指出再教育营中存在语言及文化清洗[23][159],报导称「再教育营」破坏了维吾尔族等民族的伊斯兰信仰[160],强迫他们唱红歌、吃猪肉、喝酒[161][162][163][164],拒绝照做的人会被罚禁食、坐老虎凳以及不让睡觉等[165][166][167]。据报导,再教育营内还发生了强制分离孩童父母等行为[168][169],一些妇女表示曾被迫接受绝育手术、否则就会被送到集中营,有学者[谁?]形容其为「人口灭绝」或「维吾尔族种族灭绝[170][171][172][173][174]。也有媒体报导称再教育营内有人死亡[175][176][177][178][179],譬如一个位于阿克苏地区的营区里有上百人在半年内死亡[180],还传出了维吾尔著名宗教人士穆罕默德·萨利赫·哈吉[181][182][183]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的母亲阿依罕·买买提[184][185][186][187]的死讯。

  • 2018年2月3日,据英国广播公司报导,阿卜杜热合曼·艾山原本是一名喀什市的商人,其母亲阿米娜·买买提是一位68岁的退休老师,其妻子图妮萨古丽是两个孩子的母亲,2017年7月底他的母亲和妻子均被投入喀什地区疏附县的「再教育营」。2018年他得知自己的母亲在教育营里以不听话为由从早到晚被迫坐木板凳并被罚禁食等后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称:「我宁愿妻子与母亲被枪毙,也不想她们被中国政府虐待致死。」[188][189]
  • 2018年5月15日,自由亚洲电台电话采访和田地区墨玉县喀拉喀什镇其乃巴格路派出所民警,民警回答相关问题时称在教育营里50-70平方米的房间里住70人左右,还称房间里设有两层板床。[190]
  • 2019年5月,据三立新闻网报导,一名哈萨克公民记者Erkin Azat潜入新疆进行秘密采访,他称,「在集中营里,伴侣好几个月才能见上彼此一面,且见面之前还要先吃避孕药,并在集中营食物里加入特殊药物,迫使男人们生殖器无法勃起、女人们停经,进集中营时有身孕的妇女会被强制引产。当地维吾尔、哈萨克等民族女孩被迫跟汉人结婚。」[191]
  • 2019年8月,据报导者采访调查,一位正在逃亡的新疆汉族居民李欣(化名)提道,营地内维族和汉族被关人员受到的待遇相似,而她的家人被关在不到10平方的囚室,还有其他少数民族。囚室里没窗,有3个摄像头24小时全程监控,不允许讲话,每天要接受共产党思想教育,如果讲话或者有人举报,就会被送到体罚室。李欣称「我家人知道有些人被吊起来,把手铐铐起来之后吊在高处,拿鞭子打他,还有些人就是被电击,」而她家人在刚被关进去时受到老虎凳酷刑,被逼供画押。[140]
  • 2019年12月,新疆伊斯兰教协会会长、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院长阿不都热克甫·吐木尼牙孜多次实地参观喀什、和田、吐鲁番等地的教培中心并称其亲眼看到学员在教室里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学习法律、学习技能;亲眼看到教培中心免费提供的清真饮食,学员参加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自由愉快地学习、生活、娱乐;亲眼看到学员有事可以请假外出,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可以随时通电话;亲眼看到学员主动揭批宗教极端思想的谬论和「三股势力」的残暴行径,发自内心地感恩政府的教育挽救,庆幸没有成为「三股势力」的炮灰。认识的一些学员在结业后,大多凭借在教培中心学到的本领找到了合适的工作,过上了好日子。[192]
  • 2020年8月5日,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新疆一名男模麦尔丹·阿巴被囚禁,通过微信他描述了自己在派出所与50多人一起被铐住和戴上头套度过18天的经历,同时从新疆传出的文件显示再教育营要求儿童「悔改投降」[193][194][195]
  • 2020年8月13日,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中共将被指控犯有较轻「罪行」的再教育营被拘留者安置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一个特殊的限制进入的「居民区」,同时还让这些被拘留者前往几家当地工厂上班,并要求他们学习普通话[196]
  • 2021年2月3日,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新疆再教育营中的妇女遭到大规模强暴、性虐待和酷刑,不过中共当局坚称报道是在抹黑诋毁中国[197][198]
  • 2021年2月10日,在北京召开的第四场涉疆问题发布会上,多名结业学员回应称在教培中心待遇极好,并否认西方媒体所称的「酷刑、洗脑、强奸、性虐待、绝育」等情况。[注 1][199]

转移事件

  • 2018年9月28日,自由亚洲电台电话采访喀什地区疏附县布拉克苏乡派出所民警,民警回答相关问题时透露称近期公安局和国保大队联合对「再教育营」内的人员进行审判工作,每批审判50人左右,被判人员分流至其它地区,如果情况严重会分流至内地。该民警还透露称转移内地工作由县公安局副局长亚森·阿卜拉带队,民警称该派出所指导员乃吉木丁·拜达力阿吉2018年8月曾参与一批在押人员送内地的工作。当被问到如何给转移人员的家属解释转移事件时,民警称这里人已经很多、内地条件好并能接受更好的教育。[200][201]
  • 2018年9月29日,有一位黑龙江省泰来县的居民称政府已开始转移部分维吾尔人至本县监狱。根据这则消息,自由亚洲电台电话采访黑龙江省司法厅、哈尔滨监狱管理局、泰来县公安局及泰来县武装部等部门,均拒绝就采访回答相关问题。其中泰来县政协工作人员回答相关问题时称20多天前从新疆转移部分人到泰来监狱,人民政府办公室秘书也确认转移事件并称转过来的人送到了泰来监狱。[202]
  • 2018年9月26日,据《乌鲁木齐晚报》报导,因旅客列车运行图调整需要,新疆铁路暂停发售10月22日及以后铁路始发站直通、管内各次旅客列车车票,恢复日期另行通知[203],但在中国铁路「12306」客户端上仍可购买由新疆始发、终到新疆的旅客列车车票。另外,阿克苏地区公路管理局沙雅分局9月30日发出通告称,受天气影响,铁力买提隧道附近路段大面积降雪,国道G217线封闭,恢复通车日期是2019年4月30日。新疆当局的暂停发售火车票及封闭国道G217等做法引发舆论大规模转移在教育营在押人员的猜测。[204]
  • 2018年10月1日,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称,新疆南部的维吾尔族在押人员转至北疆,北疆哈萨克等在押人员转移至甘肃等地,转移人员已高达20多万。[204]

各方反应

媒体舆论

中国大陆以外的部分媒体和组织认为「中国政府已在遍布全疆的再教育营里扣押了数以万计的本国维吾尔族穆斯林[205][206][207][208],以及少量的基督徒[209][210][211]和外国公民[212][213][214][215](尤其哈萨克公民)。根据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部分专员[216][217][23][131][218][219][220],多家媒体[130][53][221][222]和相关机构[160][223][224]估计,因中国伊斯兰教信仰、民族身份或其它非违法原因而进入新疆再教育营的人数可能达100万甚至更高。 此外,报导指再教育营内部条件恶劣[225][226][227][228][229],部分被关人员时常经历被「虐待」、「洗脑」、强迫劳动等[131][227][230][231][232],甚至死亡[180][233][181][234][235]。还有媒体报导再教育营中存在语言及文化清洗[23][159]、强制分离孩童父母[168][169]和强制绝育[170][171]等行为,亦有学者[138][236][237][238]、媒体[239][233][240][241]、国际组织[242][243][244]及政客[245][246]将新疆再教育营与文化大革命比较,甚至直接称其为「维吾尔族种族灭绝[247]

参见

注释

参考文献

  1. ^ 1.0 1.1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报道0119A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2. ^ Arrests skyrocketed in China's Muslim far west in 2017. 亚洲新闻台.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5). 
  3. ^ A Summer Vacation in China’s Muslim Gulag.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 [2018-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3). 
  4. ^ 4.0 4.1 4.2 4.3 4.4 4.5 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 新华网. 2019-03-18 [2019-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6) (中文). 
  5. ^ 5.0 5.1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 新疆人大网. [2019-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1) (中文). 
  6.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 (第7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 2018-10-09 [2021-07-30]. 
  7. ^ 《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白皮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2019-08-16 [2021-07-30]. 
  8. ^ 新疆司法行政专题培训“去宗教极端化”. 人民网. [2014-1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20) (中文). 
  9. ^ 新疆疏附三级教育转化机制推进“去极端化”. 凤凰网. [2014-1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02) (中文). 
  10. ^ 新疆于田县多举措教育转化帮教青年. 中国农业部. [2014-1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28) (中文). 
  11. ^ 和田民丰县组织教育转化对象开展观摩活动. 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统一战线工作部. [2016-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20) (中文). 
  12. ^ 五角大楼:百万新疆穆斯林被押“集中营”. 德国之声. [2020-11-30] (中文). 
  13. ^ 从否认到粉饰太平 中共关于新疆集中营说法的花样翻新. 美国之音. [2020-11-30] (中文). 
  14. ^ 《花木兰》部分摄于新疆集中营附近 片尾鸣谢新疆公安和宣传机构引批评.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9-11 [2020-11-30] (中文). 
  15. ^ Graham-Harrison, Emma. China has built 380 internment camps in Xinjiang, study finds. 《卫报》(The Guardian). 2020-09-24 [2020-11-30]. ISSN 0261-3077 (英国英语). 
  16. ^ David Brunnstrom; Andrea Shalal. U.S. says no justification for 'concentration camps' in China. 路透社(Reuters). 2020-10-23 [2020-11-30] (英语). 
  17. ^ 17.0 17.1 Editorial Board. New evidence of China's concentration camps shows its hardening resolve to wipe out the Uighurs. 《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 2020-09-03 [2020-11-30]. ISSN 0190-8286 (美国英语). 
  18. ^ Trédaniel, Marie; Lee, Pak K. Explaining the Chinese framing of the "terrorist" violence in Xinjiang: insights from securitization theory (PDF). Nationalities Papers. 2017-09-18, 46 (1): 177–195 [2019-08-18]. ISSN 0090-5992. S2CID 157729459. doi:10.1080/00905992.2017.135142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4-27) (英语). 
  19. ^ 2014:中国掀起“反恐人民战争”--时政--人民网. politics.people.com.cn. [2022-01-17]. 
  20. ^ 纽约时报:中共文件显示习近平主导新疆镇压. 美国之音(中文). 2019-11-17 [2019-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17). 
  21. ^ "血洗"中国—"伊斯兰国"威胁视频用意何在?. 德国之声. 2017-03-03 [2021-02-25]. 
  22. ^ 新疆“再教育营”受到赞扬不断 中央统战部部长尤权:坚持宗教中国化. 自由亚洲电台. [2018-1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13). 
  23. ^ 23.0 23.1 23.2 23.3 “去除思想上的病毒”:中国对新疆穆斯林的镇压行动. 人权观察. 2018-09-09 [2020-11-30] (中文). 
  24.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办法. 新疆日报. 2016-08-01 [2020-04-02]. 第三十八条对被教唆、胁迫、引诱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或者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情节轻微,尚不构成犯罪的人员,公安机关会同司法行政、民政、教育、宗教事务、文化、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等部门和工会、共青团、妇联、科协等团体以及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所在单位、就读学校、家庭和监护人对其进行帮教和法治教育。第三十九条下列恐怖活动罪犯、极端主义罪犯由监狱、看守所、社区矫正机构等分别进行教育改造、矫正:(一)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二)被判处拘役的;(三)被判处管制、缓刑、裁定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的。 
  25. ^ 杰安迪.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纽约时报》. 2014-03-06 [2020-12-01] (中文). 
  26. ^ BBC记者:昆明火车站惨案之后. 英国广播公司. 2014-07-16 [2020-12-01] (中文). 
  27. ^ 习近平新疆考察纪实:民族团结是发展进步的基石. 新华网. [2019-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17). 
  28. ^ 习近平在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 新华网. [2019-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17). 
  29. ^ 新疆2015年继续深化反恐严打. 人民网. 2015-01-09 [2019-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17) (中文). 
  30. ^ 治藏功臣陈全国续铁腕治疆. 明报. 2017-09-22. 如今陈全国每次谈到维护新疆的稳定大局,最先提及的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 
  31. ^ 中国机密文件曝光 强推伊斯兰教“中国化”.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23) (中文). 
  32. ^ 始终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 人民网. [2018-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1). 
  33. ^ 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是中国伊斯兰教扎根本土生生不息的必由之路. 新浪网. [2017-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6). 
  34. ^ 中国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实践(全文). 央视网. [2018-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04). 
  35. ^ 新疆强制落实26条非法宗教细则 全面禁止非官方宗教活动. 自由亚洲电台. [2017-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9) (中文). 
  36. ^ 宁夏仿陈全国强硬治疆 推禁令整治伊斯兰教. 对华援助协会. [2018-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9) (中文). 
  37. ^ 中国当局宗教政策的大倒退. 中国人权. [2018-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02) (中文). 
  38. ^ 新疆新法 禁鼓励孩子从事宗教活动. 《自由时报》. [2016-1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15) (中文). 
  39. ^ 新疆禁党员和公职人员参加斋月等宗教活动. 观察者网. [2014-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07) (中文). 
  40. ^ 官方回应儿童不能进清真寺:宗教不得妨碍教育. 新浪. [2016-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26) (中文). 
  41. ^ 新疆伊斯兰教阿訇逐渐消失 穆斯林去世缺阿訇主持葬礼.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06) (中文). 
  42. ^ 42.0 42.1 专访:新疆“再教育营”超出了正常范围. 德国之声. [2019-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0) (中文). 
  43. ^ 李在立. 「学校」还是监狱? ——《寒冬》独家曝光关押维吾尔人的教育转化营(组图、视频). 寒冬. 2018-11-14 [2018-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0) (中文). 
  44. ^ New Evidence for China's Political Re-Education Campaign in Xinjiang. The Jamestown Foundation. [2017-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27). 
  45. ^ 45.0 45.1 Chris Buckley. 泄露文件揭示中国如何组织对穆斯林大规模拘禁. 《纽约时报》. [2019-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6) (中文). 
  46. ^ 中国为何拘押维吾尔人并对他们进行“再教育”. 澳洲广播公司. [2018-08-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1) (中文). 
  47. ^ Clarke, Michael. Patriotic songs and self-criticism: why China is 're-educating' Muslims in mass detention camps. The Conversation. [2020-02-01] (英语). 
  48. ^ 中国高科技公司从新疆监控大获其利.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28). 
  49. ^ 中国:应释放新疆‘政治教育’在押人员. 人权观察. [2017-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15). 
  50. ^ 英媒:新疆铁腕控制 汉人也叫苦连天. 英国广播公司. [2017-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8) (中文). 
  51. ^ 【便民警务站】24小时守望的“城市灯塔”. 搜狐. [2016-1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04) (中文). 
  52. ^ 和田119依托便民警务站建立1,130个固定式宣传站. 中国消防在线. [2017-0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7) (中文). 
  53. ^ 53.0 53.1 美智库: 新疆严控手段与德国纳粹如出一辙.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1) (中文). 
  54. ^ 新疆:天罗地网下的监控世界. 《纽约时报》. [2018-0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0) (中文). 
  55. ^ 中国:大数据助长对少数民族地区镇压. 人权观察. [2018-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8). 
  56. ^ 新疆强化安保 拘捕人数猛增. 德国之声. [2018-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9). 
  57. ^ 人权组织:新疆2017年遭刑拘维族人超 2016 年7倍.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8-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8) (中文). 
  58. ^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in Xinjiang Draw Attention. 中国数字时代. [2018-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30). 
  59. ^ 中国:新疆无故收回护照. 人权观察. [2016-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25). 
  60. ^ 新疆收缴居民护照统一保管引发争议. 英国广播公司. [2016-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26). 
  61. ^ 中国警方没收新疆部分地区居民护照. 《纽约时报》. [2016-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02). 
  62. ^ 新疆再教育营女子哈国获释 新疆再有穆斯林被捕. 对华援助协会. [2018-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05). 
  63. ^ 人权观察:新疆当局令居民上交护照集中保管. 美国之音. [2016-1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25). 
  64. ^ 新疆石河子市当局要求市民交出护照. 英国广播公司. [2016-1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23) (中文). 
  65. ^ 新疆没收哈萨克居民护照 知名学者呼吁关注遭遇. 自由亚洲电台. [2017-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9). 
  66. ^ 新疆伊犁无限期停办及统管护照. 自由亚洲电台. [2015-05-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19). 
  67. ^ 埃及警方拘捕一批新疆维吾尔留学生. 自由亚洲电台. [2017-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10). 
  68. ^ 留学埃及 新疆哈萨克族学生返家后失联. 自由亚洲电台. [2017-08-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30). 
  69. ^ 传19岁维族国脚被「再教育」 国际职业足球员协会呼吁放人. 香港01有限公司. [2018-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20). 
  70. ^ 维族女留学生回国后失踪,疑被关“再教育营”. 国际特赫组织. [2018-07-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8). 
  71. ^ 留学埃及的阿卜杜萨拉姆和亚森江回国后死在库尔勒的监狱中. 自由亚洲电台. [2017-1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4). 
  72. ^ 新疆哈萨克族留学生,一家四口被捕. 自由亚洲电台. [2017-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6). 
  73. ^ 一维族留学生北京登机前疑被扣 世维会谴责当局严查归国者. 自由亚洲电台. [2013-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9). 
  74. ^ 「犯行是与家人团聚唯一方法」 她逃出中国新疆「再教育营」. 上报. [2018-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04). 
  75. ^ 陈全国挣表现,打造全球最大“露天监狱”.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8). 
  76. ^ 报道:川普宗教自由大使寻求制裁新疆党魁陈全国. 美国之音. [2018-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03) (中文). 
  77. ^ 新疆喀什地委原委员、莎车县委原书记王勇智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2019-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30). 
  78. ^ 中国政府发表新疆白皮书回应外界对再教育营批评. 美国之音. 2019-03-18 [2019-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1) (中文). 
  79. ^ 新疆自治区主席、副主席谈教培中心:多数学员已结业 九成以上找到工作. 中国新闻网. 2019-07-31 [2020-12-01] (中文). 
  80. ^ 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 新华网. 2019-08-16 (中文). 
  81. ^ 《新疆的劳动就业保障》白皮书(全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2020-11-30]. 
  82. ^ China defends its 'vocational training centres' in Xinjiang white paper. 《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20-09-17 [2020-11-30] (英语). 
  83. ^ 揭露新疆暴恐幕后黑手“东伊运”:策划劫机,训练儿童. 观察者网. [2019-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8) (中文). 
  84. ^ 苏子牧. 【有片.慎入】中国纪录片介绍新疆反恐 公布大量恐袭原始画面. 香港01有限公司. 2019-12-06 [2019-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8) (中文(香港)). 
  85.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po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86. ^ 86.0 86.1 Ramzy, Austin; Buckley, Chris. 泄露文件揭示中国如何组织对穆斯林大规模拘禁 (Published 2019). 《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2019-11-16 [2020-12-10]. ISSN 0362-4331 (中文). 
  87. ^ 87.0 87.1 纽时罕见曝光党内新疆镇压文件. 德国之声. [2020-12-10] (中文). 
  88. ^ Dylan Welch, Ariel Bogle. “中国电文”:泄露文件揭露北京对新疆的镇压规模. 澳洲广播公司. 2019-11-25 [2020-11-30] (中文). 
  89. ^ 「中国电文」吹哨者身份曝光 荷籍维族女:我必须冒险. 德国之声. [2020-11-30] (中文). 
  90. ^ “中国电文”披露新疆再教育营详细信息 中西方各国作出何种回应?.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9-11-27 [2020-11-30] (中文). 
  91. ^ “墨玉名单”:还原中共收押维吾尔人的细节原委. 自由亚洲电台. [2020-11-30] (英语). 
  92. ^ China Uighurs: Detained for beards, veils and internet browsing. 英国广播公司(BBC). 2020-02-17 [2020-11-30] (英国英语). 
  93. ^ 新疆「墨玉名单」发酵 德政坛呼吁联合国调查. 德国之声. [2020-11-30] (中文). 
  94. ^ 94.0 94.1 94.2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5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95. ^ 95.0 95.1 95.2 Xinjiang: Large numbers of new detention camps uncovered in report. 英国广播公司 (BBC). 2020-09-24 [2020-11-30] (英国英语). 
  96. ^ 96.0 96.1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4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97. ^ 「外国记者不能去,但是我可以呀!」中国网民实地走访新疆,拍下18处再教育营影像
  98. ^ 首允西方媒体参访,中国却遭美联社打脸!直击新疆最大拘留所 美联社:该处就是「再教育营」
  99. ^ 99.0 99.1 99.2 新疆警察文件揭露维吾尔族遭迫害惨况 德外长吁王毅澄清指控. 中央社. 
  100. ^ 室外活动防逃跑处置预案(流程). 
  101. ^ 新疆警察档案:中国镇压维吾尔人的机器是这样运作的. rfi. 
  102. ^ Zenz, Adrian. The Xinjiang Police Files: Re-Education Camp Security and Political Paranoia in the Xinjiang Uyghur Autonomous Region. The Journal of the European Association for Chinese Studies. 2022-05-24, 3. ISSN 2709-9946. doi:10.25365/jeacs.2022.3.zenz (英语). 
  103. ^ 【中国人权】西方学者发布绝密新疆文件:习直接下令增建集中营. Radio Free Asia. [2022-05-24] (中文(香港)). 
  104. ^ The faces from China’s Uyghur detention camps. BBC News. [2022-05-24]. 
  105. ^ 新疆公安ファイル. 毎日新闻. [2022-05-24] (日语). 
  106. ^ Key Documents. www.xinjiangpolicefiles.org. [2022-05-24] (美国英语). 
  107. ^ 美联社公布新疆疏附县监狱1万多名维吾尔人名单 该县每25人中就有1人涉恐怖主义. 
  108. ^ 美媒曝光新疆疏附县维吾尔人百分之四入狱 成全球最高监禁率地区. Radio Free Asia. [2022-05-24] (中文(香港)). 
  109. ^ 美联社公布新疆疏附县监狱1万多名维吾尔人名单 该县每25人中就有1人涉恐怖主义. Radio Free Asia. [2022-05-24] (中文(中国大陆)). 
  110. ^ 2022年5月24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_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www.mfa.gov.cn. [2022-05-26]. 
  111. ^ 铁证如山!「新疆警察文件」揭露维吾尔族遭监禁惨况 习近平恐难辞其咎. 上报. 2022-05-25. 
  112. ^ 联合国官方新闻报道巴切莱特结束中国之行:并谈新疆、西藏、香港等问题. 
  113. ^ Phillips, Tom. China 'holding at least 120,000 Uighurs in re-education camps'. 《卫报》(The Guardian). 2018-01-25 [2018-09-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9) (英语). 
  114. ^ China suggests its camps for Uighurs are just vocational schools.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 [2018-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7) (英语). 
  115. ^ 关于《阿图什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服务中心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的审批意见. 新疆阿图什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2017-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08). 
  116. ^ Patriotic songs and self-criticism: why China is 're-educating' Muslims in mass detention camps. 澳洲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2018-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8) (英语). 
  117. ^ China's Mass Internment Camps Have No Clear End in Sight.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 [2018-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5) (英语). 
  118. ^ Kargilik County government bid. 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18-05-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4). 
  119. ^ List of Government Bids Related to Re-Education Facilities. Jamestown Foundation. [2018-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20). 
  120. ^ UBC student Shawn Zhang uses satellite images to track suspected Chinese re-education centres where Uyghurs imprisoned. 《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 [2018-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7) (英语). 
  121. ^ Is China building 'political re-education' camps for Muslim minorities?. 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 [2018-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0). 
  122. ^ Activists target China's human-rights record with new ad campaign in Vancouver. 《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 [2018-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2). 
  123. ^ Law student locates suspected Uyghurs re-education camps in China with satellite imagery.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校刊(The Ubyssey). [2018-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8) (英语). 
  124. ^ Zhang, Shawn. List of Re-education Camps in Xinjiang 新疆再教育集中营列表. Medium. 2018-05-20 [2019-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0). 
  125. ^ ASPI ICPC Xinjiang re-education camp database. Docs.google.com. [2019-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1). 
  126. ^ Fergus Ryan, Danielle Cave, Nathan Ruser. Mapping Xinjiang's 're-education' camps.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 [2019-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07) (英语). 
  127. ^ Tracking China's Muslim Gulag. 路透社(Reuters). 2018-11-29 [2019-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5). 
  128. ^ 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 新华网. [2019-08-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6). 
  129.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京召开第四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 www.guancha.cn. 观察者网. 2021-02-11 [2021-02-16] (中文(简体)). 
  130. ^ 130.0 130.1 新疆再教育营关人或近百万 警察抓人有指标. 美国之音. [2018-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08) (中文). 
  131. ^ 131.0 131.1 131.2 联合国:中国秘密囚禁百万维族人对其政策“洗脑”. 英国广播公司. 2018-08-11 [2020-11-30] (中文). 
  132. ^ Committee on the Elimination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 reviews the report of China.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 
  133. ^ Xinjiang. 美国国务院(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2020-12-02] (美国英语). 
  134. ^ Zenz, Adrian. Brainwashing, Police Guards and Coercive Internment: Evidence from Chinese Government Documents about the Nature and Extent of Xinjiang's "Vocational Training Internment Camps".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 [2020-12-02] (美国英语). 
  135. ^ deHahn, Patrick. How did we get to the number of 1.5 million Muslims imprisoned in China?. 石英财经网(Quartz). [2020-12-02] (英语). 
  136. ^ China defends its ‘vocational training centres’ in Xinjiang white paper.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20-09-17 [2021-02-15] (英语). 
  137. ^ 《新疆的劳动就业保障》白皮书(全文).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 
  138. ^ 138.0 138.1 阿德里安·曾兹(Adrian Zenz). 为何中共要在新疆强制推行民族同化?. 《纽约时报》. 2019-07-17 [2019-12-30] (中文). 
  139. ^ 新疆“再教育营” 外泄文件揭露关押原因, [2020-12-01] (中文) 德国之声
  140. ^ 140.0 140.1 新疆汉族的求救电话:「家人也进集中营!我们被迫去做维稳」. 报导者(The Reporter). [2020-12-01] (中文(台湾)). 
  141. ^ This May Be The Biggest Human Rights Story You Haven't Heard Yet. BuzzFeed. 2020-08-27 (英语). 
  142. ^ 德语媒体:叶尔凡去哪儿了?. 德国之声. [2020-11-30] (中文(中国大陆)). 
  143. ^ 失踪维吾尔球员回归 加盟江苏苏宁. 维吾尔人权项目. 2019-03-01 [2020-11-30]. 
  144. ^ 中国政府前雇员被捕 新疆“再教育营”曝光. 德国之声. [2018-07-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7). 
  145. ^ 女子偷渡哈萨克被捕 称2500族人困再教育营. 东方报业集团. [2018-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7). 
  146. ^ 哈萨克斯坦法院审理越境新疆人曝光再教育营.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9). 
  147. ^ 中国哈萨克族女子在哈萨克斯坦获得庇护. 《金融时报》. [2018-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8) (中文). 
  148. ^ 哈萨克斯坦法院向中国新疆集中营的逃犯颁令提供庇护. AsiaNews. [2018-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06). 
  149. ^ 新疆大学五位维吾尔教授被送进政治“再教育营”.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9-13]. [永久失效连结]
  150. ^ 新疆大学教授阿卜杜克里木·热合曼、阿尔斯兰·阿卜杜拉、热依拉·达吾提被捕.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4). 
  151. ^ 中共打击维吾尔知识分子,多名学者被拘. 《纽约时报》 (中文). 
  152. ^ 抓捕、失踪:维吾尔家园的知识精英被围剿. 维吾尔人权项目. 2019-06-12 [2020-12-02] (中文). 
  153. ^ 「爱党爱国」维族学者被送进再教育营. 德国之声. [2020-12-02] (中文). 
  154. ^ 一名被关入新疆再教育营的维吾尔著名作家死亡. 美国之音. [2020-12-02] (中文). 
  155. ^ 新华社. 新疆真实故事. bilibili. 2019-03-19. 
  156. ^ 探访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告别阴霾回归之路. 新浪. 中国中央电视台. 2018-12-30 [2021-02-15] (中文). 
  157. ^ 邀请外交官视察新疆 政治宣导或客观报导?. 德国之声. [2020-12-11] (中文). 
  158. ^ 'A fake drama, like a movie': How China tries to cover up its camps in Xinjiang. 澳洲广播公司. 2019-08-02 [2020-12-11] (英语). 
  159. ^ 159.0 159.1 美专家:中国在新疆进行文化灭绝. 自由亚洲电台. [2020-11-30] (中文). 
  160. ^ 160.0 160.1 新疆“改造营”关押超百万 放弃信仰. 对华援助协会. [2018-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8) (中文). 
  161. ^ “我们被强迫吃猪肉、唱红歌”. 德国之声. [2020-12-01] (中文). 
  162. ^ 猪年春节:新疆有穆斯林被强迫过春节吃猪肉?.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9-02-06 [2020-12-01] (中文). 
  163. ^ 常新. 新疆学校开「吃猪肉」课汉化维族师生 杜绝维语强推汉语教育. 《寒冬》. 2020-04-15 [2020-12-01] (中文(台湾)). 
  164. ^ 践踏宗教信仰 中国逼穆斯林吃猪肉喝酒. 新头壳. [2018-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20) (中文). 
  165. ^ 《图片报》:再教育营暴露了共产党对维族人的恐惧.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8-10-23 [2020-12-01] (中文(中国大陆)). 
  166. ^ 中国拘押穆斯林升级“再教育”营扩张.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21). 
  167. ^ 新疆伊犁被羁押者每次仅睡两小时 官威胁获释者披露内情将灭家族. 对华援助协会. [2018-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06) (中文). 
  168. ^ 168.0 168.1 新疆维吾尔人:“中国,我的孩子在哪里?”. 英国广播公司. 2019-07-05 [2019-07-11] (中文). 
  169. ^ 169.0 169.1 Samuel, Sigal. China's Jaw-Dropping Family Separation Policy. 《大西洋》(The Atlantic). 2018-09-04 [2020-11-30] (美国英语). 
  170. ^ 170.0 170.1 专访:北京透过强制绝育对维吾尔人进行「人口灭绝」. 德国之声. [2020-11-30] (中文). 
  171. ^ 171.0 171.1 Ivan Watson, Rebecca Wright and Ben Westcott. Xinjiang government confirms huge birth rate drop but denies forced sterilization of women.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CNN). [2020-11-30] (英语). 
  172. ^ Adrian Zenz. Sterilizations, IUDs, and Mandatory Birth Control: The CCP's Campaign to Suppress Uyghur Birthrates in Xinjiang. The Jamestown Foundation. [2020-12-01] (美国英语). 
  173. ^ 中国“强制新疆维族妇女节育绝育”:敏感话题的七个关键看点. 2020-06-30 [2020-11-30] (中文). 
  174. ^ 研究报告指中国强迫维吾尔人做绝育手术.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6-30 [2020-11-30] (中文). 
  175. ^ Uyghur Man Buried Amid Strict Security After Latest Xinjiang Reeducation Camp Death. 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18-06-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2) (英语). 
  176. ^ Elderly Uyghur Woman Dies in Detention in Xinjiang 'Political Re-Education Camp'. 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18-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25) (英语). 
  177. ^ Uyghur Teenager Dies in Custody at Political Re-Education Camp. 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18-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9) (英语). 
  178. ^ 阿克苏地区温宿县佳木镇31岁的阿米娜·喀迪尔死在再教育营里.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25) (中文). 
  179. ^ 于田县英巴格乡有7人死在再教育营里.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8-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04). 
  180. ^ 180.0 180.1 新疆阿克苏再教育营传出最少150人丧生. 自由亚洲电台. [2020-12-12] (英语). 
  181. ^ 181.0 181.1 82岁维吾尔资深宗教学者被关押期间生死引关注. 美国之音. [2018-01-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31). 
  182. ^ Chinese torture allegedly kills Islamic scholar. Anadolu Agency. [2018-06-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4) (英语). 
  183. ^ 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 Condemns Death in Custody of Scholar Muhammad Salih Hajim. 维吾尔人权项目(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 [2018-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12) (英语). 
  184. ^ 知名维吾尔活动人士的母亲死于“再教育营”. 美国之音. [2018-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04) (中文). 
  185. ^ 世维会主席母亲新疆“再教育营”去世.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05). 
  186. ^ THE WUC NOTES THE PASSING OF AYXAN MEMET, MOTHER OF WUC PRESIDENT DOLKUN ISA.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 [2018-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4) (英语). 
  187. ^ Uyghur Exile Group Leader's Mother Died in Xinjiang Detention Center. 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18-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02) (英语). 
  188. ^ 已逃亡的新疆维人:我宁愿妻子与母亲被枪毙,也不想她们被中国政府虐待致死. 英国广播公司(BBC). [2018-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5). 
  189. ^ Torchlight Uyghur Group. Execute My Mother and My Wife, I will Pay for the Bullets. WordPress. [2018-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8) (英语). 
  190. ^ 墨玉县民警:在教育营里50-70㎡的房间里住70人左右.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4). 
  191. ^ 新疆已停止生育 他:大屠杀早已开始. 雅虎.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3). 
  192. ^ 丁贵子. 没有教培中心就没有新疆的安稳日子. 新疆日报. 2019-12-05 [2021-02-04]. 
  193. ^ 新疆维吾尔模特传给家人视频, 罕见揭露拘留所内幕. 英国广播公司. 2020-08-06 [2020-11-30] (中文). 
  194. ^ 中国为新疆模特被拘留事件辩护,指其“殴打防疫人员”. 英国广播公司. 2020-08-18 [2020-11-30] (中文). 
  195. ^ Sudworth, John. Uighur model sends rare video from Chinese detention. 英国广播公司 (BBC). 2020-08-04 [2020-08-05] (英国英语). 
  196. ^ 解读新疆:新疆再教育营成员被迁移到特别“居民区”. 自由亚洲电台. [2020-11-30]. 
  197. ^ BBC新疆性侵报道引发英美澳反应 中国指责“毫无依据地抹黑诋毁”. 英国广播公司(BBC). 2021-02-04 [2021-02-15] (中文). 
  198. ^ 美关切新疆再教育营妇女遭系统性轮暴指控. 德国之声. 2021-02-04 [2021-02-15] (中文). 
  199.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京召开第四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 观察者网. 2021-02-11 [2021-02-16] (中文(简体)). 
  200. ^ 喀什地区部分在教育营在押人员已转移至内地.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4) (中文). 
  201. ^ 新疆疏附县警方:“再教育营”向内地押送维吾尔人.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29) (中文). 
  202. ^ 黑龙江省泰来县政府工作人员确认新疆拘押人员被转移事件. 自由亚洲电台.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4). 
  203. ^ 新疆铁路暂停发售10月22日及以后旅客列车车票. 新浪. [2018-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4). 
  204. ^ 204.0 204.1 新疆大规模转移穆斯林 集中营迁甘肃. 自由亚洲电台.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4). 
  205. ^ Thousands of Uyghur Muslims detained in Chinese 'political education' camps.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2018-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3) (英语). 
  206. ^ China Runs Region-wide Re-education Camps in Xinjiang for Uyghurs And Other Muslims. 自由亚洲电台. [2017-09-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12) (英语). 
  207. ^ NGOs note 'staggering' rise in arrests as China cracks down on minorities in Muslim region. 香港自由新闻(Hong Kong Free Press). [2018-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5). 
  208. ^ Securing Xinjiang: China adds security component to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Global Village Space. [2018-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4). 
  209. ^ 100 Christians sent to 're-education' camps in Xinjiang. [2018-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2).  已忽略文本「publisher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 (帮助)
  210. ^ China's crackdown on Christians: Terrifying 're-education' camps REVEALED. 《每日快报》(Daily Express). [2018-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04). 
  211. ^ Xinjiang Surveillance Expands to Non-Uyghur Muslims. 中国数字时代. [2018-07-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8) (英语). 
  212. ^ 三名澳大利亚公民曾被拘押于新疆“再教育营”. 美国之音. [2018-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25). 
  213. ^ Kazakhstan National Missing, Believed Detained in China, Amid Ongoing Crackdown. 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17-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4). 
  214. ^ Kazakhstan Confronts China Over Disappearances. 自由欧洲电台(Radio Free Europe). [2018-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02). 
  215. ^ What's behind China's anti-Kazakh campaign?. 开放民主网 (openDemocracy). [2018-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23). 
  216. ^ 【专题报道】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审查中国履行《公约》情况 新疆问题成辩论焦点. 联合国. [2018-08-15]. 
  217. ^ Fionnuala Ní Aoláin; et al. Report (PDF).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 [2019-11-01]. 
  218. ^ China Uighurs: One million held in political camps, UN told. 英国广播公司(BBC). [2018-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0) (英语). 
  219. ^ U.N. says it has credible reports that China holds million Uighurs in secret camps. 路透社(Reuters). [2018-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0) (英语). 
  220. ^ 联合国专家指中国在新疆拘押百万维族人. 《纽约时报》. [2018-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3) (中文). 
  221. ^ Islamic Leaders Have Nothing to Say About China's Internment Camps for Muslims.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 [2018-07-24] (英语). 
  222. ^ China Detaining Over 1 Million Muslims in Concentration Camps but the World Is Silent, Believer Says. 《基督邮报》(The Christian Post). [2018-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5) (英语). 
  223. ^ Inside the re-education camps China is using to brainwash muslims. 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 [2018-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3) (英语). 
  224. ^ 人权报告:两三百万维吾尔人遭拘禁.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05) (中文). 
  225. ^ 大量维吾尔族人被关“学习中心”. 无国界社运. [2018-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8) (中文). 
  226. ^ 记者来鸿:新疆“再教育营”受害者恐怖经历. 英国广播公司. [2018-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07) (中文). 
  227. ^ 227.0 227.1 Abdul Rasool Syed. China's so-called re-education camps: Torture cells for Muslims. Shafaqna. 2019-02-02 [2020-01-30] (英语). 
  228. ^ جولة داخل معسكرات "إعادة التأهيل" في شينجيانغ. Al Aan TV. [2020-02-01] (阿拉伯语). 
  229. ^ طالبوا الصين بإغلاق معسكرات "إعادة تأهيل" الأقليات العرقية. 国际特赦组织. [2020-02-01] (阿拉伯语). 
  230. ^ 【视频】新疆再教育营新文件曝光 披露关押细节.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9-11-26 [2020-11-30] (中文). 
  231. ^ 从再教育营到强迫劳动 至少29万维族人受牵连. 德国之声. [2020-11-30] (中文). 
  232. ^ 新疆再教育营亲历者:殴打是家常便饭.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21) (中文). 
  233. ^ 233.0 233.1 现代集中营——来自新疆「再教育营」的证言. 报导者 (The Reporter). [2019-12-30] (中文). 
  234. ^ Ivan Watson; Ben Westcott. Watched, judged, detained.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2020-12-11]. 
  235. ^ Helen Davidson. China confirms death of Uighur man whose family says was held in Xinjiang camps. 《卫报》(The Guardian). 2020-10-02 [2020-12-12] (英语). 
  236. ^ Rachel Harris. Repression and Quiet Resistance in Xinjiang. Current History. 2019-10-01, 118 (810): 276–281. ISSN 0011-3530. doi:10.1525/curh.2019.118.810.276 (英语). 
  237. ^ 露丝·英格拉姆(Ruth Ingram). 从《泪水浸透的土地》看今日新疆:文革再次上演. 《寒冬》. 2019-08-13 [2019-12-30] (中文). 
  238. ^ 林保华. 中共捉维吾尔人办集中营式学习班. 自由亚洲电台. [2020-11-30] (中文). 
  239. ^ 德语媒体:是欧洲太幼稚还是中共太精明?. 德国之声. [2019-12-30] (中文). 
  240. ^ China's mass indoctrination camps evoke Cultural Revolution. 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 2018-05-18 [2019-12-30]. 
  241. ^ Beijing's Persecution of the Uyghurs is a Modern Take on an Old Theme. 《外交学者杂志》(The Diplomat). [2020-11-30] (美国英语). 
  242. ^ 「新疆维吾尔人权遭侵犯规模之大,中国数十年来所未见!」国际人权组织痛批新疆「再教育营」. 风传媒. 2018-09-10 [2019-12-30] (中文). 
  243. ^ Olivia Enos. Responding to the Crisis in Xinjiang (PDF). 美国传统基金会. 2019-06-07 (英语). 
  244. ^ Free to Think Report of the Scholars at Risk Academic Freedom Monitoring Project (PDF). Scholars at Risk. 2018. 
  245. ^ 马尔科·卢比奥. ICYMI: Rubio: China's Campaign Against Muslim Minorities. 美国参议院. 2018-08-10 [2020-11-30] (英语). 
  246. ^ Helga Trüpel. China ist kein strategischer Partner. 《威悉信使报》(WESER-KURIER). [2020-11-30] (德语). 
  247. ^ 加拿大国会通过动议指中国对新疆维族进行种族灭绝的决议. 香港电台. 2021-02-22 [2021-02-23]. 

外部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