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美国关系

新加坡-美国关系
双方在世界的位置

新加坡

美国
外交代表机构
新加坡驻美国大使馆 美国驻新加坡大使馆
外交代表
大使 阿肖克·库马尔·米布里 大使 约纳坦·卡普兰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与美国总统唐纳·川普于2017年7月在德国汉堡举行的第12届二十国集团峰会中会面。

新加坡-美国关系是指历史上的新加坡美国,以及现今新加坡共和国与美国的外交关系。新加坡和美国之间的关系历来稳固强大和友好,拥有广泛的军事、经济、文化和商业联系。根据2010年公布的「美国全球领导力报告」显示,77%的新加坡人支持由欧巴马领导的美国政府。虽然支持率在2011年出现了小幅下降,但在亚太地区仍然处于最高水平。

历史

刻有「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字样的,摄于新加坡国家博物院

早在1836年4月7日,美国在当时隶属于大英帝国海峡殖民地新加坡建立了领事馆。1965年8月9日,新加坡因被迫脱离马来西亚而宣告独立。1965年8月11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承认新加坡共和国后,正式建立起外交关系,美国于1966年在新加坡建立领事馆[2]

新加坡的首任总理李光耀曾多次访美。1967年10月,李光耀首次访美,在芝加哥一个午餐会上,他向商人与企业家讲述了新加坡如何从一座小渔村发展成为拥有200万人口的大都市的过程[3]。2009年10月29日,李光耀在美国会见了美国总统欧巴马[4]。2011年,美国前总统乔治·沃克·布希访问新加坡,出席2011巴克莱亚洲论坛。访问期间会见了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前内阁资政李光耀。2014年6月21日-26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问美国,期间会见美国总统欧巴马、美国副总统乔·拜登等人[5]

新加坡是2018年朝美首脑会晤的举办场地。

各方关系

在2015年东协峰会期间,美国总统欧巴马会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时,欧巴马称新美双边关系「非常非常强大」[6]

经贸关系

自从1967年李光耀访问美国后,美国开始对新加坡投资,惠普奇异等美国大公司来新加坡投资设厂。1997年,新加坡有近200家美国制造公司[3]

新加坡与美国于2003年5月6日签订自由贸易协议,2003年7月25日及2003年8月1日分别在美国众议院美国参议院获得通过,2004年1月1日正式生效。自贸协议生效后,新加坡与美国的经贸关系出现增长,双边贸易额增长50%。而美国是新加坡最大的投资国,2013年美国对新加坡投资额达到1540亿美元。新加坡和美国还在2013年参加了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另外,新加坡与美国还签订互免签证协议[7][8]

军事关系

历史

新加坡与美国一直拥有广泛的军事关系。1990年11月,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美国副总统丹·奎尔签订了备忘录,规定了新加坡向美国提供海空军基地,作为美国在东南亚的军事部署。1991年12月,新加坡成为向美国海军提供后勤补给的基地。美国自1990年代以来向新加坡出口武器,这些武器以海空武器为主[9][10]。2019年9月23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美国总统唐纳·川普续签了一项重要的防务协议,将允许美军使用新加坡空军和海军基地的期限再延长15年至2035年[11]

非盟友关系

2022年俄乌两国爆发战争期间,李显龙总理在对美国进行工作访问时参加的《华尔街日报》在同年4月1日主办的对话会当中表示,新加坡虽然是美国唯一的「主要安全合作伙伴」,但不是美国的盟友。新加坡不会涉入美国的战争,或是当新加坡出事时要求美国前来搭救[12]

现状

根据美国与新加坡签订的战略框架协议,美国海军濒海战斗舰还在新加坡轮流部署[13]。从1981年开始,新加坡陆军开始和美国太平洋陆军举行多次的军事演习[10]。每当美国总统访问新加坡时,美国的空军一号也会降落在新加坡巴耶利巴空军基地

学术交流

2011年,新加坡赴美国的留学生高达4,300人,为10年来的最高值。新加坡留学生大多数在哈佛大学康奈尔大学史丹福大学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学习。为了让更多的新加坡留学生进入美国学习,近年来新加坡留学生也开始选择在美国高中学习。美国驻新加坡大使大卫·阿德尔曼说,不少新加坡人在美国留学,反映了新加坡与美国的关系「从来没有这样好过」[14]

参考文献

  1. ^ U.S. Global Leadership Project Report - 2011 (PDF). [2015-05-1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9-24). 
  2. ^ A GUIDE TO THE UNITED STATES' HISTORY OF RECOGNITION, DIPLOMATIC, AND CONSULAR RELATIONS, BY COUNTRY, SINCE 1776: SINGAPORE. 美国国务院. [2015-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2-16). 
  3. ^ 3.0 3.1 李光耀:一个现代国家的缔造者 自由威权与新加坡转型. 南方周末. 2015-01-23 [2015-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4. ^ 新加坡的"严厉爸爸":强势李光耀. 参考消息. 2015-03-23 [2015-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3). 
  5. ^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新加坡外交部. [2015-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30). 
  6. ^ The Straits Times – Singapore-US ties 'very, very strong': Obama. 新加坡共和国政府 Government of Singapore. [2015-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26). 
  7. ^ Overview of United States (USSFTA). 新加坡政府. [2015-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3). 
  8. ^ U.S. Relations With Singapore. 美国国务院. January 23, 2015 [2015-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03). 
  9. ^ Brabenec, James, Singaporeans get HIMARS qualified., GlobalSecurity.org, 2010-11-24 [2011-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03) 
  10. ^ 10.0 10.1 新加坡与美国的军事合作关系. [2015-05-18]. 
  11. ^ Yong, Charissa. PM Lee, Trump renew key defence pact on US use of Singapore air, naval bases. 海峡时报 the Straits Times. 2019-09-24 [2019-09-27]. 
  12. ^ 蓝云舟. 李显龙总理:新美合作紧密不代表我国将涉入美国的战争. 联合早报. 2022-04-10 [2022-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0) (中文(新加坡)). 
  13. ^ Tomkins, Damien, US Reaffirms Asia Role, The Diplomat, 8 June 2011 [2011-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12) 
  14. ^ Singaporean student numbers at US varsities hit 10-year high. [11 February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11). 

延伸阅读

  • Bellows, Thomas J., Singapore in 1988: The Transition Moves Forward, Asian Survey, February 1989, 29 (2): 145–153, JSTOR 2644574, doi:10.1525/as.1989.29.2.01p0242q 
  • Chua, Daniel Wei Boon, "Becoming a `Good Nixon Doctrine Country': Political Relations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Singapore during the Nixon Presidency," Australian Journal of Politics and History 60 (Dec. 2014), 534-48.
  • Conboy, Kenneth J., Opportunities for Bush to Bolster the U.S.-Singapore Relationship (PDF), Asian Studies Backgrounder, January 1989, 86 [2010-03-0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3-08) 

外部连结

维基共享资源上有关新加坡-美国关系的多媒体资源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