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球

在暖身区投手丘上正准备投出四缝线快速球的教士队投手克里斯·杨

快速球,又称直球,是棒球比赛中最常见的棒球球路。一些强力型投手,像是诺兰·莱恩蓝迪·强森,都曾投出时速95—103英哩(153—165公里)的快速直球,并靠这个速度来避免球被打击者击中。其他投手投得较慢,但是会在球上做点动作或者尽量投在投手板的外侧使得打者不容易打到。有时候在球被投出去之前,若能减少打者看到球的时间,也能对打者造成球速上的错觉,这种球路就是爆炸快速球(exploding fastball):尽管速度不快,但是球似乎很快就到达本垒板了。快速球投出时球通常是逆转前进的,依据马格纳斯效应的理论在球上就会产生一个上升的力量,这就使得球下坠的速度比预期的来得慢。若是在投球时让这种效应更加明显,这种球路就称上升快速球(rising fastball),在打者眼中球就像是会往上飘似的。握球时食指与中指跨过缝线最宽的地方可以投出最直线的球路,而因为从球的表面来看每旋转一圈有四条缝线,所以称之为四缝线快速球(four-seam fastball)。若是以四缝线的握法,但是手指偏离中心部位,则会投出球路偏斜的快速球,称之为切球/卡特球(cut fastball/cutter)。若食指与中指是握在缝线最窄的地方,并且是食指与中指平行扣在缝线上,则是二缝线快速球(two-seam fastball)。若以二缝线的握法,但食指施加较多的压力,则会形成沉球/伸卡球(sinker)。快速球另外还有指叉球(forkball)与叉指快速球/快速指叉球(split-finger fastball/splitter)等变化。

投法

四缝线快速球

正面
侧面
「四缝线快速球」的握法

四缝线快速球是通常在投手要取得球数上的领先,或者是要取得一个好球数的时候所使用的球路。这种快速球就是需要非常直的行进路线,尽量避免各种偏斜。这种球路通常也是一个投手能投出最快速度的球路,速度因人而异,最高记录是Aroldis Chapman投的105.1英哩(也是金氏世界纪录)。

四缝线快速球有两种投法。其中最传统的投法是找到缝线成马蹄形的地方,也就是缝线最宽的地方。让这些缝线与身体保持平行,将食指与中指与缝线成垂直放在球上,并且指头是落在最远的那根缝线上。然后将姆指置于球的下方,位置大约就在食指与中指中间。用这种握法,姆指通常不会碰到缝线。

二缝线快速球

正面
侧面
「二缝线快速球」的握法

二缝线快速球的设计是要比四缝线快速球多一些行进路线上的变化以使打者不能够确实击中,但是相对来说这种球路也比较难以掌握与控制。由于球的行进路线并非是平直的,所以有时又被称为移动快速球。

投手拿着球并找到两条缝线最接近的地方,然后将缝线与身体垂直,再把食指与中指分别放在缝线上,而且是从指尖到指根几乎都是贴在缝线上。姆指则置于球的下方,位置大约就在食指与中指中间,约略会碰到缝线呈马蹄形的部份的顶端。拇指第一关节的侧边到中间的这个部位必需放在缝线上。

若球在出手时,食指施加较多的压力,则会形成下沉球。投出时球路会依速度、挥臂角度与手指在球上的施力点而有所变化。王建民哈勒戴格雷格·麦达克斯佩卓·马丁尼兹都是以特别犀利的二缝线快速球而闻名的投手。而王建民更是主要靠下沉球于2006年及2007年在大联盟例行赛中均获得十九胜的佳绩,与明尼苏达双城队尤汉·山塔纳并列为全联盟最多胜投手。

上升快速球

上升快速球主要是打者产生的错觉,也是一种球路上的迷思。有些打者宣称真的看过会「上升」的快速球,声称这种球路一开始像是一般的快速球,但是到了本垒板前它会上升几英吋并且会突然加速。汤姆·西佛德怀特·古登是最常被称为具有这种怪异球路的王牌投手;此外,佩卓·马丁尼兹马克·普莱尔特洛依·帕西佛等人也有一手上升尾劲夸张的快速球。会投此种球路的尚有另一个:马克‧沃勒斯,他的上飘球的尾劲甚至比切球还强。

因为人类体能上的限制,上升快速球无法在人类的棒球史上真正的出现,一般认为这是错觉。真正的情况是球的逆转会形成向上的马格努斯力,使球受到的重力有所减少。球的转速越快,这种效应会越明显,在超过一定转速后,球因重力下坠的幅度将会小于一般情况下的预期,造成球会上升的错觉。此外,高转速也会增加球表面紊流的强度,使得球的形状阻力大幅减小。由于高速运动物体的空气阻力主要来源为形状阻力,所以高转速让球的阻力减小,球的初速与末速差距便会因而减小,这不但会让球的下坠幅度更小(因为受到重力影响的时间变短),更会让打者有一种球突然加速的错觉(因为速差变小)。

此外,这种错觉同时来自于一个采过肩投法投手,通常身高在六英呎(180公分)以上,从投手丘(投手板比地面高出十英吋)投球所造成的结果。从打者的眼中看来,一个采过肩投法的投手的放球点似乎是在打者肩膀甚至是腰带的高度,但是事实上是在打者的头部还要高几英吋的地方。球进垒时比打者感觉的放球点还要高得许多,就会加强快速球「上升」的错觉。

要投出所谓的上升快速球,除了球速尽量地快之外,手指亦要紧紧地且用力地扣住缝线,在出手的瞬间利用手腕用力下压来扣球。想要投出威力强大的上升速球,手腕的运用是很重要的技术。

对下勾式与低肩侧投的投手来说,使用较难操作的技巧就有可能投出上升快速球。因为这类投手的放球点接近地面,而这种球的行进轨迹比较少见,所以打者会感觉到球会上升。不过这种并非是那些相信看到快速球会上升的打者所称的上升快速球。左投手席德·费南德兹就是以类似下勾式投法所投出的上升快速球而闻名。

切球

「切球」的握法(正面)

切球外切快速球卡特球是一种在进垒时球路会有稍许变化的快速球。这种球路介于快速直球与滑球之间,通常是在投球时要投得比滑球还快,而且比典型的快速直球要多做些动作。一般投卡特球的方法是在投快速直球时,中指指尖多施加点压力。右投手的卡特球对右打者来说是向外角移动,对左打者来说是向内角移动。

纽约洋基队的救援投手马里安诺·李维拉是知名的切球投手。在大联盟史上,李维拉主要就是靠这种球路而成为最佳的终结投手之一。李维拉的切球特别有效是因为球进垒时横移的幅度很大,而且球速还可以保持在时速93英哩(150公里)最快可达98英哩(157公里)。尽管只有切球与四缝线快速球两种球路,但是李维拉的切球就让他成为大联盟里让人又怕又敬的投手之一。另外像艾尔·莱特靠切球就替他赢得职棒生涯中162胜与无安打比赛;艾斯提邦·罗艾萨也借着犀利的切球而在2003年赢得21胜。

洛伊·哈勒戴的切球也投得非常好,但他声称这种球路会让他的手臂疼痛:「大概有一半时间都是在投切球……或许投太多了」[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不过,有趣的是根据最近的统计(2009),其切球所占的配球比例越来越重,另外一种二缝线速球─伸卡球的使用越来越少。

马克·伯尔利安迪·派提特也是对切球很拿手的知名投手。

喷射球

(又称R速球)

投手在投球的过程中,食指多用力些而产生的变化。喷射球是日本投手使用广泛的一种球路,球投出后进垒前和速球相同,进垒时向右打者的内侧及下方作微幅的变化。有点像螺旋球,不过变化幅度并没有那么大。 代表人物:杜福明许铭杰方福仁

参考文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