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里亚特语

布里亚特语
Буряад хэлэн
母语国家和地区 俄罗斯 布里亚特共和国 蒙古北部、 中国内蒙古北部
区域  俄罗斯布里亚特共和国 哈萨克伊苏克-库尔、 蒙古 中国内蒙古
母语使用人数 未知(俄罗斯、蒙古26.5万(2010年统计),中国6.5万 根据 1982年统计)
语系
蒙古语族
  • 东蒙古语支
    • 卫拉特-喀尔喀分支
      • 喀尔喀-布里亚特支系
        • 布里亚特语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俄罗斯 布里亚特共和国(使用西里尔字母
中国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使用蒙古语字母
语言代码
ISO 639-2 bua
ISO 639-3 分别为:
bua – 布里亚特语(一般)
bxr – 俄罗斯布里亚特语
bxm – 蒙古布里亚特语
bxu – 中国布里亚特语(巴尔虎布里亚特语)
ELP

布里亚特语Буряад хэлэн)是布里亚特人的语言,通行于俄罗斯乌斯季奥尔登斯基布里亚特自治区阿加布里亚特区蒙古国北部及中国内蒙古一带。该语言与俄语同为布里亚特共和国的官方语言,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蒙古国被视为蒙古语的一种方言。

在国际语种代号标准ISO 639-3里,布里亚特语被视为大语言(若干种语言组成的语言)。使用布里亚特语的人口总数大约有59万人(2004年统计),包含俄罗斯有368,807人(2002年的普查,其中在布里亚特的有23万1千人),在中国大约有10万人,而蒙古有6万6千人左右。

布里亚特语为蒙古语族的一个分支。一些人把蒙古语分成中、东、西、北四个方言,布里亚特语是北部方言。中国的布里亚特语也称为蒙古语巴尔虎布里亚特方言(为中国巴尔虎蒙古人所讲的)。

就语音学而言布里亚特语存在有母音和谐的特性(在标准语而言为腭音唇音)。布里亚特语与内蒙古方言喀尔喀方言在交流上没有障碍,但与卫拉特语差异较大。[1]

地理分布

布里亚特语-地理分布

布里亚特语使用者大多生活在俄罗斯,沿蒙古北边境分布,在布里亚特共和国是官方语言,在曾经的阿加布里亚特自治区乌斯季-奥尔登斯基布里亚特自治区也曾用于官方语言。[2]:102, 105在2002年的俄罗斯人口普查中,445175名布里亚特族共有353113人说布里亚特语(72.3%)。另外15694人也能说布里亚特语,主要是俄罗斯族。[3]俄罗斯布里亚特族有一种独立的书面标准语,以西里尔字母书写。[4]:105在俄语字母外,还有3个新加的字母:Ү/үӨ/өҺ/һ

蒙古内蒙古至少有10万布里亚特人。[5]:102

方言

SIL
  • 中国布里亚特语(蒙古语巴尔虎布里亚特方言)
    • 陈巴尔虎土语
    • 新巴尔虎土语
    • 锡尼河(霍里-阿嘎)布里亚特土语
  • 蒙古布里亚特语
    • 霍里-阿嘎
    • Alar–Tunka
  • 俄罗斯布里亚特语
    • 阿嘎布里亚特方言
    • 霍里布里亚特方言
    • 等等
按语言学
  • 霍里-阿嘎方言
    • 锡尼河布里亚特土语
    • 阿嘎布里亚特土语
    • 霍里布里亚特土语
  • 低地乌斯季土语
  • Alar–Tunka
  • Ekhirit–Bulagat
  • 巴尔虎方言
    • 陈巴尔虎土语
    • 新巴尔虎土语

音系

布里亚特语元音音素有/i、ɯ、e、a、u、ʊ、o、ɔ/(及几个双元音),[6]:8短/e/实现为[ɯ],辅音音素有/b、g、d、tʰ、m、n、x、l、r/(每个都有对应的腭化音素)和/s、ʃ、z、ʒ、h、j/。[7][8]这些元音的分布因元音和谐而彼此受限。[9]:107基本的音节结构是(C)V(C),词尾的CC复辅音在高语速下也可能出现,此时短元音或非词首音节被省略。[10]:13-14

元音

前元音 央元音 后元音
闭元音 i ɯ u
ʊ
中元音 e (ə) o
ɔ
开元音 a

[ɯ]只作为短e出现。[ə]只作为非重读元音的变体出现。

其他只写作双元音的长元音实现为[ɛː œː yː]。

辅音

唇音 齿龈音 硬腭音 软腭音 声门音
普通 腭化 普通 腭化 普通 腭化
塞音 送气 tʲʰ
b d ɡ ɡʲ
擦音 s ʃ x h
z ʒ
鼻音 m n (ŋ)
边音 l
R音 r
近音 j

[ŋ]只作为/n/的变体出现。

重音

重音落在最后一个非末重音节上,如果符合条件的音节不存在,则落在词末重音节上。如果没有重音节,则落在首音节。没有主重音的重音节获得次重音[11]

ˌHˈHL [ˌøːɡˈʃøːxe] 令人振奋地表现
LˌHˈHL [naˌmaːˈtuːlxa] 使被树叶覆盖
ˌHLˌHˈHL [ˌbuːzaˌnuːˈdiːje] 蒸饺(宾格)
ˌHˈHLLL [ˌtaːˈruːlaɡdaxa] 变得适应于
ˈHˌH [ˈboːˌsoː]
HˌH [daˈlaiˌɡaːr] 渡过海
HLˌH [xuˈdaːliŋɡˌdaː] 至公婆
LˌHˈHˌH [daˌlaiˈɡaːˌraː] 渡过自己的海
ˌHLˈHˌH [ˌxyːxenˈɡeːˌreː] 由自己的女孩
LˈH [xaˈdaːr] 穿过山脉
ˈLL [ˈxada] 山脉[12]:27-28

次重音也可以出现在没有主重音的词首轻音节,不过具体细节仍待研究证实。布里亚特语重音模式与喀尔喀蒙古语基本一致。[11]

布里亚特语字母

传统文字

欧洲来源

拉丁字母为基础:

A a B b C c Ç ç D d E e F f G g
H h I i J j K k L l M m N n O o
Ө ө P p R r S s Ş ş T t U u V v
Y y Z z Ƶ ƶ

西里尔字母为基础:

А а Б б В в Г г Д д Е е Ё ё Ж ж
З з И и Й й К к Л л М м Н н О о
Ө ө П п Р р С с Т т У у Ү ү Ф ф
Х х Һ h Ц ц Ч ч Ш ш Щ щ Ъ ъ Ы ы
Ь ь Э э Ю ю Я я

布里亚特语音系

  • 布里亚特语音系

布里亚特语语法

布里亚特语是一种主宾动语序语言,广泛使用后置介词。布里亚特语有8种格:主格宾格属格工具格共格离格与格方位格,以及部分词根才有的特殊的斜格。


参考资料

  1. ^ 关于共同蒙古语的方言划分问题. [2013-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2. ^ Skribnik 2003
  3. ^ 2002年俄罗斯人口普查
  4. ^ Skribnik 2003
  5. ^ Skribnik 2003
  6. ^ Poppe 1960
  7. ^ Svantesson, Tsendina and Karlsson 2008,:146
  8. ^ Svantesson et al. 2005: 146;[ŋ]的存在性有争议,参见Skribnik 2003: 107。在Poppe 1960的描述中,元音的调音部位偏前一点。
  9. ^ Skribnik 2003
  10. ^ Poppe 1960
  11. ^ 11.0 11.1 Walker 1997
  12. ^ Walker 1997

参考文献

  • Бертагаев Т.А., Цыдендамбаев Ц.Б. Грамматика бурятского языка. Синтаксис. М. 1962.
  • Грамматика бурятского языка: Фонетика и морфология. М., 1962
  • Цыдендамбаев Ц.Б. Грамматические категории бурятского языка в историко-сравнительном освещении. М., 1979
  • Рассадин В.И. Очерки по исторической фонетике бурятского языка. М., 1982
  • Дарбеева А.А. Бурятский язык // Языки мира: Монгольские языки. Тунгусо-маньчжурские языки. Японский язык. Корейский язык. М., 1997.

词典

  • Черемисов К.М. Бурятско-русский словарь. М., 1973.

参阅

外部连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