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不回

已读不回(日语:既読スルーきどくスルー)是一个流行于日本的俚语,意为透过即时通讯软体LINE聊天时,「自己透过讯息功能(聊天功能)传送的讯息,对方读了却不回复」或者「自己读了别人发来的讯息后不进行回复」。

已读不回又称为既读无视(日语:既読无视きどくむし Kidoku mushi[3][6][8][9][10]已读逃避(日语:既読ブッチきどくブッチ Kidoku Butchi[1][11]、「KS」(日语「既読スルー」的罗马字首字母缩写)[4][7][12][13][14][a]等。

简介

词义

透过LINE的讯息功能(聊天功能)传送的讯息在接收方阅读(讯息在对方的装置上显示)后,传送方的介面会自动显示有「已读」(既読)字样[3][4][6][9][15]。已显示已读字样(即对方已经阅读讯息),却没有(马上)收到回复的状态在LINE使用者文化中即以「已读不回」「既读无视」等词语描述。该说法在多数情况下是从讯息传送方的角度定义,即表示「对方没有回复的状态」[3][4][5][6][8],但也有从接收方立场出发,用于表示「不回复对方」的情况[2][9][10][b]

在对「已读」的理解方面,不同人存在不同看法。有观点认为词语的使用依传送方状况的不同而不同,例如「应该能收到回复」的讯息未能在对方读后收到回复时用「已读不回」表示,「很明显想要得到回复」的讯息未收到回复时则使用语气更强的「既读无视」[5]。此外,也有见解认为「只要显示成了已读,就算没收到回复,也可判断对方已经知道讯息内容了(即相当于『了解』)」[6]

有使用者不将「已读」显示功能用于判断「是否实际读了讯息」,而是借其确认人际关系中「关心」程度[3]、也有使用者把「已读功能」本身作为沟通的一部分使用,例如「收到不好回复的内容或者不爽的讯息时会故意设成『已读』而不回复」[c][15]。LINE使用者之间也因此出现了「设成已读」「不设成已读」等说法[15]

另外,不阅读讯息(不设成「已读」状态)也不回复的行为称为「未读放置」(未読放置みどくほうち Midoku hōchi[6][16]、「未读无视」(未読无视みどくむし Midoku mushi[16][17]、「未读不回」(未読スルーみどくスルー Midoku Surū[16][18]或「MH」(日语「未読放置」的罗马字首字母缩写)[16]。除LINE外,普通的邮件信件)「读了却不写回信」时也有表示成「已读不回」的情况[19][20]

「已读」功能

LINE的「已读功能」最先是在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大震灾发生后开发并应用[21][22],目的是为方便在灾害等不能立刻回复讯息时确认对方的安否[3][10][22]LINE宣传部门在一次采访中则称「LINE服务不是陌生交友工具,而是作为家人、朋友间的通讯工具推出的。为使通讯与实际交谈的状态更为相近,我们加上了用于提示讯息已经传达给对方的已读功能」[23]。尽管根据Mynavi News进行的一项问卷调查,最多人希望LINE取消的功能便是「已读功能」[24],但LINE仍没有在未来取消这项功能的计划[23]。阅读LINE讯息而不设成已读的方法包括使用专门应用程式(Android的「ちらみ[5][12]iOS的「Unread」[12]),阅读前开启装置的「飞航模式[5]等。

LINE的功能型手机版本不支援「已读」显示。因此,若使用在日本有「加拉巴哥手机」之称的传统手机,使用者便不能判断对方是否已阅读自己传送的讯息[25]

LINE还发布了应用「已读功能」等系统的商业客户服务(LINE Business Connect),设想在企业和消费者之间活用「已读功能」[26]。另有赞扬称在视觉听觉障碍者方面,以前的传真电子邮件等联络手段需要向对方传送「已读回执」,利用LINE的「已读功能」后便可省去这一步工作[27]

起源

「已读不回」「既读无视」的明确起源时间尚未能考证,但一般认为「既读无视」一词出现较早,时期大约在2012至2013年[d]

上文提到「已读不回」的缩写是「KS」,该缩写曾在Inforest发行的时尚杂志小恶魔ageha》出现,该杂志2013年8月刊的《age嬢が考案した「新ギャル语」ベスト10」》一文对其进行了介绍[14][29],因此可能起源于称为「ギャル」的女性群体。LINE使用者中使用此词语的亦主要是年轻人[4][5]

「已读不回」的标准

根据日本山形大学准教授加纳宽子的说法,在中学生间,「已读」状态显示后约15至30分钟没有回复即属于「已读不回」[30];亦有报导称有不成文规则要求在1-2秒内回复,也就是所谓的「即回」(即レス[31][32][33]。另一份问卷调查结果则显示,大约30分钟至6小时内不回复即可判断为「已读不回」[34]。MMD研究所抽取了部分拥有智慧型手机的15-49岁男女进行调查,其中对「已读不回」感到「在意」和「有些在意」的人共计44.3%,「不在意」「不怎么在意」的人共计49.2%[35]

下文所述,一般而言会认为「比起社会人成年人),中学生(青年)对『已读不回』显得更加敏感」[6][36],但其他民间调查大多显示,对「已读不回」的看法并不一定和性别或年龄挂钩。一份针对20-39岁LINE使用者进行的问卷调查中问到了「已读不回多久后会着急」的问题,得到最多的回答是「不会着急」[37],另一项调查则称超过8成社会人男性对「已读不回」不会在意[38]。除这些调查结果以外,也有报导称许多中学女生对「已读不回」不是很在意[39][40],反而40多岁的男性更不喜欢「已读不回」的行为[39]

社会问题

心理负担

「已读功能」具有可让讯息传送方一眼看出对方是否已收到讯息的优点[3][5],可以消除「对方是否收到了讯息」的担心。但这个功能也是引发一些孤独感和不安的原因之一,例如讯息发出却未显示「已读」时的「为什么不看讯息」,以及显示「已读」但没有回复时的「是不是被无视了」一类的感觉。讯息接收方也会因此产生「必须尽快回复」的压力,因此有报导称该功能实际上成为了双方交流时的负担[3][5][6][9][15][32]

根据JustSystems对大学生进行的一项问卷调查,约7成受访者认为「在对方知道自己已读的情况下,不回复的话会感觉不好」[6],这些心理负担带来的疲惫感通常称为「LINE疲」(LINE疲れ[1][15][31][41]。上文中提到的阅读讯息但不设成「已读」的应用程式秘技也因此得到设计和开发[5][6][12]

「依赖」和「霸凌」

「已读不回」有时会被视为「大问题」[6]或「禁忌[31][33],尤其是在中学生中间。为避免自己「已读不回」,有人甚至在睡觉、洗澡时手上也离不开智慧型手机[8][30][31],亦有众多报导指出「已读不回」引发了人际关系恶化、霸凌、事件等问题[1][6][30][33][42]

日本总务省情报通信政策研究所2014年的一项调查显示,高中生平均每日的手机使用时间为161.9分,大大长于其他装置(个人电脑平板电脑),社群媒体中LINE的使用率最高,占到了85.5%[43]。因智慧型手机使用而减少的时间方面,「学习时间」(40.7%)和「睡眠时间」(34.1%)占到了较高比重,对日常生活的影响则是「有空就拿智慧型机上网」(42.6%)、「感觉自己有网路依赖」(25%)等回答较多[43]

「已读不回」引发的霸凌和事件主要为在对方无法使用LINE时故意开始聊天,然后以对方「已读不回」为由提出绝交[30],亦或是绑架拘禁「已读不回」的当事人和有关人员并施加暴行[1][6],也有「已读不回」的当事人在现实世界中遭他人无视,或是在LINE上受到人身攻击[42]等先例。

原因和对策

关于「已读不回」引发的霸凌和事件多发的原因,IT记者高桥晓子认为走上社会的人即使遇上「已读不回」,通常也会认为对方「工作等太忙而不能回复」;与之相对的是,中学生们自己「太忙而不能回复」的情况本身就少,他们会倾向于把「已读却不回复」的行为理解为「故意不回复,不想回复」的明确「拒绝」行为,讯息传送方和接收方便会在意识上产生「偏差」[6]社会学者土井隆义指出,「成年人觉得『对方方便的时候回复就好』,而年轻人觉得经常联络才重要」[36]。记者乌贺阳弘道则称原因在于LINE使用者间完全没有关于「已读不回怎么办」的共识[44]。他认为该问题与上文提到的年龄差引起的问题不同,它是由「是否在使用LINE」的差别带来的,Twitter的「转推」功能也有同样的问题[44]。也有观点认为这属于同侪压力的一种[31][45]

学校地下网站等不同,加入LINE的群组前必须得到成员的许可[42],LINE上进行的聊天属于日本电气通信事业法规定的「通信秘密」,第三方不能进行监视[33]。针对这些问题,有学校教育委员会地方自治体安排了讲授LINE使用方法的课程和讲习[2][3][8],也有人提议禁止学生带手机入校或禁止使用LINE本身[33]爱知县刈谷市便曾发布通告,从2014年4月起禁止市内中小学生在晚上9时后使用手机,装置在夜间须交由家长保管。该规定以防止使用LINE为目标,目的也包括防止集结在夜间游荡,避免打乱生活习惯等[46][47]。此规定在监护人和儿童、学生方面收到了「学习、睡眠时间增加了」「可以防止出问题」等正面回应[48][49],但也有观点认为LINE上的霸凌不只是线上霸凌,其在多数情况下与发生于现实世界的霸凌也有联络,禁止使用手机不是根本解决办法[30]

日本国外也有使用LINE,但没有将LINE用作霸凌工具的报告[10]

影响

外部影片连结
video icon ソナーポケット『片思い。〜リナリア〜』
B旋律(开始后1分钟左右)出现了大意为「已读的讯息却没有回复,感到不安」的歌词[50]YouTube德间日本传播官方频道的音乐影片)。

同类应用

考虑到上述的问题,有的公司开发聊天应用时便以「已读显示会给使用者带来负担」为由不提供已读功能[51][52]AppleiOS用讯息应用iMessage则可在设定中将已读功能关闭[53]

音乐

这种「已读文化」有时也在日本邦乐J-POP)中提及[e]

Sonar Pocket于2013年发售的单曲《单恋。~Linaria~/Start Line!》(片想い。〜リナリア〜/スタートライン!)为例,其导曲中大意为「已读的讯息却没有回复,感到不安」的歌词引发了关注[50][54][55]。此外,在HKT48于2014年发售的单曲《樱花,大家一起来品尝》(Type-A)中,B面收录了一首名为《已读无视》(既読スルー)的歌曲,歌词中也出现了「LINE」字眼[56]

传统音乐方面,1993年发售的国武万里呼叫器不响》等作品以歌词表现了当时的象征性通讯方式,有报导认为上方提到的Sonar Pocket的歌曲也属于这一类作品[50][54][55]

注脚

注释

  1. ^ 日语的「スルー」正确转写的英语应为「Through」,但此处一般不缩写成「KT」。一些新闻网站对不写成「KT」而作「KS」的现象进行报导时,语气带有批评色彩[13][14]
  2. ^ 自由国民社发行的《现代用语的基础知识》(2014年版)中对「已读不回」(既読スルー)的释义也不统一,该词在1178页定义为「对读过的讯息不回复之行为」(読んだメッセージに返信しないこと),但592页的SNS关联用语特集内的定义却是「已读却没有回复的状态」(既読になっているにも関わらず返信がない状态[7]
  3. ^ LINE接收讯息时的弹窗会显示讯息的开头,因此可能在没有显示「已读」的情况下便已经读过部分内容[15]。此外,下文中提到了一些能检视讯息而不设成「已读」的应用[5][6][12]
  4. ^ 2012年8月1日,Excite News一篇文章中列举了「觉得LINE『很烦』的瞬间」,其中有一项是「不能无视这一点很烦」,但该文中并没有出现「已读不回」或「既读无视」的字眼。2013年2月19日,livedoor News一篇文章中描述的「用LINE时最不能有的行为」中出现了「既读无视」一词,该词很可能起源于这两篇文章发表时间的间隔。朝日新闻在2013年5月23日夕刊的新闻中刊登了LINE使用者关于「已读功能太痛苦」的意见[28],该文中也没有使用「已读不回」或「既读无视」的说法,「既读无视」广泛出现于报导是在进入2014年之后了[8]
  5. ^ 截至2016年8月13日,在歌词搜寻服务歌ネット上以「既読」为关键字进行全文搜寻可得到81条结果,其中大部分都与LINE有关。

参考

  1. ^ 1.0 1.1 1.2 1.3 1.4 LINE依存 憎悪加速 言叶の行き违い暴力に 広岛・4少年逮捕. 读卖新闻 (读卖premium). 2013-10-05 (日语). 
  2. ^ 2.0 2.1 2.2 坂本纯也. ネットの危険性、生徒が情报教室 坂井中の放送部/福井県. 朝日新闻(福井全县、1地方) (闻藏Ⅱ Visual). 2014-04-22: 28 (日语).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北村博子. 「かわいくない?」の「?」忘れて送信で人间関系悪化…「LINE」の便利さと怖さ、高校生の依存度高く(関西の议论). 产经新闻. 2014-03-02 [2014-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31) (日语). 
  4. ^ 4.0 4.1 4.2 4.3 4.4 既読スルー. kotobank智慧型藏mini》. 朝日新闻出版. 2013-11-20 [2014-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06) (日语).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花冈贵子. “既読スルー”ってご存じ?LINEの“既読”机能が生む悩みと回避ワザ(JCダートの本命は6番). 日经TRENDY网站. 日经BP. 2013-11-28 [2014-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20) (日语).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高桥晓子. 拉致监禁事件の动机にも、LINEの「既読スルー」が生むストレス(「ソーシャル新人类」の不夜城〜10代は何を考えているのか). ITpro(日经电脑). 日经BP. 2014-07-02 [2014-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7) (日语). 
  7. ^ 7.0 7.1 7.2 现代用语の基础知识2014年版. 自由国民社. 2013: 592, 1178. ISBN 978-4426101329 (日语). 
  8. ^ 8.0 8.1 8.2 8.3 8.4 山根由起子. 中高生が语るLINE生活 返信しなきゃと胁迫観念・大半「寝る时も近くに」. 朝日新闻(朝刊、生活1) (闻藏Ⅱ Visual). 2014-03-06: 32 (日语). 
  9. ^ 9.0 9.1 9.2 9.3 小国绫子. 発信箱:LINEのオキテ(夕刊编集部). 每日新闻. 2013-05-21 [2014-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7) (日语). 
  10. ^ 10.0 10.1 10.2 10.3 砂本红年. 「ラインいじめ」使い方 ルール决めさせて(子どもとネット). 东京新闻. 2013-09-13 [2015-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23) (日语). 
  11. ^ スマホ里単语 知らなくても时代遅れではないと専门家が指摘. NEWS Post seven. 小学馆. 2014-06-17 [2014-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1) (日语).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既読スルーはマナー违反?(ネットの歩き方). 产经新闻. 2014-03-10 [2014-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1) (日语). 
  13. ^ 13.0 13.1 五百田达成. LINE世代は「返信」をしない!?「KS(既読スルー)」で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が変わる. Yahoo!News. Yahoo. 2013-11-17 [2014-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06) (日语). 
  14. ^ 14.0 14.1 14.2 新ギャル语「KS」にツッコミ多数. web R25. Recruit/Media Shakers. 2013-07-05 [2014-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9月20日) (日语). 
  15. ^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三上洋. LINE「既読问题」と大学生のLINE疲れ(サイバー护身术). 读卖新闻. 2013-06-28 [2016-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16) (日语). 
  16. ^ 16.0 16.1 16.2 16.3 未読放置. kotobank智慧型藏mini》. 朝日新闻出版. 2015-02-24 [2015-05-19] (日语). 
  17. ^ LINEの既読无视と未読无视、どっちがイヤ?(10代総研 TEENの结论). 读卖中高生新闻. 2014-11-27 [2016-0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0) (日语). 
  18. ^ 子どもが危ない 深刻化するネットの暗II 第1部 ルールの波纹(2) 9时からが本番 次々舞い込む着信 リミットなんて无视. 山阳新闻(朝刊、社会、15版) (G-Search). 2015-01-18: 38 (日语). 
  19. ^ 榎并纪行/やじろべえ. 年贺状「既読スルー」の印象悪化度. web R25. Recruit/Media Shakers. 2014-12-06 [2015-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9月20日) (日语). 
  20. ^ 鹤谷真. 川端康成:22歳の未投函恋文 返事がないので、心配で心配で 川端も「既読スルー」に悩んだ. 每日新闻(大阪朝刊). 2014-07-09 [2015-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29) (日语). 
  21. ^ 「日本大地震で家族を探す被灾者を见て开発」…急成长する"ネイバーライン"=韩国. 中央日报(日本语版). 2012-03-16 [2014-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6) (日语). 
  22. ^ 22.0 22.1 小林直树. あれから3年、"震灾生まれ"のLINEが命を救い、スマホが募金プラットフォームに(国内企业インサイド). 日经Digital Marketing. 日经BP. 2014-03-11 [2014-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15) (日语). 
  23. ^ 23.0 23.1 矢口あやは. 「今后もなくす予定なし」LINEの既読通知机能を続ける理由を、LINEさんに闻いてみた!. DA VINCI News. KADOKAWA. 2013-12-04 [2014-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4) (日语). 
  24. ^ 浅沼敦. LINEユーザー500人に闻く、失くして欲しい机能は?―マイナビニュース调查. Mynavi News. Mynavi. 2014-03-23 [2014-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7) (日语). 
  25. ^ 林恭子. スマホユーザーが一生知る由もない「ガラケー版LINE」の正体(デジライフNAVI). Diamond Online. Diamond社. 2013-07-09 [2014-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9) (日语). 
  26. ^ 対话アプリの実力(下)日本、再び先头走る―LINE、ビジネスの基盘に. 日经产业新闻 (日经Telecom). 2014-03-12: 1 (日语). 
  27. ^ 「モバイルプロジェクト・アワード2014」受赏者に闻く 青森で始まった视覚・聴覚障害者にiPadを教える人财育成事业. 携带Watch. Impress (公司). 2014-07-31 [2014-08-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12) (日语). 
  28. ^ 尾崎千裕. 返信はいつするか? 今でしょ! 后でしょ! 女子组(みんなどうしてる?). 朝日新闻(夕刊、女子组) (闻藏Ⅱ Visual). 2013-05-23: 10 (日语). 
  29. ^ 「ヤグる」「KS」 ブレイク寸前“新ギャル语”トップ3を発表. Modelpress. Net Native. 2013-07-02 [2014-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1) (日语). 
  30. ^ 30.0 30.1 30.2 30.3 30.4 加纳宽子. 「ネットいじめ」を防ぐために保护者ができること(第1回). Benesse教育讯息网站. Benesse Corporation. 2013-12-04 [2014-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9) (日语). 
  31. ^ 31.0 31.1 31.2 31.3 31.4 森川明义. LINE返信疲れ スマホに缚られる子供たち 脱出へ 大人がルールを. 读卖新闻 (读卖premium). 2013-12-02 (日语). 
  32. ^ 32.0 32.1 子供のスマホ、危うさ、「人気アプリ使いたい…」―フィルタリング使用率、初の低下、家庭内ルール求める声(フォローアップ). 日本经济新闻(朝刊) (日经Telecom). 2014-04-07: 35 (日语). 
  33. ^ 33.0 33.1 33.2 33.3 33.4 金城珠代. 子どものLINE依存地狱 中高生1万人LINE依存いじめ実态调查. AERA (朝日新闻出版). 2013-12-09: 28. 
  34. ^ 池田园子. 9割が経験! LINE既読スルーの本音は?. R25智慧型机情报局. Recruit/Media Shakers. 2014-10-23 [2014-1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12) (日语). 
  35. ^ 「既読スルー」をどう思う? MMD研究所が无料通话/チャットアプリ利用を调查. Mynavi News. Mynavi. 2014-05-02 [2015-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30) (日语). 
  36. ^ 36.0 36.1 スマホキッズ(上)アプリの呪缚亲知らず、「外し」やいじめ、犯罪にも―「つながり」依存、进む低年齢化(生活). 日本经济新闻(夕刊) (日经Telecom). 2014-07-28: 11 (日语). 
  37. ^ 有栖川匠. LINEの「既読スルー」何分まで许される?. R25智慧型机情报局. Recruit/Media Shakers. 2014-06-13 [2014-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08) (日语). 
  38. ^ ファナティック. LINEの既読スルーが“気にならない”男性は82.9%!「既読にならないことのほうが気になる」. Mynavi News. Mynavi. 2014-07-22 [2014-08-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1) (日语). 
  39. ^ 39.0 39.1 AppWoman. 现役JKに学べ!「既読スルー」スルー术とは?. Mynavi News. Mynavi. 2014-07-30 [2016-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21) (日语). 
  40. ^ LINEの「既読スルー」、女子中高生9割「OK」、民间调查. 日经流通新闻 (日经Telecom). 2014-07-25: 6 (日语). 
  41. ^ 深刻化するLINE疲れ 学生の3人に1人が「やめたいグループトークがある」. dot.(ドット). 朝日新闻出版. 2014-05-08 [2014-08-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0) (日语). 
  42. ^ 42.0 42.1 42.2 (8)闭锁空间 LINEいじめ(サイバーウォーズ3). 读卖新闻 (读卖premium). 2013-12-25 (日语). 
  43. ^ 43.0 43.1 高校生のスマートフォン・アプリ利用とネット依存倾向に関する调查(速报) (PDF). 总务省/情报通信政策研究所. 2014-05 [2014-07-2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1-09) (日语). 
  44. ^ 44.0 44.1 乌贺阳弘道. なぜLINEの「既読スルー」にイラッとするのか コンセンサスなき纷争(乌贺阳弘道の时事日想). ITmedia Business Online. ITmedia. 2014-12-04 [2015-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9) (日语). 
  45. ^ 梅田カズヒコ. 「バカッター」「LINE既読」问题はなぜ起こる? ソーシャルメディア时代の同调圧力 ソーシャルメディアと承认(认められたい私、认めてくれない社会〜「承认不安时代」の生き方〜). Diamond Online. Diamond社. 2013-11-06 [2014-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0) (日语). 
  46. ^ Engadget. LINE既読スルー问题の解决になるか、刈谷市が子供のスマホ利用を21时以降禁止. 哈芬登邮报. 2014-03-18 [2014-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1) (日语). 
  47. ^ 夜9时から家でもスマホ禁止に 爱知・刈谷の全小中学校. 产经新闻. 2014-03-17 [2016-0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18) (日语). 
  48. ^ 刈谷市のスマホ夜间制限1カ月 浸透は? 「勉强时间増えた」前向き意见. 产经新闻. 2014-05-01 [2014-1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1) (日语). 
  49. ^ 斋藤长行. 刈谷市のスマホ利用制限が功を奏した理由、家庭内の合意から地域に拡大(夏休みスペシャル2014). ITpro(日经电脑). 日经BP. 2014-08-08 [2014-1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15) (日语). 
  50. ^ 50.0 50.1 50.2 "既読"なのに返信が来ない… ソナーポケットの新曲の歌词が今っぽいと话题に. ねとらぼ. ITmedia. 2013-05-02 [2014-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4) (日语). 
  51. ^ チャットワーク―ビジネス向けメッセージ交换(小さな巨人). 日经产业新闻 (日经Telecom). 2013-09-10: 7 (日语). 
  52. ^ チャットとグループウェアが1つになった、无料で使えるサイボウズLiveの魅力. Cybozu Live×Hatena Bookmark News出张所. Cybozu. 2014-02-27 [2014-08-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1) (日语). 
  53. ^ meet i. 意外と知らない小技!iMessageの既読机能をきみは知っているか. Ameba News. CyberAgent. 2014-02-10 [2014-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日语). 
  54. ^ 54.0 54.1 LINE「既読」ついに歌词に登场. web R25. Recruit/Media Shakers. 2013-05-10 [2014-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9月20日) (日语). 
  55. ^ 55.0 55.1 史上最速で歌ネットのゴールドリリックを达成!「片想い。~リナリア~」ソナーポケット(特集 スペシャルピックアップ). 歌net. Page one. 2013-05 [2014-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1) (日语). 
  56. ^ HKT48:「桜、みんなで食べた」楽しい思い出と别れの切なさを歌う卒业の歌. 每日新闻. 2014-03-14 [2014-1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14) (日语). 

参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