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尼系数

Gini coefficient」的各地常用别名
中国大陆 基尼系数
台湾 吉尼系数[1]、基尼系数[2]
港澳 坚尼系数
马新 基尼系数
2017年世界银行吉尼系数世界地图。吉尼系数越小所得分配越平均,吉尼系数越大所得分配越不平均。

吉尼系数(英语:Gini coefficient),是20世纪初义大利学者科拉多·吉尼根据罗伦兹曲线所定义的判断年所得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标,是比例数值,在0和1之间。吉尼指数(Gini index)是吉尼系数乘100倍作百分比表示。在民众所得中,吉尼系数最大为「1」,最小为「0」。前者表示居民之间的年所得分配绝对不平均(即该年所有所得都集中在一个人手里,其余的国民没有所得),而后者则表示居民之间的该年所得分配绝对平均,即人与人之间所得绝对平等,吉尼系数的实际数值只能介于这两种极端情况,即0~1之间。吉尼系数越小,年所得分配越平均;吉尼系数越大,年所得分配越不平均。要注意吉尼系数只计算某一时段,如一年的所得,不计算已有资产,因此它不能反映国民的总积累财富分配情况。

定义

图中横轴为人口累计百分比,纵轴为该部分人的所得占人口总所得的百分比,三条色线各表示不同情况下后者和前者的比例。绿线表示人口所得分配处于绝对平均状态,蓝线表示绝对不平均(即所有所得由一人独占),红线则表示实际情况。红线和绿线之间的面积越小,则所得分配越平等。

设右图中的实际所得分配曲线红线)和所得分配绝对平等线绿线)之间的面积为A,实际所得分配曲线红线)和所得分配绝对不平等线蓝线)之间的面积为B,则表示所得与人口之间的比例的吉尼系数[4]

如果A为零,即吉尼系数为0,表示所得分配完全平等(红线和绿线重叠);如果B为零,则系数为1,所得分配绝对不平等(红线和蓝线重叠)。该系数可在0和1之间取任何值。所得分配越趋向平等,罗伦兹曲线的弧度越小(斜度越倾向1:1),吉尼系数也越小;反之,所得分配越趋向不平等,罗伦兹曲线的弧度越大,那么吉尼系数也越大。

吉尼系数的调节需要国家通过财政政策进行国民所得的二次分配,例如对民众的财政公共服务支出和税收等,从而让所得均等化,令吉尼系数缩小。

区段划分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等组织规定:

  • 若低于0.2表示指数等级极低
  • 0.2-0.29表示指数等级
  • 0.3-0.39表示指数等级
  • 0.4-0.59表示指数等级
  • 0.6以上表示指数等级极高

通常,0.4是所得分配差距的「警戒线」,超过这条「警戒线」时,贫富两极的分化较为容易引起社会阶层的对立从而导致社会动荡。

财富吉尼系数

吉尼系数由居民的年所得来定义,而需要衡量居民财富分配公平程度时可用财富吉尼系数,它由居民所拥有的财富来定义。

绝大部分国家的财富吉尼系数都集中在0.6到0.8的区间内,财富吉尼系数在0.7左右的国家最多。 [5]

根据北京大学社会科学院的报告,2012年中国家庭净财产的吉尼系数达到0.73,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1/3以上的财产。[6]丹麦瑞士等国则纷纷超过0.8,在美国这一数字更是高达0.84。[7] 据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调查研究,美国前10%的富人大约占有80%的社会总财富,而前1%的富人占有40%的财富,前0.1%的富人占有20%的财富,前0.01%仍然占有10%的财富。[8]

各经济体系情况

欧洲主要已开发国家的吉尼指数在0.24到0.36之间,美国较高,2007年为0.45[9],2013年为0.49。Janet Gornick 教授2013年的比较图显示,美国与主要已开发国家的吉尼指数用税前计算差距不大,以税后计算则偏高。[10]

在所得差距方面,据美国人口调查局提供的数据,1973年,所得最高20%的家庭所得占美国总所得的44%;2002年占50%;而到2012年,这一比例已经增至51%。对所得最低20%的家庭而言,他们的所得占美国总所得的比例从1973年的4.2%,2002年的3.5%,降至2012年的3.2%。[11][12]

目前全球吉尼系数最高的地方是非洲纳米比亚。2001年以后香港达到0.525,2006年高达0.533,2012年更高达0.537[13],香港成为已高所得经济体中贫富悬殊最严重的地区;即使把开发中国家包括在内,香港的贫富悬殊也十分严重,仅次于萨尔瓦多哥伦比亚智利瓜地马拉巴西南非以及一系列非洲经济体而排名倒数18位[9];而台湾方面,台湾2010年官方的吉尼系数为0.342[14]2013年学者计算为0.36[10];2018年官方的吉尼系数为0.338[15]日本韩国、西欧、东欧等经济体的所得吉尼系数也低于0.4。

2013年1月1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一次性公布了自2003年以来十年的全国吉尼系数。统计局局长马建堂称,按照国际新的统计口径,中国大陆居民所得的吉尼系数,2003年是0.479,2004年是0.473,2005年是0.485,2006年是0.487,2007年是0.484,2008年是0.491,2009年是0.490,2010年是0.481,2011年是0.477,2012年是0.474。数据显示自2008年起,中国吉尼系数在逐年下降。[16]西南财大公布的历年统计结果显示中国大陆的吉尼系数在0.6左右。[17][18] [19] 这两份不同的结果也被大众广泛讨论[20]。2014年密西根大学谢宇教授根据中国的六份调查,估算中国2005年后吉尼系数为0.53–0.55,并指出差距主要来自沿海与内陆差距以及城乡差距。[21][22]

部分国际组织情况

欧洲联盟各国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奥地利 27.4 27.6 27.0 27.6 27.2 27.2 27.9 26.8
 比利时 26.3 26.5 25.9 25.9 26.2 26.3 26.0 25.6
 保加利亚 35.0 33.6 35.4 35.4 37.0 37.7 40.2 39.6
 克罗埃西亚 31.2 30.9 30.9 30.2 30.4 29.8 29.9 29.7
 赛普勒斯 29.2 31.0 32.4 34.8 33.6 32.1 30.8 29.1
 捷克 25.2 24.9 24.6 25.1 25.0 25.1 24.5 24.0
 丹麦 26.6 26.5 26.8 27.7 27.4 27.7 27.6 27.9
 爱沙尼亚 31.9 32.5 32.9 35.6 34.8 32.7 31.6 30.6
 芬兰 25.8 25.9 25.4 25.6 25.2 25.4 25.3 25.9
 法国 30.8 30.5 30.1 29.2 29.2 29.3 29.3 28.5
 德国 29.0 28.3 29.7 30.7 30.1 29.5 29.1 31.1
 希腊 33.5 34.3 34.4 34.5 34.2 34.3 33.4 32.3
 匈牙利 26.9 27.2 28.3 28.6 28.2 28.2 28.1 28.7
 爱尔兰 29.8 30.5 30.7 31.1 29.8 29.5 30.6 28.9
 义大利 32.5 32.4 32.8 32.4 32.4 33.1 32.7 33.4
 拉脱维亚 35.1 35.7 35.2 35.5 35.4 34.5 34.5 35.6
 立陶宛 33.0 32.0 34.6 35.0 37.9 37.0 37.6 36.9
 卢森堡 27.2 28.0 30.4 28.7 28.5 31.0 30.9 33.2
 马尔他 27.2 27.1 27.9 27.7 28.1 28.5 28.3 28.7
 荷兰 25.8 25.4 25.1 26.2 26.7 26.9 27.1 27.0
 波兰 31.1 30.9 30.7 30.8 30.6 29.8 29.2 27.8
 葡萄牙 34.2 34.5 34.2 34.5 34.0 33.9 33.5 32.1
 罗马尼亚 33.5 34.0 34.6 35.0 37.4 34.7 33.1 35.1
 斯洛伐克 25.7 25.3 24.2 26.1 23.7 24.3 23.2 20.9
 斯洛维尼亚 23.8 23.7 24.4 25.0 24.5 24.4 23.7 23.4
 西班牙 34.0 34.2 33.7 34.7 34.6 34.5 34.1 33.2
 瑞典 26.0 26.0 26.0 26.9 26.7 27.6 28.0 27.0
 欧洲联盟平均 30.5 30.4 30.6 30.9 30.8 30.6 30.3 30.4
欧元区 (EA19) 30.6 30.5 30.7 31.0 30.7 30.7 30.4 30.6

不足之处

美国前1%富人占社会财富比率变迁
  1. 没有显示出来在哪里存在分配不公。例如同样的吉尼系数下,如果青年平均所得比中老人低太多,社会则会出现大问题——就算是年轻人的父母能够金援他们也是一样,年轻人接受父母金援时会认为,他们没有办法在未来金援自己的子女,因此容易拒绝生育。
  2. 国际间并无制定吉尼系数的准则,一些问题(如应否除税项,应否剔除公共援助受益者,应否剔除非本地居民,或应否加入政府的福利)并没有一致性,以至缺乏比较的准则。
  3. 吉尼系数一般是按年所得来算的,这样对年所得波动很大的地区(如商业投资为主导)的估计会显著高于年所得波动小的地区(如公务员为主导的地区)。如果年所得波动很大,则吉尼系数会很高,但多年份积累积累下来的所得差距并没有吉尼系数显示得那么大。这也反映了吉尼系数高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所得波动高,社会阶层流动快。

参考文献

  1. ^ 吉尼系数. 国家教育研究院. 国家教育研究院. 2018-07-05 [2018-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05). 
  2. ^ 基尼系数. 国家教育研究院. 国家教育研究院. 2018-07-05 [2018-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8). 
  3. ^ 大陆贫富差距 续拉警报. 中国时报. 2014年1月21日 [2017年1月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8月13日). 
  4. ^ 基尼系数 (PDF). 台湾大学. 2014年1月21日 [2017年1月1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年10月12日). 
  5. ^ 北大版“0.73基尼系数”与官方数据并不矛盾. 2014-07-30 [2020年8月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1月18日). 
  6. ^ 报告称我国1%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财产. 人民网. 2014年7月25日 [2014年7月2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9月3日). 
  7. ^ THE LEVEL AND DISTRIBUTION OF GLOBAL HOUSEHOLD WEALTH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美国全国经济研究所(英文)
  8. ^ [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Wealth Inequality in the United](英文)
  9. ^ 9.0 9.1 CIA World Factbook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英文)
  10. ^ 10.0 10.1 Inequality in America: Gini in the bottle. 《经济学人》. 2013-11-26 [2014-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7). (英文)
  11. ^ 美国贫富差距日趋增大 20%人口占有50%财富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新华网
  12. ^ Table H-2. Share of Aggregate Income Received by Each Fifth and Top 5 Percent of Households, All Races: 1967 to 2012. 美国人口调查局. [2014-06-28]. (原始内容 (XLS)存档于2014-02-24). (英文)
  13. ^ 香港坚尼系数0.537 贫富差距令人震惊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法广
  14. ^ 行政院主计处国情统计通报 (PDF). [2011-05-3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1-27). 
  15. ^ 国民所得统计及国内经济情势展望 (PDF). [2020-06-2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1-27). 
  16. ^ 统计局公布2003-2012基尼系数:08年起逐年回落. 网易财经. 2013-01-18. 
  17. ^ 中国收入差距报告 2015. 西南财经大学.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7). 
  18. ^ 甘梨.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2012.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 ISBN 978-7-5504-0664-3. 
  19. ^ 甘梨.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2014.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 ISBN 978-7-5504-1809-7. 
  20. ^ 官方基尼系数与民间数据相差极大遭质疑. 网易财经. 2013-01-19 [2013-0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10). 
  21. ^ China's Income Inequality Surpasses U.S., Posing Risk for Xi. Bloomberg. 2014-04-29 [2014-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11). (英文)
  22. ^ Yu Xie; Xiang Zhou. Income inequality in today's China.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 2014-02-20, 111 (19): 6928–6933 [2014-12-01]. doi:10.1073/pnas.1403158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5). (英文)

延伸阅读

参见

外部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