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际巴士

创立于1914年的灰狗公车美国加拿大地区规模最庞大的城际公车经营业者,也是该领域最知名的品牌之一。

公路客运,或又常称为长途客运长途巴士长途公车城际公车长途公车,是一种使用公车之类的大型客车运送乘客往返于不同城市乡镇或其他聚落之间的公共运输服务,常被视为是公共汽车服务的一类,并与航空铁路及私有车辆并列为最主要的四种城际运具选择。

公路客运的枢纽在中国大陆称为长途汽车站或客运站,以区别于城市或市郊公车的公车转乘站。

有别于城市内的路线公车通常采取短站距、班次密集的营运方式,城际公车通常仅有在起讫点的城市内或周围设置单一或少量的几个停靠站,在城市与城市之间则为长距离行驶不停站。世界上大部分的地区都有公路客运,有些地区的此类运输是由政府经营,但也有许多民营的城际公车业者存在。城际公车经常被视为是城际铁路运输的替代运输模式,尤其在人口较为稀疏的地区,城际公车因具有较高的调度弹性与较低的建置与营运成本,因此常被当作铁路运输的低成本替代。

全世界的城际巴士

虽然基本的经营方式雷同,但各地区的城际公车常因不同的环境与习惯而有不同的称呼。以汉字文化圈为例,在台湾因大部分的城际公车都是以高速公路国道)为行驶路线因此常又称为国道客运;在香港澳门,因大部分的城际公车都会穿越与中国内地之间的界线,因此较常以跨境公车称呼之;在日本,城际公车同样也是因为大部分都是以高速公路(日文中称为「高速道路」)为主要动线,因此被称为高速巴士(日语:高速バス)。

欧洲

欧洲跨境公车欧洲之线公车(Eurolines)和弗利克斯公车(Flixbus)。

英国

英国主要的城际巴士是National Express。Megabus则是廉价车费。

北美洲

灰狗巴士

日本

在日本,日本国有铁道旗下的国铁巴士分割民营化JR巴士是主要的高速巴士经营公司,随着高速公路网建设,越来越多原本地区性经营的市区路线公车业者也开始经营高速巴士。

中国大陆

北京市甘肃省平凉市的客车驶出六里桥客运主枢纽
从暂无铁路客运的正蓝旗开往北京的客车行驶在北京市怀柔区境内
内蒙古呼运集团的卧铺客车行驶在北京市莲花桥下的西三环中路(2017年8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安全行业标准《道路交通管理 机动车类型》(GA 802-2019)第6章「机动车使用性质」,公路客运机动车指专门从事公路旅客运输的客车和乘用车[2]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则将道路客运经营定义为「使用客车运送旅客、为社会公众提供服务、具有商业性质的道路客运活动,包括班车(加班车)客运、包车客运、旅游客运」[3]。本章节所述的「公路客运」主要为班车客运,即客车在城乡道路上按照固定的路线、时间、站点、班次运转的一种客运方式,路线按照经营区域分为四种类型:

  • 一类客运班线:跨省级行政区域(毗邻县之间除外)的客运班线。
  • 二类客运班线:在省级行政区域内,跨设区的市级行政区域(毗邻县之间除外)的客运班线。
  • 三类客运班线:在设区的市级行政区域内,跨县级行政区域(毗邻县之间除外)的客运班线。
  • 四类客运班线:县级行政区域内的客运班线或者毗邻县之间的客运班线。

中国大陆的公路客运因改革开放后的公路建设以及铁路客运的紧俏而兴起,云南省更于1988年开始将普通客车的座椅撤换成床铺,以供夜班客车使用,与此同时西安公路学院扬州客车厂联合开发长途卧铺客车,这一车种由此进入公路客运市场[4]

踏入20世纪90年代,公路客运因高速公路网的逐步形成而开始崛起,公路客运量于1996年首次超过铁路,促使铁道部于1997年开始实施中国铁路大提速,此后高速公路客运开始着手改进旅客服务,一度成为铁路、民航客运的强劲竞争对手[5],2005年更有高速双层公路客车进入中国大陆市场[6]。在铁路和公路并行的区域,公路客运的运量较小,比铁路更为机动灵活且票源相对充足,而在铁路网络尚未覆盖的区域,公路客运为运输市场的主力[7]

随着2008年以来高速铁路网络的发展,高速铁路沿线的公路客运班线客流量呈现下降趋势[8],公路客运业者开始将重心放在高铁停站列车较少甚至是不设站的区域[9][10],或是在部分高速铁路沿线开行每排3座的商务车[11]。2011年,工信部和公安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提高大中型客货车安全技术性能加强车辆〈公告〉管理和注册登记管理工作的通知》,规定自2012年3月1日起暂停生产、销售卧铺客车产品[12]

截至2019年末,中国大陆共拥有公路营运载客汽车77.67万辆,其中大型客车30.31万辆,全年完成营业性客运量130.12亿人,完成旅客周转量8857.08亿人公里[13]

台湾

早年在台湾只有台湾省公路局经营城际公车,1970年代中山高速公路通车后,开始有国道公车业务,1980年代后因市场需求庞大,有民间业者开始经营非法的野鸡车,政府为解决乱象,开放国道路权,辅导民间业者合资成立统联客运,之后陆续有其他合法成立的国道客运公司投入营运。

参考文献

  1. ^ Marsha Fenn (编). Transportation Statistics Annual Report. 1997年: 175页. 
  2. ^ 《道路交通管理 机动车类型》(GA 802-2019). 2019-06-15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4). 
  3. ^ 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令2020年第17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 2020-07-15 [2020-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2). 
  4. ^ 珍贵记忆 昆明发明的第一辆卧铺车. 生活新报. 2009-07-28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5). 
  5. ^ 林红梅; 李江弘. 铁路第四次大提速 中国客运市场上演生死时速. 新华网. 2001-10-17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4). 
  6. ^ 最高车速140 国内首款高速双层客车面世. 新浪汽车. 2005-08-01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5). 
  7. ^ 万慧. 发挥机动灵活特点 弥补铁路、航空不足 长线公路客运市场现商机. 中国汽车报. 2010-11-22 [2020-11-27]. 
  8. ^ 涂露芳. 京津高铁开通一年半 大巴客流减3成 长途客运主攻小县城. 北京日报. 2010-02-04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5). 
  9. ^ 朱丹. 应对铁路提速 公路客运集体求变. 华西都市报. 2009-10-28 [2020-11-27]. 
  10. ^ 齐泽萍. 错位经营有空间. 山西经济日报. 2010-05-13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5). 
  11. ^ 杜茂林; 张帆; 张红卫. 沪杭客运再添“神器” 动车巴士你会选谁?. 浙江在线. 2017-04-28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28). 
  12. ^ 李绍仪. 卧铺客车逐渐退出“江湖”. 第一财经日报. 2012-02-27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5). 
  13. ^ 2019年交通运输行业发展统计公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 2020-05-12 [2020-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