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里克·萨蒂

艾瑞克·萨提
Ericsatie.jpg
1920年的萨提
原文名 Éric Alfred Leslie Satie
Erik Satie
出生 1866年5月17日
法国法国下诺曼第翁夫勒尔
逝世 1925年7月1日(59岁)
法国法国巴黎
国籍  法国
知名作品 钢琴《裸体歌舞》《玄秘曲》数首,《干瘪的胎儿》《梨形曲三段》(四手联弹),芭蕾《游行》,人声与乐团《苏格拉底》
所属时期/乐派 20世纪
擅长类型 钢琴独奏曲,舞台音乐
签名
Satie Erik signature 1899.jpg

艾瑞克·阿尔弗雷德·莱斯利·萨提(法语:Éric Alfred Leslie Satie,1866年5月17日-1925年7月1日),笔名艾瑞克·萨提Erik Satie),法国作曲家。他被法国音乐团体「六人团」尊为导师,是二十世纪法国前卫音乐的先声。

生平

早年生活

萨提在翁夫勒尔的故居,现为博物馆

艾里克·萨提的母亲简·莱斯莉(Jane Leslie,本姓安东(Anton))是苏格兰后裔,父亲阿尔弗莱德·萨提(Alfred Satie)是诺曼底海关官员。萨提从小在英国圣公会薰陶下长大,他的青年时期分别在诺曼底和巴黎度过。1870年,父亲在巴黎谋得一个翻译的职位,萨提举家迁往巴黎。1872年母亲去世,他和兄弟康拉德(Conrad)回到翁夫勒尔的爷爷奶奶家,而他的姐妹则留在巴黎。在翁弗勒,兄弟两没少惹怒天主教会。1878年,他们的奶奶被发现死于翁弗勒的海滩,兄弟俩重新回到巴黎的家中。此时,父亲已经娶了一位比自己大十岁的钢琴教师,欧仁妮·巴尔内什(Eugénie Barnetche), 后母教授萨提一些乐器的基础知识,年幼的萨提从此对音乐和声歌手乐学校充满了仇恨。

但是1879年,萨提还是进入了巴黎音乐学院,但老师们认为他并无过人之处。在上了两年半的课之后被打发回家,并于1885年再次进入音乐学院。在这段时间里,他写了自己第一部有名的钢琴曲《快板》(Allegro,1884年)。然而,他仍然不被老师们赏识,于是决定加入步兵团。

在步兵团呆了几个星期后,觉得这里还是不适合自己,他赤裸上身在冬夜里暴露在寒风中,差点得了肺气肿

蒙马特

1887年,萨提定居在蒙马特区,并创作出四部《穹顶》(Ogives)钢琴曲,在这些乐谱中,艾里克没有用小节线,而这个特点也出现在许多其他作品当中。同时在对自己作品演绎的注释中,他也很快的发展出一套独特的风格。

在这个时期,他与不少诗人发展起了长久的友谊,如斯特凡·马拉美保罗·魏尔伦帕特里斯·孔塔米内·德·拉图尔等人,萨提与后者还一起创作了芭蕾舞剧《Uspud》。萨提的父亲为他出版了第一本早期作品合集。1888年,萨提创作了三首《裸体歌舞》钢琴曲。

1890年,萨提搬到蒙马特区的库尔托街(rue Cortot)6号。他经常出入于黑猫夜总会,并在那里结识了阿希尔-克洛德·德布西。1891年,这两位好友参加了约瑟芬·佩拉当斯坦尼斯拉斯·德·瓜伊塔创办的玫瑰十字会(Ordre kabbalistique de la Rose-Croix)。作为这个组织的礼拜堂主持,他为此做了数首曲目,如《玫瑰十字会的响声》(les Sonneries de la Rose-Croix),《星星之子》(Le Fils des Étoiles)。由于对这种神秘性的迷恋,他成立了自己的教堂「耶稣领导的艺术大主教教堂」(L'Église métropolitaine d'art de Jésus-Conducteur),他既是教堂的财务主管,又是教士,也是唯一的信徒。但由于种种现实的压力,他放弃了这个教会。

1893年1月18日,萨提开始了与画家苏珊·瓦拉东的恋情。尽管在他们共同度过了一个晚上后,萨提向画家求了婚,但婚礼从未举行。但瓦拉东搬入了库尔托街上一个近萨提住所的房子里。萨提非常迷恋瓦拉东,并亲暱的叫她「比琪」(Biqui)。其中一首著名的曲子《Bonjour Biqui, Bonjour!》便是为她而作。那个时期他的曲风非常热烈,目的是要为「她的一切,她的眼睛,她温柔的双手和迷你的小脚」而作曲。萨提在画家为他画画像的时候写出了一部献给画家的《哥德舞蹈》(Danses gothiques)一曲。但5个月后,也就是6月20日,两人关系的断裂让萨提陷入了「一种冰凉的孤单中,这种孤单充斥在他空空如也的脑袋和悲哀的心中」。之后萨提再也没有过他承认的正经恋爱关系了。为了惩罚自己,萨提写了《屈辱》(Vexations,或译:《烦恼》)一曲,这首曲子由一个很小的片段重复连续组成,萨提还写道:「为了连续弹奏这个片段840次,演奏者需要事先做好准备;一定要保持最大限度的安静,并且绝对不能移动。」后来的演奏者,如约翰·凯奇托马·布洛什都严格按照此标准弹奏了840次,耗时超过20个小时。

同年,萨提结识了莫里斯·拉威尔,并写道:「拉威尔拒绝了骑士勋章,但他的音乐绝对配的上。」

阿尔克伊

1895年,萨提继承了一笔财产,这些钱让他可以出版更多的音乐集,并且也让他置办了不少衣服,把自己的穿衣风格从「教士风格」转换成「天鹅绒」风格。他买了7件一模一样的芥末色的天鹅绒外套,并且一直只穿这几件衣服。他也因此在巴黎得到一个外号「棉布天鹅绒绅士」。1896年,他的财务状况直转急下,他不得不搬入一个非常小的房间里,最后在1897年来到阿尔克伊

萨提与兄弟康拉德重新建立了联系,他也放弃了那些宗教的想法,直到去世前几个月才重拾了他对宗教的兴趣。1905年10月,他在樊尚·丹第创办的巴黎圣乐学校(Schola Cantorum)注册,向阿尔伯特·鲁塞尔学习对位法,这一举动让很多人非常震惊。「1905年,我开始在丹第的学校学习,我很厌烦看到自己批评一些我自以为了解的东西,因为那些有才干的人在我的作品中已经指出来了。经过三年的刻苦学习,我拿到了巴黎圣乐学院的对位法文凭,由我非常棒的老师亲手签发的文凭,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学识、人品最高尚的老师」。在这个时期,萨提变成了一个社会主义者,并为社区工作;同时他也把自己的形象换成了「资产阶级情调的公务员」风格,经常戴圆礼帽和带雨伞。

晚年生活

1915年萨提认识了让·谷克多,并从1916年起一起工作。两个人是「六人团」的精神导师,六人团包括路易·迪雷(1888-1979),阿尔蒂尔·奥涅格(1892-1955),达律斯·米约(1892-1974),热尔梅娜·塔耶芙尔(1892-1983),弗朗西斯·普朗克(1899-1963),乔治·奥里克(1899-1983)。萨提还通过毕加索认识了一些立体主义画家,如乔治·布拉克,萨提与后者一起创作了音乐短剧《水母的陷阱》,以及一些最终夭折了的作品。

1919年,萨提认识了特里斯唐·查拉,并通过他认识了一些达达主义人物如弗朗西斯·毕卡比亚安德烈·德兰马塞尔·杜尚曼·雷。在与他们的第一次相遇中,萨提就与他们一起做了一个「现成品」(readymade)。1922年,查拉和安德烈·布勒东就前卫艺术的自然真实性上产生了分歧,萨提选择站在查拉一边,但同时与两个派别都保持良好的关系。

1923年,萨提成为阿尔克伊学校(École d'Arcueil)的启发者,这是一些音乐家自行组成的松散小团体,如昂利·索盖马克西姆·雅克布罗杰·德索米耶昂利·克利克-普勒耶尔。但萨提去世后,这个团体也就解散了。

1925年7月1日,萨提因肝硬化在医院离世。他去世后最有名的事件是朋友进到他的小公寓,而生前没人获准进去过。他们发现了两台连在一起的钢琴,而且都没有调准音,钢琴上满是没有打开的信件(但他还是回复了部分信件),在钢琴后面是一些当时未发表的琴谱,如《布拉班的吉纳维芙》(Geneviève de Brabant),萨提之前还以为把这首琴谱弄丢了。在一个衣柜里,他们找到了一批伞和假领子。在壁橱里,他们还找到了一批灰色天鹅绒西装,萨提生前几乎天天穿,看来他是早就备好了一批,前一件穿旧了,就穿一件新的。

小公寓的状况很好的反映了萨提生前财务方面的拮据,但直到他去世,朋友们才了解到他是生活在何种贫穷中。萨提把这种苦难比喻为有着「绿色大眼睛的姑娘」。

萨提的音乐风格对「六人团」中的达律斯·米约弗朗西斯·普朗克以及乔治·奥里克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并对萧斯塔科维奇拉威尔德布西的音乐产生了一些影响。约翰·凯奇也把自己列入和萨提同一派别。萨提曾经在黑猫夜总会为歌手樊尚·伊斯帕(Vincent Hyspa)做钢琴伴奏。

蒙马特区萨提的房子前面有一块刻有他名字的牌子,在翁夫勒尔阿尔克伊的故居上亦是如此。他童年在翁夫勒尔住过的房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博物馆。他在库尔托街6号住的房子曾经也是一个小的萨提博物馆,但已于2008年关闭。

作品

芭蕾舞剧

艾瑞克·萨提的自画像。自画像的下方写着:艾瑞克·萨提的速写(自画),当时他的想法:「我以很年轻的身体来到这世上,但我有一颗年纪很大的心。」
  • Parada(1917年)
  • Sócrates(1918年)

创作曲

  • 裸体歌舞(1888年)
  • Danzas góticas(1893年)
  • Gnossiennes(1890-1891年)

部份作品选辑

  • Erik Satie's Carrelage phonique (1st set of furniture music No. 2)

参见

外部连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