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佛大学

史丹佛大学
Stanford University
(Leland Stanford Junior University)
Stanford University logo.svg
校训 德语:Die Luft der Freiheit weht[1]
中译 自由之风永远吹拂
创办时间 1891年[2]
IPEDS编码 243744
学校类型 私立
捐赠基金 187亿美元(2013年)[3]
校长 马克·特希尔-拉维尼
教务长 约翰·艾克曼迪
教师人数 2,043[4]
职工人数 11,128[5](不包括史丹佛医院的职员)
学生人数 15,877
大学部人数 6,980[6]
研究生人数 8,897[6]
校址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史丹佛市
校区 郊区
8,180英亩(3,310公顷)[注 1][6]
校刊 史丹佛日报
校队 36支校队
全美大学体育协会(甲组)
太平洋十二校联盟
代表色
  枢机红
暱称 Stanford Cardinal
(史丹佛大学体育校队名称)
吉祥物 史丹褔树(非官方列明)
网站 www.stanford.edu
Stanford logo.png
位置

小利兰·史丹佛大学(英语:Leland Stanford Junior University),常直接称为史丹佛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为一所坐落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史丹佛的私立研究型大学,临近矽谷,是美洲大学协会的12个创始会员与QuestBridge成员之一,因其学术声誉和创业氛围而获评为世界上最知名的高等学府之一。

史丹佛大学于1891年由时任加州参议员州长的铁路大亨利兰·史丹佛和他的妻子简·莱思罗普·史丹佛创办。这是为了纪念他们因伤寒而于16岁生日前夕去世的儿子(小利兰·史丹佛)。史丹佛大学为男女及宗教自由的学校,在1930年代前所有学费全免。[13]可是,1893年利兰·史丹佛的逝世及1906年对校园造成重大损毁的旧金山大地震,为该校带来严重的财政困难后才开始收费。[14]二次世界大战后,时任学校教务长的弗雷德里克·特曼全力支持校友与教职员的创业精神,希望能建立一个自给自足的本地工业,这也是现今矽谷的源流。

学校的校园位于矽谷的西北方,邻近帕罗奥图[15]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史丹佛成为了美国SLAC国家加速器实验室的所在地,及其中一个高等研究计划署网路网际网路雏形)的起源地。[16]校方的各个学术部门被归入七所学术学院内,而包括生物保育区及加速实验室在内的其他资产则设于主校区之外。[6] 此校同时为最富有的教育机构之一,并为第一所在一年内获得超过十亿美元捐款升幅的大学。[17]

史丹佛为一所拥有高住宿率及高选择性的大学,当中的研究生课程较本科的多元化。史丹佛学生透过36支代表队参与不同的体育竞赛,其为两所太平洋十二校联盟的私立大学之一。截止2021年,史丹佛大学的学生和校友在历届奥运会上共赢得了至少296枚奥运奖牌(其中150枚金牌[18]。有关校队曾夺得过104次大学体育协会赛事的冠军,成绩于众多大学中位列第二。自1994-95年起,其亦一直为全国大学体育竞技董事杯的年度得主。[19]

截止2021年4月,史丹佛大学的校友、教授及研究人员中,共产生了84名诺贝尔奖得主8位菲尔兹奖得主以及29位图灵奖得主[注 2]史丹佛培养了不少著名人士,其校友涵盖30名富豪企业家及17名太空员,亦为培养最多美国国会成员的院校之一。[20][21]史丹佛校友在世界各地创办了众多著名的公司机构,如:谷歌雅虎惠普思科系统耐吉升阳电脑台积电辉达艺电等等,这些企业的资金合计相等于全球第十大经济体系(截止2011年)。[22]

校史

源流

1891年10月1日,大学正式办学。当时校方共招揽了555名学生。就在开学日当天,校长佐敦向首批学生致辞:「史丹佛没有任何传统,亦不受任何传统的阻碍。里面所有的路标都直指前方。」[23]

成立

利兰·史丹佛画像,绘于1881年(现展于大学艺术馆)

史丹佛大学是由时任加州州长及参议员的铁路富豪利兰·史丹佛,及他的妻子简·莱思罗普·史丹佛于1891年成立的。大学以他们于十六岁生日前夕(1884年)因伤寒去世的儿子小利兰·史丹佛为名,以表纪念。利兰·史丹佛曾告诉他的妻子:「以后所有加利福尼亚的小孩都是我们的孩子。」[2]

其后,史丹佛夫妇拜访了当时哈佛大学的校长查尔斯·艾略特,询问有关在加州建立一所大学的所需资金的事宜,而他们得到的答案是五百万美元(1884年的市值)。[24]

最终,史丹佛夫妇正式于1885年11月给予大学的成立基金。[25]除了校园架构,他们还附明了其他的规条:

「受托人......有义务亦应具备这样的能力去:
  • 实行一个教育系统,引导学生在毕业后能找到他们所要追求的理想,并使他们听到心中对于生命意义的呼唤;
  • 禁止一切在校的宗派指令,但仍需给予精神上的教育,并需告之学生遵从全能仁爱的造物主所定下的规条是人类的责任;
  • 教授合作及团体组织所能带来的好处;
  • 给予两性公平及同等的资源与对待;
  • 在帕罗奥图维持一个农场的运作,以便向大学所有学系的学生提供基础的农业科学教育。」

史丹佛大学至成立以来一直为男女校。不过,因注意到入读的女生人数愈趋上升,简·史丹佛很快就勒令校方控制其人数在每年最多500名。她担心随着女性人数的上升,史丹佛会变成「西边的瓦萨学院」。这么一来,学校就会显得失去了纪念他们儿子的原意。后来到了1933年,校方将这项措施修正为3:1的男对女比例(本科生)。[26]这比例一直维持到1960年代,当时的本科生男女比开始缩窄至大约2:1;不过,除了人文学院之外的其他研究院的比例则仍非常悬殊。发展到2005年,史丹佛已经没有任何的性别比例规定,虽说各研究院的男性人数还是略多(比例为1.6:1左右)。[27][28]

校园建设

他们最后选定了他们的田庄——位于圣塔克拉拉县的帕罗奥图牧场,作为建立大学的根据地。[注 3]当时的人们亦常将该校直接称为「农场」。

学校原始的「内方」建筑物(1887-91年)是由建筑师弗雷德里克·劳·奥姆斯特德弗朗西斯·沃克亚玛撒及利兰本人所设计。[2]校园建设的基石可追索至1887年5月14日,这天本应为小利兰·史丹佛的19岁生日。[30][2][31]早在校园设计刚出炉的1886年夏季,利兰就请了时任麻省理工学院校长的弗朗西斯·沃克亚玛撒及著名波士顿景观设计师弗雷德里克·劳·奥姆斯特德前来参谋。[30]奥姆斯特德负责校园整体的建筑概念,他拒绝使用山地而建议多加利用实用平地。其后在秋季,波士顿的谢普利,鲁坦与柯立芝公司获聘用承办校园建筑工程。柯立芝采用了以半圆形拱门通道连接方形石制建筑为特点的亨利·霍布森理查森式风格,并应史丹佛夫妇的要求,加入了加州使命复兴式建筑[30]可是到了1889年,利兰切断了奥姆斯特德与柯立芝的合作,而余下的建筑工作则交给了第三者继续完成。[30]这些由红砖及固态砂岩砌成的屋宇具有强烈的加州特色。

1903年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到访史丹佛。他称赞道:「现在,我来到了这么棒的一所学府。我不知道你们是否看到它的美丽之处。你们的大学是经过如此优秀、忠于我们美国风格的建筑师精心设计,他设计的不是奴性时尚,而是将古加利福尼亚式风格套用到了一所新大学的建筑身上。一所在外观上如此独特的大学,配上峡谷地理格局及秀丽的天空,再加上这些漂亮的建筑物,如果它最后没有成为一所最为适合市民、最为适合学术发展的地方的话,我会感到非常失望。」[32]

早期行政

1891年春季,史丹佛夫妇诚邀时任康奈尔大学校长的安德鲁·迪克森·怀特作为这所新成立大学的第一任校长,但却遭婉拒。安德鲁推荐当时的伯明顿印地安那大学校长、年逾四十的大卫·斯塔尔·佐敦担任此职位。佐敦的教学思维与史丹佛非宗派、男女平等的创校理念互相配合,而他最后也答应了出任史丹佛校长一职。[33]他于1891年6月到达史丹佛并马上计划聘请导师,以便能顺利在10月正式办学。在如此短的时间限制下,他只有力邀自己在学术界里的熟人担任教职员,最终请来了15名来自印地安那大学及他的母校康奈尔大学的教授。这些原始教职员包括:数学家罗伯特·阿勒代斯、植物学家道格拉斯·坎贝尔霍顿动物学家查尔斯·亨利·吉尔伯特历史学家乔治·艾略特·霍华德生理学及组织学家奥利弗·皮布尔斯·詹金斯、土木工程学家查尔斯·大卫·马克思、物理学家费尔南多·桑福德化学家约翰·马克森·斯蒂尔曼。1891第一学年的大学职工总计是35位。[34]在第二个学年(1892-93年),佐敦又成功招聘了心理学家弗兰克·安格尔土木工程师利安德·M·霍斯金斯、古典语言学家沃尔特·米勒、另一名动物学家乔治·C·派斯及另一名历史学家阿尔利·B·苏。这两批教授大部分都一直在史丹佛任教直到退休。因此,他们都获称为大学的「宿卫」。[35][36]

史丹佛大学的正式校训为「Die Luft der Freiheit weht.」。[37]这是由校长佐敦亲自于乌尔里希·冯·胡滕众多格言中所挑选出来的,意指「让自由之风吹」。不过在一次世界大战中,此校训因国内反德情绪高涨而引来争议及怀疑,而当时学校则称此德文格言并没有获得官方承认。[38]

早期财政

利兰·史丹佛与其家人纪念铜像

随着利兰·史丹佛于1893年逝世,大学的运作因财政问题而变得岌岌可危。政府对史丹佛房地产涉及一千五百万美元的诉讼及1893年经济恐慌,使校方面临严重的入不敷支问题。大多数的大学受托人建议暂时停止办学,直到找到解决的方法。可是,简·史丹佛坚持继续大学的运作。后来,随着有关诉讼于1895年的搁置,校方定下了大学纪念假期。[39][40]史丹佛法律学院的一名学生乔治·E·克罗瑟斯,在1896年毕业后成为了简·史丹佛的重要顾问。[41]克罗瑟斯与他的哥哥汤玛斯(同样为史丹佛校友及律师)合作找出并更正了数个大学成立条款中的法律失误,并成功游说修订加州宪法豁免史丹佛教育机构的税项,这也使简·史丹佛可以合法地把她所持有的股票捐给大学。[42]

不过,简·史丹佛在某些行为上被指偏心。她在1897年向受托委员会称:「所有人都有与生俱来的毛病,故在这里所接受的后天生命教育非常重要。」[43]她其后禁止学生在艺术课上进行裸体扫描,勒令不准任何车辆在校园内行驶,及因不想损害史丹佛的校园健康形象而不允许运用资金建立任何医院。在1899-1905年期间,她亦于绝大部分的教职员及自资学生均生活于贫困中的情况下,动用三百万美元建立史丹佛家人纪念馆。[43]

可是总体而言,她对大学的发展贡献良多。面对财务亏空的可能,她在1893-1905年期间亲自负责大学的行政、财政以及发展的事务。在未来的几年里,她亦为了保持学校的正常运作变卖了自己的私人珠宝财物,并在1901年把市值三千多万的资产过让给大学(这几乎是她当时所有的家产),[44]亦于1905年逝世前夕,同意将她合共七百万遗产中的四百万给予大学。这也代表着校方前后获得史丹佛夫妇合共四千万的捐助(这相当于2010年的十亿美元)。[45]

20世纪

二十世纪初,史丹佛因地震损毁而面临经济危机。不过,大学复修工程其后迅速进行,学校亦开始恢复元气。到了1931年,史丹佛与哈佛进行了全美第一个跨校电台辩论比赛。[46]大学各个学术部门亦于1945年二次世界大战过后,迅速发展起来。

地震损毁

大地震后尚未完工的史丹佛图书馆已变成废墟

1906年旧金山大地震对史丹佛大学造成严重损毁。大学包括纪念教堂在内的大部分主要的内方建筑物,及大学主入口大闸均受到破坏。受破坏的主要是于1893-1905年利兰·史丹佛到简·史丹佛逝世期间所起的第二期建筑物。校方后重建并保留了部分「内方」大楼、大学艺术馆、旧化学大楼(自1986年起成为废弃建筑物,并在1989年洛马普列塔大地震再次受到破坏)[47][48]及恩西纳会堂(后为本科生宿舍)。

美式足球

1906-1919年期间,因大量的比赛受伤事故,高校美式足球赛事面临消失的危机。尽管一些大学已经完全退出跨校足球比赛活动,另一些大学(如史丹佛及加州大学)则转向发展英式橄榄球项目。1906-1914年间,两校亦一直将橄榄球作为它们主要的校园运动。可是校方很快发现,学生间的橄榄球活动渐渐融入了以前足球的玩法。后来,当固有的一些美式足球规则获修订后,全国高校足球运动的氛围又再一次恢复,而这亦一直获视作是其中一项具代表性的美式运动。[49]

胡佛学院

赫伯特·胡佛与他的未来妻子卢·亨利·胡佛均为史丹佛首批学生之一。胡佛夫妻一生中均与大学有着紧密的联系。

史丹佛的胡佛研究所图书档案馆(正式注册名称:胡佛战争、革命及和平学院)便是由胡佛于1920年成立。他在1928年正式获选为总统之前,一直负责美国在欧洲的一战战后救援工作。他最主要的目标是收集当代历史的文档记录,其助手经常冒着生命危险到敌国(特别是纳粹共产统治的地方)拯救及修复稀有文件。他们最大的成功包括取得罗莎·卢森堡的论文、戈培尔的日记,以及俄国秘密警察在巴黎的记录,相关的研究中心亦在胡佛的推动下成立。不过无可避免地,胡佛及大学校方在某些议题上曾发生冲突。1960年,格兰·坎贝尔上任学院主席。随着可观预算的上升,胡佛学院的收藏及相关研究项目也扶摇直上。虽说当时为学生动荡的时期,但学院却能一直发展(特别是中国及俄国的收集大增),并与史丹佛有着更紧密的联系。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胡佛学院一直是美国保守派的智库,并与图书馆及存档库有着不同的角色定位。至今,它亦成为了史丹佛大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50]

生物科学发展

史丹佛的生物科学部门于1946-1972年间,因研究焦点的转移而迅速发展,这主要受到冷战等一些非学术的外在历史因素影响。当时,史丹佛的科学实验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有关部门仍采用独立及自我导向式的发展模式,并忽略跨学科及政府援助的重要性。就在接着的十年内,生物科学的发展开始集中在微观层面。而史丹佛的生物科学实验亦愈趋为应用及人类研究型。每个阶段的研究重点亦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社会议题的导向,如冷战的发展、人造卫星的发射,以及公众对药物滥用的关注。[51]

高科技发展

对于本地自给自足的概念促使了矽谷的发展。早在1890年代,大学的领袖就认定了史丹佛作为促使西边繁荣的角色,因而制定了学校的发展方向。与此同时,普遍的西部人意识到东边对于本地的剥削,故建立一个自给自足的本地工业得到了愈来愈多人的支持。他们使史丹佛与高科技公司联系起来,奠定了矽谷首五十年的发展。这种独特的西部本土社会思潮亦促进了矽谷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的持续发展。[52]

在上世纪四十到五十年代间,史丹佛的督学局局长兼工程学院院长弗雷德里克·特曼,鼓励大学毕业生创立自己的企业。他的勉励随惠普及瓦里安联合公司的创立而发挥功效,直到矽谷在史丹佛校园附近迅速成长。因此,弗雷德里克亦常获称为「矽谷之父」。他亦曾鼓励威廉·肖克利回到自己的家乡帕罗奥图发展,后来威廉创立了肖克利电晶体实验室。[53]

物理学发展

1962-70年间,为了能在七十年代建立史丹佛电子与正电子不对称环对撞加速机,剑桥电子加速器实验室(由哈佛及麻省理工学院共同拥有)、SLAC国家加速器实验室美国原子能委员会作出商讨及合作。[54]这亦是全美第一个电子及正电子对撞束储存环。巴黎(2001)曾经研究过这两个大学实验室的竞争与合作,并提议了相关的设施图、选址因素细节的图表,及六七到七零年间不同项目企划的参数。在该项目寻求资金这五年内,有数个储存环在欧洲建成,但大幅度的项目重申最终促使了更佳设计的出现。该设计很快就获应用及建造,并为伯顿·里克特(1976年)和马丁·佩尔(1995)年这两位诺贝尔奖得主铺下了道路。[55]1955至1985年期间,随着因有私立公司(主要为贝尔实验室)、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快捷半导体公司帕罗奥多研究中心支持才能出现的三个工业革新浪潮,史丹佛开始了其固态科技研究和开发。到了1969年,史丹佛国际研究中心开拓了四个ARPANET(网际网路雏形)的其中一个原始节点。[56]

校园

主校区

史丹佛校园的航拍。图中红色屋顶配以砂岩色的房屋为大学的建筑物。

史丹佛大学面积达8,180-英亩(3,310-公顷)的校园位于旧金山半岛。这在圣克拉拉谷(矽谷)西北部、旧金山中心东南边约37英里(60公里)及圣荷西西北边约20英里(32公里)处。大学本部接近帕罗奥图,由史丹佛大街及沙山路分隔。除主校区外,大学资产亦遍布其他一些外围地方。[15]

大学位于非建制地区圣塔克拉拉县的本部为人口普查指定的区域。不过,某些大学资产(包括史丹佛购物中心史丹佛研究园区)则在帕罗奥图区内。另外,同为非建制区的圣马刁郡(这里包括SLAC国家加速器及碧玉岭生物保护区)、门洛派克伍德赛德波托拉谷的大部分地方亦为史丹佛大学的土地。[57]美国邮政署给予大学两个邮区编号:94305(用于校园邮件)及94309(邮政信箱)。大学隶属650编码区域

史丹佛曾于2011年9月获《旅游+消闲》杂志评为国内环境最优美的大学之一,[58]并获MSN列为全球其中一所最美丽的大学。[59]

物理学家维尔纳·海森堡曾被问到是否清楚史丹佛大学的地理位置。他回答说:「我知道是在美国西海岸,离旧金山不远。附近还有一所大学,他们互相抢「斧子」。」最后一句其实是指柏克莱与史丹佛的体育荣誉之争(每年胜利的一方有权持有「史丹佛之斧」锦标)。[60][61]

史丹佛大学外景

非主校区

史丹佛大学现计划开创或已经拥有数个非主校区地点。

与主校园同时建立的基于成立经费的地区包括:

  • 碧玉岭生物保护区:位于主校区南边,占地1,200-英亩(490-公顷)。为校方资产,供野生生物学家进行考察与研究。
  • SLAC国家加速器实验室:原本属于史丹佛,现在交由大学能源部负责运作。它包括世上最长的线性粒子加速器,该长达2英里(3.2公里)的加速器坐落于426英亩(172公顷)的土地上。[62]
  • 高尔夫球场及季节性湖泊:史丹佛同时拥有自己的高尔夫球场,另有一个季节性湖泊——拉根尼塔湖(Lake Lagunita)。该湖泊为数量属易危的加州虎鲵的居所。不过,拉根尼塔湖现时常干涸,惟校方尚未计划以人工方式注水。[63]

非建基于成立经费的地区则有:

正在计划的地点囊括:

  • 红木城:大学于2005年在中点科技园(Midpoint Technology Park)购入一小片面积为35-英亩(14-公顷)的土地,打算在此建立部分教学办公室。惟有关发展项目尚在计划草议。[65]
  • 中国:史丹佛校方正与北京大学合作,准备在中国建立一处供研究员及学生工作及交流的小型校区。[66]

已放弃的发展计划:

  • 纽约应用科学园:2011年校方亦曾投标纽约市应用科学园的建设,可惜在年末放弃了此计划。[67]
冬季的拉根尼塔湖(图中可见其山麓)

教职员住宿

史丹佛大学教职员可享有特别的住宿待遇。他们可于离校园只有步行距离或能以自行车方式达到的「教师区」内居住,而这些土地建筑均为史丹佛资产。与分契式公寓形式相若,这些房屋可以进行买卖,惟相关土地只能以99年期限的形式出租。「教师区」内的屋宇亦会出现升值及贬值的情况,不过没有矽谷的变化来得快速。若当作私人房屋的话,该区域的地产价格属于较高的一批。当地的单一家庭套房比位于帕罗奥图的要昂贵。[68]

学术泛论

教学

方院附近通向教育学院的走廊

史丹佛是一所大型、拥有高住宿率及招收研究及专业学科生为主的研究型大学。[69]四年的本科生课程录取被指为「高选择性及低转入性」,并以文理学科为主(美国大多数专业学科(如医学及法律学)多只录取本科毕业生而非高中毕业生),亦有很多与研究生交流的机会。[69]其教学获得西部学校和学院协会的认可。[70]

史丹佛长期以来也是最难入读的高等学府之一。在36,631名2016年的本科课程申请者当中,只有2,427人获得录取(比率只为6.6%)[71],而2017年录取率更创历史新低,仅为5.07%[72]

本科生于最新2013-14年需缴付的学费为42,690美元。[73]史丹佛录取援助的对象并不是美国市民及永久居民,而是国际海外生。这些学生有64%为平均获得31,411美元的需要性援助的接收者。[73]在2011/12学年,大学共给予了一亿二百六十万美元资助3,485名学生,每人平均获得40,460美元。[73]当中百分之八的人士是透过一些财政援助计划获得这些资助。[73]史丹佛的无贷款资助政策使多数年收入低于60,000美元的家庭不用缴交学费及住宿费。另外,多数年收入低于100,000美元的家庭则因此获得了学费豁免(收入达150,000美元的也获得一定的学费减免)。[73][74]有17%的学生获得佩尔助学金(美国大学通用的低收入家庭资助措施)。[73]

史丹佛目前有七所学术学院:[75]

大学校历采用季节制度。每年的秋季通常始于9月底,而春季则于6月初结束。

研究学院与中心

由「主方院」仰望胡佛塔(上图);由胡佛塔眺望校园(下图)

史丹佛有逾18所不同的实验室及研究中心。它们均由副教务长及研究院长监管。[76]

其他隶属史丹佛的研究机构包括:SLAC国家加速器实验室(前身为史丹佛线性加速器中心)、史丹佛国际研究中心(原在大学校园内,现为独立机构)、胡佛战争、革命及和平学院(公众政策研究的智库)及哈索·普拉特纳设计研究学院(与波茨坦大学哈索·普拉特纳研究学院合作的一个跨学科设计学院)。苏联曾经由于无法在本国的图书馆内找到1917年3月的「真理报」(第一期)副本,而不得不求助胡佛学院提供一份原版的微缩胶片存档。[77]该校也是马丁路德金手写原稿的保存地。[78]

该校亦是约翰·S·奈特专业新闻工作者奖学金及海洋解决方案中心的所在地,因而成为结合海洋科学政策的地方。有关计划旨在研究海洋相关问题的解决方针。

图书馆与电子资源

参见:史丹佛大学图书馆

格林图书馆

史丹佛大学图书馆与学术信息资源(SULAIR)收藏了九百万册书刊、二十六万册稀有书籍、一百五十万电子书档案、一百五十万视听材料、六百万微缩胶片存档及过千个其他电子文档,为全球最大及最多元化的学术图书库之一。[79]

格林图书馆为史丹佛图书系统的中心,里面包括多个会议室、阅读室及学习空间。因建筑安全理由而被定于2015年拆卸的梅尔图书馆,则以东亚书册的馆藏量闻名,里面也有大量可供学生使用的媒体资源。它五十四万册的收藏品会暂时转移到临时储存地,直到新图书馆的建设完工为止。[80]

文艺

综合排名
全球名次
ARWU主排名[81] 2
ARWU附属版[82] 2
QS主排名[83] 2
泰晤士主排名[84] 3
泰晤士声誉版[85] 3
美国新闻全球版[86] 3
全国名次
《ARWU》主排名[87] 2
《ARWU》附属版[82] 2
《QS》主排名[88] 2
华尔街》/《泰晤士》[89] 4
《泰晤士》声誉版[85] 3
《美国新闻》全球版[90] 3
《富比士》[91] 2
《美国新闻》本地版[92] 6
华盛顿月刊[93] 1
奥古斯特·罗丹制作的铜像遍布校园各个角落,包括图中的这些加莱义民铜像。

史丹佛有多个艺术建设与景点。其为康托视觉艺术中心的所在地,内有合共24个画廊、雕塑园、梯田及庭院,而这些均在1891年由史丹佛夫妇给予资金建设,目地同为纪念他们唯一的儿子。当中于1917年建立的托马斯·史丹佛威尔顿画廊则为大学艺术及艺术历史部门的教学设施,另也开放作为展览中心。除此,校园各处也遍布了不少户外艺术雕塑园,亦有少量的壁画。

大学的艺术与音乐活动也非常兴旺。校园课外活动组包括多个剧团(如史丹佛莎士比亚协会)及音乐团体(如无伴奏合唱团)。[94][95][96][97][98]

史丹佛亦曾为学者提供制作课程。自1970年代开始的史丹佛专业出版课程,曾吸引了各国的相关专业人士远赴前来,商讨有关出版社会杂志及书籍的经商模式。虽有关计划已于2009年终结,但此传统从2010年开始由耶鲁大学的耶鲁出版课程继续传承。[99]

排名声誉

史丹佛大学在多个国内外大学排名中均在十强之列。其中,《世界大学学术排名》更是多年来都一直将其列作世界第二,包括最新的2020年排行榜。[100]

史丹佛也获得多个杂志调查评为最著名的学府之一。泰晤士《世界声誉排名》(2019年)将其评为第三。[101]普林斯顿评论》于2010及2013年所做的调查显示,史丹佛是最多美国家长及学生的「梦想学府」。[102][103]一份于2003年发表的盖洛普投票显示,它也是美国普罗大众眼中第二最久负盛名的学府。[104]美国商业杂志《富比士》亦于2012年,赞赏史丹佛大学「因成就了矽谷及领导着世界经济与科技产品的发展,而为首屈一指的名校」。[105][106][107]纽约时报》及《石板杂志》甚至提到史丹佛作为「象征着美国大学」的地位及名誉。[108][109]

苹果公司创办者贾伯斯曾于2005年以来宾身份到访史丹佛毕业典礼,并以「求知若饥,虚心若愚」为题致辞,鲜有地提及个人生平并勉励毕业生。[110]

校园生活

自行车为史丹佛学生穿梭校园的主要代步工具。

学生群体

2011/12年学生人口统计数据及其与2011年美国国家和加州人口统计之比较[73][111][112]
本科生 调整之百分比[附注 1] 研究生 加州统计 美国国家统计
非裔美国人[附注 2] 7.32%(507) 8.22% 3%(279) 6.6% 13.1%
亚裔美国人[附注 2] 18.15%(1257) 19.64% 13%(1182)[附注 3] 13.6% 5.0%
美国白人[附注 2] 36.45%(2525) 39.45% 36%(3163) 39.7% 63.4%
拉丁/西班牙裔美国人 16.60%(1150) 17.97% 5%(475) 38.1% 16.7%
美洲原住居民[附注 2] 0.91%(63) 0.98% 1%(68) 1.7% 1.2%
夏威夷原住居民或美国太平洋岛民 0.46%(32) 0.46% n/a[附注 3] 0.5% 0.2%
两个或以上种族 11.58%(802) 12.53% n/a[附注 3] 3.6% 2.3%
不明种族 0.94%(65) 1.02% 1%(61) n/a n/a
国际生 7.59%(526) 33% 33%(2893) n/a n/a
附注
  1. ^ 这里的计算只包含美国市民或永久居民。因为史丹佛的数据不包括只办理临时签证的学生,但美国国家及加州人口统计却包括那些临时签证或没被记录的居民。
  2. ^ 2.0 2.1 2.2 2.3 不包括西班牙裔美国人
  3. ^ 3.0 3.1 3.2 研究生数据将太平洋岛屿居民归为亚洲人类别,并没有再细分各个种族。

根据2013年10月的统计,史丹佛大学总共录取了7,601位本科生及11,075位研究生[73]女性占了本科群组的47%及专业及研究生人口的41%,同年度的新生保留率达99%。[73]

其在2011-12学年则赋予了1,715个本科、2,278硕士、764博士及366个专业学位证明。[73]而2011年的四年本科生毕业率为76%,六年的则有96%。[73]四年的毕业率较低是因为大学开办了学士硕士连读课程,允许本科生进一步取得2年的硕士文凭作为他们本科学习的一个延续。[113]

2010年的本科生中,有15%为在史丹佛就读的第一代学生(即没有任何家属亲戚就读大学之背景)。[114]

学生住宿

所有的史丹佛一年级生均需留校住宿,他们亦获得未来四年的宿位保证。[73][115]当中有89%的本科生获分配校园内的宿位。根据史丹佛房屋分配办公室提供的资料,校方为这些住宿学生提供了80种的住宿形式,包括宿舍、合作社、联排式住宅、兄弟和姊妹会等。[116]在1969-1991年期间,学校提供了118所流动房屋作为「临时宿舍」,这些地点现已成为了卡斯塔诺、金博尔及马缨丹宿舍的所在地。[117]大部分的住宿房屋均在校园本部附近,距离大部分的图书馆及课室只有10分钟的步行(或踏自行车)距离。有些只提供给新生,有些只给大二的学生,有些只给高年级生,而剩下的则不限学生类别。大部分的宿舍为男女共用,而兄弟会的社房只供男性居住;同样地,姊妹会的则只接纳女性学生(但罗斯舍堂为唯一非姊妹会的女性宿舍)。这当中绝大部分的宿舍不限男女的居住楼层,但亦有一部分为单性楼层建设,即男女隔层居住(这包括除阿罗约及冈田等所有威尔伯宿舍)。[118]自2009-10年起,史丹佛房屋计划组就预计,所有要求居住全新生宿舍的学生都能获得满足。有关部门亦称,将会有近三分之二的新生入住斯托及威尔伯宿舍,剩下三分之一要求住在其他类别的宿舍的学生,会入住佛罗伦萨·摩尔等其他舍堂。[119]史丹佛的新男女同室居住计划于2008年亮相。这是应全体学生一致的取向及其他同类学府(如卫斯理克拉克达特茅斯布朗宾夕法尼亚欧柏林)的做法而下的决策。[120]

史丹佛有很多特色住宿房屋。包括:按照修读课程的类别招纳学生的「主题房舍」,[121][122][123]及要求社员为日常起居饮食共同作出贡献的合作社堂。[124][125]

体育竞赛

主条目:史丹佛枢机红

史丹佛体育场,校内足球赛的举办地。
史丹佛乐队表演

史丹佛目前共有36支体育竞赛代表队(18支女子、15支男子及1支男女队)、19支学会体育队及37支校内体育竞赛队伍。[126]共有大约800名学生参与其中,校方亦提供300个体育奖学金计划。其体育团队正式名称为「史丹佛枢机红」,意指枢机红色而非红雀。此称谓始于1930年,当时旧有的称号「印第安人」因受到美洲本土裔学生以宗族歧视的理由而遭弃用。大学为太平洋十二校联盟及太平洋高山体育联盟的成员,参与全美大学体育协会甲组的赛事。[127]

史丹佛最大的体育竞争对手,为位处北部东湾的柏克莱加大,此关系亦为两校的传统之一。每届「大比赛(Big Game)」的优胜者有权持有「史丹佛之斧」锦标。此美式足球比赛最初于1892年3月19日假旧金山海特街公园进行。在八千名观众的注目下,史丹佛以14比10赢得是次赛事。其也在1902年,首度参与玫瑰碗竞赛。可是,参赛者引发的暴力事件及赛事结束后的观众骚乱,使旧金山政府在1905年正式禁止该市以后任何「大比赛」的举办,而史丹佛校方亦于次年禁止一切的足球赛事。1906–1914年的「大比赛」以橄榄球的形式举行。不过,足球赛事最后还是因比赛模式的改良而在1919年获得了复办。[128]

史丹佛于1976–77年起,每一年都会夺得至少一个全美大学体育协会赛事的冠军,[129]并自创立以来,赢得合共104次的国家队冠军(为全国高校第二佳绩,仅次于洛杉矶加大),及467次国家个人冠军(全国大学之冠)。[130]其亦连续17年为全国大学体育竞技董事杯的年度得主。[131][132][133]史丹佛代表队在1912年起,于每届的奥林匹克运动会都有取得奖牌,目前已经累积到244枚,当中包括129枚金牌。在2008北京奥运会中,史丹佛更为全美表现最佳的高校体育队伍。[134][135]自2004年起,史丹佛也累积取得了182面夏季奥运会奖牌,当中的12金、2银、2铜是在最近的2012年比赛中夺得。[136]

宗教生活

史丹佛师生拥有不同的宗教信仰(亦有无宗教信仰者)。校方特设校园宗教生活办公部,旨在透过「鼓励不同宗教背景人士的交流、仪式的举行及持久的友谊」,达到「在史丹佛大学社群内,引导、培养及强化精神、宗教及道德信仰」。[137]位于校园中央位置的纪念教堂,有提供周日崇拜仪式服务。除此,宗教生活办公部也有一所跨宗教学习及体验中心,提供不同的公共休息室、会议室等场地租借。当中也有不同宗教的办公部。[138]

包括天主教希勒尔在内的某些宗教,会以比学生群体更严肃的形式在校园内发挥影响力。[139][140]

学生组织

史丹佛校内成立了超过650个学生组织。这些创会的资金多数(虽非一定)由大学学生政府组织(ASSU)提供及分配。[141]这些团体的性质涵盖田径/娱乐、职业/学前教育专业、社群服务、民族/文化、兄弟/联谊会、健康/咨询、媒体/出版物、音乐/舞蹈/艺术创作、政治/社会意识、宗教/哲学等范畴。学生出品刊物则有《史丹佛日报》,另也有独立的学生广播媒体及专门提供本科见习计划的组织。[142][143][144][145][146]

著名人物

美国首位女性最高法院大法官桑德拉·戴·奥康纳与总统雷根白宫外对话(1981年7月15日)。

史丹佛大学著名校友及师生涵盖多个学术领域与行业。

史丹佛大学的校友创立了很多著名的公司。当中包括:谷歌(谢尔盖·布林拉里·佩奇)、雅虎(杨致远大卫·费罗)、惠普(威廉·休利特大卫·帕卡德)、耐吉(菲尔·奈特)、升阳电脑(其名字里的太阳(SUN)原本是「史丹佛大学网路」的缩写)、思科系统桑德拉·勒纳伦纳德·波沙克)、nVIDIAVMware、Fortinet(谢青)、矽谷图形公司MIPS科技公司电讯盈科李泽楷)、技术公司(阿齐姆·普莱姆基)、Gap(多利斯·费舍尔)等等。[147][148]其亦是香港商人李泽钜的母校。

法政界人士则有:前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149]、前美国总统赫伯特·胡佛、前美国国务卿沃伦·克里斯多福和前以色列总理埃胡德·巴拉克等。中华民国前行政院长张善政曾取得该校土木工程硕士学位。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甘迺迪史蒂芬·布雷耶威廉·蓝奎斯特及首位女性大法官桑德拉·戴·奥康纳亦为史丹佛毕业生。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夫人及淡马锡控股的执行董事何晶、香港前保安局长和在任议员叶刘淑仪亦取得史丹佛的学位。

学者则包括:58位诺贝尔得奖者、5名普利兹奖得主、27名麦克阿瑟学者、3位国家人文奖章得主、20位国家科学奖章得主、2位国家科技与创新奖章得主、277位美国文理科学院院士、158名国家科学院院士、104名国家工程院院士[150]67名医学研究所成员、32名国家教育学院院士、51位哲学会成员、7位沃尔夫奖得主、6名Koret基金奖得主、3位总统自由勋章获章者、[151][4] 56位物理学会成员[152]2名计算机语言学协会终身成就奖得主、[153]及14位美国人工智慧协会学者[154]

注释

  1. ^ 不少人均认为史丹佛大学为全球拥有最大校园面积的大学,但这视乎「校园面积」的定义。[8]不少学术组织均拥有辽阔的土地,包括:贝里学院(26,000英亩(11,000公顷))、保罗史密斯学院(14,200英亩(5,700公顷))及美国空军学院(18,500英亩(7,500公顷))等,惟它们均不是大学杜克大学具有8,610英亩(3,480公顷)面积的资产,但其并非为相邻的土地。
  2. ^ 每个大学对计算这个数字都有着不同的原则,如:有些大学并不计算那些在得奖以后才到有关院校的人士,而有些大学则仍将其计算在内;有些亦不计算在校任教不足1年的教职员,但其他的却仍视其为与该校有联系的得奖主。这里显示的数字为在统一采用了最广阔的算法后所得出的结果。详细人物列表请见各大学诺贝尔奖得主列表
  3. ^ 除了它原有、面积达8,180英亩(3,310公顷)的帕罗奥图土地外,位于蒂黑马县接近维娜、面积达59,000英亩(24,000公顷)的维娜农场,及位于布尤特郡、面积达22,000英亩(8,900公顷)的格里德利农场亦原属大学资产。[29]不过不像帕罗奥图,这两个地区的农地均可出售。维娜农场最终于1918年出让,其核心地带成为了现在的新克莱尔沃修道院的所在地。而格里德利则成为了现在的尼尔牧场的一部分。

参考文献

  1. ^ (英文)Casper, Gerhard. Die Luft der Freiheit weht—On and Off (Speech). 1995-10-05 [2010-0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14). 
  2. ^ 2.0 2.1 2.2 2.3 (英文)History: Stanford University. Stanford University. [2013-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5). 
  3. ^ (英文)Stanford Administration: Facts and Figures. Stanford University. [6-12-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3). 
  4. ^ 4.0 4.1 Stanford Facts 2013: Faculty. Stanford University. [2014-0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2-15). 
  5. ^ (英文)Stanford Administration. Stanford University. [2013-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5). 
  6. ^ 6.0 6.1 6.2 6.3 Stanford Facts 2013. Stanford University. [2013-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4). 
  7. ^ Stanford University. 美国地质局地理名称信息系统. 1981-01-19 [2017-04-26]. 
  8. ^ (英文)Keck, Gayle. Stanford: A Haven in Silicon Vallet (PDF). Executive Travel Magazine. [2013-12-2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2-25). 
  9. ^ (英文)Stanford University.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012-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9). Stanford University...one of the most prestigious in the country. 
  10. ^ (英文)Stanford University. Encyclopedia.com. [2013-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01). In 2002 Stanford University stood as one of the premier centers of higher learning and research in the country. Enrolling over 6,000 undergraduates and 7,000 graduate students a year, the university continued to attract some of the leading scholars in their fields and has produced a long list of renowned alumni. 
  11. ^ (英文)Morgan, John. Top Six Universities Dominate THE World Reputation Rankings. [2013-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04). "The rankings suggest that the top six-...Stanford University and the University of Oxford - form a group of globally recognised "super brands". 
  12. ^ (英文)Newport, Frank. Harvard Number One University in Eyes of Public Stanford and Yale in second place. Gallup. [2013-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5). 
  13. ^ (英文)History : Stanford University. Stanford.edu. [2010-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8-04). 
  14. ^ (英文)History - Part 2 (The New Century) : Stanford University. Stanford.edu. [2013-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20). 
  15. ^ 15.0 15.1 (英文)Where is Stanford? : Stanford University. [2013-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4). 
  16. ^ (英文)History - Part 3 (The Rise of Silicon Valley) : Stanford University. Stanford.edu. [2013-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20). 
  17. ^ (英文)Chea, Terence. Stanford University is 1st College to raise $1B. Associated Press. 2013-02-20 [2013-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0). 
  18. ^ Olympic Medal History. Stanford University Athletics. [2021-08-28] (英语). 
  19. ^ (英文)Stanford captures first in DI LSDC; Oklahoma Baptist claims top spot in NAIA LSDC.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llegiate Directors of Athletics. 2013-06-14 [2013-1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27). 
  20. ^ (英文)Billionaire Universities. Forbes. [2013-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2). 
  21. ^ (英文)Harvard, Stanford, Yale Graduate Most Members of Congress. [2013-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3). 
  22. ^ (英文)Beckett, Jamie. Study shows Stanford alumni create nearly $3 trillion in economic impact each year. [2013-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1). 
  23. ^ (英文)Stanford Facts: The Founding of Stanford. [2014-0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1-26). 
  24. ^ (英文)Were Leland and Jane Stanford snubbed by the president of Harvard University? Did Leland Jr. attend Harvard before his death in an accident?. [2013-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9). 
  25. ^ (英文)Stanford University - The Founding Grant with Amendments, Legislation,and Court Decrees (PDF). Stanford University. 1987 [2013-12-3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01-20). 
  26. ^ (英文)The Stanford Daily - Greek life: History of fraternities and sororities. 2004-11-12 [2014-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9-15). 
  27. ^ (英文)Undergraduate Profile: Stanford University Facts. [2014-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0). 
  28. ^ (英文)Graduate Profile: Stanford University Facts. [2014-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3). 
  29. ^ (英文)Thomas, Grace Powers. Where to educate, 1898–1899. A guide to the best private schools, higher institutions of learning, etc., in the United States. Boston: Brown and Company. 1898: 13 [2012-08-17]. 
  30. ^ 30.0 30.1 30.2 30.3 (英文) Stanford University Always in Style: An Architectural History 1891-1941 (PDF). Sandstone and Tile (Stanford Historical Society). Winter–Spring 1987, 11 (2-3): 6–18 [2013-10-1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10-14). 
  31. ^ Gallery: Cornerstone laying. Stanford University and the 1906 Quake. Stanford University. [2014-0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8). 
  32. ^ (英文)Theodore Roosevelt: Remarks at Leland Stanford Jr. University. [2014-0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7). 
  33. ^ (英文)Johnston, Theresa. Meet President Jordan. Stanford Magazine. January–February 2010 [2014-0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17). 
  34. ^ (英文)Clark, George A. History of the New California, Chapter XIX, Stanford Universitiy. New York, Chicago: Lewis Publishing Company. 1905 [2014-0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2). 
  35. ^ (英文)75 years ago (1925). Century at Stanford. Stanford Magazine. [2012-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04). 
  36. ^ California AHGP - New California - Chapter XIX. www.usgennet.org. [2018-10-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2). 
  37. ^ (英文)Founding of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Facts. Stanford University. [2013-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0). 
  38. ^ (英文)Casper, Gerhard. Die Luft der Freiheit weht—On and Off. Stanford University. 1995-10-05 [2009-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14). 
  39. ^ (英文)Mirrielees, Edith R. Stanford: The Story of a University. G. P. Putnam's Sons. 1959: 82–91. LCCN 59-13788. 
  40. ^ (英文)Nilan, Roxanne. Jane Lathrop Stanford and the Domestication of Stanford University, 1893–1905. San Jose Studies. 1979, 5 (1): 7–30. 
  41. ^ (英文)Osborne, George E. Judge George Edward Crothers, 1870–1957. Stanford Law Review. December 1957, 10 (1): 1–3 [2011-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3). 
  42. ^ (英文)Clausen, Henry C. Stanford's Judge Crothers: The Life Story of George E. Crothers. The George E. Crothers Trust. 1967: 41–56. LCCN 67-17964. 
  43. ^ 43.0 43.1 (英文)Starr, Kevin. Life Among the Best and Truest: David Starr Jordan and the Founding of Stanford University. Americans and the California Drea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3: 329. ISBN 0-19-501644-0. 
  44. ^ (英文)Stanford University Gets $30,000,000. New York Times. 1901-12-10 [2014-0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04). 
  45. ^ (英文)Stanford Estate Worth Seven Millions. The Evening News. 1905-04-05 [2014-0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5). 
  46. ^ (英文)Stanford vs. Harvard. The Harvard Crimson. [2014-0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0). 
  47. ^ (英文)Post-Destruction Decisions 2: Old Chemistry Building. Stanford University and the 1906 Quake. Stanford University. 2006 [2013-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27). 
  48. ^ (英文)15 years after Loma Prieta earthquake, tardy temblor yields trove of data. Stanford University. [2013-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3). 
  49. ^ (英文)Parkm, Roberta J. From Football to Rugby—and Back, 1906–1919: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Stanford University Response to the 'Football Crisis of 1905'. Journal of Sport History. 1984, 11 (3): 5–40. 
  50. ^ (英文)Duignan, Peter. The Library of the Hoover Institution on War, Revolution and Peace. Part 1: Origin and Growth", Library History 2001 17 (1) 3–19; "The Library of the Hoover Institution on War, Revolution and Peace. Part 2: the Campbell Years. Library History. 2001, 17 (2): 107–118. 
  51. ^ (英文)Eric J.; Vettel. Historical Studies in the Physical & Biological Sciences (The Protean Nature of Stanford University's Biological Sciences, 1946–1972). 2004: 95–113. 
  52. ^ (英文)Adams, Stephen B. Regionalism in Stanford's Contribution to the Rise of Silicon Valley. Enterprise & Society. 2003, 4 (3): 521–543. doi:10.1093/es/khg025. 
  53. ^ (英文)From the Valley of Heart's Delight to the Silicon Valley: A Study of Stanford University's Role in the Transformation. ©Carolyn E.Tajnai. 1996年12月 [2014-0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2). 
  54. ^ About SLAC. Stanford University.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7). 
  55. ^ (英文)Paris, Elizabeth. Lords of the Ring: the Fight to Build the First U.S. Electron-positron Collider. Historical Studies in the Physical & Biological Sciences. 2001, 31 (2): 355–380. doi:10.1525/hsps.2001.31.2.355. 
  56. ^ (英文)Lécuyer, Christophe. What Do Universities Really Owe Industry? The Case of Solid State Electronics at Stanford. Minerva: a Review of Science, Learning & Policy. 2005, 43 (1): 51–71. 
  57. ^ (英文)The Stanford Lands. [2013-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4). 
  58. ^ (英文)America's Most Beautiful College Campuses. Travel+Leisure. Septem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13). 
  59. ^ (英文)Stanford University - Most beautiful universities. MSN. [2014-0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20). 
  60. ^ (英文)The Life and work of Felix Bloch. Guide to the Felix Bloch Papers, 1931-1987. Stanford, California: Stanford University Archives. For the next few months, Bloch stayed mostly at his home in Zurich, but he also traveled to France, Holland, and Denmark. During his summer visit to Copenhagen to see Niels Bohr, he received his first offer from the chairman of the Stanford University physics department, David Locke Webster. Originally, Bloch later confessed, he knew nothing about Stanford so he mentioned the offer to Bohr and Heisenberg and asked for their advice. Heisenberg knew only that Stanford was in California and that the students from Stanford and another school nearby stole each other's axes. Bohr's opinion was definitive: Stanford was a good school; he should go. 
  61. ^ (英文) DelVecchio, Rick. Stanford pranks pique Cal.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2005-11-18: B-1 [2008-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06). The Cal-Stanford football rivalry, which began in 1892, has produced some memorable mischievous student tricks. Stealing the Axe for Stanford from an armored car (1930) and from a display case (1953). Stenciling bear prints on the side of Stanford's Hoover Tower (1960). Retaking the Axe for Stanford by ruse (1973). Printing a fake issue of the Daily Cal claiming that Stanford won the 1982 game that ended with "The Play." 
  62. ^ (英文)About SLAC. [2011-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30). 
  63. ^ (英文)Julia Enthoven. University monitors Lake Lagunita after fall storms. The Stanford Daily. 2012-12-05 [2013-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0). 
  64. ^ (英文)Faculty-in-Residence : Bing Overseas Study Program. [2013-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3). 
  65. ^ (英文)Redwood City campus remains undeveloped. The Stanford Daily. 2010-07-29 [2011-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0). 
  66. ^ (英文)Faculty Senate addresses Peking Center, earthquakes and curriculum. 2011-04-01 [2011-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3). 
  67. ^ David W. Chen. Stanford Ends Effort to Build New York Arm. The New York Times. 2011-12-16 [2012-0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3). 
  68. ^ (英文)Stanford Faculty Staff Housing. [2013-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9). 
  69. ^ 69.0 69.1 (英文)Carnegie Classifications—Stanford University. Carnegie Found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Teaching. [2014-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0). 
  70. ^ (英文)WASC—Stanford Reaccreditation by WASC. Stanford University Registrar's Office. [2013-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0). 
  71. ^ (英文)Class of 2016 Admissions Statistics. [2011-01-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0). 
  72. ^ Zivkovic, Alex. Class of 2018 admit rates lowest in University history. The Stanford Daily. 2014-03-28 [2014-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3). 
  73. ^ 73.00 73.01 73.02 73.03 73.04 73.05 73.06 73.07 73.08 73.09 73.10 73.11 (英文)Common Data Set. Stanford University. 2013 [2013-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4). 
  74. ^ (英文)Financial Aid—Enchancements for 2008–2009. Stanford University. [2008-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16). 
  75. ^ (英文)Stanford's Seven Schools. Stanford University. [2013-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20). 
  76. ^ (英文)Interdisciplinary Laboratories, Centers, and Institutes. Stanford University. [2014-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3). 
  77. ^ (英文)Cynthia Gorney. Gorbachev's Scholarly Stopover; Stanford's Hoover Think Tank & The Makings of Soviet History. The Washington Post. 1990-05-26: C1. 
  78. ^ (英文)The King Papers Project. The Martin Luther King Jr. Research and Education Institute. [2013-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5). 
  79. ^ (英文)Stanford Facts: Research - Stanford Libraries. [2014-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3). 
  80. ^ (英文)Future location of East Asia library debated. Stanford Daily. 2011-02-23 [2012-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3). 
  81. ^ 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 2020. Shanghai Ranking Consultancy. 2020 [2020-12-09]. 
  82. ^ 82.0 82.1 Alternative Ranking 2015 ( Excluding Award Factor ). Shanghai Ranking Consultancy. 2015 [2020-12-09]. 
  83. ^ 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2021: Top Global Universities. Quacquarelli Symonds Limited. 2021 [2020-12-09]. 
  84. ^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2021. Times Higher Education. 2021 [2020-12-09]. 
  85. ^ 85.0 85.1 World Reputation Rankings 2020. Times Higher Education. 2020 [2020-12-09]. 
  86. ^ 2021 Best Universities in the World. US. News and World Report. 2021 [2020-12-09]. 
  87. ^ 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 2020: USA. Shanghai Ranking Consultancy. 2020 [2020-12-09]. 
  88. ^ 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2021: Top Global Universities. Quacquarelli Symonds Limited. 2021 [2020-12-09]. 
  89. ^ Wall Street Journal/Times Higher Education College Rankings 2021. Wall Street Journal/Times Higher Education. 2021 [2021-01-24]. 
  90. ^ 2021 Best Global Universities Rankings. US. News and World Report. 2021 [2020-12-09]. 
  91. ^ America's Top Colleges. Forbes. 2019 [2020-12-09]. 
  92. ^ National Universities Rankings. US. News and World Report. 2020 [2020-12-09]. 
  93. ^ 2020 College Guide and Rankings. Washington Monthly. 2020 [2020-12-09]. 
  94. ^ (英文)About the Mendicants. [2012-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3). 
  95. ^ (英文)About Counterpoint. [2012-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04). 
  96. ^ (英文)About Fleet Street. [2012-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3). 
  97. ^ (英文)About Mixed Company. [2012-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6). 
  98. ^ (英文)About Raagapella. [2012-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6). 
  99. ^ (英文)Stanford Publishing Courses for Professionals. Stanford University. [2014-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06). 
  100. ^ (英文)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Stanford University Ranking Profile. Shanghai Jiaotong University(上海交通大学). [2014-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1). 
  101. ^ (英文)Times Higher Education World Reputation Rankings (2014). Times Higher Education(泰晤士高等教育). [2014-05-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25). 
  102. ^ (英文)Princeton Review's 2010 College Hopes & Worry Survey (PDF). PR Newswire. 2010-03-24 [2014-01-2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02-07). 
  103. ^ (英文)Princeton Review's 2013 College Hopes & Worry Survey. PR Newswire. 2013 [2014-0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0). 
  104. ^ (英文)Harvard Number One in Eyes of Public. [2011-04-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5). 
  105. ^ (英文)Stanford's $2.7 Trillion Economic Jolt Beats MIT's $2 Trillion. [Forbes]. [2013-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3). 
  106. ^ (英文)Stanford's Gift to the World: Alumni's Vast Economic Impact. [Bloomberg Businessweek]. [2013-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11). 
  107. ^ (英文)Study shows Stanford alumni create nearly $3 trillion in economic impact each year. [Stanford News]. [2013-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1). 
  108. ^ (英文)Silicon is the New Ivy. [2014-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2). 
  109. ^ (英文)Harvard is the Stanford of the East. [2014-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9). 
  110. ^ (繁体中文)「求知若饥,虚心若愚」贾伯斯2005年史丹福大学演讲,影片与中文讲辞(Steve Jobs Stanford Commencement Speech 2005). [2014-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2-01). 
  111. ^ (英文)Stanford University: Common Data Set 2011–2012. Stanford University. [2012-09-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15). 
  112. ^ (英文)California QuickFacts from the US Census Bureau. 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 2012-09-18 [2012-09-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2-28). 另参见美国人口条目。
  113. ^ (英文)Best Colleges—Education—US News and World Report. Colleges.usnews.rankingsandreviews.com. 2009-08-19 [2010-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3-14). 
  114. ^ (英文)Concerns of first-generation students must remain a priority. The Stanford Daily. 2010-10-01 [2011-01-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3). 
  115. ^ (英文)Stanford University—Student Housing—Apply for Housing 2013-14. Stanford.edu. [2014-0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6-05). 
  116. ^ (英文)Stanford Housing—Undergraduate Residences. Stanford University. [2008-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2-15). 
  117. ^ (英文)Manzanita trailers to house Webb Ranch workers. News.stanford.edu. [2010-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7-29). 
  118. ^ (英文)Stanford University—Student Housing—Tour Undergraduate Housing. Stanford.edu. [2010-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14). 
  119. ^ (英文)Parents' Newsletter, Fall 2009—Golder looks to improve life and learning in the residences. Stanford University. [2009-09-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7-05). 
  120. ^ (英文)Xu, Joanna. Gender-neutral housing plan unveiled. Stanford Daily. 2008-04-08 [2008-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6-21). 
  121. ^ (英文)Stanford Undergraduate Residences. Stanford University. [2009-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2-15). 
  122. ^ (英文)Columbae House. Stanford University. [2012-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4-11). 
  123. ^ (英文)Synergy House. Stanford University. [2012-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2). 
  124. ^ (英文)About Terra. ResEd. Stanford University. [2013-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0). 
  125. ^ (英文)Residential Education—Cooperative Houses. Stanford University. [2008-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5-26). 
  126. ^ (英文)Stanford Cardinal Recreation - Club Sports. Stanford University. [2014-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10). 
  127. ^ (英文)NorPac. i2i Interactive. 2007 [2007-06-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6-17). 
  128. ^ (英文)Starr, Kevin. Life Among the Best and Truest: David Starr Jordan and the Founding of Stanford University. Americans and the California Drea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3: 336–338. ISBN 0-19-501644-0. 
  129. ^ (英文)USA Today. 2010-06-22 [2014-0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13). 
  130. ^ (英文)Stanford – Home of Champions. Champions.stanford.edu. [2013-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04). 
  131. ^ (英文)NACDA Official Athletic Site - Directors Cup. CBSSports.com College Network. [2013-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1-02). 
  132. ^ (英文)Stanford Athletics 'By The Numbers' : Stanford - Home of Champions. Stanford.edu. [2013-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08). 
  133. ^ (英文)Cardinal Athletics: Stanford University Facts. Stanford.edu. [2013-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5). 
  134. ^ (英文)What Stanford University and Japan have in Common. Freakonomics. [2014-0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6). 
  135. ^ (英文)Stanford Athletes Complete Olympic Action. Stanford Athletics. [2013-1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21). 
  136. ^ (英文)Stanford Athletes Complete Olympic Action. Stanford Daily. [2014-0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21). 
  137. ^ (英文) University Public Worship. Office for Religious Life. Stanford University. [2013-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04). 
  138. ^ (英文) Stanford Associated Religions. Office for Religious Life. Stanford University. [2013-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04). 
  139. ^ (英文) Catholic Community at Stanford: About us. [20 @ERROR@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13). 
  140. ^ (英文) Hillel at Stanford: About. [2013-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09). 
  141. ^ (英文)Student Organizations. Stanford University. [2014-0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5-28). 
  142. ^ (英文)About KZSU. Stanford University. [2013-1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25). 
  143. ^ (英文)Leland Quarterly. [2014-0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6). 
  144. ^ (英文)SPBA. [2014-0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07). 
  145. ^ (英文)Stanford Axe Committee: About us. [2013-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04). 
  146. ^ (英文)Stanford Kite Flying Society. [2014-0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30). 
  147. ^ (英文)Mr. Scott McNealy. Sun Microsystems, Inc. 2005-04-24 [2009-09-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9-30). 
  148. ^ Jim McGuinness. Jim McGuinness's Weblog. 2007-08-27 [2009-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8-16). 
  149. ^ (英文)The Dish: Stanford alum primed to be Japan's next premier; multitasking experts juggle media; and much more. Stanford Report. Stanford News Service. 2009-09-01 [2009-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16). 
  150. ^ (英文)NAE Elects 68 Members and Nine Foreign Associates. 2011-02-08 [2011-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4). 
  151. ^ (英文)Levy, Dawn. Edward Teller wins Presidential Medal of Freedom. 2003-07-22: http://news-service.stanford.edu/pr/03/teller723.html [2008-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6-14). Teller, 95, is the third Stanford scholar to be awarded a Presidential Medal of Freedom. The others are Nobel Prize-winning economist Milton Friedman (1988) and former Secretary of State George Shultz (1989). 
  152. ^ (英文)APS Fellows Archive. [2011-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2-06). 
  153. ^ (英文)ACL Lifetime Achievement Award Recipients, [2011-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0) 
  154. ^ (英文)Elected AAAI Fellows, [2011-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1) 

延伸阅读

  • Lee Altenberg, Beyond Capitalism: Leland Stanford's Forgotten Visio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Stanford Historical Society, 1990)
  • Ronald N. Bracewell, Trees of Stanford and Environs(Stanford Historical Society, 2005)
  • Ken Fenyo, The Stanford Daily 100 Years of Headlines(2003-10-01)ISBN 978-0-9743654-0-4
  • Jean Fetter, Questions and Admissions: Reflections on 100,000 Admissions Decisions at Stanford(1997-07-01)ISBN 978-0-8047-3158-4
  • Ricard Joncas, David Neumann, and Paul V. Turner. Stanford University. The Campus Guide.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2006. Available online.
  • Stuart W. Leslie, The Cold War and American Science: The Military-Industrial-Academic Complex at MIT and Stanford, 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1994年)
  • Rebecca S. Lowen, R. S. Lowen, Creating the Cold War University: The Transformation of Stanford,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7

外部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