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电热工业

台湾电热工业股份有限公司
Taiwan Electric Heating Equipment Co., Ltd.
统一编号 12229557
成立 1964年
创办人 游纯和
代表人物 董事长:游纯和
总经理:游志华
产业 家电制造业

台湾电热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台湾电热台热工业台热,是台湾曾经存在的家电制造商,创办人兼董事长是游纯和,曾在1960年代至1990年代以自有品牌台热牌」称霸台湾干衣机市场。

历史

台热牌经销店招牌
台建大楼曾是台热总部所在地
台热南港厂原址
台热牌万里晴干衣机TCD-2.5ES
台热牌万里晴干衣机TCD-4.5NS
台热牌烘手机TCO-1500ES
台热牌窗型冷气 TAC-60MW,实为日本 CORONA产品

1961年,台北工专毕业的游纯和离开家乡宜兰县,到台北县任职华南塑胶电气室主任。[1]1964年,游纯和在台北县三重市后埔街创立台湾电热工业社,生产电热片、电热管制品,由于用料扎实、品管确实,不久就在市场打开知名度,塑胶袋封口机、台湾第一台塑料干燥机、IC设计温度控制器、塑料自动填料机、模温控制机等产品纷纷出笼;1974年,在台北市南港区占地400坪的台热南港厂落成。1976年,台热发表台湾第一台干衣机「台热牌万里晴干衣机」,初上市时销售奇差;曾从事杂货店店员与保险业务员且绩效斐然的游纯和,毅然以过去的经验为师,逆向思考,将每台成本新台币5,000元的干衣机售价定为消费者可以接受的新台币3,500元,结果大成功。1979年,台热以获利在台北县淡水镇购置占地5,500坪的淡水厂,以一贯化设备大量生产干衣机,称霸台湾干衣机市场。[2]

台热以消费者能接受的低价位迅速打开市场,做到一定程度的规模经济以后再力求降低单位生产成本,把干衣机毛利率压缩至约23%;干衣机低价策略的成功使游纯和相当自豪。[3]台热的售后服务也与众不同:消费者新买的干衣机故障,台热会换一台新品而不像其他同业用维修来解决,台热的高级主管还会带一包礼物向消费者致歉,售后服务不收费。[1]

台热牌万里晴干衣机上市时,以广告标语「放眼看天下,到处万里晴」打响知名度。台热牌万里晴干衣机全盛时期,市场占有率维持在70%左右,使得大同声宝西屋等家电大厂难以与之竞争。[3]干衣机畅销后,台热获利可观,在台北县瑞芳镇买下占地5,000余坪的瑞芳厂,也陆续开发塑胶袋封口机、凉暖风扇、电热水瓶、烹饪炉等产品,同时也展开研发「洗衣机脱水机、干衣机」三机一体的「台热牌万里晴洗衣干衣机」。[1]

1979年5月31日,经济部商业司核准台热之设立登记。[4]1980年代,台热牌万里晴干衣机电视广告日本童谣雨降〉(あめふり,又译为〈下雨歌〉)套用中文歌词作为广告歌,传唱一时。

1990年,台热代理兄弟牌家电产品。[1]1992年,台热量产台热牌万里晴洗衣干衣机,此机是台热历经二年余时间研发、投注新台币8,000余万元研发的,夏普在1995年夏天才推出同类型产品[5]三洋电机东芝与夏普曾在1994年先后到台热观摩洗衣干衣机技术。[1]台热开发洗衣干衣机花费新台币8,000万元,广告费投入新台币4,000万元,但是市场回馈不尽理想。[2]

1993年,台热OEM销售日本CORONA冷气机。台热许多内部主管与经销商都认为,日立等冷气机大厂已经主控冷气机市场,台热不易有效进入冷气机市场,就像台热在电热市场的基础不易被其他厂商撼动一样;然而台热为追求产品多样化,政策缺乏弹性,坚持进入冷气机市场,终于惨遭套牢;最后,一台定价新台币二万余元的冷气机杀价到近新台币一万余元,还是难以卖出去。1995年下半年,台热爆发财务危机,当时位于台北市南港区南港路三段16巷7号(台热南港厂)的台热总部经常有经销商进出交涉台热支票退票问题。[3]

1995年12月2日,游纯和之子游志华接任台热总经理[2]

1995年12月6日,原先有意接手并购台热的东元电机董事长黄茂雄表示,东元已放弃并购台热整个公司或部分家电部门,主因是除了万里晴干衣机以外的台热产品规模不够大、知名度也不足,东元没有兴趣承接;但东元愿意协助部分与台热重叠的经销商度过难关。同日,经济部工业局局长尹启铭说,为负起照顾国内产业界的责任,工业局将协调台湾银行第一商业银行华南商业银行彰化商业银行台北银行大众商业银行富邦商业银行联邦商业银行安泰商业银行继续提供台热资金融通,注销台热跳票纪录,帮助台热渡过难关。[6]

1995年12月7日,台热刊登声明呼吁经销商和社会大众支持台热牌,并提出「四赢策略」争取员工、经销商与协力厂商的支持:经销商预约票、保证票被台热兑现者,台热每次出货抵帐50%,另50%付现金给台热;保证票未到期者,经销商出货付75%现金,保证票兑现金额与已出货金额间的差类由台热以银行利息付现;对于协力厂商未付款与再交货付款的方式,台热以个别协商来处理,差额用银行利息计算;台热并成立危机处理小组,核估台热的资产、商标价值;台热员工救厂投资的部份,由台热优先偿还或转为股东,员工自行决定。[7]

1995年12月11日,游志华表示,台热财务危机起于彰化商业银行南港分行票贴作业操作错误,导致台热留下票据退补纪录,金融机构随之抽缩资金,台热财务逐渐陷入恶性循环。但游志华坦承,即使台热的资金调度已出现警讯,父亲依然坚持研发万里晴洗衣干衣机,总计投入新台币一亿四千万元(占台热资本额约37%)的开发与广告费用,加速财务恶化,确实难辞其咎。一位专门辅导机电公司股票上市证券商主管则表示,台热大量利用短期票贴等资金支应长期研发等费用,明显违背财务管理原则,而且一直无法有效控制不断提高的负债比例,终于拖垮自己。[3]

1995年12月27日,台热与债权银行团讨论债权债务问题,游志华向在场银行代表指出,目前有两大不希望曝光的财团有意愿接手他家族卖出的台热股权,但希望能至少持有51%股权;银行团暂时同意台热延缓清偿债务,但各银行多半认为,由财团接手台热一部分股权,注入资金解决台热现有的财务问题,将是最好的方式。[8]

1996年1月9日,经济部政务次长杨世缄表示,台热牌电器向来卖得很好,这次台热出状况纯粹是因为短期资金周转困难,对于这种企业,经济部当然愿意出面向金融机构「讲一讲」,希望银行团能继续对台热伸出援手;如果是房地产业者发生财务危机,因为对整体工业的影响不大,经济部就不会出面了。不过,杨世缄强调,经济部发函金融单位,希望这些单位协助台热解决财务问题,「这不是纾困」,「纯粹是个案考量」,银行应自行决定要不要继续融资给台热。[9]

1996年2月6日,台热在瑞芳厂举办「台热牌再出发」记者会[10],游志华说,目前台热生产线已恢复70%运转,预计本年5月底生产线达到100%运转;贴现中的经销商客票经改成信用贷款之后,已经有八成的经销商完成撤票手续,预计春节前全部完成,整个事件初步告一段落;经过这次危机,台热特别成立重建处理小组,加强促销万里晴洗衣干衣机,并将采取多项节流措施,节流措施包括放弃OEM及代理商品、出售闲置的苗栗县后龙镇土地、冻结人事、厉行节约等。[11]

1996年6月10日,台热将注销退票纪录的经销商支票全数退回各地经销商,宣告完成经济部主导的纾困案,创下台湾首桩纾困成功案;台热表示,经过这次营运危机,台热将彻底改变现有管理方式,将进行15项改革计划,未来将坚守电热专业生产为本业,代理进口及其他业务都将停止,市场推展也将以电热精锐产品如万里晴洗衣干衣机、塑料干燥机等为主力;台热表示,过去行之有年的预售票制度也必须改变,未来台热出货收款全部采取现金或短期支票,同时采购也以现金方式进行,争取降低购料成本,提高资金流动率,并降低库存。[12]

1996年6月27日,台热在银行团参观下正式复工,游志华说,台热今后生产重点将放在万里晴干衣机与万里晴洗衣干衣机,淘汰锅碗瓢盆和除湿机等低层次商品,以精锐旗下产品;另外,台热也将开放投资,吸收外来资金以稳定财务结构,但一开始仅限业务而非财务合作,借由和其他通路业者合作,结合台热专长的铁板类产品和其他厂商的影音商品,以异业合作模式进一步强化产品组合。游纯和则说,台热过去为扩充市场营运,曾介入非专长的冷气机生产而面临产销失控;1993至1994年间又大力投入新产品研发,洗衣干衣机、万宝炉、开饮机、微波炉、除湿机与模温控制机全都在这段期间研发出来,短期内投资过巨,管理和政策则未能配合,才导致财务困难。[13]

1999年12月,台热推出B2C电子商务,消费者可以上网向台热或经销商购买台热产品。[14]

2004年10月27日,经济部「经商字第09301202120号函」废止台热之公司登记[15],台热解散时总部位于台北市中山区南京东路三段200号4楼(台建大楼)。[4]台热结业后,台热牌商标被其他公司购买并继续使用。

台热牌米老鼠

「台热牌米老鼠」是台热经美国华特迪士尼公司授权制作的赠品用米老鼠存钱筒(Mickey Mouse Money Box),共有四种不同款式,共同点都是穿蓝色橄榄球衣、左手臂夹着橄榄球、投入孔位于脑后,差异点在于胸前:

  1. 胸前印红色台热标志,背部凸印黄色24号。
  2. 胸前刻蓝色台热标志,背部凸印黄色24号。
  3. 胸前凸印黄色24号。
  4. 胸前刻蓝色台热标志、胸前戴台热标志金项链,背部凸印黄色24号。[16]

参考文献

  1. ^ 1.0 1.1 1.2 1.3 1.4 郑永湖. 「万里晴」偏遇无情雨 台热传奇怎堪谱句点. 《经济日报》. 1995-11-29: 3. 
  2. ^ 2.0 2.1 2.2 赖永湖. 游纯和 盼望有晴天. 《经济日报》. 1995-12-03: 17. 
  3. ^ 3.0 3.1 3.2 3.3 江俊雄. 打不进冷气机市场,台热江山生变 透视干衣机龙头公司台热财务危机始末. 《商业周刊》第420期. 1995-12-11: 82-83. 
  4. ^ 4.0 4.1 经济部商业司─公司及分公司基本资料查询. [2013-10-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2-21). 
  5. ^ 王惠民. 台热重见万里晴 财务结构须重整. 《经济日报》. 1995-12-10: 14. 
  6. ^ 王韵龄. 万里晴仍见乌云 东元确定不接手台热. 《联合报》. 1995-12-07: 19. 
  7. ^ 王𫖮钧、黄嘉裕. 台热败部求活 打出四赢策略. 《经济日报》. 1995-12-07: 3. 
  8. ^ 赖雅雯. 释出持股 换取生机 台热继续经营决心不变. 《经济日报》. 1995-12-28: 18. 
  9. ^ 章倩萍. 企业频求援 经部视个案考量. 《经济日报》. 1996-01-10: 3. 
  10. ^ 王韵龄. 台热恢复生产 新产品年后上市. 《联合报》. 1996-02-07: 34. 
  11. ^ 王𫖮钧. 台热解除财务危机重新出发. 《经济日报》. 1996-02-07: 18. 
  12. ^ 王惠民、郑永湖. 财务危机落幕 台热浴火重生. 《经济日报》. 1996-06-11: 2. 
  13. ^ 萧秀玲. 走出阴霾 台热纾困成功 从此万里晴. 《联合报》. 1996-07-01: 34. 
  14. ^ 何世全. 台热推出B to C电子商务. 《经济日报》. 1999-12-13: 37. 
  15. ^ 经济部公告. 台湾电热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经本部九十三年十月二十七日经商字第○九三○一二○二一二○号函废止公司登记乙案,惟因无从送达,爰以公告代替送达。. 《经济部公报》第36卷第36期. 2004-12-31: 746-747 [2013-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04). 
  16. ^ 50年代博物馆. 经典企业玩偶故事-台热牌米老鼠. 50年代博物馆. [2014-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