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海峡

台湾海峡
台湾海峡在台湾的位置
台湾海峡
台湾海峡
台湾海峡在亚洲的位置
台湾海峡
台湾海峡
位置 连接南海东海太平洋
中国大陆台湾之间
最小宽度 130公里
表面积 80,000平方公里
平均深度 50公尺
最大深度 1773公尺
台湾海峡

台湾海峡(俗称乌水沟欧洲早期称福尔摩沙海峡)指的是介于中国大陆福建省台湾之间的海域和海峡。为北东—南西走向,长约370公里。海峡北窄南宽,北口宽约200公里;南口宽约410公里,平均宽度180公里。最窄处在台湾岛新竹市南寮与福建平潭海坛岛之间,约126公里。以大陆架为主,其水深(岩床最大深度)为70公尺。总面积约8万平方公里。

地理学上为南海及太平洋的一部分,北以台湾最北端新北市富贵角到中国大陆福建平潭岛连线,南则是以台湾最南端之屏东县鹅銮鼻到中国大陆福建东山岛连线为界[3]。海域上的岛屿,除靠近福建的沿海大陆岛外,尚有澎湖群岛屏东县小琉球

地理学上,台湾海峡为东海[4]西太平洋的一部分。由于位于东海南海之间,为东洋海洋史上贸易路线的重要水道[5][6],又因其位于亚洲太平洋之间,为近代地缘政治战略要点之一[7][8]

形成

早在6亿年以前古生代晚期造山运动开始时,在台湾海峡地区出现「台湾滩」,这是海峡中的最浅处,深度仅20公尺。更新世后期冰河期开始,海水退去,海峡深度下降了130—180公尺,变成陆地,并与大陆相连接。大量古人类、古动物从大陆经过成为陆地的台湾海峡迁徙至台湾。

20世纪70年代,在台湾北港地区的石油勘探中,发现菊石化石,这是中生代标准化石,由此证明,在中生代三叠纪侏罗纪期间,两岸间虽然许多地方已经出现海水,但主要还是陆地。台湾海峡位置上的地壳运动没有停止。到1.92亿年前的中生代侏罗纪和白垩纪之间,两岸间发生剧烈的地壳运动,此时台湾开始成为陆地,地质史上台湾称之为「南澳运动」(即由大南澳片岩演变为大理石),大陆称之为「燕山运动」。

海峡最初的形成开始于白垩纪古新世时期,也就是在5400万年以前,台湾中部地区开始被水淹,中间成为浅海,开始成为海峡。在始新世早期的地壳运动中,台湾开始「太平运动」,大陆开始「茅山运动」,两岸陆地连成一片。直到第四纪更新世时期,华南地区的花岗岩被沙化,岩石中的石英云母被冲积到台湾海峡中的低部地区,今天台湾北部和中部地区大量开采,成为新竹玻璃工业的重要原料。

第四纪冰河时期(1800万年—6000年之间)以来,大海进入海进期,海水面上升有100—130公尺,形成了今天的海平面,台湾海峡开始形成。自此开始,两岸间的来往由陆地转为海上。

与其他海域的关系

台湾海峡在亚洲及太平洋的海域位置
从亚洲往太平洋视角
从亚洲往太平洋视角
从太平洋往亚洲视角
从太平洋往亚洲视角

亚洲及太平洋

台湾海峡位于亚洲太平洋之间,并连结南海东海[1][2]

因为台湾及其海峡位于亚洲太平洋之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后被视为美国监视中国东南沿海活动的窗口,或中华人民共和国打破第一岛链进入太平洋的据点[7][8]两岸分治后,中华民国凭借军事优势,推行关闭政策,得以封锁台湾海峡三十年。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力量的增长和政治局势的变化。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下舰艇编队福州军区岸防火力策应下,于1974年1月第一次穿越台湾海峡,驰援西沙海战战场。民用货船于1979年在台湾海峡复航。此后,台湾海峡中形成一条无形界线——海峡中线

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的历史说明台湾海峡的重要地缘政治意义[9][10]。1996年,中华民国举行首次总统民选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湾本岛基隆高雄的外海发射短程弹道飞弹,中华民国实际控制的区域均感受战争威胁。[11],史称台湾海峡飞弹危机。往后,中华民国每届总统大选前后,美国为防止中国大陆方面武力干涉中华民国选举,会在每届中华民国总统选举到就职典礼那一段期间,常态性的巡弋台湾海峡[12]

台湾海峡在东海及南海的海域位置
台湾海峡(从东海往南海视角,再往新加坡海峡及马六甲海峡)
台湾海峡(从东海往南海视角,再往新加坡海峡及麻六甲海峡)
台湾海峡(从南海往东海视角,再往日本海及黄海)
台湾海峡(从南海往东海视角,再往日本海及黄海)

东海及南海

因为台湾海峡位于东海及南海之间[13],所以在海洋史(特别是东亚贸易)[5][6]、国际关系、地缘政治研究中,台湾海峡经常和荷姆兹海峡麻六甲海峡等比较研究,以探讨海峡区域的自然、人文发展[14][15]

台湾海峡在东海及南海的海域交通的位置,也成为明清时期的武装海商集团,如李旦郑芝龙林道干林凤等活动的区域之一[16][17][18][19][20][21][22],其中台湾海峡更成为郑芝龙及其后继的郑氏舰队的内湖[6][23][24][25][26][27](相关位置参见不同视角的两图如右)。郑芝龙华南台湾日本等地为活跃舞台,经营日本平户岛长崎马尼拉、和华南东南亚华人移民据点形成主要的商业航道为其主要经济命脉,台湾海峡亦为武装海商集团活动及征战的主要海域。[28][29]

因为90%以上的中国进口石油通过海上运输,而三条主要航线,都包含马六甲海峡及台湾海峡,学者杨晓辉认为这两个海峡成为中国石油战略的两个「敏感区」(相关位置参见不同视角的两图如右)[15]

海峡水域

台湾海峡最窄处是福建省平潭岛与新竹南寮之间,直线距离126公里(68海里)[30];最宽处是屏东县猫鼻头到福建省东山岛的澳角,直线距离410公里(250英里)。海域面积为80,000平方公里,是台湾岛近海中最大的海峡[31]

台湾海峡水深各处相差很大,虽然平均水深不足50公尺(160英尺),但是,海峡南部断续分布与中国大陆之间的一片砂质浅滩的水深最浅,小于30公尺(98英尺);东南部的大陆坡则水深超过1,000公尺(3,300英尺)[31]

台湾海峡自然环境复杂,水域内多有浅滩、沟谷、海岛礁石;河流入海口和海湾也很多,水团和海水流系多,渔场和水产资源也很丰富。台湾海峡以风大,浪大,流速大著称[31]

台湾海峡海流存在明显季节变化,冬季以从北向南的沿岸流为主,夏季以由南向北的暖水以及从太平洋进入的黑潮支流为主[31]

气候

台湾海峡季风交替明显,频繁的偏北风非常强劲。每年10月至次年4月冬季以东北风为主;6-8月夏季以西南风为主。

每年强烈的台风伴随暴雨,造成潮水位变化剧烈,对沿岸侵蚀很强烈,故海峡两岸的沙滩地形崎岖。

历史人文

  • 16世纪中叶,葡萄牙人航经台湾附近海峡,看到青翠碧绿的台湾岛时,忍不住赞叹「Ilha Fermosa」,葡萄牙文意即「美丽(Formosa)岛(Ilha)」。因此早期也被欧洲称为「福尔摩沙海峡[32][33]
  • 早期的台湾海峡被称为「乌水沟」(也写作『黑水沟』,因有黑潮流经),许多来自的移民渡过台湾海峡时,不慎发生海难河洛客家都有民谣渡台悲歌》称偷渡乌水沟来台者「六死三留一回头」,意即十人当中,有六人会死在台湾海峡,有三人会留在台湾,而一人会不敢继续渡过乌水沟而重回中国大陆。原因常为偷渡船舱环境险恶与超载[34]
  • 1949年6月,中华民国政府推行关闭政策,不久,两岸分治。1950年6月22日,韩战爆发后,美国海军第七舰队随即开入台湾海峡实行军事封锁美国空军驻台部队也时常派遣战斗机至海峡上空侦巡,禁止中华人民共和国籍船只航行。在关闭政策的影响下,以台湾海峡为界,中国大陆民用海运分为南北方各自通航,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必须租用外国轮船来进行外贸海运。
  • 与民用船舶类似,解放军海军水面舰艇在1974年前亦从未通过台湾海峡。大陆南北调动小型舰艇——鱼雷艇时,用火车运输[35]。大型舰艇则以通过台湾岛以东,绕行太平洋的方式进行南北航行。1965年,八六海战崇武以东海战后,中华民国海军不再对解放军海军主动出击[36]。1974年1月,西沙海战爆发,为抢时间,解放军东海舰队南下编队在福州军区岸防火力策应下第一次通过台湾海峡。1990年代,大陆出现「西沙战事紧」的传说,声称解放军海军舰队首航台湾海峡得到蒋中正默许。
  • 1964年越南战争升级后,美国为防止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借口公开介入参战,停止了美军舰机对中国远洋轮船的拦截、登临检查。1966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向国务院呈送了《关于中国自营轮船开辟南北航线的请示报告》。1966年5月11日,周恩来总理批覆要求交通部尽快拟定试航方案。试航。1968年4月25日,广州远洋运输公司「黎明」远洋货轮在湛江港装载11,000吨蔗糖,交通部分管海运的副部长于眉担任组长,交通部远洋局副局长袁之平任副组长的工作小组随船指导,各相关单位派出40余人携带轻武器随船护航并协助工作。为应对可能的流血牺牲,「黎明」轮配备双船长、双政委,两套业务干部,沿国际习惯南下航行到北纬10°附近,转向巴拉望岛加里曼丹岛之间的巴拉巴克海峡,进入苏禄海,沿菲律宾棉兰老岛北岸通过苏里高海峡进入西太平洋菲律宾海,再向东北驶至东经130°折向日本沿海的大隅海峡,进入东海,历时共十五天驶抵青岛,航程4533海里。黎明轮于6月2日按照原航线南下,交通部远洋局局长、中远公司总经理张公忱随船同行,经过12个昼夜的行驶,于6月14日安全抵达湛江。随后又经「九江」轮、「红旗」轮(船长钱永昌后任交通部部长)试航成功,避开中华民国空军500海里作战半径。1968年10月22日,周恩来总理批准绕道西太平洋深处的海上南北航线正式开航。到1972年已有63艘船舶318个航次航经南北航线。
  • 1972年10月22日,为开辟较近绕过台湾东部海域的南北航线,交通部广州海运局的沿海散货船「五指山」轮悬国旗,满载9011吨铁矿石从海南八所港启航。16天3,185海里航行,经菲律宾圣地哥角,佛提岛航道,入锡布延海,再经提卡俄航道,出圣贝纳迪诺海峡进入西太平洋,绕过台湾岛和琉球群岛,折入大隅海峡,然后进入东海,于11月7日抵达大连港,开辟了新的南北航线。 设计航程约3,370海里。比黎明轮的航线少行约1,163海里。实际航行16天,3185海里。
  • 1973年5月,交通部又向国务院报送了《修改我国远洋船舶南北海上航线的新方案》,很快得到周恩来总理和李先念副总理的批准。1973年11月2日天津远洋局的「祁门」轮成功地进行了远洋船舶中程绕航南北航线的试航工作。该轮从青岛港南下,航经冲绳群岛出第一岛链、台湾东,不再走峡长、船多、流急、转向点多的圣贝纳迪诺海峡,转走菲律宾北部巴布延海峡进入南海,抵达新加坡,航程2,830海里。这条航线较「黎明轮航线」大幅缩短,且距台风发源地较远,是一条较为经济的航线。不久,国务院批准:凡行驶于我国南北海上航线的远洋船舶,均可航行该新航线。经过调整优化,1974年1月,中远总公司发布了远洋船舶南北航行的新航线,新航线比1969年开辟的南北海上航线距离缩短800海里。不仅减少了航行时间、节约了燃油,保证了航行安全,而且也进一步提高了运输效率。1974年2月,广州海运局向交通部提出以「祁门轮航线」为基础,再探中程绕航南北航线的建议。经交通部、国务院批准,同年7月2日,广州海运局近海散货轮「阳明山」轮载磷矿9,299吨由湛江港启航,进行了和「祁门」轮航线接近的南北港口间的试航工作。该轮的航线比「五指山」轮开辟的沿海南北航线又近了约1200海里。这条航线开辟后,为物资部门和厂矿企业节省大量运输费用。特别是沿海港口间的运输得益匪浅,如广州海运局的南北货运量从1972年的9000吨增加到1978年的676万吨,占该公司的60%的总运量。
  • 1979年5月29日,广州远洋局「眉山」轮船长周宗标、政委徐泽煊、报务主任魏南征均增派了两三名得力助手。广州远洋副经理叶广威亲自随船担任总指挥,为了防止万一,船上基干民兵排装备了高射机枪、重机枪等一批自卫武器,不断以明语无线电呼叫,悬挂国旗经过11个小时、168海里的航行,在白天公开穿越台湾海峡,从黄埔港驶抵日本名古屋。随后,上海远洋「江城」轮、广州远洋「富春江」轮、「明华」轮,天津远洋「天门」轮,广州海运局「红旗121」、烟台救捞局「沪救101」、「德安」两个拖轮船队。1979年6月22日颁布了《交通部关于我商船通行台湾海峡的暂行规定》。这标志着中国海运业在台湾海峡复航
  • 1996年3月8日至3月25日间,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在台湾海峡进行飞弹试射演习,对中华民国的首次总统民选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美国出动独立号尼米兹号两艘航空母舰前往台湾海峡邻近水域警戒,协防台湾的安全。这个引发国际关注的事件被称为「台湾海峡飞弹危机」。
  • 2007年12月,美国小鹰号航空母舰在返回日本的途中穿越台湾海峡[37]
  • 2013年11月1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辽宁号航空母舰首度穿越台湾海峡,引起台湾军方紧张;而此次是第一次有美军以外航母通过台海;而在2017年7月初,辽宁号前赴香港访问及离开香港途中,第三及第四次穿越台湾海峡。
  • 2018年7月7日,美国两艘军舰马斯廷号驱逐舰本福尔德号驱逐舰由台湾南部海域航经台湾海峡,向东北还行[38]。由于中华民国蔡英文当选总统以来,中国大陆军机不断绕飞台湾岛,并进行一系列军事演习后,美国决定海军定期、但不频繁的穿越台湾海峡行动[39]。同年10月及11月,美军先后派遣柯蒂斯·威尔伯号驱逐舰安提坦号巡洋舰史托戴尔号驱逐舰佩科斯号补给舰通过台湾海峡[40]
  • 2019年3月24日,美军再次派遣柯蒂斯·威尔伯号驱逐舰及隶属美国海岸防卫队巴索夫号缉私舰穿越台湾海峡[41]。同年4月,法国海军护卫舰葡月号通过台湾海峡[42]; 印度海军的加尔各答号驱逐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协助下经台湾海峡北上青岛,参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43]。由于法国舰艇于4月通过台湾海峡,而被中国大陆以侵入中国领海为由不再邀请参加海上阅兵活动。
  • 2019年11月17日,当时尚未正式入役的山东号航空母舰穿越台湾海峡,这是首次出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产航空母舰穿越海峡[44]。而当天恰好是民进党公布2020年中华民国总统选举副总统候选人的日子。而在翌月山东号入役后,再于12月26日通过台湾海峡。

参考文献

  1. ^ 1.0 1.1 C. Reid Nichols; Robert G. Williams. Encyclopedia of Marine Science. Infobase Publishing. 1 January 2009: 298– [22 January 2013]. ISBN 978-1-4381-18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8). 
  2. ^ 2.0 2.1 2.2 T. Ichiye. Ocean Hydrodynamics of the Japan and East China Seas. Elsevier. 1 April 2000: 301– [22 January 2013]. ISBN 978-0-08-087077-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13). 
  3. ^ 台湾海峡. [2015-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8). 
  4. ^ 台湾海峡的法律地位暨美中间潜存的海事争议 (PDF). [2015-11-2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1-15). 
  5. ^ 5.0 5.1 Angela Schottenhammer. Trading Networks in Early Modern East Asia. Otto Harrassowitz Verlag. 31 December 2010: 208– [22 January 2013]. ISBN 978-3-447-06227-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2). 
  6. ^ 6.0 6.1 6.2 Shih-Shan Henry Tsai. Maritime Taiwan: Historical Encounters with the East and the West. M.E. Sharpe. 1 November 2008 [22 January 2013]. ISBN 978-0-7656-2329-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6). 
  7. ^ 7.0 7.1 Global Investment and Business Center, Inc. Staff; Ibp Usa. Taiwan Foreign Policy and Government Guide. International Business Publications. 1 October 1999: 131– [22 January 2013]. ISBN 978-0-7397-366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30). 
  8. ^ 8.0 8.1 Mingjiang Li. China and East Asian Strategic Dynamics: The Shaping of a New Regional Order. Lexington Books. 16 July 2011: 75– [22 January 2013]. ISBN 978-0-7391-6794-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1). 
  9. ^ 徐宗懋. 20世纪台湾:精选版,光复篇. 台湾书房出版有限公司. 2007: 151– [5 March 2013]. ISBN 978-986-7332-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30). 
  10. ^ 张延廷. 国防通识教育.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7: 294– [5 March 2013]. ISBN 978-957-11-44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9). 
  11. ^ Jaw-ling Joanne Chang. 后冷战时期美国海外出兵案例研究. 中央硏究院欧美硏究所. 2001 [5 March 2013]. ISBN 978-957-671-815-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1). 
  12. ^ 刘庆祥. 两岸和平发展与互信机制之研析. 秀威资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10: 55– [5 March 2013]. ISBN 978-986-221-467-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1). 
  13. ^ 国民经济计划与管理. 中囯人民大学书报资料社. 1989 [22 January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6). 其『洋洲海』以南海为主体……它不仅有台湾海峡与东海相连 
  14. ^ 李, 庆新. 刊首语. 海洋史研究 (第一辑). 2010年11月 [22 January 2013]. ISBN 978-7-5097-1771-4. [永久失效连结]
  15. ^ 15.0 15.1 杨晓辉. 中国石油战略的西南布局. 《当代军事文摘》编辑部. 2007 [22 January 2013]. (原始内容 请检查|url=值 (帮助)存档于2014-12-27). 
  16. ^ 黄淑铃; 高永谋. 台湾通史. 汉宇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2006 [22 January 2013]. ISBN 978-986-6966-14-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6). 
  17. ^ 史明. 台湾人四百年史:汉文版. 蓬岛文化公司 = Paradise Culture Associates. 1980 [22 January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1). 
  18. ^ 汤锦台. 大航海时代的台湾. 猫头鹰出版社. 2001 [22 January 2013]. ISBN 978-957-469-748-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6). 
  19. ^ 吴法. 台湾历史札记. 七十年代杂志社. 1976 [22 January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1). 
  20. ^ 林仁川; 黄福才. 闽台文化交融史. 福建教育出版社. 1997 [22 January 2013]. ISBN 978-7-5334-2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1). 
  21. ^ 庄国土. 华侨华人与中国的关系. 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1 [22 January 2013]. ISBN 978-7-5361-2585-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6). 
  22. ^ En-han Lee; 李恩涵. 东南亚华人史.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3: 82– [22 January 2013]. ISBN 978-957-11-3405-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4). 
  23. ^ 厦门市郑成功纪念馆. 长共海涛论延平:纪念郑成功驱荷复台340周年学术硏讨会论文集.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3 [22 January 2013]. ISBN 978-7-5325-3496-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2). 
  24. ^ 海峡两岸关系史:第1卷.开发・融合. 福建人民出版社. 2004 [22 January 2013]. ISBN 978-7-211-04676-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30). 
  25. ^ 法国汉学. 清华大学出版社. 2007 [22 January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4). 
  26. ^ 台湾研究. 台湾研究杂志社. 2003 [22 January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9). 
  27. ^ 历史学. 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社. 2006 [22 January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2). 
  28. ^ Jane Kate Leonard. Wei Yuan and China's Rediscovery of the Maritime World. Harvard Univ Asia Center. 1984: 66– [4 March 2013]. ISBN 978-0-674-94855-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1). 
  29. ^ 汤锦台. 大航海时代的台湾. 发现台湾 初版. 台北市: 如果出版:大雁出版基地发行. 2011. ISBN 978-986-670-279-2. 
  30. ^ 中评镜头:新竹南寮两岸最近点 解说牌撤了. 台湾中评网. [2021-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27). 
  31. ^ 31.0 31.1 31.2 31.3 石谦; 蔡爱智. 闽中-台中古通道的地貌环境——兼议“东山陆桥”的通行条件. 《科技导报》. 2008-08-18, 26 (22): 75–79. 简明摘要. 
  32. ^ Chinese Smuggling Craft, Strait of Formosa [福尔摩沙海峡上的中国走私船彩色素描画]. 《伦敦新闻画报》. 1857年3月14日 [2022年1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1月22日) –透过国立台湾历史博物馆. 
  33. ^ Carte de la mer de Chine (4eme feuille) détroit de Formose [Jules de la Roche-Poncie〈中华沿海-福尔摩沙海峡图〉]. [2022-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2) –透过国立台湾历史博物馆. 
  34. ^ 博物馆里的「潮男」:私渡台湾的移民与他们的海上历险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渡台有一定程度的失事机率,但不会高得太夸张,至少也会在商人们愿意承担的风险范围里面。不过,偷渡是另一回事。...时常升高偷渡风险的一种人为因素:超载。...会闷死人...闽平渔事件 台湾一位海洋史学者谈论他的观点,他认为「六死三留一回头」最初可能不是用来描述移民渡台,而是采借自闽南移民下南洋的「六亡三在一回头」
  35. ^ 西沙战事紧哪:1974年我海军战舰首次过海峡为何台军不拦截. 凤凰网. 2017-06-14 [2019-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0) (简体中文). 
  36. ^ 《西沙风云》电影开拍 会出现蒋介石“协助大陆”的剧情吗. 观察者网. 2017-03-29 [2019-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2) (简体中文). 
  37. ^ China upset at Kitty Hawk's Taiwan Strait transit. Reuters. 2007-12-04 [2020-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0) (英语). 
  38. ^ 两艘美国主力驱逐舰7月7日通过台湾海峡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rfi.
  39. ^ 外媒称美军考虑派军舰通过台湾海峡 中方回应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观察者.
  40. ^ 东森财经新闻. 美舰9个月内6度通过台湾海峡!国防部这样说. 东森电视事业股份有限公司. 2019-03-26 [2019-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0) (中文(台湾)). 
  41. ^ 欧敬洛. 美国再派舰只穿越台湾海峡 维护印太地区自由开放. 香港01有限公司. 2019-03-05 [2019-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8) (中文(香港)). 
  42. ^ Reuters. A French warship passed through the strategic Taiwan Strait this month, U.S. officials told Reuters, a rare voyage by a vessel of a European country that is likely to be welcomed by Washington but increase tensions with Beijing.. 2019-04-24 [2019-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0) (英语). 
  43. ^ 自由时报. 印度军舰经台湾海峡北上青岛 参加中国阅舰式. 2019-04-22 [2019-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0) (中文(台湾)). 
  44. ^ 共军航空母舰通过台海 美日军舰紧跟国军监控. [2019-1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0).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