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

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简称「十二年国教」,是中华民国教育部希望延长基本教育年限,将高中、高职、五专的前三年纳入并统整,以提升国民素质与国家实力,并以「全人教育」、「核心素养」为发展主轴。以2014年发布的课纲总纲为依据,其核心素养是培育「终身学习者」,其分为「自主行动」、「沟通互动」、「社会参与」三大面向。现行制度既称「国教」但不强迫入学,因此不是《中华民国宪法》讲的「义务教育」。虽称免试入学,但参酌项目中的教育会考在部分免试入学分区中属关键。另外亦有特色招生,且公立高中的数量并不充足,高中职也不像国民中小学一样随处可见,因此势必仍有学生会因学习能力而被迫进入离家遥远甚至是昂贵的私立高中就读。从此只能期待教育部会兑现免学费的政策。据了解,此项十二年国教政策并非义务教育,只是一种保障升学的方式,义务依然为九年。十二年国教原定自民国107学年度逐年实施,后修改为自108学年度逐年实施。简称108课纲。108课纲的基本精神是倡导素养导向教学,突破原有的学科知识框架,让学生发展出九大新能力,让知识不再只是知识,而是能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学生从小学、国中、高中与高职的学习路径,也将更加注重培养个人兴趣性向。

政策内容

以下为中华民国教育部公布之内容。

理念

立基于九年国民教育,并以五大理念推动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

  1. 有教无类:高级中等教育阶段是以全体十五岁以上的国民为对象,不分种族、性别、阶级、社经条件、地区等,教育机会一律均等。
  2. 因材施教:面对不同智能、性向及兴趣的学生,设置不同性质与类型的学校,透过不同的课程与分组教学方式施教。
  3. 适性扬才:透过适性辅导,引导学生了解自我的性向与兴趣,以及社会职场和就业结构的基本型态。
  4. 多元进路:发展学生的多元智能、性向及兴趣,进而找到适合自己的进路,以便继续升学或顺利就业。
  5. 优质衔接:高级中等教育一方面要与国民中学教育衔接,使其正常教学及五育均衡发展;另一方面也借由高中职学校的均优质化,均衡城乡教育资源,使全国都有优质的教育环境,使学生有能力继续升学或进入职场就业,并能终身学习。

目标

推动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的目标,系以国家、社会及学生个人多元角度之观照,订定总体目标与分阶段具体目标,其分述如下:

  1. 总体目标
    1. 提升国民基本知能,培养现代公民素养。
    2. 强化国民基本能力,以厚植国家经济竞争力。
    3. 促进教育机会均等,以实现社会公平与正义。
    4. 充实高级中等学校资源,均衡区域与城乡教育发展。
    5. 落实中学生性向探索与生涯辅导,引导多元适性升学或就业。
    6. 有效舒缓过度升学压力,引导国中正常教学与五育均衡发展。
    7. 强化国中学生学习成就评量机制,以确保国中学生基本素质。
  2. 启动准备阶段具体目标(2011年8月至2014年7月)
    1. 就学率达99%以上。
    2. 免试入学率达75%以上。
    3. 就近入学率达95%以上。
    4. 全国优质高中职比率达80%以上。
    5. 落实国中适性辅导及学习成就评量机制。
    6. 普及宣导建立共识
  3. 全面实施阶段具体目标(2014年8月至2020年7月)
    1. 免试入学率达85%以上。
    2. 就近入学率达99%以上。
    3. 全国优质高中职比率达95%以上

以每半学期教育部统一校内会考分科实施,以此学习检视成绩为排序作为选校顺序,(ex:每校国一上学期生学习完国英史地体群美.....各科等,依此类推,接受教育部统一校内测验,考题由教育部命题,接着把国三毕业生总共六学期的各科成绩加总进行所有学生成绩排序出名次,以此名次依序先后选校)

沿革

十二年国教推动经历20余年,历数次改朝换代、经手多任教育部长,虽然讨论延长国教年限上为共通目标,但其实各时期提出的版本在政策面上具有相当差异性。其中除目前版本外,其余版本即便喊出时程或其他细节,但皆在提出后不久便不了了之。

1983年
  • 教育部规划实施「延长以职业教育为主的国民教育」计划。
2007年
  • 2月27日,当时的行政院长苏贞昌立法院施政报告宣示,将从该年度开始逐步推动十二年国教,受到各界的关注。教育部公布将来有36所明星高中职,能够单独或联合招生,其他201所,以学区分发入学;但在隔天教育部改口说没有「明星高中职」,把明星改成菁英。
  • 3月1日,推翻之前说法,决定明星菁英通通拿掉,只保留「学校发展特色」。由于没有明确配套措施与实施细节,加上教育部说法反复,引发外界不满,亦提出「要采计在校成绩,要废除基测免试上高中职」「不要岐视,要让每个人都读优质的高中职」「不要扭曲的生活,要健康快乐的身心灵」「不要罐头工厂,要有竞争力的适性教育」等诉求。
2009年
2010年
  • 5月,全国家长团体联盟发起「515让爱上餐桌」,原订邀集515个家庭在自由广场共进午餐,最后报名参加的有615个家庭。活动的主要诉求是,过去台湾社会从农业社会进入工业社会时,因为工作的忙碌,台湾社会发起「爸爸回家吃晚餐」的活动。
  • 8月,全国家长团体联盟结合十多个民间教育团体及三十多个全国各县市家长团体,于9月份全国教育会议场外发起「民间版全国教育会议」。
  • 9月,教育部召开第八次全国教育会议,延长国教年限为该会议的重要讨论项目之一,教育部长吴清基表示,可能在2014年废除基测,完全免试入学,推动十二年国民教育。同年4将全力推动。
2011年
  • 5月,教育部宣布新的十二年国教进程,预计2020年完成十二年国民教育,七成免试入学(不采在校成绩),三成特色学校招生(明星高中采用),但遭家长团体及立委批:「换汤不换药、压力更大」。
  • 6月,教育部初步决定,提前六年一次到位,预计在2014年免试入学、十二年国教实施时,完全不采计国中在校表现,采取登记入学、抽签入学、辅导入学三种模式,但是抽签入学的方案屡遭批评与质疑。
  • 8月,台北市政府宣布该年国中一年级新生试办12年国教。
  • 8月21日,国高中生组成的「反畸形12年国教学生联盟」前往教育部陈情抗议。该社团在论述中指称教育部将在103年推动的12年国教版本为「畸形版本」。
2012年
  • 3月22日,行政院会通过「高级中等教育法」草案与「专科学校法」部分条文修正草案,为实施12年国教赋予法源依据。
  • 3月底,由教育部指导、各国立大学主办的「十二年国教人才培育规划座谈会」在北中南分别召开,会中邀请数位学者、家长、高中校长及学生发表意见。其中在台大举行的台北场,总统马英九亲自到场。同场建中校长陈伟泓却大力抨击政策,明确表示不希望教育部在103年躁进推动外界仍有疑虑的十二年国教版本立场。
  • 4月,建国中学101班学生利用课余时间对基北区3千位国中生的调查,结果显示有45%的学生接受目前的考试制度,50%认为12年国教会让学生素质变坏。为此,建中101班学生和6位老师要求,应暂缓实施12年国教
  • 4月25日,教育部在中正纪念堂举办十二年国教说明记者会,提出「免试全国十五学区超额比序」以及「29条配套方案」等政策关键部分。此外,先前由国高中生组成的学生团体「反12年国教全国连署陈情学生会」即「要求」列席参加,成员甚至当日请假到场,最后教育单位紧急派出优势警力围成人墙阻挡学生,学生愤而当场写下「不要黑箱国教,开放学生参与」大字报,险爆发冲突。
  • 5月27日,由北一女学生发起的「反对十二年国教匆促上路之社会运动」集结北中南数十位不同学校的高中生至教育部递交「建议书」,并在教育部门口召开记者会说明反对匆促上路之理念。
  • 6月5日,全国教师工会总联合会邀集立委召开研讨会。
  • 6月18日,总统府资政、清华大学荣誉讲座教授李家同国立台北教育大学举行的演讲中公开表示反对12年国教,并针对国教政策中包括志工服务历等纳入十二年国教中的重要升学指标在父亲节当天至立法院陈情,并上演行动剧,呼吁改善12年国教政策配套措施,以免出现学生涌入私校的「逃难潮」,造就一堆付不起学费的「不快乐爸爸」。
  • 9月8日,台北举场座谈会。由中的十二年国教学生研讨会全国家长团体联盟全国教师工会总联合会等共同主办,主打「亲师生沟通」为主题的「十二年国教亲师生联合座谈会」在华江高中召开,教育部次长陈益兴也与会听取意见。
2013年
  • 6月11日,全国家长团体联盟及其理事长吴福滨号召立委陈淑慧与多个教育团体到教育部门口大会师,并喊出「会考三变七、孩子惨兮兮」口号,当时其中一位参加该活动的高三毕业生当面向时任教育部次长陈德华陈情,但结果是仍然未正面面对全家盟等多个团体针对国教问题再做改善。
2014年
  • 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课程纲要总纲发布。

架构分类

师大心测中心结合国中教育会考实施三等第七标示之分级如下:

  • 「精熟」(分为A++AA
  • 基础」(分为B++BB
  • 「待加强」(C

争议

  • 仓促的规划及短暂的订定时间。
  • 免学费政策之争议,全部免除学费的政策,可能导致政府原本财务沉重负担更无法负荷(健保、劳保、公务人员退休俸),江宜桦亲自反对,反对全面免学费谈到「偏乡教育经费、设备老旧、资源有限,不能将钱全用于免学费政策,要花在刀口上;这两年财政困难,全免学费恐排挤其他教育经费」。
  • 学子分类、学区划分之争议,没有充分规划的前提下,偏远地区及城市直接各自切割,将对资源分配产生聚集现象,让原本更富裕的学区吸引更多人,导致偏远地区的人口更加外流,造成如贫富和城乡差距,故不少人呼吁在规划好配套措施前,应暂缓实施。
  • 超额比序国中教育会考设计不当引发的不满,在北北基最为明显。如依作文决胜负、采计志工强迫劳动、证照的认证,让贫穷家庭无法负担相关费用;间接让学生为了为了加分,而做出形式上的努力,而非为了心中兴趣而从事该项活动。另一方面超量的志工对社会反而有害,台湾常见公立、私人单位采用免费志工挤压到受雇者及求职者的生存权
  • 过度复杂的比对制度,每个地区都可以各自采取不同的搭配,造成学生在就学选择上的困扰。
  • 因十二年国教制度复杂,在少子化的情况下,大量家长为了增强孩童的竞争力,导致就读私立国中的学生人数反而逆势大增。[5]
  • 根据一项调查指出,台湾有63.3%的家长认为十二年国教是最失败的教育改革,让孩子竞争力下降,造就了畸形教育情况,而提出重返基测的建议。[6]

学者意见

以下是由李家同所指出的该制度七大不合理之处。[7]

  1. 现在的制度就已经使很多的孩子并不一定要进明星高中,甚至于不进高中,进高职也是很多年轻学子的愿望。为什么我们又要改革我们的制度呢?
  2. 新的制度之下,十分有野心的学生绝对更加用功,因为明星学校的名额少了,而且他们要想进私立高中,这些高中都是要考的。
  3. 实施混合教育,将很会读书的孩子和学习得很慢的孩子放在同一个教室,对于这些程度差的学生来说,将是非常严重的打击,他们一定会被放弃掉。所以,对弱势孩子而言,他们未蒙其利,反而可能会受其害。
  4. 对于绝大多数中等程度的同学而言,他们发现用不用功没有多大的关系,最后到底能够进哪一所学校,绝对不是因为程度的关系。所以,他们会比现在还要不用功,整个国家的竞争力一定会大幅下降。
  5. 免试升学所要参考的项目,在我看来是非常不合理的,一个学生十分内向,不愿意做干部,也不肯参加社团,为什么在入学上要受到打击?一个孩子体能不好,为什么要受到打击?
  6. 免试升学考虑的项目复杂无比,会使家长有无力感和不确定感,也一定会使家长感到孩子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7. 我认为我们的恶补情况不会改善,恐怕还会加剧,至少现在已经有补习班要开「健康体适能」的课程了。

相关民间团体

参考资料

外部连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