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自行车

一部杭州公共自行车
早期投入电子围篱技术后,北京公车站旁出现了积压的单车堆,小范围内互相丢掷堆叠,造成难以使用的情况更加恶化。
北京市通州区政府提供的固定式共享脚踏车
杭州地铁彭埠站附近的明月桥路上的哈罗脚踏车所属的驻车点,管理不当占据了公共通行空间。[1]
被丢弃在草丛中的共享单车,相关责任与开罚成为新型城市问题之一
共享单车维护人员在运送脚踏车
部分地点禁止共享单车入内

公共自行车(或称共享脚踏车,英语:Bicycle Sharing System,又作:Public Bicycle System,简称:PBS)是一种能让一般大众租赁脚踏车使用权的服务。在西方,公共自行车服务可以大致分为两种类型,分别是「社区自行车计划」和「智慧型自行车计划」。社区自行车计划是由本地社群团体或非营利组织发起,智慧型自行车计划则是由政府机构来建置、营运,或有时是以公共私营合作制(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的方式来进行。在中国大陆,除了有政府设立的公共自行车外,私人盈利企业也提供脚踏车短时租赁服务,需付费使用。

公共自行车的的主要概念是在都会区内以免费或平价租赁的方式,让民众使用脚踏车替代大众运输或私有车辆来进行短程的通勤,以达到纾解交通拥塞、减低噪音空气污染的目的。公共自行车也被认为是可用来解决大众运输系统中的「最后一哩」问题,并连结通勤者与大众运输网路的一种方式。[2]此外,公共自行车还具备休闲、旅游、健身等功能。[3]世界上第一座公共自行车系统为2005年5月法国里昂建置的公共自行车系统。[4]公共自行车计划关注于解决私有脚踏车的主要缺点,包括失窃和破坏、缺乏停车和存放空间,以及所需的维修保养。[5][6]然而,由于租借和归还地点的数量有限,公共自行车本身成为一种大众运输的形式,在方便性上不如私有脚踏车。[7]除非获得商业赞助,由政府营运的脚踏车分享计划可能需要花费大量的公共资金。而商业赞助的方式通常是在租借站或脚踏车上刊登广告。[8][9]无桩的公共自行车则是一种新兴的自行车分享形态,但几年后因为低估管理与营运成本而陆续被并购或出清[10],目前这类新兴共享工具以电动化的二轮车(Scooter-sharing system)的财务状况较为稳定[11]

根据估计,在2011年5月时全世界已有约375个公共自行车系统正在营运中,236,000辆公共自行车可供使用。[12]2008年推出的杭州公共自行车为世界上最大的公共自行车系统,截至2013年6月拥有6.7万辆脚踏车及超过3000个站点。

发展情况

中国大陆

政府主导的公共自行车

杭州市公共自行车的一个服务点

企业经营的共享单车

摩拜单车提供的普通版单车
2017年5月,湖北宜昌的共享单车Hellobike
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区的共享单车ofo(2017年8月)
江苏省苏州市投放的共享单车,每辆均挂有号牌

在中国大陆,2016年下半年开始出现许多由盈利性企业经营的短时租赁的自称「共享单车」的脚踏车。与政府的公共自行车相比,最大的区别是无桩停放且须付费使用。相比于政府的有桩脚踏车,无桩共享脚踏车更加灵活方便,不用依赖固定停放管理场地,车辆均被投放到路边,只需在微信、支付宝或专属APP上支付一定的押金(也有免押金的)即可租用。以前,归还共享单车时是就地锁车停放并完成使用结算即可,但是现在,越来越多城市要求共享单车指定地点停放。

无桩共享单车的最大问题是乱停放、堵路,企业为了占领市场而过度投放导致交通堵塞,完全违背了公共自行车环保节能、解决拥堵的初衷。不少城市的政府开始没收乱停放的共享单车,大量共享单车堆积形成「共享单车坟墓」[14],被称作「共享垃圾」[15]。由于各个企业的竞争因素导致共享单车的零部件相互不通用,也不能与普通脚踏车零部件通用,一旦车辆报废,不仅拆解单车十分麻烦,而且拆出来的零部件无法用于其他品牌单车和普通脚踏车,只能做废品处理[16]。企业占用公共道路资源进行经营活动涉嫌违法,地方政府不得不派出城管等人员来清理拥堵的共享单车,花费大量公共资源来清理私人企业过度投放和乱停放所造成的问题。此外,无桩共享单车会有更多的被盗用,恶意破坏的情况。

在早期,共享单车作为一种创新得到了政府的肯定,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强调需要加强管理[17],限制企业的投放数量,要求指定地点停车。

在共享单车投资热潮后,截至2017年11月,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披露资料显示,倒闭、中止营运或是转让的共享单车平台已有60余家,「预计加上未披露的平台应该有百家。」「由于市场容量不大,前期资产投入重,分散只会导致共享单车平台集体走向平庸,而资本也没有退路」未来很可能「中小平台逐渐被淘汰,或者被大平台收购,最终『一统江湖,一家独大』」。由于多家平台相继倒闭,使用者在开始使用时缴纳的押金开始出现退还难状况。部分平台就此推行信用认证免押金服务[18]

2018年7月,ofo小黄车因智慧型锁通信服务费的问题,大量共享单车停止服务。不久,ofo小黄车难退押金难事件在各大社群媒体爆出。有人冒充美国公民写英文投诉信给ofo强烈要求ofo立刻退押金,并得到ofo的及时回应。12月17日,出现了大量ofo使用者来北京总部退押金。此后几天,网上申请退押金人数破一千万人,总计待退押金大约15亿元。于是ofo陷入退押金挤兑风波。这不但使得共享单车行业濒临破产,而且「共享经济」这个流行词,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2019年在几大巨头倒闭或收购后,虽然仍有大量需求存在,但行业朝向低调与稳定化发展,数据与事实证明在现实中其经营成本高昂,显示公共自行车产业并不简单,其使用者黏性不如其他共享工具,加上其投放门槛很低竞争激烈,一旦规模扩大外部成本剧增,运营商开始和城市管理者与使用者起矛盾时,用于维护的营运亏损,会比当初设想的要高非常得多。[19][20][21][22][23][24]

2021年3月以来,济南市民间有传闻称共享单车要涨价。经济导报记者实地探访后发现,在济南的共享单车骑行价格仍为每小时3元左右,传闻涉及的企业也回应称,此前没有涨价,近期也没有涨价的计划。接受采访的负责人也表示,整个行业的运维和服务模式,包括收费标准也都很固定了,短期内很难出现颠覆性的改变。[25]

主要品牌

香港

gobee.bike曾是香港以车队规模计算最大的公共自行车服务商。每辆gobee.bike脚踏车的载物篮底部是一块薄膜太阳能板,后轮装有电子锁,而车尾则设有天黑时自动点亮的车尾灯。

台湾

目前在台湾,有台北市新北市桃园市新竹市新竹县苗栗县台中市彰化县嘉义市台南市高雄市屏东县开办公共自行车租赁服务,其中台北市、新北市、桃园市、新竹市、苗栗县、台中市、嘉义市、高雄市为知名脚踏车厂商捷安特所设计研发的YouBike微笑单车系统,于台北市、新北市、桃园市、新竹市、苗栗县、嘉义市、高雄市称为「YouBike」,于台中市则为「iBike」。高雄市公共脚踏车租赁系统为台湾最早营运的自动化公共脚踏车租赁系统,但台湾最早由地方政府开办的公共自行车租赁服务,是台北县政府环保局(今新北市政府环保局)低碳中心于2008年在板桥开办的公共自行车租借系统(采人工管理)。

租赁系统 设定区域 启用日期 备注
台北市公共自行车 (YouBike) 台北市 2009-03-11 采用YouBike微笑单车1.0→2.0系统
新北市公共自行车 (YouBike) 新北市 2008-10-31 台北县公共自行车租借系统
2013-09-02 NewBike
2014-01-01 YouBike
2015年4月之后全面采用YouBike微笑单车1.0系统
2021年9月1日后为YouBike微笑单车1.0→2.0系统
桃园市公共自行车 (YouBike) 桃园市 2016-02-04 采用YouBike微笑单车1.0系统
新竹市公共自行车 (YouBike) 新竹市 2016-05-26 采用YouBike微笑单车1.0系统
新竹科学园区公共自行车 (YouBike) 新竹科学园区 2017-08-30 采用YouBike微笑单车1.0系统
新竹县爱心自行车 新竹县 2012-04-02 人工租还
苗栗县公共自行车 (YouBike) 苗栗县 2018-06-26 采用YouBike微笑单车1.0系统
台中市公共自行车 (iBike) 台中市 2014-07-18 采用YouBike微笑单车1.0→2.0系统
彰化县公共自行车 (MOOVO) 彰化县 2014-05-22 YouBike
2021-09-01 MOOVO
2021年6月29日YouBike合约终止,同年7月27日由MOOVO商短暂营运原YouBike系统
预计2021年9月1日全面改为MOOVO无桩系统
嘉义市公共自行车 (YouBike) 嘉义市 2016-02-03 eBike
2020-12-15 YouBike
2019年4月8日eBike终止营运,2020年12月15日采用YouBike微笑单车2.0系统
台南市公共自行车 (T-Bike) 台南市 2016-08-08 水灵科技研发系统与营运
高雄市公共自行车 (YouBike) 高雄市 2009-03-01
2013-12-04 City Bike
2020-07-01 YouBike
2009年3月1日系统由水灵科技设计、统立营运
2011年8月18日改由高捷公司接手、2013年12月4日命名City Bike
2020年7月之后陆续采用YouBike微笑单车2.0系统
屏东公共自行车 (Pbike) 屏东县 2014-12-14 高捷公司研发系统与营运
金门县公共自行车 (K Bike) 金门县 2017-04-16
2018-12(暂停服务)
2019-05(恢复服务)

日本

UMEGLE-CHARI 01.JPG
Ecorin 01.JPG

美国

  • 纽约市 - Citi Bike
  • 华盛顿DC -Capital Bikeshare
  • 芝加哥 - Divvy
  • 波士顿 - Bluebikes
  • 印第安纳波利斯 - Indiana Pacers Bikeshare
  • 辛辛那提 - Red Bike

英国

BorisBikes.jpg

瑞典

CityBikesStockholm.jpg

义大利

Bike share.jpg

法国

韩国

  • 首尔脚踏车叮铃铃(#따릉이):设有四种语言,方便来自各地的旅客。[29]

资料来源

  1. ^ 杭州地铁彭埠站口共享单车乱停 城管:进加强监管力度. 新浪浙江. [2019-08-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1). 
  2. ^ In Focus: The Last Mile and Transit Ridership. Institute for Local Government. January 2011 [2012-06-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4-02). 
  3. ^ 城市步行和脚踏车交通系统规划设计导则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30 Dec 2013
  4. ^ 中央广播电台. YouBike骑出台湾新风景. 中央广播电台. [2014-09-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28). 
  5. ^ Shaheen, Susan; Guzman, S., and H. Zhang. Bikesharing in Europe, the Americas, and Asia: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PDF). Transportation Research Record: Journal of the Transportation Research. 2010 [2012-06-2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06-10). 
  6. ^ Mobiped. Mobiped. 2010-10-11 [2012-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22). 
  7. ^ James May. May, James, ''Cycling Proficiency With James May'', The Daily Telegraph, 21 October 2010. London: Telegraph.co.uk. 2010-10-21 [2012-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8). 
  8. ^ Lucas, Clay, ''Helmet Law Hurting Shared Bike Scheme'', The Age, 29 November 2010. Melbourne: Theage.com.au. 2010-11-29 [2012-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18). 
  9. ^ You Bike(Taiwa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台湾公共自行车2008/2/11
  10. ^ https://www.digitimes.com.tw/iot/article.asp?cat=158&id=0000522739_iqx8pcz32q9pxklvr96dh
  11. ^ http://finance.sina.com.cn/tech/csj/2020-12-02/doc-iiznctke4314906.shtml
  12. ^ Travelwise: Bike sharing around the world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The Passport blog, BBC, 9 Sept 2011, Accessed 6 Oct 2011
  13. ^ 深圳龙岗、惠州、韶关的公共自行车租贷因同属于广东惠民营运公司,故三地的脚踏车租贷互联互通
  14. ^ 存档副本. [2018-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9). 
  15. ^ 存档副本. [2018-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9). 
  16. ^ 存档副本. [2018-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8). 
  17. ^ 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鼓励各地加强管理共享单车. [2017-03-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6). 
  18. ^ 60多家共享单车停运 用户押金之痛难解. 证券日报. 2017-11-25 [2017-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24). 
  19. ^ 张旭. 杨晓波 , 编. 三个月过去,你的ofo退押金排号前进了多少位?. 新华网. 中国新闻网. 2019-03-28 [2019-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2) (中文(简体)). 
  20. ^ 华商韬略. ofo大败局:用户围堵总部退押金 一手好牌怎幺打烂的. 金融界. 大猫财经. 2018-12-18 [2019-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2) (中文(简体)). 
  21. ^ 汪宜青. 小黄车秒退押金启示:在中国用英文投诉收获的“惊喜”. BBC News 中文. 2018-12-17 [2019-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2) (中文(简体)). 
  22. ^ 996引发的抗议:中国90后互联网员工的梦想与挣扎. BBC News 中文. 2019-05-01 [2019-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2) (中文(简体)). 
  23. ^ 存档副本. [2021-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6). 
  24. ^ 存档副本. [2021-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6). 
  25. ^ 杜杨. 涨价担心丢流量在济每小时仍3元 共享单车盈利在“车外”. 经济导报. 2021-03-26 [2021-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1). 
  26. ^ 徐风,名家抢先睇-GoBee.Bike倒闭的启示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苹果日报(香港),2018-07-12
  27. ^ 北陆富山市的市民共享自行车:シクロシティ富山(Cyclocity)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哇哈哈的生活,2013-05-05
  28. ^ 伦敦自行车发展与台北的比较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 SlideShare,2013年9月20日
  29. ^ 韩国自租脚踏车App:$7.5/全日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U Travel,2018-05-24

参见

外部连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