佤语

佤语
loux Rāog / loux Vāx
区域 缅甸中国泰国
族群 佤族
母语使用人数 94.44万(2000–2008)[1]
语系
南亚语系
文字 拉丁字母
以前使用:汉字掸文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佤邦
语言代码
ISO 639-3 分别为:
prk – 巴饶克方言
vwa – 阿佤方言
wbm – 佤方言
Glottolog waaa1245[2]
ELP Wa
  Phalok[3]

佤语佤族所使用的语言,按照世界语言谱系分类法,属南亚语系卡西—克木语族佤德昂语支的语言。

分布与方言

Gerard Diffloth将佤族、佤语所在地区称作「佤族走廊」,位于怒江澜沧江之间。据他所说,佤语方言有南部佤语、「经典佤语」和中国佤语三种。

基督教佤族更倾向于支持标准佤语的使用,他们的《圣经》以标准佤语为基础,而标准佤语又是以景栋以北150英里的缅甸掸邦北部Bang Wai口音为基准的。这个地方接近与中国沧源县的国境线。

佤语部分方言保留了-/s,如勐养方言和西盟县,如周植志、颜其香(1984)记录的西盟县马散乡中课村方言(Watkins 2002:8)。

中国

中国的佤语书写系统以云南沧源县艾师土语为基础。

David Bradley (1994)估计中国有约32.2万佤语使用者。中国佤族生活在(Watkins 2002):

还有少数佤语使用者生活在昆明市云南各处。

《佤语方言研究》(2004)总结的佤语三种方言及其次方言是:[4]

  • 1. 巴饶克方言:~ 25万使用者:内名 pa̠ rauk, pa̠ ɣaɯk
    • 艾师土语 :21.8万
      • 沧源县:岩师、团结、勐省、糯良、单甲、勐角、勐来、永和
      • 双江县:沙河、勐勐、南榔
      • 耿马县:四排山、耿宜、贺派、勐简、孟定、付荣
      • 澜沧县:东河、文东、上允、雪林
    • 班洪土语:3.5万
    • 大寨土语:3千
  • 2. 阿佤方言:~ 10万使用者,内名: ʔa vɤʔ
    • 马散土语:6万
      • 西盟县:莫窝、新厂、中课、勐梭、岳宋、翁戛科、力所部分
    • 阿佤来土语 :3千
    • 大芒糯土语:3万
    • 细允土语:5千
  • 3. 佤方言:~ 4万,内名: vaʔ
    • 永德县:德党、孟汞、明朗、勐板、永康、大山
    • 郑康县:忙丙、木厂
    • 沧源县:南腊部分

Jackson Sun (2018a)[6]列出阿瓦方言及其其他名称如下。

  • 马散 (Lavïa; Ravia; Avë; Avo等)。Sun (2018b)[7]记录了西盟县勐卡乡(məŋkʰa)班哲村(pa-cʰək)Lavïa [la-vɨɒʔ]话,无声调且有倍半音节。
  • 阿佤来 (Avëloy)
  • 大芒糯 (Vo)
  • 细允 (Va [vàʔ])。Sun (2018a)[6]记录了西盟县翁嘎科乡英腊村(zoŋráʔ)方言。单音节有高中低3个声调。Sun (2018a)注意到这种方言和翁戛科相邻的村属于同一方言,该方言一直分布到澜沧县糯福镇、东回镇。

永德、镇康、南腊佤族的傣语外名是la˧˩。西双版纳傣族自称va˩va˩dip˥「生佤」、va˩ʔău˥ho˥「拿头佤」、va˩sə˥să˥na˥˧「信教佤」。在西盟县和孟连县,佤族内名为xa˧˩va˥˧,而沧源县和耿马县的则为xa˧˩va˥˧lɒi˥˧(周植志等 2004:2)。

《中国孟高棉语族语言与南亚语系》(2012:138)[8]列出不同县的佤语名称:

  • pa̠ rauk pa̠ɣaɯk(巴饶克):澜沧、耿马、双江县,外名:小卡瓦、卡瓦、熟卡、腊家
  • vaʔ(佤):镇康、永德县,外名:本人
  • vɔʔ(斡)、 ʔa vɤʔ(阿卫)、 rɤ viaʔ(日佤):西盟、孟连县,外名:大卡瓦、生卡、野卡
  • xa˧˩va˥˧lɒi˥˧(卡瓦来):沧源、耿马县,也称 va˥˧(瓦)

《云南民族识别综合调查报告》(1960)提到孟连县一种叫「补角」(内名:仆嘎)的语言。[9]补角人被识别为布朗族,1960年有212人口。

克拉人(傣语外名:卡拉;人口:393)分布在腾冲县三区(尤伟琼《云南民族识别研究》 2013:359)。[10]克拉人曾说一种佤语方言,但现在只说汉语,自称佤妈。[9]

泰国

过去的几十年里,佤族也主要从缅甸移民到泰国。泰国约有1万名讲佤语的人。佤族村庄可以在(Watkins 2002:6)中找到:

缅甸

David Bradley (1994)估计缅甸有50万佤语使用者。

东枝曼德勒仰光还有少数佤语使用者。

佤语分三个方言:

音系

元音

元音音素
不圆唇音 圆唇音
i ɯ u
半闭 e ɤ o
半开 ɛ ɔ
a

另外,佤语中还有15组双元音iu, ɯi, ui, ia, ɤi, ua, ei, ou, oi~ɔi, ai, aɯ, au和2组三元音:iau, uai。佤语的一般音节结构是C(C)(V)V(V)(C),只有几个字有零首字母(即字首没有辅音者)。[11]

辅音

佤语巴饶克方言清浊塞音声母都有送气不送气的区别。不送气声母的音节有元音松紧对立。没有声调对立。

辅音音素
齿龈 硬腭 软腭 声门
鼻音 m n ɲ ɲʰ ŋ ŋʰ
(前鼻音化)
塞音
ᵐb
p
ᵐbʱ
ⁿd
t
ⁿdʱ
ᶮɟ
c
ᶮɟʱ
ᵑg
k
ᵑgʱ

ʔ
擦音 v s h
近音 l j
颤音 r

文字

T恤衫上的佤文和文化标志

佤族语言以前没有文字,少数识字的佤族有的用汉字,有的也说掸语,用其文字。20世纪初,对佤族的基督教传教工作从缅甸到中国进行。1912年,美国传教士永伟里、永文森到澜沧沧源传教,创制了一套拉丁字母佤文,群众称为「撒拉文」,但是不太完备,不能表示浊送气音元音的松紧。1931年,美国传教士Young和Sara Yaw Shu Chin设计了一种佤语转写,第一套出版物是1933年出版的佤族诗歌汇编,[12]1938年翻译完了佤语《新约》。这种被称为「圣经正字法」的转写也称作「老佤文」,现在主要在缅甸的佤族地区使用,也由清迈佤族福利委员会出版,在泰国佤族间使用。[13]

现在使用的佤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1950年代创制的拉丁字母文字,用上加横线表示松母音。

1956年,中国政府以沧源县岩帅镇的语音为标准为中国佤族设计了适应汉语拼音罗马化方案,即「新佤文」或「共和国佤文」「中国佤文」。其出版物主要是通过云南行政部门宣传的,还没有得到学术界以外的广大公众的接受。这种转写最初甚至包括几个西里尔字母,后来也进行了修订。尽管经过修订,新老佤文仍存在不一致的地方。[14]

最近,从新佤文吸收部分特点、经过修订的老佤文得到佤邦邦康当局采纳为佤邦正字法,出版了一系列初级读物,以提高佤邦联合军士兵的识字率。另外,2000年以后,Facebook等社交网络中的佤族、卡拉OK佤族歌曲中的佤族歌手都开始采用这种缅甸版修订正字法。[15]

老佤文[16]
WBO IPA WBO IPA WBO IPA WBO IPA WBO IPA WBO IPA
p [p] bh [ᵐbʱ] nh [nʰ] rh [rʰ] o [o] e [ei]
p [pʰ] d [ⁿd] ny [ɲ] y [j] ie [ɛ] o [ou]
t [t] dh [ⁿdʱ] nyh [ɲʰ] yh [jʰ] aw [ɔ] oi, oe, we [oi~ɔi]
th [tʰ] j [ᶮɟ] ng [ŋ] l [l] a [a] ai [ai]
c [c] jh [ᶮɟʱ] ngh [ŋʰ] lh [lʰ] iu [iu] au [aɯ]
ch [cʰ] g [ᵑg] s [s] i [i] eei, ui [ɯi] au, ao [au]
k [k] gh [ᵑgʱ] h [h] ee [ɯ] ui, wi [ui] iao [iau]
kh [kʰ] m [m] v [v] u [u] ia [ia] oe [uai]
x [ʔ] mh [mʰ] vh, f [vʱ] e [e] eue [ɤi]
b [ᵐb] n [n] r [r] eu [ɤ] ua, wa [ua]

注释

  1. ^ 巴饶克方言于《民族语》的连结(第18版,2015年)
    阿佤方言于《民族语》的连结(第18版,2015年)
    佤方言于《民族语》的连结(第18版,2015年)
  2.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核心佤语.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3. ^ Phalok的濒危语言项目资料.
  4. ^ 周植志; 颜其香; 陈国庆. 佤语方言硏究. 北京: 民族出版社. 2004. 
  5. ^ 澜沧拉祜族自治县东回镇东岗村细允. ynszxc.gov.c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22). 
  6. ^ 6.0 6.1 Sun, Jackson T.-S. New Contributions to Waic Phonological Studies: Va. [2022-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15) –透过Academia.edu (英语). 
  7. ^ Sun, Jackson T.-S. New Contributions to Palaungic Phonological Studies: Lavïa. [2022-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15) –透过Academia.edu (英语). 
  8. ^ 颜其香; 周植志. 中国孟高棉语族语言与南亚语系.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2. 
  9. ^ 9.0 9.1 云南民族识别综合调查组编. 云南民族识别综合调查报告 (Report). 昆明: 云南民族识别综合调查组. 1960 [2022-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3). 
  10. ^ 尤伟琼. 云南民族识别研究. 北京: 民族出版社. 2013. 
  11. ^ "佤语研究", edited by 王敬骝.
  12. ^ The Young Family's Work with the Wa People. humancomp.org. [2022-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16) (英语). 
  13. ^ A Bibliography of Materals in or About Wa Language and Culture. humancomp.org. [2022-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30) (英语). 
  14. ^ Writing of the Wa Language. Wa Dictionary Project. [2022-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16) (英语). 
  15. ^ Watkins, Justin (2013). Wa Dictionary, 2 vols. Introduction
  16.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Ma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参考文献

  • 周植志、颜其香,《佤语简志》,民族出版社,1984年。
  • 赵富荣、陈国庆,《佤语基础教程》,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6年。

延伸阅读

  • Bradley, David. 1994. "East and Southeast Asia." In Moseley, Christopher, et al. Atla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London: Routledge.
  • Seng Mai, Ma (2011) A Descriptive Grammar of Wa.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M.A. Thesis. Payap University. Chiang Mai, Thailand.
  • Schiller, Eric. (1985). An (Initially) Surprising Wa language and Mon-Khmer Word Order. University of Chicago Working Papers in Linguistics (UCWIPL) 1.104–119.
  • Watkins, Justin. 2013. Dictionary of Wa (2 vols). Leiden: Brill.
  • Watkins, Justin. 2013. 'Grammatical aesthetics in Wa'. In: Williams, Jeffrey P., (ed.), The Aesthetics of Grammar: Sound and Meaning in the Languages of Mainland Southeast Asia.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pp 99–117.
  • Watkins, Justin. Topicalisation, focus-clefts and stranded prepositions in Wa. University of Zurich. 2010 [2020-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0) (英语). 
  • Watkins, Justin William. 2002. The phonetics of Wa: experimental phonetics, phonology, orthography and sociolinguistics. Canberra: Pacific Linguistics, Research School of Pacific and Asian Studies,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外部连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