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挪威关系

中挪关系
双方在世界的位置

中华人民共和国

挪威
外交代表机构
中国驻挪威大使馆 挪威驻华大使馆
外交代表
大使 易先良 大使 白思娜[1]

中挪关系挪威语Forholdet mellom Kina og Norge),是指历史上的中国挪威(包括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挪威王国)之间的双边关系。

历史

1851-1943:二战前后

中国与挪威在清朝时已有交往。瑞典-挪威联盟在1851年与清朝建立外交关系,其后分别在广州上海设置外交代表机构;瑞典-挪威联合解体后,联盟驻上海代表机构的外交官成为挪威最早的驻外的人员之一[2]。1905年到1906年间,端方戴鸿慈等人率团访问欧洲国家,期间曾到访挪威最大城市奥斯陆;这趟外访旨在考察西方世界政治技术,被认为是中国首次到挪威进行外交访问[2][3][4]

瑞典-挪威联盟在1847年与清朝订立了经贸协议[5]:198;在清朝时,有挪威船只到达中国的港口,而挪威船级社在1888年已开设驻中国的代表机构[6]上海杨树浦路设有一所挪威海员教堂,这座教堂曾是挪威海员生活和聚会的地方[7]。有广东人在清朝末年到挪威经商,其后定居当地定居,亦有华人在挪威船只上工作[8]:3

辛亥革命成功后,挪威在1913年10月承认中华民国[9]:459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挪威全国均被纳粹德国占领挪威流亡政府英国伦敦成立;挪威流亡政府在1943年中旬决定把驻华公使馆升格为大使馆,而中华民国亦在伦敦设立驻挪威大使馆[9]:95, 439。二战时,有挪威儿童随父母来到陕西安康[10]。他们曾遇上美国士兵醉酒闹事,该童的母亲于是把美国士兵接到家中,为他们度过圣诞节,美国士兵则向她了解安康的文化和风俗;此后,安康的美国士兵十分尊重当地平民,没有再酒后闹事[10]。这一家人与当地美军相处得不错,有美国士兵还把子弹壳、军用水壶毛毯等物资给了那名挪威儿童[10]。另一边厢,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曾营救最少两名被囚挪威人[11]:178

1950-2010:建交、关系发展

中国驻挪威大使馆

挪威在1950年1月6日与已退到台湾的中华民国断绝邦交,并在同年7日宣布法律上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但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在同月13日讨论是否驱逐中华民国派驻联合国的代表,挪威当时对相关议题投弃权票,引起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满,两国建交谈判其后被搁置[12]。1950年,挪威一知名报纸刊登了针对毛泽东讽刺漫画,中方对此十分不满,并对挪威采取了制裁措施[13]。1953年12月,挪威方面致函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官员,指出该国亦有在联合国大会反对美国要求延迟讨论中国代表权问题的提案;挪威又在1954年1月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提交备忘录,指两国建交的时机已成熟[12]。其后,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实挪威的确有反对延迟讨论中国代表权问题,遂在1954年10月5日与后者建立外交关系[12],1955年起开始互派大使。[14]

1960年代之前,两国建交之初交往并不频繁。1958年,挪威议会外交宪法委员会主席芬·穆(Finn Moe)受中国人民外交学会邀请访华,期间与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林伯渠会面,是为两国高层互访之始。1970年代后,两国互访开始增加。1973年和1978年,两任挪威外交大臣先后分别访华。1979年,中国国务院副总理耿飚出访挪威,成为首个访问挪威的中国高层官员。之后两国高层互访不断增加,直至2010年后两国关系恶化后,高层官方互访才中断[14][13]。2010年之前,两国在经济、科技、文化、军事等多方面展开合作,关系发展良好。[15]

2010-2016:关系恶化

2010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决定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刘晓波。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满有关决定,认为刘晓波是违反法律的罪犯,其行为不符合诺贝尔和平奖的宗旨,又批评委员会此举损害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挪威的邦交[16];时任驻挪威大使唐国强也声明要求挪威政府为此道歉[17][18]。挪威方面则认为诺贝尔委员会独立于挪威政府之外,不受政府干涉;挪威政府仍希望继续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但不会就诺贝尔奖道歉[16][19]。两国关系此后变得冷淡。

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诺贝尔奖后立即中止了两国正在进行的渔业合作谈判及各领域交流活动,政治领域的会面被全部取消[13][20][21]。中方还收紧了对进口挪威三文鱼的限制,甚至一度全面禁止从挪威进口三文鱼[22][23]。2010年时,中国进口三文鱼中92%来自挪威,到2013年时这一比例已大幅降至29%[24]。同时中国也提高了对挪威其他产品的贸易限制[25]。2012年,挪威前首相谢尔·马格纳·邦德维克计划到中国参加国际会议遭到拒签,其他众多挪威公民在申请中国签证时也频频被拒[26][27]。2012年1月,有「外交部门高层消息」称挪威政府将阻止中国加入北极理事会,以作为对中国一系列行为的反制措施[28][29][30]。但之后挪威政府又表示支持中国成为该组织观察员国[31]。中方外交部对此回应称,两国关系能否改善的关键取决于挪威,继续要求挪威采取「切实措施」恢复两国关系[32]。2012年12月,北京市政府出台新政,对部分国家公民提供72小时过境免签证游览北京的待遇,其中包括大部分欧洲国家,但挪威公民被排除在这一名单之外。有报导称这一国家名单是由中国外交部拟定[33][34]

2013年,挪威政府换届,新首相艾尔娜·索尔伯格任命与中国关系密切的博尔格·布伦德为外交大臣,被视为缓解两国关系之举[35][36]。中方则仍然称「中挪关系未走出困境」,并坚称两国关系恶化「责任不在中方」[37]。期间有报导指出,挪威驻华大使司文任期已满,但挪威外交部担心中方会拒绝接受新大使的任命,因此一直未能任命新任驻华大使[36][38]。2015年,挪威警察保安局在年度国家安全评估报告中将中国与俄罗斯并列为「威胁」,指责中国「在挪威境内非法收集情报」[39][40]。挪威情报部门也谴责中国政府,称中方对挪威公司进行大规模网络黑客攻击,并有证据指明这些攻击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意图窃取敏感数据和军事机密。这也是首次有北约国家明确指责中国政府与网络攻击有关[41][42][43]。挪威当局还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驱逐一名在当地留学的中国博士生[44]。中国则回应称间谍活动的指控「毫无根据」,「充满冷战色彩」;[39][45]还称驱逐留学生的行为「侵犯了中国留学生的基本权益」,并提出交涉[46][47]。之后,奥斯陆地方法院裁定驱逐判决无效[48]

在两国关系恶化期间,挪威试图改善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前挪威首相延斯·斯托尔滕贝格据说曾考虑向中华人民共和国道歉,但他后来改变主意;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诺贝尔委员会主席一职在2015年被撤销,但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此举对两国关系不会有影响[34]。同年,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以个人身份访问挪威,但该国的首相和外交大臣均没有与他会面[25][49],中方对此表示了赞赏[50],但这一行为被挪威民众指责为「懦弱」[51]

2015年,两国在经济合作方面曾出现关系缓和的征兆。3月,中方以挪威产三文鱼可能含有传染性鲑鱼贫血症为由,全面禁止进口挪威部分地区产三文鱼[52][53];但4月时,挪威渔业大臣伊莉莎白·亚斯帕克称两国已达成协议,中国将接受挪威的检疫标准,同意继续进口其三文鱼产品[54]。同年,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接受挪威成为其创始成员国之一[54][55][56]。挪威驻华大使司文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两国在环保、能源、北极事务等领域的合作仍在继续[57]。但在政治外交领域,两国关系一直未有解冻迹象[41][58]

2016年初,台海两岸关系遭遇一系列风波不断发酵,台湾媒体三立新闻台报导称有台湾留学生收到挪威移民局回信,明确表示「挪威认为台湾是一个国家」[59],引发中国方面舆论的不满。随后挪威外交部媒体负责人回应称挪威「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不会改变」,将与移民局沟通此事。挪威驻上海总领事馆和驻华大使馆也先后发表微博表明立场[60][61]

2016年至今:恢复正常

2016年12月19日,挪威外交大臣博尔格·布兰德意外访华,期间与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会面,还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会谈。双方之后共同发表声明,恢复两国外交和政治关系正常化。两国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预计也将恢复。[62][63][64]在会谈和声明中,挪威政府称「充分尊重中国的发展道路和社会制度」,将「全力避免双边关系今后受到损害」,还重申坚持一个中国政策,表示重视中国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不支持损害这些利益和关切的行为。[65]声明中未提及诺贝尔和平奖、刘晓波和人权的相关内容。[62]中国外交部则称挪威进行了「深刻反思」,双方就「汲取教训、恢复互信达成了重要共识」,希望两国关系「今后保持健康稳定发展」。[63]

两国未解释为何在这一时间发表声明,[62]但有分析认为此时恢复外交关系将重启自由贸易谈判,有利于两国的经济发展。挪威可以借此增加对华贸易,恢复三文鱼出口。两国声明发表后,挪威两大主要海产品公司克莱格海产美威水产的股价都有明显上涨。中国也可以参与北冰洋的相关议题,通过北冰洋贸易航线加强与欧洲的联系。此外,《外交家》杂志指出,在同年11月当选为美国总统唐纳·川普对华态度强硬,曾多次发表争议言论,指责中国的货币、南海和「一个中国」政策,其分析认为中国政府在此时恢复与挪威关系是为了加强与其他西方国家的贸易联系,以防川普上任后中美关系遇冷和美国贸易保护政策损害中国经济。[66][67]

2017年4月,挪威首相艾尔娜·索尔伯格访问中国,是挪威首相自2010年诺贝尔奖之后首次访华。索尔贝格访华期间与中国高层领导会面,重启两国的政治经济合作。[68][69]两国随后恢复了停滞多年的三文鱼进出口。[70]

2017年6月,刘晓波确诊患有肝癌,欧盟、美国等各国施压中国政府要求其释放刘晓波出国就医,遭到中国拒绝,但挪威方面未发表意见。[71][72]刘晓波于7月13日病逝,挪威首相对此仍然不作回应,仅有外交部发表简短声明称「心与刘晓波和他的家庭同在」。挪威政治学者认为其政府是因担忧两国关系再度恶化而刻意冷淡回应,称政府与中国相处「越来越理智」。但此举仍然遭到其国内广泛指责,索尔伯格甚至被挪威政界和人权运动界人士称为「耻辱」。[73]挪威社会主义左翼党人士、大赦国际挪威前主管彼得·埃德(Petter Eide)认为挪威政府的政策使得中国已经不再尊重挪威。[72]

2022年4月28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同挪威议长加拉哈尼举行视频会谈[74]

经贸关系

中国是挪威世界第三大进口来源国、第九大出口对象国,也是挪在亚洲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根据经济复杂性研究中心网站上的数据,中国大陆在2012年出口了逾75亿美元到挪威,货物有机械设备、纺织品[75];同年,挪威出口了逾27亿美元到中国大陆,货物有机械设备、化工产品等[76]。2008年,两国还启动了自由贸易区谈判[14][77],原计划将成为中国与欧洲国家之间建立的首个自由贸易区[21]。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公布后,中国立即宣布将无限期中止谈判[33][78]。直至2013年5月,两国才进行了关系恶化后的首次谈判,但未达成解决方案,亦未设定达成协议的具体期限[79]。2016年两国恢复外交关系正常化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也随之重启。[64]

文化体育关系

1980年代起,两国开始展开文化合作和交流。挪威第二大城市卑尔根设有一所孔子学院国家汉办曾向该学院派遣中文教师和武术教师各一名[80]。挪威的奥斯陆大学设有中文学科,修读的学生必须到北京大学留学半年,亦可自由决定在课程完结后到中国大陆或台湾深造;挪威有学者撰写了一本教授中文语法教科书,该书曾在台湾被人盗版[81]:41–42。中国北京外国语大学亦开设了挪威语专业。两国还曾共同举办「易卜生年」、「中国文化节」等文化交流活动。中国的首个北极科学考察站「黄河站」也建设在挪威的斯瓦尔巴群岛新奥尔松[14]中国作为欧洲非相干散射科学协会参与国之一,在挪威斯瓦尔巴建设了两座雷达,用于空间观测,由中方负责日常管理和维护。[13]

挪威汉学研究的特色是把传统的汉学与现代中国研究结合起来;当地有汉学家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中国西南地区人民的民族认同,有汉学家翻译《灵山》等中文小说,亦有学者研究红学[81]:42

2010年两国关系恶化后,文化交流也相应遇冷。诺贝尔奖获奖者公布之后次日,中国即取消了挪威歌手亚历山大·雷巴克原定将于11月在北京进行的音乐剧演出,并向剧组表示「挪威人现在不能在中国演出」。[21][82][83]同年在中国三亚举办的世界小姐选美比赛中,赛前的夺冠热门挪威小姐玛丽安‧比姬达尔爆冷未进前五,也被指是北京当局和主办方对评委施压干预的结果。[84][83][85]中国还增加了对两国之间的艺术科学交流活动的限制。挪威随后也撤回了对中方在挪威新建第三座空间观测雷达的许可,理由是该雷达可能被用于情报活动。[13][86]

2011年,挪威国家图书馆在其藏品中发现一部失踪已久的中国1927年默片盘丝洞》的绝版拷贝,包含中文和挪威文双语字幕。[87]这部电影于1929年1月首次在挪威奥斯陆上映,是最早在挪威上映的中国影片,亦是中国电影史上的重要作品,是在世仅存的一部中国早期神怪电影。[88][89][90]挪威国家图书馆对其修复之后,于2013年10月13日重新上映。[88]之后挪威在2014年将这一拷贝归还给中国,交予中国电影资料馆[87][89]此举亦被认为是挪威在两国关系恶化后对中国表示善意修复关系的行动。[91]2014年,挪威卑尔根KODE博物馆与中国企业家黄怒波达成协议,将馆藏的原属北京圆明园的七根柱子归还给中国,黄怒波则向该博物馆捐款1000万挪威克朗[92][93]挪威政府没有直接参与其中,但也希望能借此事改善对华关系。[94]

2017年4月,中挪两国体育主管部门签署《中挪体育合作谅解备忘录》,两国于2018年起开展冬季体育项目的合作。中国派出冰雪项目集训队赴挪威训练比赛,挪威方面则提供教练和训练场地。截至2019年5月,中国共派出19批次395人次运动员,前往挪威7个城市训练。挪威29名教练参与训练,主要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跳台滑雪、北欧两项等项目上为中国提供支持。[95]2019年12月,挪威媒体报导称,在梅罗克训练的中国集训队三次要求当地图书馆下架与中国有关的争议图书,其中包括一本与法轮功相关的书籍。图书馆馆长安妮·马肯(Anne Marken)拒绝了这一要求,称「挪威有言论自由,这个问题不需要考虑。」[96][97]

参考资料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 ^ 2.0 2.1 挪中外交简史. 挪威驻华大使馆. [2015-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9). 
  3. ^ 马勇. 迈出宪政第一步. 1911年:中国大革命.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1 [2016-05-29]. ISBN 978750972233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9). 
  4. ^ 清末五大臣出洋:展现怎样中国形象. 新浪历史. 2015-03-13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1). 
  5. ^ 胡绳. 胡绳全书 5. 人民出版社. 1998. 
  6. ^ 大使致辞. 挪威驻华大使馆. [2015-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3). 
  7. ^ 上海建筑蕴藏挪威历史. 挪威驻华大使馆. [2015-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9). 
  8. ^ 张兴汉; 刘汉标. 世界华侨华人概况 1. 暨南大学出版社. 1994. ISBN 9787810292801. 
  9. ^ 9.0 9.1 石源华 (编). 中华民国外交史辞典.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6. 
  10. ^ 10.0 10.1 10.2 蔡勇. 78岁老人从挪威赶到西安 捐抗战珍贵文物. 华商报. 2015-03-07 [2015-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9). 
  11. ^ 舒健. 中国革命战争纪实: 抗日战争. 华南抗日纵队卷. 人民出版社. 2007. 
  12. ^ 12.0 12.1 12.2 马保奉. 新中国建交内情(十)(礼仪漫谈).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4-11-29 [2015-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9).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Baker, Benjamin David. Sino-Norwegian Relations, 5 Years After Liu Xiaobo's Nobel Peace Prize. The Diplomat. 2016-01-04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2). 
  14. ^ 14.0 14.1 14.2 14.3 中国同挪威的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08-02-20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3). 
  15. ^ 中国驻挪威大使陈乃清就中挪关系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挪威王国大使馆. 2004-07-29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3). 
  16. ^ 16.0 16.1 刘晓波获和平奖 中国的恼怒和沉默. BBC中文网. 2010-10-08 [2015-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9). 
  17. ^ Nobel prize apology call by Chinese ambassador.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1-05-05 [2016-05-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2). 
  18. ^ 中国政府要求挪威就刘晓波获诺奖道歉. 德国之声. 2011-05-04 [2016-05-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20). 
  19. ^ Norway and China set to reconcile. Norway's News in English. 2013-08-21 [2016-05-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1). 
  20. ^ China cancels Norwegian fisheries meeting in response to Liu Xiaobo Nobel Prize. The Telegraph. 2010-10-11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7). 
  21. ^ 21.0 21.1 21.2 China steps up retaliation against Norway for Nobel. Reuters. 2010-10-12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9). 
  22. ^ China bans Norwegian whole salmon imports. Reuters. 2014-09-08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9). 
  23. ^ Lewis, Mark. Norway's salmon rot as China takes revenge for dissident's Nobel Prize. Independent. 2011-10-06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4). 
  24. ^ 挪威对华三文鱼出口大幅下降. FT中文网. 2013-08-16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30). 
  25. ^ 25.0 25.1 RICK GLADSTONE. 挪威政府顾忌中国拒见达赖喇嘛.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5-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28). 
  26. ^ Former Prime Minister denied visa to China. The Norway Post. 2012-06-12 [2016-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27). 
  27. ^ Chinese Still Angry With Norway About Nobel Prize. VOA. 2012-06-13 [2016-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29). 
  28. ^ Norway 'wants to block China from Arctic Council'. The Telegraph. 2012-01-25 [2016-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8). 
  29. ^ Watts, Jonathan. Norway could shut China out of Arctic Council after diplomatic snubs. The Guardian. 2012-01-25 [2016-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26). 
  30. ^ Cold shoulder - Norway considers avenging Chinese bullying. The Economist. 2012-02-08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7). 
  31. ^ 挪威支持中国成为北极委员会观察员. BBC中文网. 2012-02-14 [2016-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07). 
  32. ^ 外交部:中国和挪威关系能否改善关键取决于挪方. 中国新闻网. 2013-01-22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30). 
  33. ^ 33.0 33.1 中国新签证政策“惩罚”挪威. FT中文网. 2012-12-07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15). 
  34. ^ 34.0 34.1 嵇伟 (编); 尚清 (编). 中国称撤职诺奖委员会主席不会解冻中挪关系. BBC中文网. 2015-03-04 [2015-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9). 
  35. ^ Brende is to Be New Foreign Minister of Norway. The Nordic Page. 2013-10-14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02). 
  36. ^ 36.0 36.1 New minister may melt China freeze. Norway's News in English. 2013-10-17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1). 
  37. ^ 外交部回应挪威政府换届:中挪关系未走出困境. 网易新闻. 2013-10-13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4). 
  38. ^ Norge tør ikke bytte Kina-ambassadør nå. Aftenposten.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1) (挪威语). 
  39. ^ 39.0 39.1 「中国情报活动对挪威构成威胁」. BBC中文网. 2015-02-06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18). 
  40. ^ Norway Intelligence Chief: China and Russia Spying on Norway. The Nordic Page. 2015-03-17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12). 
  41. ^ 41.0 41.1 Towards the Thaw: Seeking Clarity in China-Norway Relations. The Diplomat. 2016-01-16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7). 
  42. ^ Murdock, Jason. Cyber-espionage: Norway's intelligence chief accuses China of stealing military secrets.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 2016-03-01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9). 
  43. ^ 英媒:挪威首次明确指责“中国黑客”窃取军事机密. 参考消息. 2016-02-29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11). 
  44. ^ BREE FENG. 挪威以国家安全为由驱逐中国留学生. 纽约时报. 2015-02-08 [2015-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5). 
  45. ^ 挪指责“中俄间谍威胁” 中方:指控充满冷战色彩. 环球时报. 2015-02-06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7). 
  46. ^ 挪威校方回应中国学者遭驱逐:警方决定毫无道理. 新浪新闻. 2015-02-06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1). 
  47. ^ China rebukes Norway for expelling scholar. Reuters. 2015-02-04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9). 
  48. ^ 挪威法院裁定还中国学者清白. 新华网. 2015-09-22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5). 
  49. ^ 萧尔 (编). 图丹桑珠抨击挪威政府拒见达赖喇嘛. BBC中文网. 2014-05-03 [2015-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9). 
  50. ^ China approves of Norwegian leaders not meeting Dalai Lama. Reuters. 2014-04-28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9). 
  51. ^ 'Coward' politicians avoid Dalai Lama. Norway's News in English. 2014-04-23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1). 
  52. ^ 中国停止进口挪部分地区三文鱼.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挪威王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2015-03-23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8). 
  53. ^ China imposes new limits on Norwegian salmon imports. Reuters. 2015-03-18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9). 
  54. ^ 54.0 54.1 China signals a crack in the ice. Norway's News in English. 2015-04-20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04). 
  55. ^ Taiwan and Norway sign up to AIIB. BBC. 2015-03-31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0). 
  56. ^ 埃及、挪威、俄罗斯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人民网. 2015-04-14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3). 
  57. ^ 挪威大使:为改善对华关系,我们在作各种努力. 凤凰网. 2015-04-02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0). 
  58. ^ Chinese maintain diplomatic freeze. Norway's News in English. 2016-02-19 [2016-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24). 
  59. ^ 北欧与台友好!抗议签证误植中国 挪威承认台湾是国家. 三立新闻台. 2016-01-20 [2016-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21). 
  60. ^ 台媒抹黑挪威 挪威外交部否认“承认台湾是国家”. 环球网. 2016-01-21 [2016-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22). 
  61. ^ 台媒称挪威承认台湾是“国家” 挪外交部否认. 新浪网. 2016-01-20 [2016-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22). 
  62. ^ 62.0 62.1 62.2 刘晓波事件6年后,中国与挪威宣布关系正常化. 纽约时报. 2016-12-19 [2017-03-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2). 
  63. ^ 63.0 63.1 王毅与挪威外交大臣布兰德举行会谈. 中国新闻网. 2016-12-19 [2016-1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19). 
  64. ^ 64.0 64.1 Norway and China restart diplomatic relations after row over Nobel peace prize. Reuters. 2016-12-19 [2016-1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19). 
  65. ^ 中国与挪威发表关于双边关系正常化的声明. 中国新闻网. 2016-12-19 [2017-03-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2). 
  66. ^ Norway-China Relations 'Unfrozen'. The Diplomat. 2016-12-21 [2017-03-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2). 
  67. ^ China and Norway: Unpacking the Deal. The Diplomat. 2016-12-25 [2017-03-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2). 
  68. ^ 艾尔娜∙索尔伯格首相访问中国. 挪威王国驻华大使馆. 2017-03-31 [2017-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20). 
  69. ^ Norway PM to visit China, meet President Xi after Nobel Peace Prize row. Reuters. 2017-03-31 [2017-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12). 
  70. ^ 中国同意挪威恢复向中国出口三文鱼. 新浪新闻. [2017-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22). 
  71. ^ Ministers silent on Nobel winner's fate. www.newsinenglish.no. 2017-06-28 [2017-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28). 
  72. ^ 72.0 72.1 'China has lost all respect for Norway'. www.newsinenglish.no. 2017-07-03 [2017-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16). 
  73. ^ Solberg under new attack over Liu. www.newsinenglish.no. 2017-07-14 [2017-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19). 
  74. ^ 栗战书同挪威议长加拉哈尼举行会谈--时政--人民网. politics.people.com.cn. [2022-04-28]. 
  75. ^ 75.0 75.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国出口到挪威 (1995 -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0). 
  76. ^ 76.0 76.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挪威出口到中国 (1995 -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0). 
  77. ^ 中国-挪威自由贸易区谈判在奥斯陆启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新闻办公室. 2008-09-19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8). 
  78. ^ 中国无限期推迟中挪贸易谈判. BBC中文网. 2010-12-01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2). 
  79. ^ 中挪自由贸易谈判近尾声. 南华早报. 2013-05-28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9). 
  80. ^ 马世骏. 挪威第一所孔子学院在卑尔根成立. 新华网. 2007-08-30 [2015-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9). 
  81. ^ 81.0 81.1 艾皓德. 挪威的汉学概况. 汉学研究通讯. 2008. 
  82. ^ Rybak also victim of Chinese ire. Norway's News in English. 2010-10-12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1). 
  83. ^ 83.0 83.1 China avenged Norway for Nobel prize by "Miss World". The Nordic Page. 2010-11-03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1). 
  84. ^ Miss World contest turns ugly: China accused of helping American teen win by blocking hot favourite Miss Norway over diplomatic row. Daily Mail. 2010-11-01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19). 
  85. ^ Miss USA crowned Miss World amid political tensions. The Telegragh. 2010-10-30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7). 
  86. ^ Mogård, Lars Egil. Norsk nei til Kina-radar på Svalbard. NRK. 2014-09-12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6) (挪威语). 
  87. ^ 87.0 87.1 外电:挪威将1927年老片《盘丝洞》拷贝赠中国. 参考消息. 2014-04-16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11). 
  88. ^ 88.0 88.1 挪威发现中国影史重要电影. 挪威 中国官方网站. 2013-10-31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7). 
  89. ^ 89.0 89.1 Feng, Bree. Norway Returns a Rare Silent Film to China. New York Times. 2014-04-15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3). 
  90. ^ 挪威发现失传多年中国老电影《盘丝洞》. 新华网. 2013-10-17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5). 
  91. ^ Brzeski, Patrick. Long-Lost Silent Film Returned to China. The Hollywood Reporter. 2014-04-15 [2015-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9). 
  92. ^ Luo, Chris. Norwegian art museum to return seven columns from Old Summer Palace to Beijing.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4-02-21 [2016-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1). 
  93. ^ 黄怒波出资160万美元从挪威换回7根圆明园石柱. 参考消息. 2014-02-11 [2016-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11). 
  94. ^ Feng, Bree. Despite Frigid Relations, Chinese Relics Coming Home From Norway. New York Times. 2014-02-09 [2016-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03). 
  95. ^ 中挪冬季运动交流合作蓬勃发展. 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中心. 2018-05-17 [2020-0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03). 
  96. ^ Ellingsen, Alethea. Chinese skiers want book removed from Meråker library. Norway Today. 2019-12-29 [2020-0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03). 
  97. ^ Meråker og Kina. VG. 2019-12-29 [2020-0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03) (书面挪威语). 

参见

  • 挪威外交

外部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