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塞内加尔关系

中国-塞内加尔关系
双方在世界的位置

中国

塞内加尔
外交代表机构
中国驻塞内加尔大使馆 塞内加尔驻华大使馆
外交代表
大使 肖晗 大使 [[]][1]

中国-塞内加尔关系(法语:Relations entre la Chine et la Sénégal),是指历史上的中国塞内加尔(包括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塞内加尔共和国)之间的双边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塞内加尔在1971年12月7日建立外交关系,虽然两国的邦交曾在1996年中断,但已在2005年恢复;目前,中国和塞内加尔之间保持经贸和文化上的往来。中国大陆在2013年是塞内加尔最大的进口来源地。

历史

古代

清朝时已有华工到塞内加尔工作:1858年,有173名华工来到塞内加尔,他们在当地成为了各式各样的建筑工人;此外,法国在1880年至1882年于中国广州汕头上海等地招募了一批华工,他们部分人被运到塞内加尔,负责修筑铁路[2]。这些塞内加尔华工工作繁重,还受当地卫生战争的问题困扰[2]

现代

塞内加尔在1959年与马利(当时名为「苏丹」)组成马里联邦,其后在一年后退出马里联邦,独立为国[3]

塞内加尔在独立之初已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该国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统治中国大陆中华民国退到台湾的情况视为国家分裂,被认为是「两个中国」主张的支持者[4]:28。当时,塞内加尔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洽商建立外交关系,但又不愿意驱逐中华民国在当地的代表,又希望中华人民共和国不要在该国首都达喀尔设使馆,由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外大使兼任驻塞内加尔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塞内加尔需先驱逐当地的中华民国代表,两国建交过程出现阻碍[4]:28。其后,美国总统尼克逊即将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消息传出,塞内加尔总统利奥波德·塞达尔·桑戈尔便表示联合国需要中华人民共和国参与,但反对把中华民国排除在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派员与桑戈尔接洽,呈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的亲笔信,而中华民国方面亦动员象牙海岸马达加斯加萨伊的总统去信塞内加尔,游说对方不要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4]:28

但是,塞内加尔最终支持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赞成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中华民国的联合国席位,又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同时,桑戈尔表示承认中华民国是独立主权国家、并希望继续与之保持友好关系,他请求中华民国不要撤回派到塞内加尔的农耕队,又建议中华民国把国号更改为「台湾」,后者遭对方拒绝[4]:28–29。后来,塞内加尔在1971年12月7日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5]:50

1995年,塞内加尔面临一场经济危机,政局出现不稳,当地人的生活水平亦下降;中华人民共和国便对塞内加尔施以援助,协助当地盖楼房,派出医疗队到当地,又与该国进行农业合作,但都未能有效缓解塞内加尔的经济问题[6]:148。这时,中华民国政府派员乔装为商人,游说包括总统阿卜杜·迪乌夫在内的塞内加尔政府高层,并与迪乌夫的夫人接触,邀请她来台湾吃喝玩乐,又给她餽赠礼品;她便向迪乌夫传递中华民国的信息,声称只要塞内加尔与中华民国复交,便可获得3,000万至6,000万美元的酬金[6]:148。结果,塞内加尔在1996年和中华民国建交,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断交[7]:457

2005年10月,塞内加尔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签署联合公报,恢复邦交,并互相派驻大使;塞内加尔总统阿卜杜拉耶·瓦德为此致函中华民国总统陈水扁,表示以后只会与台湾维持经商和文化上的联系,又在信中明确表示国家之间没有朋友,只会有利益[8]。中华民国方面认为,塞内加尔此举是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利诱和施压,又批评中华人民共和国「蛊惑利诱」当地总统及野心政客「外交转向」[8]

经贸关系

根据经济复杂性研究中心网站上的数据,中国大陆到塞内加尔的出口贸易在2003年至2013年一直呈上升趋势,并在2013年由去年的不足5亿美元大幅上升至接近10亿美元[9]。塞内加尔到中国大陆的出口贸易则较为波动,曾有多次上升和下跌,该国在2013年出口了不足4,000万美元到中国大陆;塞内加尔向中国大陆出口花生油的金额在2011年处于高位,但其后有所下降[10]。中国大陆在2013年是塞内加尔最大的进口来源地[11]

文化关系

中国的辽宁大学与塞内加尔的达卡大学于2011年3月下旬签订协议,在达卡大学合作设立一所孔子学院[12];除了孔子学院外,塞内加尔部分大学亦有提供汉语教学,课程受到当地学生欢迎,有毕业生毕业后为中国中央电视台工作[13]。中华人民共和国亦为会塞内加尔的学生提供奖学金:在2006至2009学年,共有70名塞内加尔学生接受中国政府的奖学金,并赴华留学[14]

参考资料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 ^ 2.0 2.1 塞内加尔. 华侨博物院. 2008-04-12 [2015-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10). 
  3. ^ 塞内加尔国家概况. 中新网. [2015-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10). 
  4. ^ 4.0 4.1 4.2 4.3 王文隆. 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后驻外机构的转型(1971- 1979) (PDF). 外交档案的利用与典藏研讨会. 2008-02-23 [2015-10-1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6-02). 
  5. ^ 黄刚. 国际事务论述集: 汉贼不两立、开罗宣言及联合国中国代表权等之再议. 2009. 
  6. ^ 6.0 6.1 王嵎生; 杨健. 资深外交官看世界. 上海三联书店. 2005. ISBN 9787542622440. 
  7. ^ 姜殿铭 (编); 萧敬; 曹治洲; 修春萍. 台湾一九九六. 九洲图书出版社. 1997. ISBN 9787801141972. 
  8. ^ 8.0 8.1 杨孟瑜. 两岸再掀外交战 台湾失掉塞内加尔. BBC中文网. 2005-10-25 [2015-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10). 
  9. ^ 9.0 9.1 Alexander Simoes. What does 中国 export to 塞内加尔? (1995-2013).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6). 
  10. ^ 10.0 10.1 Alexander Simoes. What does 塞内加尔 export to 中国? (1995-2013).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6). 
  11. ^ Alexander Simoes. Where does 塞内加尔 import from? (2013).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6). 
  12. ^ 方亮. 辽宁大学与塞内加尔达喀尔大学共建孔子学院. 辽宁日报. 2011-03-29 [2015-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10). 
  13. ^ 汉语教学在塞内加尔大学受欢迎. 国际在线. 2014-04-30 [2015-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10). 
  14. ^ 教育交流.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塞内加尔共和国大使馆. 2009-07-29 [2015-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10). 

参见

外部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