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中非关系

中国-中非关系

中国

中非
外交代表机构
中国驻中非大使馆 中非驻华大使馆
外交代表
大使 [[]] 大使 [[]][1]

中国-中非关系(法语:Relations entre la Chine et la Centrafrique),是指历史上的中国中非、以至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非共和国之间的双边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非共和国关系多次反复,先后在1964年建交、1966年断交;1976年首次复交、1991年再次断交;直至最后在1998年再次复交。

2012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中非共和国最大的出口目的地。

历史

建交

中非共和国在1960年宣布独立为国,其后在1962年与当时已退到台湾中华民国建交[2]:48。1964年9月,中非接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提供2,000万中非法郎无息贷款,与后者签署协定,建立外交关系;中华民国随即派员劝阻,又同意增加与中非共和国的技术合作,但未果,最终在同年11月与中非断交,并撤回当地的中华民国手工艺[3]:102

1965年12月31日,让-巴都·博卡萨发动军事政变,成为中非共和国的当权者[4]:181;政变后,中非方面搜出了一批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的文件和武器,认为这证明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曾干涉中非内政,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断绝邦交[3]:164。此事令部分中非民众对中国产生负面观感,中非和中华民国因而延至1968年4月才复交[3]:168。曾任中华民国外交部部长的蒋孝严指,博卡萨曾经出访台湾,期间在高雄喜欢上了一名陪酒小姐,中华民国外交部便协助把该名陪酒小姐送到中非[5]

首次复交

此后,中非共和国的内政和外交都面临困境,博卡萨因而打算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邦交;他容许该名成为自己妻子的陪酒小姐选择返回台湾、或是留下,陪酒小姐决定回台湾生活,子女则留在中非[6]:180。1976年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非复交[2]:48。为了能够早日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援助,博卡萨请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尽快派遣大使到当地,又希望能访问中国;同年1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派出的使节到达中非,抵埗后几个小时便受到博卡萨接见[7]。时任中非首相的安热-费利克斯·帕塔塞曾紧急约见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的人员,表示中非发生了严重的财政困难,又暗示该国将会有「特殊开支」;中华人民共和国拒绝协助,认为经济援助贷款不应用于其他的用途[4]:184

1981年9月,时任中非武装部队参谋长的安德烈·科林巴宣布由军队接管中非共和国政权,他其后曾两度出访中华人民共和国;可是,中非共和国在1991年中旬再度与中华民国复交,中华人民共和国便中止与中非的邦交[8]:590

第二次复交

199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官秦华孙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主席,理事会恰巧有议题与中非共和国有关,秦华孙便到当时与中华民国保持外交关系的中非视察[9]:86。他与中非共和国总统安热-费利克斯·帕塔塞举行会面,帕塔塞期间指自己还未掌政时已反对中非和中华民国建交,双方因而达成了口头谅解;在总统也不支持与中华民国建交的情况下,秦华孙更有信心与中非其他政府高层洽谈[9]:86。翌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非共和国签订联合公报,恢复两国的邦交[10]:537

1998年两国再次复交后,中非共和国政府支持「一个中国」的主张;帕塔塞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湾行使主权只是时间问题,又祝愿中国统一[11]:59

2014年,美国法国向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单位动议,要求制裁曾任中非总统的弗朗索瓦·博齐泽,指控他破坏中非共和国的安定,但遭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反对;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人员指,反对诉诸制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立场,因为制裁对妥善解决问题并非有利[12]

经贸关系

中国大陆在2012年出口了1,620万美元到中非共和国,货物有机械设备、化工产品等[13];中非共和国同年出口了4,390万美元到中国大陆,大多数货物是木材或[14]。2012年,中非对中国大陆的出口额占了中非出口总额逾53%,中国大陆亦成为了中非共和国最大的出口目的地[15]

医疗援助

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86年为中非了援建一座医院,这座医院经常与外国学者交流,并为中非培训医疗人员;医院所治疗的病人包括中非共和国的上层分子和游客,也有向中非的华人和当地的中国专家提供医疗服务[16]。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有向中非派遣医疗队,曾有医疗队全体队员均获总统博齐泽亲自授勋[17];2012年下半年,中非共和国有反政府组织对中非政府宣战,直逼中非首都班基,中华人民共和国医疗队撤离当地[18]

2021年3月1日,中国驻中非大使陈栋同中非共和国总统图瓦德拉通电话表示,中国政府决定向中非政府援助一批新冠疫苗,支持中非人民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推动共建中国-中非卫生健康共同体[19]

参考资料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 ^ 2.0 2.1 中华民国外交年鉴. 中华民国外交部. 1998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3. ^ 3.0 3.1 3.2 王文隆. 外交下乡, 农业出洋: 中华民国农技援助非洲的实施和影响 ,1960-1974. 国立政治大学历史学系. 2004. ISBN 9789570175035. 
  4. ^ 4.0 4.1 刘晓; 伍修权. 我的大使生涯. 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3. 
  5. ^ 友邦元首强索吧女 台外交部助「和番」. 明报. 2007-08-27. 
  6. ^ 李小凡. 政治权谋与沉浮 4. 吉林摄影出版社. 1999. 
  7. ^ 传记文学 (104–109). 文化艺术出版社. 
  8. ^ 世界知识年鉴. 世界知识出版社. 2001. 
  9. ^ 9.0 9.1 镜报 (336–341). 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10. ^ 世界知识年鉴. 2006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3). 
  11. ^ 新华月报 (1–6, 675–680).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12. ^ Louis Charbonneau; Michelle Nichols. Exclusive: Russia, China block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 blacklist at U.N.. Reuters. 2014-04-23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4). 
  13. ^ 13.0 13.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国出口到中非共和国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6-30]. 
  14. ^ 14.0 14.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非共和国出口到中国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6-30]. 
  15. ^ Alexander Simoes. 中非共和国的出口目的地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6-30]. 
  16. ^ 王寅威. 非洲见闻录(十三):我工作的友谊医院. 江山市中医院.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8-15). 
  17. ^ 第11批援中非医疗队全体队员喜获殊荣. 浙江省卫生厅.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30). 
  18. ^ 中国援助医疗队撤离中非共和国. BBC中文网. 2012-12-31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30). 
  19. ^ 中国向中非共和国援助新冠疫苗. 中新网. [2021-03-05]. 

参见

  • 中非共和国外交

外部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