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手语

中国手语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国
语系
方言
北部方言(北京)手语
南部方言(上海)手语
官方地位
管理机构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中国聋人协会
语言代码
ISO 639-2 sgn
ISO 639-3 csl——囊括代码
单项代码:
csl – Chinese Sign
Glottolog nucl1761[1]

中国手语(英语:Chinese Sign Language简写为 CSLZGS(Zhōngguó Shǒuyǔ))可以指:

  •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制定的统一、规范的通用手语,主要在中国大陆使用。
  • 中国大陆境内不同地区听障人使用的区域性自然手语,主要分为南北两大类。

上述两种手语的使用者互相对话时,可能会出现看不懂以至无法理解的情况[2]

目标

中国手语制定的目标是,解决中国各地的流行手语手势不一致、聋人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及交往不便的问题。

历史

  • 1887年,美国长老会传教士安妮塔·汤普森·米尔斯(Annetta Thompson Mills)在山东烟台创办了中国第一所聋人学校——芝罘聋人学校(Chefoo school for The deaf)。她以口语教育聋人的方法为基础,开发了一种被称为「中国手语」(Chinese Sign Language)的方法,该方法来自1880年的年的米兰会议[3]
  • 1897年,一个法国天主教组织在上海建立了另一所聋人学校。中国手语便在这两个基础上发展起来[4]
  • 1950年代,中国聋哑人福利会出版《聋哑人通用手语草图》(四辑),开始进行手语规范化工作[5]
  • 1979年,把《聋哑人通用手语草图》修订为《聋哑人通用手语图》[5]
  • 1987年,《聋哑人通用手语图》更名为《中国手语》[5]
  • 1990年,由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教育就业部、中国聋人协会编写的《中国手语》,作为中国手语的标准工具书出版。1994年推出续集。[5]
  • 2010年07月18日,国家手语和盲文研究中心在北京师范大学宣告成立。[6]
  • 2018年5月,《国家通用手语常用词表》由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规范标准审定委员会审定,经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教育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同意,作为语言文字规范发布,自2018年7月1日起实施。[7][8]据称,此国家通用手语的词表减少了用汉字逐字按发音直译的词语而增加了听力残障人习惯的手势表达方式,减少使用代表拼音字母的手语字母,以及收入了一些中国各地不可互相替代的不同地方的手语方言表达。[9]
  • 2019年10月,在《国家通用手语常用词表》基础上进一步丰富内容的《国家通用手语词典》出版。[10]

不同地方的聋人学校、工作坊和农场是中国手语在中国传播的主要方式。其他与这些聚集场所没有联系的聋人则倾向于使用在自己家里形成的一系列手势,即「家的手势」(Home sign)。

  • 2021年,为弥补纸质《国家通用手语常用词表》出版周期较长,新的词语出现后不能及时的传播不足,经中国聋人协会、国家手语和盲文研究中心编纂的《国家通用手语常用词表》app推出。[11]

类别

中国手语是一种孤立语言。主要有两种方言:南部的中国手语(以上海为中心,受法国手语影响)和北部的中国手语(来自烟台市聋哑学校,受美国手语影响)[4]。北方手语的影响更大,如汉字双关语香港手语,源于南方手语,在二次大战后受到了当时南京到上海附近地区影响,但现在已经成为一种独立的手语。[12][13]。上海手语方言部分存在于马来西亚台湾手语,但中国手语与台湾手语(属于日本手语系)、马来西亚手语(属于法国手语系)或藏语手语(孤立)无关。

台湾手语中华民国政府接管台湾后,在台湾部分区域使用的手语也有受到来自大陆地区的影响[14]

中国手语与英国手语有相同的语法构成否定句,这可能是由于在上海与英国人接触的历史[13] 。中国手语和英国手语的一个共同特点是,在许多相关的手势中,拇指表示积极的意思,小指表示消极的意思,如「不知道」。

结构

与大多数其他手语一样,中国手语主要是通过手势和动作结合面部表情来表达的。中国手语有一个类似于拼音的字母拼写系统。

中国文化和语言对中国手语的影响很大。例如,在中国手语中没有「兄弟」的通用词,而只有两个特指的符号,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弟弟」。这与汉语相似,汉语中也指定了「哥哥」或「弟弟」,而不仅仅是兄弟。类似地,「吃」的手势动作是使用筷子,而不是像美国手语中那样使用手直接进食。

参考文献

  1.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Nuclear CSLic.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2. ^ 蔡亦宁. 超强手语律师成网红:我想保护听障人士的法律权益. 风传媒. 2018-05-30 [2018-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28). 
  3. ^ McLeister, Mark. Worship, Technology and Identity: A Deaf Protestant Congregation in Urban China (PDF). Studies in World Christianity. August 2019, 25 (2): 220–237 [2020-12-29]. ISSN 1354-9901. doi:10.3366/swc.2019.025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5-08) (英语). 
  4. ^ 4.0 4.1 Gertz, Genie; Boudreault, Patrick (编). 存档副本. The SAGE Deaf Studies Encyclopedia. SAGE: 219–221. 2016. ISBN 9781452259567. doi:10.4135/9781483346489.n7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4) 使用|archiveurl=需要含有|url= (帮助).  |chapter=被忽略 (帮助);
  5. ^ 5.0 5.1 5.2 5.3 中国手语日常会话. [2018-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29). 
  6. ^ 国家手语和盲文研究中心在北京师范大学宣告成立. www.gov.cn. [2021-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7. ^ 李玉坤 王俊. 历时7年 手语“普通话”终出炉. 新京报. 2018-05-27 [2018-06-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2). 
  8. ^ 三部门发布国家通用手语常用词表、通用盲文方案. 中新网. 2018-05-21 [2018-06-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2). 
  9. ^ 张烁. 《国家通用手语常用词表》《国家通用盲文方案》于7月1日起实施——手语有了“普通话”,盲文有了“规范字”(教育眼). 人民日报. 2018-08-16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1). 
  10. ^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 中国聋人协会; 国家手语和盲文研究中心. 国家通用手语词典. 北京: 华夏出版社. 2019: 3(序言). ISBN 978-7-5850-9648-3 请检查|isbn=值 (帮助). 
  11. ^ 《国家通用手语词典》APP. 光明网. [2021年2月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2月7日). 
  12. ^ 施婉萍、路骏怡、卢瑞华、朱君毅(香港中文大学语言学及现代语言系手语及聋人研究中心). 香港早期聋人教育与香港手语源流的关系 (PDF). 教育学报. 2011 年, 39 (1–2): 139–156 [2018-09-2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9-29). 
  13. ^ 13.0 13.1 Fischer, S.; Gong, Q. Variation in East Asian sign language structures. Brentari, Diane (编). Sign Languages. 2010: 499. ISBN 9780511712203. doi:10.1017/CBO9780511712203.023. 
  14. ^ 杨炯煌. 聋人族群在台湾教育与社会转变中的观点 - 2010年世界公民人权高峰会. [2018-09-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3). 

来源

扩展阅读

  • 中国聋人协会编《中国手语》(修订版),华夏出版社,2003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