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布隆迪关系

中国-蒲隆地关系
双方在世界的位置

蒲隆地

中国
外交代表机构
蒲隆地驻华大使馆 中国驻蒲隆地大使馆
外交代表
大使 马丁·姆巴祖穆蒂马[1] 大使 赵江平
蒲隆地驻华大使馆

中国-蒲隆地关系(法语:Relations entre la Chine et la Burundi),是指历史上的中国蒲隆地、以至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蒲隆地共和国之间的双边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蒲隆地在1963年首次建交,1965年断交,1971年复交;201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蒲隆地第三大的进口来源地。

历史

蒲隆地曾招收少量的华工[2]:148

蒲隆地独立为国后,当地对是否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意见分歧;有新华社人员两度到蒲隆地了解当地的情况,而当时已退到台湾中华民国亦两度派人访问当地[3]:34。其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派员参加蒲隆地的独立庆典,中华民国也以非正式名义受邀,但蒲隆地承诺中华民国派来的代表只会被当作一般旅客,庆典会场亦只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3]:34–35。但是,中华民国的代表其后被视为主权国家的代表,会场也突然出现了一面中华民国国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员多番交涉未果,决定停止参加庆祝蒲隆地独立的活动;蒲隆地方面请中华人民共和国谅解,又邀请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独立庆典后再派员访问当地[3]:35

此后,蒲隆地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续保持接触,该名新华社人员也多次到访当地;1963年1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蒲隆地建立外交关系,在当地设置大使馆,并派出大使到当地[3]:36

1965年,蒲隆地发现中华人民共和国曾在当地设立反政府组织[4]:10[来源可靠?]、更派人刺杀时任蒲隆地总理皮埃尔·恩根丹杜姆韦,遂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断交[5]:63(但有说刺杀皮埃尔·恩根丹杜姆韦的凶手是受雇于美国大使馆[6]:69)。蒲隆地因而成为非洲首个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其后与之断交的国家;据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得知两国断交后为之震惊,担心其他邦交国也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断绝外交关系[7]

1971年10月,蒲隆地外交部部长阿特蒙·辛巴纳尼耶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蒲隆地由此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邦交[8]:216

2015年,中国援建的蒲隆地总统府开工,花费2200万美元(合1.5亿人民币),建筑面积约一万平方米,是蒲隆地独立以来的首座总统府建筑。2019年2月14日,中国驻蒲隆地大使与蒲隆地外交部长签署协议,正式将总统府移交蒲隆地方面。[9][10]

经贸关系

中国(不包括港澳台)在2012年出口了9,240万美元到蒲隆地,货物有机械设备、载具金属制品等[11],成为蒲隆地第三大的进口来源地[13];蒲隆地同年出口了1,100万美元来华(不包括港澳台),逾96%的货物是矿产,其余的货物逾半是载具或兽皮[12]

在蒲隆地设有代表机构的中国企业包括华为中兴通讯[14]

文化关系

蒲隆地大学设有和渤海大学合办的孔子学院,该学院在2012年成立,向当地人教授汉语汉文化[15];学院的中方院长曾亲自向蒲隆地大学的学生讲解儒家学说,是蒲隆地大学首次有传授儒学的课堂[16]

援助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企业曾为蒲隆地援建培训中心,农业部曾派遣专家到当地[14]。蒲隆地的穆杰雷水电站是当地最早的中国援建项目之一;在该水电站的工程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技术员李海在驾驶装载机时因路面湿滑而掉进涵洞,当场死亡,其后被中华人民共和国追认为烈士[17]

自1987年起,青海省曾多次派遣医疗队到蒲隆地,累计曾治疗患者100万人次(截至2015年);医疗队为蒲隆地培养了一些医疗人员,又引进一些新医疗技术[18]。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曾在当地援建医院[14]

参考资料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22-05-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15). 
  2. ^ 艾周昌; 沐涛. 中非关系史.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6. 
  3. ^ 3.0 3.1 3.2 3.3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外交史研究室. 当代中国使节外交生涯. 世界知识出版社. 1995. ISBN 9787501207404. 
  4. ^ 中华民国中山学术会议论文研讨集 2. 三民主义学术研究资料中心. 1984. 
  5. ^ 尹庆耀. 中共的统战外交 3. 幼狮文化事业公司. 1985. 
  6. ^ Rene Lemarchand. Burundi: Ethnic Conflict and Genocid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ISBN 9780521566230. 
  7. ^ 高向杲. 中共对外关系之发展. 正中书局. 1978. 
  8. ^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外交史研究室编辑室. 新中国外交风云. 中国外交官回忆录 4 (世界知识出版社). 1996. ISBN 9787501207640. 
  9. ^ China hands over magnificent presidential palace gift to Burundi. face2faceafrica. 2019-02-18 [2019-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26). 
  10. ^ 中国向布隆迪移交援建项目.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9-02-16 [2019-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26). 
  11. ^ 11.0 11.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国出口到布隆迪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6-26]. 
  12. ^ 12.0 12.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布隆迪出口到中国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6-26]. 
  13. ^ 2012年中国为布隆迪第三大进口贸易伙伴.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蒲隆地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2013-07-04 [2015-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6). 
  14. ^ 14.0 14.1 14.2 中资机构.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蒲隆地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2009-08-22 [2015-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6). 
  15. ^ 晃彦 (编); 郑治. 布隆迪大学孔子学院在首都布琼布拉举行揭牌仪式. 大公网. 2012-07-05 [2015-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6). 
  16. ^ 李阳. 儒学首次走进布隆迪大学孔子学院课堂. 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 [2015-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6). 
  17. ^ 援布烈士李海事迹.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蒲隆地共和国大使馆. 2014-09-29 [2015-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6). 
  18. ^ 崚子 (编); 李欣. “我们不会退缩!”——记我省援助布隆迪医疗队. 青海日报. 2015-06-02 [2015-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6). 

参见

  • 蒲隆地外交

外部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