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里巴斯关系

中国-吉里巴斯关系
双方在世界的位置

中国

吉里巴斯
外交代表机构
中国驻吉里巴斯大使馆 吉里巴斯驻华大使馆
外交代表
大使 唐松根 大使 戴维·蒂阿博[1]

中国-吉里巴斯关系(英语:China–Kiribati relations),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吉里巴斯共和国之间的双边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80年与吉里巴斯建交,2003年与之断交。但两国仍有维持双边贸易。直到2019年两国复交。

历史

首次建交

吉里巴斯在1979年7月从英国独立[2]:1434。此前,吉里巴斯自治政府首席部长已经表示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希望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谈判建交[3]:425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斐济大使便在1978年11月访问吉里巴斯,受到首席部长接见[4]:760。吉里巴斯独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向吉里巴斯发出贺电,又宣布承认吉里巴斯是独立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斐济大使参加吉里巴斯独立庆典,又与该国总统会面[4]:760。1980年,吉里巴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邦交[5]:168

1989年,中华民国派员访问吉里巴斯,希望用援助换取建交;但吉里巴斯方面拒绝,认为该国既然已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便不应与中国的一个省建立外交关系」[6]:263

此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吉里巴斯有经济和文化上的交往;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95年出口了57万美元到吉里巴斯,同年派遣医生援助当地,而吉里巴斯的邮票公司也曾到北京参与邮展[7]:509

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96年与吉里巴斯签订协议,租用该国首都塔拉瓦一块10,000平方米的地皮,翌年在当地设立中国航天吉里巴斯测控站,用以在南太平洋区域测控和追踪衞星运行,但被质疑是为了监视美国进行导弹测试;200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将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发射升空,该测控站继而开始承担神舟五号飞船南太平洋区域测控任务[8]

断交

2002年传出中华民国政府向吉里巴斯总统候选人汤安诺提供100万美元的经费,又向他所属的政党「真理砥柱党」和其他有关人士提供现金,设法与吉里巴斯洽谈双边关系事宜[9]

2003年11月7日,吉里巴斯与中华民国建立外交关系。但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反常态,过了逾三个星期并未与吉里巴斯断交,大使也没有回国,令吉里巴斯继赖比瑞亚政局不稳时期之后再次出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中华民国国旗同时飘扬的罕见景象;有分析认为,若中华人民共和国失去了吉里巴斯衞星测控站,神舟六号飞船的发射或受影响,不立即与该国断交是希望扭转局面,并使国家航天局有时间处理测控站的问题[10][11]。11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向吉里巴斯政府表达强烈抗议,并正式宣布与吉里巴斯断交,中止两国政府达成的所有协议[12]

两国断交期间,中方曾在塔拉瓦派驻有留守组,留守组受中国驻斐济大使馆领导。

复交

2019年9月20日,台湾媒体中央社援引吉里巴斯国内反对党「真理砥柱党」的消息,吉里巴斯政府于当日对外宣布与中华民国断交[13]。同日中午,中华民国外交部长吴钊燮举行记者会,宣布与吉里巴斯中止邦交关系[14][15]。这也是9月16日索罗门群岛宣布与中华民国断交后,一周内与中华民国断交的第二个邦交国[16]。当天,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中方对吉里巴斯政府作出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同台湾当局断绝所谓『外交关系』,并将同中国恢复外交关系的决定,表示高度赞赏。我们支持吉里巴斯作为主权独立国家作出的这一重要决定。……中基关系虽然之前有过波折,但两国人民一直相互怀有友好感情,中方欢迎吉里巴斯在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早日重返中国和太平洋岛国合作的大家庭。」对于是否提供赠款购买飞机、渡轮方式与吉里巴斯复交,耿爽表示「岛内个别人士的言论再次充分暴露了他们以己之心度人之腹的心态。习惯用金钱去『买』外交的人可能理解不了,原则是买不来的,信任也是买不来的。」[17]9月25日,吉里巴斯总统塔内希·马茂在出席联合国大会时,专程前往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会见中国外长王毅,希望尽快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外交关系[18]。9月27日,两国在纽约正式签署联合公报宣布复交[19]。2020年3月24日,两国复交后的首任驻吉里巴斯大使唐松根在塔拉瓦向基总统兼外长马茂递交国书[20]。2020年5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吉里巴斯大使馆复馆[21]

经贸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到吉里巴斯的出口贸易曾经在2001年至2003年陷入低谷,其后回升;2012年,中国出口了超过1,200万美元到吉里巴斯,货物涵盖多个类别[22]。吉里巴斯在2004年前甚少出口到中国,但出口额在2010年至2012年上升了逾16万美元;吉里巴斯在2012年出口了超过16万美元到中国,大多数货物是蔬菜制品[23]

参考资料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22-05-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15). 
  2. ^ 邹瑜; 顾明. 法学大辞典.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1991. 
  3. ^ 传记文学 (92–103). 文化艺术出版社. 1998. 
  4. ^ 4.0 4.1 世界知识年鉴. 1982 [2015-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1). 
  5. ^ 严安林; 黄中平. 民进党对外关系研究. 九州出版社. 2004. ISBN 9787801950185. 
  6. ^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外交史研究室. 当代中国使节外交生涯 4. 世界知识出版社. 1996. ISBN 9787501207886. 
  7. ^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政策研究室. 中国外交. 世界知识出版社. 1996. ISBN 9787501207930. 
  8. ^ 基国测控站传监控美导弹场. 星岛日报. 2003-11-15 [2015-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9). 
  9. ^ 石嘉. 基台“建交”内幕:台湾黑金暗助华裔当选总统. 新华网. 2003-11-14 [2015-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3-12-04). 
  10. ^ 台吉建交的「双重承认」模式待观察. 南方快报. 2003-11-21 [2015-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9). 
  11. ^ 中国与基里巴斯正式断交. 看中国. 2003-11-29 [2015-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9). 
  12. ^ 中国政府决定中止同基里巴斯的外交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 2003-11-29 [2017-06-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30) (中文). 
  13. ^ 吉里巴斯反对党:已被告知政府将与台湾断交. 中央社. 2019-09-20 [2019-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20). 
  14. ^ 台媒:基里巴斯与台湾“断交”. 腾讯网. [2019-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20). 
  15. ^ 公众外交协调会. 中华民国政府基于维护国家尊严,决定自即日起中止与吉里巴斯共和国的外交关系. 中华民国外交部. 2019年9月20日 [2019年9月2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1月8日). 
  16. ^ 又一个!遭基里巴斯“断交” 台湾回应:深感遗憾 立即“撤馆”. 中国日报网. [2019-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20). 
  17. ^ 2019年9月20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9年9月20日 [2019年9月3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9月20日). 
  18. ^ 王毅会见基里巴斯总统兼外长马茂. [2019-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26). 
  19. ^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基里巴斯共和国恢复外交关系. [2019-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27). 
  20. ^ 新任驻基里巴斯大使唐松根向马茂总统递交国书. [2020-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6). 
  21. ^ 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向中国驻基里巴斯使馆复馆致贺词. [2020-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7). 
  22. ^ 22.0 22.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国出口到基里巴斯 (1995 -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1). 
  23. ^ 23.0 23.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基里巴斯出口到中国 (1995 -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1). 

参见

外部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