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贸易组织

世界贸易组织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英文)
Organisation mondiale du commerce(法文)
Organización Mundial del Comercio(西班牙文)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logo and wordmark).svg
世界贸易组织官方标志
WTO members and observers.svg
  成员国
  成员国(亦由欧盟代表)
  观察员
  非成员国

成立时间 1995年1月1日,​27年前
类型 国际贸易组织
目标 规范国际贸易
总部  瑞士日内瓦威廉·拉巴中心
坐标 46°07′N 6°05′E / 46.12°N 6.09°E
服务地区
全球
会员
164个成员[1]
官方语言
英语法语西班牙语[2]
奈及利亚 恩戈齐·奥孔约-伊衞拉
预算
1.97亿瑞士法郎(约2.2亿美元)(2020年)[3]
员工
640人[4]
网站 www.wto.org 编辑维基数据链接

世界贸易组织(简称世贸组织世贸;英语: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缩写WTO;法语:Organisation Mondiale du Commerce,缩写为 OMC;西班牙语:Organización Mundial del Comercio,缩写为 OMC)是负责监督成员经济体之间的各种贸易协议得到执行的一个国际组织,前身是1948年起实施的关税及贸易总协定的秘书处。

世贸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现任的总干事是恩戈齐·奥孔约-伊衞拉。截至2016年7月29日,世界贸易组织共有164个成员,最新加入的成员国为阿富汗,其在2016年正式加入世贸成为正式会员。[5]世贸的主要职能是调解成员国之间的贸易纷争,加入世贸不等于签订一种多边贸易协议,但其设置的入会门槛可以作为愿意降低关税和法政上配合及参与国际贸易的门票,它是贸易体制的组织基础和法律基础,是众多国际贸易协定的管理者,各成员国贸易立法的监督者,是就贸易提供解决争端和进行谈判的场所。该机构是当代最重要的国际经济组织之一,其成员之间的贸易额占世界贸易额的绝大多数,因此被称为「经济联合国」。

历史

会员列表

世界贸易组织加入进展:
  成员国(包括以欧盟成员国身份加入的双重代表)
  已经递交工作组报告或事实概要并获通过
  提供货物和/或提供服务
  已经递交对外贸易制度备忘录
  观察员国,尚未开始谈判或尚未递交备忘录
  冻结程序或在过去3年没有谈判
  没有正式与世贸组织互动

截至2016年7月29日,世界贸易组织共有164个成员,下表依各经济体名称英文首字母排列。[5]

国家或地区 加入日期
阿富汗 2016年7月29日
阿尔巴尼亚 2000年9月8日
安哥拉 1996年11月23日
安地卡及巴布达 1995年1月1日
阿根廷 1995年1月1日
亚美尼亚 2003年2月5日
澳大利亚 1995年1月1日
奥地利 1995年1月1日
巴林 1995年1月1日
孟加拉 1995年1月1日
巴贝多 1995年1月1日
比利时 1995年1月1日
贝里斯 1995年1月1日
贝南 1996年2月22日
玻利维亚 1995年9月12日
波札那 1995年5月31日
巴西 1995年1月1日
汶莱 1995年1月1日
保加利亚 1996年12月1日
布吉纳法索 1995年6月3日
蒲隆地 1995年7月23日
柬埔寨 2004年10月13日
喀麦隆 1995年12月13日
加拿大 1995年1月1日
维德角 2008年7月23日
中非共和国 1995年5月31日
查德 1996年10月19日
智利 1995年1月1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 2001年12月11日
哥伦比亚 1995年4月30日
刚果共和国 1997年3月27日
刚果民主共和国 1997年1月1日
哥斯大黎加 1995年1月1日
象牙海岸 1995年1月1日
克罗埃西亚 2000年11月30日
古巴 1995年4月20日
赛普勒斯 1995年7月30日
捷克 1995年1月1日
丹麦 1995年1月1日
吉布地 1995年5月31日
多米尼克 1995年1月1日
多明尼加 1995年3月9日
厄瓜多 1996年1月21日
埃及 1995年6月30日
萨尔瓦多 1995年5月7日
爱沙尼亚 1999年11月13日
史瓦帝尼 1995年1月1日
欧洲联盟[注 1] 1995年1月1日
斐济 1996年1月14日
芬兰 1995年1月1日
法国 1995年1月1日
加彭 1995年1月1日
甘比亚 1996年10月23日
乔治亚 2000年6月14日
德国 1995年1月1日
迦纳 1995年1月1日
希腊 1995年1月1日
格瑞那达 1996年2月22日
瓜地马拉 1995年7月21日
几内亚 1995年10月25日
几内亚比索 1995年5月31日
盖亚那 1995年1月1日
海地 1996年1月30日
宏都拉斯 1995年1月1日
中国香港[注 2] 1995年1月1日
匈牙利 1995年1月1日
冰岛 1995年1月1日
印度 1995年1月1日
印度尼西亚 1995年1月1日
爱尔兰 1995年1月1日
以色列 1995年4月21日
义大利 1995年1月1日
牙买加 1995年3月9日
日本 1995年1月1日
约旦 2000年4月11日
哈萨克 2015年11月30日
肯亚 1995年1月1日
大韩民国 1995年1月1日
科威特 1995年1月1日
吉尔吉斯 1998年12月20日
寮国 2013年2月2日
拉脱维亚 1999年2月10日
赖索托 1995年5月31日
赖比瑞亚 2016年7月14日
列支敦斯登 1995年9月1日
立陶宛 2001年5月31日
卢森堡 1995年1月1日
中国澳门[注 3] 1995年1月1日
马达加斯加 1995年11月17日
马拉威 1995年5月31日
马来西亚 1995年1月1日
马尔地夫 1995年5月31日
马利 1995年5月31日
马尔他 1995年1月1日
茅利塔尼亚 1995年5月31日
模里西斯 1995年1月1日
墨西哥 1995年1月1日
摩尔多瓦 2001年7月26日
蒙古国 1997年1月29日
蒙特内哥罗 2012年4月29日[13]
摩洛哥 1995年1月1日
莫三比克 1995年8月26日
缅甸 1995年1月1日
纳米比亚 1995年1月1日
尼泊尔 2004年4月23日
荷兰 1995年1月1日
纽西兰 1995年1月1日
尼加拉瓜 1995年9月3日
尼日 1996年12月13日
奈及利亚 1995年1月1日
北马其顿[注 4] 2003年4月4日
挪威 1995年1月1日
阿曼 2000年11月9日
巴基斯坦 1995年1月1日
巴拿马 1997年9月6日
巴布亚纽几内亚 1996年6月9日
巴拉圭 1995年1月1日
秘鲁 1995年1月1日
菲律宾 1995年1月1日
波兰 1995年7月1日
葡萄牙 1995年1月1日
卡达 1996年1月13日
罗马尼亚 1995年1月1日
俄罗斯 2012年8月22日
卢安达 1996年5月22日
圣克里斯多福及尼维斯 1996年2月21日
圣露西亚 1995年1月1日
圣文森及格瑞那丁 1995年1月1日
萨摩亚 2012年5月10日[13]
沙乌地阿拉伯 2005年12月11日
塞内加尔 1995年1月1日
塞席尔 2015年4月26日
狮子山 1995年7月23日
新加坡 1995年1月1日
斯洛伐克 1995年1月1日
斯洛维尼亚 1995年7月30日
索罗门群岛 1996年7月26日
南非 1995年1月1日
西班牙 1995年1月1日
斯里兰卡 1995年1月1日
苏利南 1995年1月1日
瑞典 1995年1月1日
瑞士 1995年7月1日
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注 5] 2002年1月1日
塔吉克 2013年3月2日
坦尚尼亚 1995年1月1日
泰国 1995年1月1日
多哥 1995年5月31日
东加 2007年7月27日
千里达及托巴哥 1995年3月1日
突尼西亚 1995年3月29日
土耳其 1995年3月26日
乌干达 1995年1月1日
乌克兰 2008年5月16日
阿拉伯联合大公国 1996年4月10日
英国 1995年1月1日
美国 1995年1月1日
乌拉圭 1995年1月1日
万那杜 2012年8月24日[14]
委内瑞拉 1995年1月1日
越南 2007年1月11日
叶门 2014年6月26日
尚比亚 1995年1月1日
辛巴威 1995年3月5日

贸易救济

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协定下所规范之贸易救济措施可分为三种:反倾销(anti-dumping)、补贴暨平衡(countervailing duty)和防卫措施(safeguard measure)。

相关争议和批评

轻忽劳工权益

世贸组织成员国的政经优先考量受到跨国公司主导,边缘化维护基本劳动权益方面的考量。目前只有政府单位能在世贸组织做出正式投诉,工会人权组织只能鼓励成员国去做相关投诉。由于世贸组织的制裁只及政府不及跨国公司,跨国公司侵犯劳工权益鲜少遇到处罚,并没有具体的财务后果[15]

过度全球化

自1990年代后期,世界贸易组织成为反全球化运动人士的主要反对目标。

日本农民抗议撤除保护性关税集会,害怕壁垒开放后国产农品失去竞争力

世界贸易组织的目标原是为了监督新的全球秩序,确保其合法;然而WTO目前没有任何类似民主机构的特征:世界贸易组织秘密运作,没有义务向成员国或他者解释其行动;世界贸易组织的国家代表多是贸易律师,往往会因为企业需要而为之打通关,而该组织也秉持对市场的信仰,往往向企业利益倾斜,常让地方环境法与劳工法受挫、无以伸张。[16]

密室会议

世界贸易组织最为人诟病的一点,是其不透明的所谓「密室会议」、「绿室会议」或「小型部长会议」(Green Room)。其原文出自起初GATT乌拉圭回合中,少数会员代表于绿色房间内所作出的决议,另一说则为世界贸易组织日内瓦秘书长的办公室颜色。在「密室会议」中,部份对于会议主题有利益关系的少数国家事先就议题做出一致的方案,之后在将此决议公布于所有会员国前决议。此种决议方式在后来于1999年西雅图、2001年杜哈及 2003年坎昆部长会议均被采用,甚至成为许多决议失败的原因,因为非洲或其他周边国家在整个会议讨论中,均被排除在「密室会议」之外,故拒绝承认最后的决议。此种决策过程在1990年代常被提出,常为开发中国家或非政府组织对于WTO决策不透明的批判焦点。[17]

过去数十年中有许多方案尝试解决「密室会议」的问题,如由数个永久核心会员国及由其他成员国以轮值的方式所组成的执行委员会,以管理WTO里的议程,其中的核心会员国可由各国在发达经济体的影响力或其他准则来决定。然至今这方面仍未有明显的进展。许多决策者认为,使到世界贸易组织会议更为透明无疑是有必要且可取的,但同时也有人认为「密室会议」这样的讨论过程在如此一个日益庞大的组织是无可避免的。

除上述以外,包含了世界贸易组织中最重要的关税限制及其他由所有会员国决议的资料库无法自由地取得,也常是多方批评的一项。

注释

  1. ^ 欧盟各成员国也是独立的世界贸易组织成员。
  2. ^ 1997年之前为英属香港香港
  3. ^ 1999年之前为葡属澳门澳门
  4. ^ 2019年之前为北马其顿 马其顿共和国
  5. ^ 台湾、澎湖、金门及马祖个别关税领域(英语:The 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 of Taiwan, Penghu, Kinmen and Matsu)为 中华民国世界贸易组织(WTO)之会籍名称。此名称来自中华民国政府现今实际管辖统治的主要土地,即台湾澎湖金门马祖

参考文献

  1. ^ Members and Observer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at WTO official website
  2. ^ Languages, Documentation and Information Management Divisio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at WTO official site
  3. ^ WTO Secretariat budget for 2020. WTO official site. [2021-0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9). 
  4. ^ Understanding the WTO: What We Stand For_ Fact File. [2017-03-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1). 
  5. ^ 5.0 5.1 世界贸易组织官方网站会员表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英文)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6.15 6.16 6.17 6.18 6.19 6.20 (英文) 成员与观察员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世界贸易组织
  7. ^ 费洪海,越南成为世贸组织第150个正式成员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新华网
  8. ^ 法新社. [2019-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20). 
  9. ^ 新华网. [2008-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23). 
  10. ^ 财经网. [2008-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25). 
  11. ^ 存档副本. [2011-1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09). 
  12. ^ 世界贸易组织达成"巴厘一揽子协定" 是起点非终点. 中国经济网. [2014-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29). 
  13. ^ 13.0 13.1 Montenegro and Samoa strengthen the WTO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WTO media release, 30 April 2012
  14. ^ Vanuatu:accession statu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网际网路档案馆) at WTO official website
  15. ^ Ashish K. Vaidya. Wages and WTO. Globalization: Encyclopedia of Trade, Labor, and Politics. ABC-CLIO. 2006 [12 April 2014]. ISBN 978-1-57607-826-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0) (英语). The economic and political priorities of WTO member governments that are dominated by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s greatly outweigh any interest in reducing violations of core labor standards. Only governments can make formal complaints to the WTO; labor unions and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s can only encourage member states to do so. Since the WTO sanctions governments and not transnational corporations for labor rights violations, companies face few penalities and no real financial consequences 
  16. ^ John Vandermeer, Ivette Perfecto (2009). 《生物多样性的早餐》. 台北市:绿色阵线协会. : 页 120. ISBN 978-986-84095-4-5. 
  17. ^ Green Room 密室会议 请检查|url=值 (帮助). [2010-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29). 

参见

外部连结